《穿越倚天建后宫》第41章素素的温柔及《穿越倚天建后宫》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穿越倚天建后宫  作者:曼陀罗妖精 书号:12760  时间:2017/4/19  字数:6406 
上一章   第41章 素素的温柔    下一章 ( → )
  张翠山虽和殷素素成婚十余年,从没听她说过天鹰教中的事,他也从来不问,这时听得两下里对答,才知她还是甚么“紫微堂堂主”看来“堂主”的权位,还是在“坛主”之上。他在王盘山岛上,已见过玄武、朱雀两坛坛主的身手,以武功而论是在殷素素之上,她所以能任堂主,当因是教主之女的缘故,这位“天市堂”李堂主,想必是个极厉害的人物。只听得对面船上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听说敝教教主的千金殷姑娘回来啦,大家暂且罢斗如何?”另一个高亮的声音说道:“好!大家住手。”接着兵刃相之声一齐停止,相斗的众人纷纷跃开。张翠山听得那朗嘹亮的嗓音很,一怔之下,叫道:“是俞莲舟俞师哥么?”那边船上的人叫道:“我正是俞莲舟…啊…啊…你…你…”周星星黯然“情节雷同,武当的人马也在,看来昆仑派的也应该在场了。事不过这件偶遇推迟了足足五年,也不知道张翠山和殷素素缘何耽搁了五年才回来。”

  殷离心中高兴,玩着周星星的手腕说:“爷爷见了姑姑,一定高兴死了,这些年,他想念姑姑头发全白了。不光叫殷白眉,应该叫殷白发了。”

  周星星叹道:“你姑姑就是讨人喜欢,我要是你爷爷,也一定如此。对了,阿离,你爷爷不喜欢你父亲吗?”

  殷离一听周星星提及父亲,不由得脸上神情一变,说:“不提他也罢。”

  见殷离神情不悦,周星星不真便多问,想必是殷野王一定是另结新,冷落了阿离的生母,按照历史阿离的生母已经去世了,可是现在却健在人世,呵呵,莫非是专程等着我周星星?周星星一脑子恶思想不表。

  眼见小舟跟两船相距尚有数丈,从筏上拾起一大木,使劲一抛,跟着身子跃起,在大木上一借力,已跃到了对方船头。张翠山道:“小弟张翠山!”他心情激动,俞莲舟抢上前来,师兄弟分别十年,不知死活存亡,这番相见,何等欢喜?两人四手相握,一个叫了声:“二哥!”一个叫了声:“五弟!”眼眶中充泪水,再也说不出话来。

  那边天鹰教接殷素素,却另有一番排场,八只大海螺呜呜起,李堂主站在最前,封程两坛主站在李堂主身后,其后站着百来名教众。大船和木筏之间搭上了跳板,七八名水手用长篙钩住木筏。殷素素携了无忌的手,从跳板上走了过去。周星星和殷离跟在后面,天鹰教教主白眉鹰王殷天正属下分为内三堂、外五坛,分统各路教众。内三堂是天微、紫微、天市三堂。外五坛是青龙、白虎、玄武、朱雀、神蛇五坛。天微堂堂主是殷天正的长子殷野王,紫微堂堂主便是殷素素,天市堂堂主是殷天正的师弟李天垣。李天垣见殷素素走过来,笑道:“谢天谢地,你可回来了,这十多年来不把你爹爹急煞啦。”又对殷离说:“小姐,你怎么也跑到这里来了?”

  殷离笑呵呵说:“我问听姑姑要回来,去接她了。”

  李天垣哈哈笑道:“这丫头古怪精灵,你成了神机妙算的军师了。”

  殷素素上前拜了下去道:“师叔你好!”对无忌说道:“快向师叔祖磕头。”无忌跪下磕头,一双小眼却骨溜溜望着李天垣。他斗然间见到船上这许多人,说不出的好奇。殷素素站起身来,说道:“师叔,这是侄女的孩子,叫作无忌。”李天垣一怔,随即哈哈大笑,说道:“好极,好极!你爹爹定要乐疯啦,不但女儿回家,还带来这么俊秀的一个小外孙。”

  周星星也上前见礼,通报了姓名之后,李天垣拱手道:“周将军静海港一战,大破元兵水师,为我们在庭湖战胜元兵取到了巨大的间接作用,你放心好了,周大王误信张士诚谗言,鹰王不会为难你的,我们从今往后还是一家人。”

  众人均都开怀大笑。

  殷素素见两艘船甲板上都有几具尸体躺着,四下里溅了鲜血,低声问道:“对方是谁,为甚么动武?”李天垣道:“是武当派和昆仑派的人。”殷素素听得丈夫大叫“俞师哥”跟着跃到对方船上,和一个人相拥在一起,早知对方有武当派的人在内,这时听李天垣一说,便道:“最好别动手,能化解便化解了。”李天垣道:“是!”他虽是师叔,但在天鹰教中,天市堂排名次于紫微堂,为内堂之末。论到师门之谊,李天垣是长辈,但在处理教务之时,殷素素的权位反高于师叔。只听得张翠山在那边船上叫道:“素素,无忌,过来见过我师哥。”殷素素携着无忌的手,向那艘船的甲板走去。周星星和殷离、李天垣怕她有失,紧随在后。

  到了对面的船上,只见甲板上站着七八个人,一个四十余岁的高瘦汉子和张翠山手拉着手,神态甚是亲热。张翠山道:“素素,这位便是我常常提起的俞二师哥。二哥,这是你弟妇和你侄儿无忌。”俞莲舟和李天垣一听,都是大吃一惊。天鹰教和武当派正在拚命恶斗,哪知双方各有一个重要人物竟是夫妇,不但是夫妇,而且还生了孩子。

  周星星道:“在下周星星,诸位能不能听我一句,不管天鹰教也好,武当派也罢,还有昆仑各派的兄弟,现在鞑子占我大汉江山,辱我大汉百姓,大家应该团结起来,一致对外,而不应该现在这样自己人打打杀杀,被鞑子钻了空子,将遗臭万年啊。”

  俞莲舟听罢,面楼羞悔之,周星星静海港大破元兵的事情已经传遍江湖,他对这个少年充了敬佩之意,当即喝令武当诸人收起武器。当下先给张翠山引见船上各人。

  一个矮矮胖胖的黄冠道人是昆仑派的西华子,一个中年妇人是西华子的师妹闪电手卫四娘,江湖中人背后称她为“闪电娘娘”张翠山和殷素素也都听到过他二人的名头。其余几人也都是昆仑派的好手,只是名声没西华子和卫四娘这般响亮。那西华子年纪虽已不小,却没半点涵养,一开口便道:“张五侠,谢逊那恶贼在哪里?你总知道罢?”张翠山尚未回归中土,还在茫茫大海之中,便遇上了两个难题:第一是本门竟已和天鹰教动上了手;第二是人家一上来便问谢逊在哪里。他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向俞莲舟问道:“二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周星星哼了一声,道:“昆仑派怎么这么没出息?就知道屠龙刀,难道屠龙刀比大汉江山更重要?”

  西华子见周星星教训自己,不暴躁起来,大声道:“轮不到你说话,我先问张五侠,你没听见我的话么?谢逊那恶贼在哪儿?”他在昆仑派中辈分甚高,武功又强,一向是颐指气使惯了的。天鹰教神蛇坛封坛主为人损,适才动手时,手下有两名弟子丧在西华子剑下,本就对他极是恼怒,于是冷冷的道:“张五侠是我教主的爱婿,你说话客气些。”西华子大怒,喝道:“教的妖女,岂能和名门正派的弟子婚配?这场婚事,中间定有纠葛。”封坛主冷笑道:“我殷教主外孙也抱了,你胡言语甚么?”西华子怒道:“这妖女…”

  卫四娘早看破了封坛主的用心,知他意挑拨昆仑、武当两派之间的情,同时又乘机向张翠山和殷素素讨好,料知西华子接下去要说出更加不好听的话来,忙道:“师兄,不必跟他作无谓的口舌之争,大家且听俞二侠的示下。”俞莲舟瞧瞧张翠山,瞧瞧殷素素,也是疑团腹,说道:“大家且请到舱中从长计议。双方死伤的兄弟,先行救治。”

  这时天鹰教是客,而教中权位最高的则是紫微堂堂主殷素素。她携了无忌的手,首先踏进舱中。当封坛主踏进船舱时,突觉一股微风袭向间。他经历何等丰富,立知是西华子暗中偷袭,他竟不出手抵挡,只是向前一扑,叫道:“啊哟,打人么?”这一下将西华子一招“三手”避了开去,但这么一叫,人人都转过头来瞧着他二人。卫四娘瞪了师兄一眼。西华子一张紫膛的脸上泛出了隐红。

  众人均知既然来到了此间船上,封坛主等都是宾客,西华子这一下偷袭,实颇失名门正派的高手身分。各人在舱中分宾主坐下。殷素素是宾方首席,周星星坐在她身侧,殷离和无忌侍立在侧。主方是俞莲舟为首,他指着卫四娘下首的一张椅子道:“五弟,你坐这里罢。”张翠山应道:“是。”依言就座。这么一来,张殷夫妇分成宾主双方,也便是相互敌对的两边。这十余年之中,俞岱岩伤后不出,张翠山失踪,存亡未卜,其余武当五侠,威名却又盛了许多。宋远桥、俞莲舟等虽是武当派中的第二代弟子,但在武林之中,已隐然可和少林派众高僧分庭抗礼。江湖中人对武当五侠甚是敬重,因此西华子、卫四娘等尊他坐了首席。

  俞莲舟心下盘算:“五弟失踪十年,原来和天鹰教教主的女儿结成了夫妇,这时当着众人之面询问,他必有难言之隐。”于是朗声说道:“我们少林、昆仑、峨嵋、崆峒、武当五派,神拳、五凤刀等九门,海沙、巨鲸等七帮,一共二十一个门派帮会,为了找寻金狮王谢逊、天鹰教殷姑娘,以及敝师弟张翠山三人的下落,和天鹰教有了误会,不幸互有死伤,十年中武林扰攘不安…”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又道:“天幸殷姑娘和张师弟突然现身,过去许多疑难不解之事,当可真相大白。只是这十年中的事故头绪纷纭,决非片刻之间说得清楚。依在下之见,咱们一齐回归大陆,由殷姑娘禀明教主,敝师弟也回武当告禀家师,然后双方再行择地会晤,分辨是非曲直,如能从此化敌为友,那是最好不过…”西华子突然口道:“谢逊那恶贼在哪儿?咱们要找的是谢逊那恶贼。”

  张翠山听到为了找寻自己三人,中原竟有二十二个帮会门派大动干戈,十多年争斗死伤自必惨重,心中大是不安。耳听得西华子不住口的询问谢逊下落,不为难之极,倘若说了出来,不知有多少武林高手要去冰火岛找他报仇,但若不说,却又如何隐瞒?他正自迟疑,殷素素突然说道:“无恶不作、杀人如的恶贼谢逊,在九年前早已死了。”俞莲舟、西华子、卫四娘等同声惊道:“谢逊死了?”殷素素道:“便在我生育这孩子的那天,那恶贼谢逊狂发作,正要杀害五哥和我,突然间听到孩子的哭声,他心病一起,那胡作妄为的恶贼谢逊便此死了。”

  这时张翠山已然明白,殷素素一再说“恶贼谢逊已经死了”也可说并未说谎,因自谢逊听到无忌的第一下哭声,便即触发天良,自此收敛狂,去恶向善,至于他三人离岛,更是舍己为人、大仁大义的行径,因此大可说“无恶不作、杀人如的恶贼谢逊”已在九年之前死去,而“好人谢逊”则在九年前诞生。西华子鼻中哼了一声,他认定殷素素是教妖女,她的说话是决计信不过的,厉声道:“张五侠,那恶贼谢逊真的死了么?”张翠山坦然道:“不错,那胡作非为的恶贼谢逊在九年之前便已死了。”无忌在一旁听得各人不住的痛骂恶贼谢逊,爹爹妈妈甚至说他早已死了。他虽然聪明,但怎能明白江湖上的诸般过节?谢逊待他恩义深厚,对他的爱护照顾丝毫不在父母之下,心中一阵难过,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叫道:“义父不是恶贼,义父没有死,他没有死。”这几声哭叫,舱中诸人尽皆愕然。殷素素狂怒之下,反手便是一记耳光,喝道:“住口!”无忌哭道:“妈,你为甚么说义父死了?他不是好端端的活着么?”他一生只和父母及义父三人共处,人间的险诈机心,从来没碰到过半点,若是换作一个在江湖上长大的孩子,即使没他一半聪明,也知说谎是家常便饭,决不会闯出这件大祸来。殷素素斥道:“大人在说话,小孩子多甚么口?咱们说的是恶贼谢逊,又不是你义父。”无忌心中一片惘,但已不敢再说。西华于微微冷笑,问无忌道:“小弟弟,谢逊是你义父,是不是?他在哪里啊?”无忌看了父母的脸色,知道他们所说的事极关重要,听西华子这么问,便摇了摇头,道:“我不说。”他这“我不说”三个字,实则是更加言明谢逊并未身死。西华子瞪视张翠山,说道:“张五侠,这位天鹰教的殷姑娘,真是你的夫人吗?”张翠山没料到他会突然问这句话,朗声道:“不错,她便是拙荆。”西华子厉声道:“我昆仑门下的两名弟子,毁在尊夫人手下,变成死不死、活不活,这笔帐如何算法?”张翠山和殷素素都是一惊。殷素素随即斥道:“胡说八道!”张翠山道:“这中间必有误会,我夫妇不履中土已有十年,如何能毁伤贵派弟子?”西华子道:“十年之前呢?高则成和蒋涛两人被害,算来原已有十年了。”殷素素道:“高则成和蒋涛?”西华子道:“张夫人还记得这两人么?只怕你害人太多,已记不清楚了。”殷素素道:“他二人怎么了?何以你咬定是我害了他们?”

  西华子仰天打个哈哈,说道:“我咬定你,我咬定你?哈哈,高蒋二人虽然成了白痴,却还能记得一件事,说得出一个人的名字,知道毁得他们如此的,乃是‘殷…素…素’!”他对“殷素素”三个字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了出来,语气中充了怨毒,圆睁一对大眼,牢牢瞪视着殷素素,似乎恨不得立时拔剑在她身上刺上几剑。

  周星星一拍桌子道:“我说你们昆仑派究竟想怎样?想动武吗?就怕你们几个加在一起也不是对手。”

  殷离也手按佩剑,说道:“就是长得最丑的那个老道最坏了,要打先打他。”

  封坛主突然接口道:“本教紫微堂堂主的闺名,岂是你出了家的老道随口叫得?连清规戒律也不守,还充甚么武林前辈?程贤弟,你说世上可之事,还有更甚于此的么?”程坛主接口道:“再没有了。名门正派之中,居然出了这样的狂徒,可笑啊可笑。”西华子大怒狂,喝道:“你两个说谁可?有甚么可笑?”封坛主眼角也不扫他一下,说道:“程贤弟,一个人便算学得几手三脚猫的剑法,行事说话总得也像个人样子,你说是吗?”程坛主道:“昆仑派自从灵宝道长逝世之后,那是一代不如一代,越来越不成话了。”

  灵宝道长是西华子的师祖,武功德望,武林中人人钦服。西华子紫着脸皮,对这句话却不便驳斥,若说这句话错了,岂不是说自己还胜过当年名震天下的师祖?他闪身站到了舱口,刷的一声,长剑出手,叫道:“教的恶徒,有种的便出来见个真章!”封坛主和程坛主所以要怒西华子,本意是要替殷素素解围,心想张翠山和殷堂主既是夫妇,武当派和天鹰教的关系已大大不同,便算俞莲舟和张翠山不便出手,至少也是两不相助,就算周少侠不予援手,天鹰教单独对付昆仑派的几个,实可稳胜算。

  卫四娘眉头紧蹙,也已算到了这一节,心想凭着自己和师哥等六七个人,决难抵挡天鹰教这许多高手,何况张翠山夫妇情重,极可能出手相助对方,说道:“师哥,人家来到我们船上,那是宾客,我们听俞二侠的吩咐便是。”她是用言语挤兑俞莲舟,心想以你的声望地位,决不能处事偏私。哪知西华子草包之极,大声道:“他武当派和天鹰教已结了亲家啦,同合污,他还能有甚么公正的话说出来?”

  周星星瞟了卫四娘一眼,见这娘们年纪不算大,大约二十出头的样子,倒也有几分姿脯也够,于是冲卫四娘说道:“还是这位卫女侠眼光独到,我们现在大敌当前,不要伤了和气。”

  俞莲舟为人深沉,喜怒不形于,听了西华子的话,沉不语。卫四娘忙道:“师哥,你怎地胡言语?别说武当派跟我们昆仑派同气连枝,渊源极深,十年来联手抗敌,诚无间,俞二侠更是铁铮铮的好汉子,英名播于江湖,天下谁不钦仰?他武当五侠为人处事,岂能有所偏私?”西华子哼了一声,道:“不见得!”卫四娘心中暗骂师哥胡涂,竟听不出自己言中之意,大声道:“师哥,你没来由的得罪武当五侠,师父与掌门师叔怪罪起来,我可不管。”她口口声声只说“武当五侠”竟没将张翠山算在其内。西华子听她抬出师父与掌门师叔来,才不敢再说。俞莲舟缓缓的道:“此事关连到武林中各大门派,各大帮会,在下无德无能,焉敢妄作主张?反正这事已扰攘了十年,也不争再多花一年半载功夫。在下须得和张师弟回归武当,禀明恩师和大师兄,请恩师示下。”

  西华子冷笑道:“俞二侠这一招‘如封似闭’的推搪功夫,果然高明得紧啊。”俞莲舟并不轻易发怒,但西华子所说的这招“如封似闭”正是武当派天下驰名的守御功夫,乃恩师张三丰所创,他讥嘲武当武功,便是辱及恩师,但立时转念:“这事处理稍有失当,便引起武林中一场难以收拾的浩劫。这莽道人胡言语,何必跟他一般见识?”  wWW.bA MXs.cOm
上一章   穿越倚天建后宫   下一章 ( → )
三宝局长男人四十风花江山绝色榜西苑魅影左手上天堂右绣衣云鬓驾驶生涯美女大律师张我的爱摆在你彩虹剑圣女修道院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曼陀罗妖精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穿越倚天建后宫》第41章 素素的温柔及穿越倚天建后宫最新章节第41章 素素的温柔在线阅读,《穿越倚天建后宫(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穿越倚天建后宫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