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倚天建后宫》第93章纪家三姐妹☆征服3及《穿越倚天建后宫》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穿越倚天建后宫  作者:曼陀罗妖精 书号:12760  时间:2017/4/19  字数:8839 
上一章   第93章 纪家三姐妹★☆征服(3)    下一章 ( → )
  “红旗帮主八臂金刚付文磊,是西藏魔僧萨多和陀唯一高弟,魔僧一身绝艺被他学得十之八九,付文磊人又谲机智,今年才四十开外。红旗帮自其创立以来,治理得有条不紊,不及三年,势力扩展至整个西川黑道,不由雄心万丈,意图将长江域上游囊括红旗帮旗下。前两年即着手将四川省内大小帮会,采取嚣食鲸之策,逐个并,岂料阻力太大,不得不改施软化手腕,派出数拨能手,对省内奇人异士,绿林豪客,广为结纳,或重金罗致。当然有不少能手以自己不自由之身,岂肯受他的拘束,当即加以拒绝,但红旗帮多用诬害栽赃手法,加以陷害,事后又胁迫讹诈,连劝带吓使就范。”

  周星星道:“这等贼子,岳母还要将小苒嫁给他的儿子?”

  秦梦云叹口气说:“红旗榜势力强大,我们若是不同意,就趁早搬离纪家庄,找个红旗帮势力够不着的地方安生去。”

  周星星一拍桌子,道:“岂有此理,岳母大人,我倒要会一会这个红旗帮,他们不就是人多势众吗?一群乌合之众,还能飞上天?”

  秦梦云道:“星星不要小瞧了他们,不瞒你说,起初我也想与他们势不两立,你想,小芙是峨嵋派弟子,小君是武当派弟子,有峨眉武当挣,一般的武林人士根本不敢招惹我们纪家庄的,红旗帮之所以肆无忌惮,还不是因为有绿柳山庄为他撑…”

  “绿柳山庄?”周星星惊讶夜道。

  秦梦云道:“是啊,这绿柳山庄藏龙卧虎,表面上看上去波澜不惊,实际上却是聚集了大批的高手,我听小芙说,绿柳山庄的人最好不要招惹…”

  周星星点头说:“我明白了,原来红旗帮是赵的势力,这也难怪他这样嚣张,不过,岳母放心,我有办法对付他们。”

  周星星转头问纪晓苒“小苒,你愿意嫁给傅红钊吗?”

  纪晓苒红着眼圈说:“姐夫,傅红钊是个大贼,在这一带臭名远扬,我哪里愿意嫁他?”

  周星星道:“这就好。明天,姐夫带你去红旗帮,他傅红钊不是为你举办比武招亲吗?我就当天天下英雄的面,将他打败,将小苒救回来。”

  纪晓苒高兴道:“太好了,姐夫,你真好。”

  纪晓君,杨不悔也高兴地拍手称赞周星星的计划。

  秦梦云却心中有些忧郁,要是周星星这样讲小苒救回来,那可是比武招亲啊,名分上,他岂不成了小苒的丈夫?我刚刚将小芙的终身托付给周星星,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将小芙许给他了,可是…难道还要她们姐妹共夫不成?

  纪晓君看母亲神色犹豫,就问:“娘,你不赞同这个计划?你还是担心星弟的武功?张真人临走的时候,亲传了星弟密门武功,再说他的武功原本就是很不错的。我们这样一来,难免得罪了红旗帮,大不了收拾细软,一起上武当。总不能将小苒推进火坑啊?”

  秦梦云见事已至此,只好点头同意,先把这件事解决了,回头再说小芙和小苒的事情。

  第94章纪家三姐妹(4)

  果然,付家庄派人马来接纪晓苒了。

  来人居然是两个年轻漂亮的女郎,年纪长一点的身着素衣,身材高挑,秀丽的长发批在肩后,走动间发丝飞扬,惊耸丰,杨柳蛮,圆翘玉,那素白的衣裳将她的身姿展显得淋漓尽致,特别是那酥,异常突出,将衣后裙撑得圆隆,仿佛随时会裂衣而出。肌肤粉水灵,玉靥娇如盛开的桃花,水汪汪的眸子清纯中带着无限的情,仿佛她的精力永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年纪稍小一点的,一身火红衣裳。那袭红裙增添了她的天生妩媚。瓜子脸上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水汪汪的秀目纯洁无暇,酥,蛮纤细,洁白的粉藕莲臂出一股健康的红色。中挎着宝剑,剑鞘斑剥奇古,剑柄上嵌着晶红夺目珍珠,垂着杏黄丝条双穗,一望就是知名贵之物。

  原来这两个女郎全都是付家庄红旗帮的人,年纪稍大的,就是付红钊的正室顾嫣然,年纪稍小的,是付红钊的亲妹妹付婉。周星星心中暗道:“这个付红钊,想不到身边居然还有这么两个美娇娘,受着顾嫣然这种大美女还不知足,非得来跟我抢小苒,哼哼!这一会,我让你赔了夫人又折兵。”

  临近中午,付家庄显得格外热闹,赴会的人络绎不绝。川涌而来,把庄中礼宾接待的人,一个个忙得身臭汗,将近已正,东西棚已坐得水不通,东棚俱是付家助拳宾友,西棚均为三山五岳帮会中群雄,红旗帮由帮主付文磊亲自坐镇,当然他的儿子付红钊也在内。咎尚差半刻,已经够挤的人更形拥挤了,远远望去,只见万头攒动,声嚣如,开擂仪式预定午正就要开始。

  周星星,不动声,坐在东棚第一排第二席上,他从昨天到达付府后,与付婉见过一面,他只觉付婉朗大方,虽比不上沉鱼落雁,国天香之类绝佳人,但也五官端正,楚楚动人,他心想:“只不知这付婉情如何?”

  付婉乍见周星星,他俊美的身影,超俗不群的气质,已深深嵌在心田上,但这有什么办法咧,前几年遇着,也许可以。如今呢,已身不由主,父亲已经将自己许给了陈友谅,但等比武擂台结束,自己就会跟纪晓苒同大哥和陈友谅一同拜天地,入房…不由幽幽长叹一声,与其找烦恼,到不如任其自然。

  这时候一身明鲜衣装的纪晓苒出现在西棚,大家眼睛蓦然一亮,差点惊叫出声,谁都知道,纪晓苒的大姐纪晓芙是闻名天下的峨眉女侠,二姐纪晓君是武当女侠,谁要是能够去了纪家三小姐,那真是前生修来的福。但是,谁也知道,这纪晓苒是天上的白天鹅,自己这癞蛤蟆可是不容易迟到的。说是比武招亲,其实还不是走走过程,这纪三小姐只会是付红钊的。

  不过纪晓苒她这一进来,足以震动了全场,纷纷头接耳,指指点点,尤其是西棚群,千百条目光随着她身影移动,美当前,谁人不爱。

  此时已是午刻,锣声三响,场外鞭炮哗啦声大作,付文磊和夫人周月娥双双含笑立起,步向鸳鸯擂上,江瑶红一身月白色劲装,让她更显清冷高贵,只是处衣裙被美丽的体挤成细细的褶皱,下的衣裳被肥硕的撑得光滑圆隆,形成无限的惑。兀峰耸立,小盈盈,虽然徐娘半老,但是风韵犹存,好美的身体!好妙的可人!

  周星星不由下一口浓浓的唾沫,心中一片灼热,我靠,付红钊这小子的老妈居然如此的风

  付文磊花白胡须前飘拂,直,不显半点老态,他含笑抱拳向东西棚拱了拱,发出宏亮声音道:“今天是在下六十辰,承各位好友瞧得起在下,辱临寒舍不胜荣幸,心感之余,无物答谢,仅备有水酒肴,请各位随便饮用,聊致谢意。”说着,顿了一顿,台下起了一阵鼓掌声。

  接着说:“这次在辰期内,设下鸳鸯擂,为的我的义女纪晓苒已及笄,因在下前因择婿过苛,久久未见其成,在下年届六十,去无多,江湖之事,久已摒弃,惟此心愿未了,所以摆设此擂,意在替小女择偶,在场各位均可上台,抖武学。但是意图求亲者,须事先说明,还仅限年未三十,获胜十场者,才算合格。所有细节,均于月前布在外,不用赘说,但愿彼此以武会友,点到为止,过此则有失设台原意,此擂摆设三天,三天后在下即行封剑之札,还请各位留步襄证,言尽于此,谢谢各位。”台上又起了几阵热烈的掌声,历久不停,于是周维城父女下台缓步走向东棚而去。

  周星星心中暗骂:“这老家伙真是好不要脸,小苒什么时候同意认你做义父了?”

  这是,擂台比武开始。

  台上出来两个本庄的年青少年,花短刀,此来彼往,颇为火炽,虽不见功夫,但一招一式,也极为中矩。台下庄丁们抬了数十席酒食,穿梭般转往东西棚,菜肴丰盛,可说是炊金馔玉,山珍海味,加以每席二十斤竹叶青陈年好酒,足以大快朵颐,群豪远来,腹中早是饥如雷鸣,菜一上席,即风卷残云,觥筹错,也无心上台,好在擂期为时三天,可是虽也没有独胜十场把握,乐得现在看风使舵,到时再说,即红旗帮志在必得,但也存三分顾虑,时机成,自会出手,这时似嫌过早。

  看看已是未正,鸳鸯擂上换了三四拨本庄青少年,东西棚群雄已是酒醉饭,忽听西棚一人闷沉喉咙嚷道:“怎么台上出来的,均是花拳绣腿,不堪入目,这些人派他出来献世则甚,俺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调教出的,真是有其徒必有其师,还不快点滚进去,难道要俺动手捏紧脖子,一个一个抛下来吗?”

  西棚群俱哈哈大笑,恼怒了东棚的五步追风镖罗德福纵上台去,瞪眼望着西棚喝道:“那位朋友,灌够了,喂了,发猪痴则甚,有种的,怎不出来见见世面。”

  话声未落,西棚中发出一声长笑,身跟着走出,飞身落在台上,只见那人赤面红颜,五岳朝天,丑恶不堪,凸出铜铃双眼,狰笑一声道:“好小子,骂得够损,不过俺湘江一丑,毕笑岩从不动无名之辈,小子,你留下名来。”

  五步追风镖罗德福听对方是著名独行大盗湘江一丑,一身内外功火候不凡,手狠心辣,不一惊,但罗德福也是五台俗家弟子,年未三十,万儿已闯亮了,心高气傲,哪受得他连声小子,冷笑一声道:“大爷名叫罗德福,虽然是无名之辈,但容不得盗匪在此横行无状。”

  湘江一丑毕笑岩哈哈大笑道:“原来你就是什么五步追风镖,凭你这么点道行,也敢向俺叫阵。”说着,屈指成钩,一收一放,照准罗德福前“幽门”、“中”带着呼呼劲风,便自撞去。

  湘江一丑出身于南天黎母岭玄魂君门下“玄掌力”练得五七成火候,此掌一出,看是刚已极,其实柔,击上对方,表面丝毫无损,内里筋骨脏腑尽都粉碎。五步追风镖见湘江一丑一上去,就用上“玄』掌力,知他心存恶念,不由目含煞气,心头火发,玄掌到,右足突然一撤,身躯动如闪电,往左疾转,转在湘江一丑身后,一扬手疾功三掌,用上五台“开碑掌”力,掌掌都带着劲风迫去。

  湘江一丑毕笑岩见罗德福身法奇快,暗赞此小子武功确实不弱,罗德福晃身后出掌,故作不知,待其掌出时,身躯急往左转,然后右掌一沉,施展内家重手法“玄鸟划沙”霍地一声,向罗德福右腕力切而下。本来这一招,罗德福非伤在湘江一丑手下不可,罗德福见他不及防备,不由浓眉一展,心中狂喜,哪知三掌攻出,湘江一丑突撤身左转,自己招术用老,收势变招均所不及,眼看就要伤在这招“玄鸟划沙”之下,急智一生,右腕急沉两寸,左掌发出,向湘江一丑“腹结”拍去,自己一个“铁板桥”身法翻出七八尺外,虽然侥幸避过,也惊得冷汗直淌。

  湘江一丑明知这招的虚,但不由不疾退两步,呵呵大笑道:“好小子,看你会溜。”说时,一个双撞掌发出玄掌十成功力,陡往前扑去,罗德福见来掌凶勇,不敢用掌硬封,撤身游走,怎奈湘江一丑恶意早生,非将罗德福丧生手下不可,玄掌力一掌紧接一掌,绵绵不绝,身法极见巧妙掌势甚沉,五步追风镖罗德福被他掌力迫得连连闪展腾挪,退往台沿。

  湘江一丑突施展“虎跃九山”身法,凌空双掌下,这一击上,准死无疑。东棚群雄齐声惊呼,忽见湘江一丑凌空一沉,翻退两步,好似手中捏着一段树枝,面上呈出狰容,罗德福趁着湘江一丑收招时,跃下台来。

  “是何鼠辈,暗箭伤人,—截竹筷尚难你家老子不了,有种的,滚出来吗。”湘江一丑立在台上破口大骂“吗”字尚未收回,又是一截筷子破空打进了口内“笃落”一声,门牙两颗应声折落,鲜血溢出,湘江一丑赶忙用手掩住,一双鱼目凶芒毕,向两棚扫视。

  飞云手见湘江一丑阵番被暗器所击,心中微讶什么人能用此折枝成箭,上乘手法打出,须知看棚距台十二三丈远。往常好手用此手法伤人,仅达三丈,即就是经有湛气功者,也不过六七丈方圆之内,过此则不足伤人,可见此人内功之高,腕力之强,甚是惊人。于是游目四顾,找出一点端倪,陡见谢云岳面前短了一双竹筷,这一吃惊,非同小可,暗道:“此人真不可小视,但不知他来意如何,拿刚刚出手惩治一丑来看,无疑不是对方所邀的帮手不是有绝学,就具有这般惊人武学,又英华内蓄,甚是难得。”也不说破。

  这时西棚上跃上一长身鸢肩,黑色劲装少年背单剑,目光闪烁不定,拘掌向湘江一丑笑道:“严老当家,既胜过一场,且请退下,暗箭伤人的鼠辈稍时不难查出,那时严老当家再伸手也不迟,在下崆峒西派三才夺命凌飞,意在求亲取剑,不知老当家可有意成全么?”

  那湘江一丑毕笑岩正不好下台阶,闻言恰好心意,掩嘴道:“俺不过是逢场游戏而已,哪有这个穷心思,凌兄弟,这场让你吧。”说罢,凌空一纵,落地后用燕子三抄水身法,三个起落,穿入西棚中。

  且话那三才夺命凌飞得鸳鸯擂后,说明志在求亲取剑,以武会友,想取得获胜十场资格,请台下各位好朋贵友有志者,请上台手下见高低,不过他说话神色之间,出狂傲飞扬之态,简直有不可一世之慨。

  东棚群豪,大都为红旗帮助拳而来,无志于求亲取剑,既或是有,也是极少数,多半为条件所限,不是年逾三十,就是子女成群,何况任谁都没有获胜十场的把握。虽说是以武会友,点到为止,一手后,未必就能善了,得不巧把性命赔上,万幸的也落得个残废,这又何苦来,不过若在两淮大侠生死关头上,为了道义,势不得不出手,那又当别论了,是以东棚此刻并无人出面上台。

  西棚情形可就不同了,凡是黑道中人物均聚集于此,虽臭味相投,但在利害关系上,却互不相让,此来的目的,不是为了想夺得如花娇,就是志在宝剑,谁都是跃跃试,雄心万丈。眼见一怒目竖眉的劲装汉子,跃上台去,与凌飞手不到半盏茶时分,使自败下台来。其后又接着一人上台替方才落败的汉子找场,两人正在台上打得难分难解。

  台下的周星星,却为了面前少了一付杯筷,怕众人瞧出端倪而茫然发呆,恰好来了个添酒送饭的小厮,忙说:“小兄弟,劳驾与我取一份杯筷来,原有的落地脏不好用了。”

  那小厮笑道:“大爷干吗那么客气小的这就送来。”说罢匆匆自去。同席的人除了飞云手吴奉彪燎然于外,其余的人并不觉的有半点可疑,吃酒用饭时,杯筷跌落桌下的总是常事。

  突地周星星心有所觉,悄声向吴奉彪说道:“吴场主,在下可否借过一步说话。”

  飞云手吴奉彪闻言,睁眼犹豫了一下,便笑道:“成,少侠随我来。”两人起身往棚后墙边走去。

  两人立在墙角处,周星星笑道:“其实在下井没有什么紧要事,不过心有所触,不能不说罢了。”

  吴泰彪忙道:“少侠一定别有见地,老汉当洗耳恭听。”

  周星星脸上泛起一丝浅笑,悄声道:“今千万不能让东棚之人上台,在下刚才默数西棚人数,比东棚多出一半,他们来此目的,多半不外是取剑,至于求亲尚在其次。详察他们举止神色,亦泰半不是红旗帮同路人,看起来目前已存对垒之势,相互观望。红旗帮虽志在必得,必不致于贸然出手,而我们也不能轻易让红旗帮估出实力,非至迫不得已,才派出一二高手挽救危机。最可虑的是,西棚诸人现居于庄中民舍,定然有黑道人物不顾江湖道义暗中偷袭,防不胜防,最好将剑更换为膺品,摆在暗处,还有红旗帮定不死心,三手空空徐奕昨番即为明证,吴场主以为然否。”

  飞云手吴奉彪,觉出面前少年人不但武学已臻化境,而且心思细密;连连点头道:“少侠观察人微,老朽就去给庄主说。”

  此时台上的三才夺命凌飞连胜三场,愈加意气扬扬,眉间棱角狂傲之气,足以冲一切,周星星看见,皱了皱眉头。西棚内幕然一条人影凌空翻起,往台上飞落下来,宛如落叶般毫无声息,身法端的绝妙,这是武林中罕见的“乌龙翻云”上乘轻功,此人身形一落,就博得了东西两棚喝采声。

  那人长得身量瘦长,上蓄了两撇山羊胡子,豹取不时闪出凶光,冷笑一声道:“凌朋友使得一手好混元掌法,飞天蝎子云浩幸会崆峒西派高手。”

  凌飞听来人自报名号,先前狂傲之气尽情故去,似毒蛇蜇了一般,惊惧得退后两步,忙道:“云老师上台,莫非亦是为了…”

  “胡说。”飞天蝎子云港猛喝一声道:“云某望四之年,那有这份野心。先前主人怎么说的,彼此以武会友。点到为止,怎么凌朋友竟将云某两个盟弟用重手法打下台去,差点落得残废,故而云某想伸量朋友究有何惊人艺业。”

  原来关中武林内,近七八年出了一个极响亮而令人头痛的高手,那人就是飞天蝎子云浩,行踪十分诡秘武功传说十分高强,行事又端的手狠心辣,专做以黑吃黑的买卖,每次下手,都不留下活口,为的是他行踪飘忽,隐现莫定,下回作案,谁也无法猜测他在何处,武林中将他比作鬼怪是以称他关中一怪。

  三才夺命凌飞虽然知道云浩是极难惹的人物,但为了师门威望,纵然败在他手中,还怕师门尊长不出头找场吗,再说传言云浩的武功极高,但仅是传言,又非目睹,未必自己就不是他对手,心胆为之一壮,便冷笑道:“云老师,我凌飞看在你我均是同道,莲藕一家对你客气,未必就是怕了你,似你这种咄咄人态度,在下凌飞纵然艺业浅薄,也必周旋到底。”

  云浩哈哈狂笑,半晌定住,豹眼环睁面现不屑地说:“凌朋友,你敢有胆量在云浩面前说狂话,可算有骨气,下过你也得称量称量自己。”

  三才夺命凌飞冷笑道:“行与不行,手即知,在下纵或落败,也只怨投师不高,学艺不,云老师你狂个甚么,请赐招吧。”云治嘿嘿冷笑,抖腕亮掌面就打。

  凌飞一见云浩踏洪门进招,觉他未免太狂了,心中暗暗生气,施展出崆峒绝学擒拿手,云浩武学也真高,身影一展汗,足下移宫换位,紧随着凌飞背后进招。任凭那凌飞怎样闪挪,也无法让开,云浩一条身影宛如附骨之蛆紧贴在他的背后,凌飞空负绝技,根本无从递招,只有挨打的份,那飞天蝎子云浩好似存心使他难堪,耍猴子般得凌飞团团转,面色青红毕,台下群雄看得狂笑不已。

  周星星知道凌飞迟早落败,无心观赏,有时将眼光移往纪晓苒那旁,只见她两手支颐,一瞬不瞬地望着台上,面上出萧伤的忧愁神情,看到周星星看她,纪晓苒不由的脸一红。周星星冲她偷去鼓励的眼神,暗示她不要害怕,纪晓苒冲周星星点点头,她知道姐夫武功高绝,定能让自己平安无事。

  台上胜负也已见分晓,那凌飞被云浩一掌“浮云掩月”劈下台来,口吐狂血,西棚中即有数人出来扶往棚中。云浩也跃下台来,穿入西棚中,登时棚内咒骂大作,一片喧嚣,后又有两人跃上台去,动手过招。

  陈文翰一声长笑道:“姓古的,你也来凑热闹。”说着,修地一扬手中雁翎刀“凤凰三点头”掠起三片刀花,直扑过来。

  古苏嘿嘿冷笑,反腕一,刀光匝地涌起“瞠”的一声,陈文翰震得退出三步,雁翎刀险些撒手,虎口发热,心惊铁臂人熊内力雄浑,知硬拼不得,霍地刀法一变,施展开一套妙绝伦的刀法来,此套刀法专以轻捷诡巧为胜,刀光如雪,身形如猿,刃芒不离铁臂人熊背处。

  铁臂人熊在苏,见面前少年使出的乃是云尤三现陶祝三独门的刀法,别人也不会使,他知道陶祝三既然伸手,从没听过有人活出手去,不一横心,咬牙暗道:“古苏把命搁下去了,那还顾忌这多,先料理了你这小畜生,再行拼命。”想着,手中九连环刀法早使开了,出手招式,全是招套相连环施出,实际是反九宫变化,不是会家,无法猜知他下招从何处递到,陈文翰虽是名家高弟,五十招将,可就显着有点力不从心了,胡天生从旁一看,知无法再呆着不出手,倏地勇身参入战阵。

  这情形仍无法好转,古苏九连环刀法凌厉,把两人迫得如走马灯般团团直转。猛然间有人沉声喝道:“你们两人还不闪开,独自逞强则甚。”

  陈文翰两人本能地撤刀纵开两尺,犹自不成声,见发声喝阻的人,似是三手空空徐奕供说那人,脸色死灰冰冷的,着一袭黑色纺绸长衫,森森地说道:“古苏还不弃刀就擒,周家庄也是你敢来的么。”

  铁臂人熊古苏先前闻声,也为之一惊,撤刀退后三步,及见来人面容甚怪,全无血似地神情狂傲得可以,陡地心中冒火,喝道:“我铁臂人熊古苏,闯江湖数十年,还没有人胆敢对古某这样无礼,你只要能胜得古某九连环刀,不要你说古某也自会弃刀就缚。”

  怪人仰天冷笑,道:“你还敢狂,这样吧,你只要逃得出我的手中,更饶你不死,论你平行为,死不为过,尽管放手进招,休要假存厚道,事后可别后悔咧。”说着,又是一阵恻恻冷笑,听了发顿竖。

  三手空空徐奕在铁栅窗内见那人现身,急叫:“古兄,快逃。”那知话刚出口,古苏刀已递出,心想:“这回古苏命送定。”回首也不再看。

  古苏刀一起,惊地面前一花,怪人已然不见,背后倏起冷笑声。古苏大吃一惊,连身都不敢回转看看,脚尖猛点,人已向前窜出两丈左右,霍地旋身。那知冷笑声又自身后发出,他瞥见陈文翰胡天生两人亦都现出骇容,他魂不附体,冷汗如雨涔涔下,猛一咬牙。今天算是豁出去了,身形疾转,抡刀一招“枯树盘”猛劈,霍地又劈了一个空,眼前一片空而已那有半点人影。

  他这一惊疑,非笔墨可形容,冷笑声惊地往后又起,竟如附骨之蛆般,连连不断地由后发出。几个旋转一打下来,古苏两腿发软,这种经历,古苏出道以来未曾见过,他惊异这怪人功力之高是绝无仅有的,自己斗力使智,也无法胜过人家万一,情急之下,猛地向墙外平窜出去,逃出任外,他知逃出的希望是渺茫的,可是又不甘心就此束手。

  人如离弦之经,平而出,显然落败。  Www.BAmxS.CoM
上一章   穿越倚天建后宫   下一章 ( → )
三宝局长男人四十风花江山绝色榜西苑魅影左手上天堂右绣衣云鬓驾驶生涯美女大律师张我的爱摆在你彩虹剑圣女修道院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曼陀罗妖精最新创作的免费热门小说《穿越倚天建后宫》第93章 纪家三姐妹★☆及穿越倚天建后宫最新章节第93章 纪家三姐妹★☆征服-在线阅读,《穿越倚天建后宫(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穿越倚天建后宫的免费热门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