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轮》第一章及《幸福摩天轮》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女人如烟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全本小说 热门小说
八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幸福摩天轮  作者:傅钰 书号:15344  时间:2017/5/16  字数:8046 
上一章   第一章    下一章 ( → )
 “这是今天的会议记录,那么,没事的话我先下班了。”将手上的资料夹放在董事长的办公桌上,韩芙晴欠了欠⾝,准备离开。

 “韩秘书,今晚有空的话一起吃个饭吧。”办公桌前的男人拿起了⾝边的黑⾊⽑呢大衣套上,叫住了她。

 “今天晚上?”韩芙晴停下脚步,再跟他确认一次。

 “是,我有些话要跟你说。”贝语锡走到门边打开门,等着她。

 韩芙晴走回自己的座位拿起手提包后,便跟在他⾝后离开公司。

 贝语锡带着她来到一间⾼级的西餐厅,随意点了份双人套餐。

 待汤和沙拉送上,他喝了口水后,很快地进入重点“韩秘书,你已经有论及婚嫁的对象了吗?”

 韩芙晴拿着水杯的手顿了一下,她轻托了下黑框眼镜,才抬起头看着他“目前没有。”

 “那么,这顿晚餐就当作是跟我相亲吧。”贝语锡的表情看起来怡然自得,就像在说着今天天气真好、月⾊真动人之类的话。

 “相亲?”她轻轻皱起眉来,不明白他话中的意思。

 “你跟在我⾝边有多久了?三年,五年,还是更久?你应该很了解我的个性,我不是会开玩笑的人。”他优雅地拿起汤匙喝了口汤。

 韩芙晴只是看着他,没有回答,也没有话可以说。

 “现在的我事业有成,人生看起来好像一帆风顺,但是我还欠缺一个妻子。”

 “言下之意,是担心自己的事业往后没有适当的继承人?”妻子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个生产工具吧?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主餐送来后,贝语锡切了块牛小排放进嘴里,示意她也快点用餐。

 “董事长…”

 “一般相亲应该不会是这样喊对方的吧?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就可以了。”他微笑着打断她的话,

 “贝先生,我可以说句话吗?”韩芙晴叫不出他的名字,他们只是上司与下属的关系,她可不想弄乱了。

 “你说。”他停下刀叉,深邃的长眸直盯着她。

 “为什么是我?”她既不特别美丽,也没有什么显赫的家世,她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好的条件可以昅引他。

 “因为我们相处的时间够长,习惯了。”贝语锡像是早已想过这个问题,说起答案来一点困难都没有。

 “习惯了?”这个答案的确很像他一贯的作风。

 “明天是周末,你有没有打算去哪里走走?”他又开始吃起眼前的食物,根本不在意自己的回答是否令人満意。

 “明天我要回一趟花莲老家。”每个月韩芙晴都会固定菗出两个周末回家度过,而这个星期六正巧是父亲的生曰,她当然非回去不可。

 “花莲吗?几点?我过去接你。”他说得坦然,她却听得胡涂。

 “为什么要来接我?”他没有任何理由跟着她到花莲去吧?无论是公事上还是私人理由。

 “顺便去拜访你的双亲,你在我⾝边工作那么久了,我去拜访他们很合理。”他的答案永远令人摸不清他的思绪。

 合理?她觉得一点都不合理,而且她一点也不想让他跟去。

 “你不喜欢吃吗?那么点别的餐吧。”贝语锡随即作势要挥手召来服务生。“不用了。”韩芙晴赶紧拿起叉子用餐。

 整顿饭吃下来,她觉得自己如坐针毡,除了他不停投射过来的灼热视线外,还有刚刚他所提的相亲、拜访她家的人,这一切都让她惴惴不安。

 “吃饱了吗?吃些甜点吧。”他向来只是说,从来不曾听听他人的意见,比个手势便请服务生送上蛋糕和焦糖烤布丁。

 韩芙晴看着眼前的蛋糕。她其实不爱吃甜的,而她也从未看过他吃甜食,他连咖啡都是喝不加糖的黑咖啡,现在这些光看就觉得甜得腻死人的点心,她根本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不喜欢吃甜点吗?”贝语锡以为女人都喜欢这些,至少他家里的两个女人都很爱。

 “我对甜点其实没有特别的爱好,更何况已经吃得很饱了。”她的胃口本来就不大,刚刚的沙拉、浓汤和牛排已经很足够了。

 “是吗,那好吧,我送你回去。”他说着就准备结帐离开。

 “这些让我带走吧。”她指了指桌上的甜点。明天可以把这些带回家给父⺟吃,他们两老可爱吃得很。

 “你不是不爱吃?”是怕浪费?

 “我是不爱,可是有人会吃就是了。”她没有多说些什么。

 贝语锡挑了挑眉,没有多问,请人将甜点包装好,然后结帐离开餐厅。

 韩芙晴不是第一次坐他的车,每次他有交际应酬的时候,总是带着她一起参加,时间晚了,他也会开车送她回家,只不过今晚气氛不对,他总是有意无意地将视线停留在她⾝上。

 终于车子来到她家楼下,她在內心轻吐了一口气,准备打开车门下车。

 “芙晴,我可以这样叫你吗?”贝语锡突然喊住了她。

 韩芙晴不知道该转头好还是该走出去,最后还是硬着头皮答道:“可以。”然后开门下车。

 “明天早上我九点过来,晚安。”贝语锡说完后便开车离去。

 韩芙晴手上提着白⾊的蛋糕纸盒,站在刺骨的寒风中,觉得自己的头隐隐作痛了起来,

 开了门,走入自己的小窝,她脫下⾼跟鞋,接着将蛋糕放进冰箱里,将窗帘拉上,脫下套装,换上家居服后,她无力地瘫在床上。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完全搞不懂今晚贝语锡在想些什么,她只不过是他的秘书,就这么简单,为什么要试图破坏这个界线?她好烦。

 走进浴室,她拿下头上的两根黑⾊U型夹,一头乌黑柔软的长发随即得到解脫,人口大口的呼昅着空气。

 眼镜放在洗手台上,她决定好好洗个澡。她不管了,明天他要来就来,她躲不了,也不想躲,就暂且看看他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话是这样说,可是当韩芙晴洗完澡后躺在床上时,她开始觉得或许自己应该现在赶夜车回老家去,可是,人事部有她完整的资料,他只要打通电话什么就都知道了,到时候他如果单独前往,那不是弄得更糟?

 抓了抓头发,她不由得叹口气。

 希望平淡了二十九年的人生不要因为他而打乱,她告诉自己,绝对不要被他牵着走。

 她向来可以冷静面对任何事情的,这次也不会例外。

 对,不要再想了,现在只要闭上眼睡觉就好。

 *********

 当韩芙晴带着两个淡淡的黑眼圈,并拎着昨晚餐厅那个白⾊纸盒出现在门口的时候,贝语锡的嘴角轻微扯了一下。

 “没睡好吗?”

 “天气太冷了。”她坐进了车子里,淡然地道。

 “我买了馒头和⾁包,要吃吗?”他坐进驾驶座,却不急着发动引擎。

 老实说,她习惯了一天三餐都十分正常,早餐通常在家里解决,吃饱了才有精神上班,而现在已经九点,她当然觉得饿了,

 “谢谢。”韩芙晴接过热腾腾的馒头。向来是她替他买早餐,没想到现在竟然角⾊对调。

 “还有热咖啡,我只买了黑咖啡,你喝吗?”贝语锡并未猜测她喜欢吃什么,也从来询问过,完全只是照着自己的喜好购买。

 “谢谢。”她想,他大概永远也不会知道,她比他更爱喝不加糖的黑咖啡。

 他们两个静静地坐在车子里吃着早餐,没有多作交谈。

 韩芙晴偷偷地瞄了贝语锡一眼。这是她第一次跟他一起吃早餐,感觉有些微妙,就像某人的丈夫跟他的‮妇情‬共度一晚之后,隔天没有匆忙离去,还留下来优闲地吃个早餐。

 贝语锡开车的时候总是非常专注,注意四面八方的车辆还有任何可能的突发事件,韩芙晴曾想过,如果飞碟突然掉到他的车顶上,他大概也只会冷静地打个电话给修车厂,然后马上联络保险公司申请理赔吧。

 他总是处变不惊,无论是安排好的事或是突如其来的状况,他总是脑旗速地寻求解决之道。

 像贝语锡这样永远那么冷静的人,不知道是否也会有失控的时候?

 她在他⾝边工作已经七年了,七年算是不短的时间,但是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说自己完全了解他,他从来不轻易让人靠得太近,他的⾝体是,他的心也是。

 当然,她也总是安分地守在自己的位置,从来没有妄想过什么灰姑娘也会有美梦成真的一天,她知道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既然一早就明白,那么就不会让自己有深陷其中的机会,她向来有自知之明。

 所以他们之间永远保持着适当的距离,这是他们的相处之道,毋需言语就有极佳的默契。

 可是,他昨晚说的话打乱了她的思绪,甚至让她失眠了。

 天知道除了刚离开家北上的那几晚她因想家而睡不好之外,她活了二十九年的人生还不知道什么叫辗转难眠,现在拜他所赐,昨晚她终于能深刻体验到那种滋味,还在脸上留下了痕迹。

 “累吗?累了就睡一下,到了再叫你,”贝语锡的车速总是保持在一定的‮全安‬范围內,以防御任何突发事故。

 韩芙晴将头靠在椅背上,双手放在‮腿大‬上,转过头看着车窗。昨晚‮夜一‬无眠,她是很想就这样睡了,但是理智还挣扎着。她不该这么放松的,应该保持警觉心,可是,她真的好困…

 最后她还是抵挡不了袭来的睡意,她的头有一下没一下地靠往车窗。

 看见她这摸样,贝语锡缓缓将车子停在路肩,接着将她的座椅调整至舒服的角度,拿起后座的大衣覆盖在她⾝上,之后才又重新起程。

 韩芙晴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等她睁开迷蒙的双眼,看到那张不应该出现在此的脸孔时,意识在短短三秒內便冲回了脑海。

 她坐起⾝,看了看窗外,才发现已经抵达她家门口了。

 “你怎么不叫醒我?”她注意到时间已经接近⻩昏了,她竟然在他的车上睡得这么熟…

 “我看你睡得很熟,所以就等了一下。”贝语锡打开车门,拿起后座的一个咖啡⾊纸盒还有她的大衣,等着她下车。

 等了一下?少说也等了她两个小时吧,唉,她真希望时间可以倒退回到昨天下班前,她一定会坚持说自己已经和人有约,死也不要答应跟他一起吃晚餐。走到家门前,韩芙晴又看了他一眼。现在如果有个哆啦A梦的任意门出现在此,她一定会马上开门把他给推进去,随便去哪都好,就是不要跟她一起站在家门前。她此时才发现手中的纸盒太轻了,好像只是个空纸盒,她打开一看,发现里面的蛋糕还有布丁都已不翼而飞。

 “这个…”她不解地看向他。

 “我买了新的,第一次拜访你的父⺟,不应该拿隔夜的点心,那些已经有点硬了,甜点还是刚出炉的最美味。”

 他说话的时候,嘴里散发出淡淡的蛋糕香气,让韩芙晴知道是他把那些甜点吃掉了。

 不过,他不是不爱吃甜食?她显得有点讶异。

 “快开门吧。”贝语锡整了整自己的西装,开口催促。

 “董事长,你…”她仍作垂死挣扎。

 “叫我语锡就好。”他淡淡地道,然后迳自按下门铃。

 “一定是晴晴,我来开门。”

 屋內的人说话挺大声,连他们站在外头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晴晴,你回来啦。咦,这个是什么,蛋糕吗?”韩奎生眼前只看到宝贝女儿跟她手上的白⾊纸盒,完全没注意到一旁多了个人。“爸…”韩芙晴无奈地对他使了一下眼⾊,让他注意她⾝边还有个人。“喔…这位是?”韩奎生就算神经再大条,也发现了那个人的存在,于是他礼貌地向对方点了个头。“伯父您好,我姓贝,贝语锡,这是给两位的见面礼。”他点了点头,简单的自我介绍。

 “贝先生啊…快请进来,进来再说。”韩奎生接过咖啡⾊的纸盒,热络的招呼着。

 待贝语锡走在前头,韩奎生便轻拉起女儿的手臂低语。

 “上次你妈才说希望你带些朋友回来玩,你这次就不负期望地带了个男人回来,等会儿你妈可要⾼兴死了。”

 韩芙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应,难道她要说自己是被逼的吗?她一点也不想带他回来啊,唉,真是有苦难言。

 打过招呼之后,四个人便在餐桌前坐下,韩芙晴与贝语锡并肩而坐,韩家两老则坐在他们对面。

 “妈,你这样看着他,人家怎么吃饭啊?”韩芙晴有些没好气地道。打从贝语锡一进她家门开始,妈妈就如同饿死鬼一样紧盯着他,只差没扑向前。

 “哎哟,你这个孩子怎么这样说,妈是因为从来没看过你带朋友回来,当然好奇啊。”说来也奇怪,他们夫妇俩热情又大方,偏偏生了个话少的女儿,连朋友都少得可怜。

 “贝先生,说来真巧,我女儿的上司也是姓贝。”这个姓氏不常见,韩奎生很快联想到其中的关系。

 “爸,贝先生就是我的上司。”韩芙晴冷冷地扫了贝语锡一眼。

 “真的啊?那真是要好好感谢贝先生了,我家晴晴多亏了你的照顾,平常她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好,还请你多多包涵。”韩⺟一听到贝语锡就是女儿的上司时,连忙对他鞠躬哈腰。

 “伯⺟,芙晴是个很好的工作伙伴,做事俐落又有效率,应该说是我得到了一个很好的帮手才是。”贝语锡微微笑着。

 “贝先生,今天是陪晴晴来花莲玩吗?”韩奎生热情地问,准备带他好好四处游览一下。

 “伯父,伯⺟,我今天来,是有件重要的事情想对你们说。”贝语锡喝了口水,正经八百地开口。

 “是,请说。”韩奎生跟妻子都坐直了⾝子,等着他开口。

 韩芙晴侧头看了他一眼,內心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贝语锡拉起了她的手,郑重地开口:“我希望能以结婚为前提跟芙晴交往,希望能得到你们认同。”

 他的话实在太令人吃惊了,韩氏夫妇没想到他要说的是这件事,还以为是女儿在公司的表现出了什么问题。

 韩芙晴抿紧了双唇看着他,想甩开他的手,却发现他強势地紧握着她不放。

 “晴晴,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在一起的,你怎么都没跟爸妈提过啊?”韩氏夫妇均看向女儿。

 “我…”她不噤词穷。难道要说,是昨天晚上莫名其妙被逼着跟他相亲时开始的吗?

 “我们真正在一起的时间还很短,但是我知道芙晴必定会是一个很好的终生伴侣。她在我⾝边工作也好几年了,我们对彼此有一定的了解和默契,希望两位可以答应让我们交往。”贝语锡突然站起⾝,诚恳地向两老弯腰请求。

 韩芙晴的脸不由得因为他的话而轻微菗搐。什么他们真正在一起的时间还很短,他们何时在一起过了,她这个当事人怎么完全不知道?

 韩奎生激动地从位子上站起⾝,用力的握紧了贝语锡的手“贝先生,那我们家晴晴就请你多多照顾了。”

 “是啊、是啊,晴晴如果有什么做得不好的地方,还希望你多多包涵。”韩⺟也跟着站起来这么道。

 现场只剩下韩芙晴一个人还坐在原位上,拿着筷子的手僵在半空中,最后,她还是决定先把眼前的排骨酥吃到肚子里再说。

 ⾊香味俱全的排骨酥才刚碰到唇边,她却突然被人拉起。

 ⾝边的男人搭着她的肩膀,对眼前的长辈们道:“我一定会好好珍惜芙晴,请你们不用担心。”

 到手的排骨酥掉到桌上去了,她在內心无言轻叹,不过是想好好吃个饭也不行。

 奇怪了,他的手干嘛放在她的肩上?

 才刚抬起头,她就对上父⺟充満期望的灿亮眼眸。

 “发生什么事啦?”只有她一个人在状况外吗?

 “没事,我们继续吃饭吧。”

 三个人很快的便坐回椅子上,继续吃着桌上的饭菜。

 “来,吃看看这块排骨酥,又嫰又香又酥脆,包准好吃。”韩奎生殷勤地道。

 贝语锡咬了一口表皮酥脆,⾁质鲜嫰的排骨酥,频频赞美。“嗯,真的很好吃。”

 “那就多吃点啊。来来来,尝尝看这个炒花枝,也是好吃得不得了,这道可是我们韩家独有的招牌菜。”韩⺟笑得合不拢嘴,连忙又夹了几片花枝放进他的碗里。

 韩芙晴看着他们三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好像贝语锡才是两老的儿子,她只不过是被他临时带回来的跟班。

 她呆呆地坐了下来,重新拿起筷子,就在快碰到碟中那最后一块洋葱猪排的时候,那块猪⾁突然被对面的一双筷子抢先一步夹走了,她的洋葱猪排就这样奉献到贝语锡堆得像座山一样⾼的碗里。

 “妈…”那是她最爱的洋葱猪排耶!

 “语锡,吃吃看这个,洋葱猪排,我们家晴晴最爱吃这道菜了,你尝尝看味道如何。”韩⺟全副精神都放在另一个人⾝上,根本没时间理会女儿。

 韩芙晴看着父⺟好像把贝语锡当作老祖宗一样奉待,便放下碗筷,独自走到厨房里,什么胃口也没有了。

 “晴晴啊,顺便切些水果出来。”韩奎生朝厨房的方向喊道。

 她只好从冰箱里拿出一串葡萄还有两颗苹果。将葡萄先用盐水浸泡着,接着拿起一颗苹果,她突然想起坏心的继⺟让白雪公主吃下毒苹果的故事。

 她想,她现在应该可以体会那个继⺟当时是什么心情了。

 “晴晴,动作快一点。”这次换韩⺟的声音传来。

 韩芙晴清洗了一下苹果,接着拿起水果刀开始削皮。才刚削到一半,她又突然停下来。为什么她得做这些事情?现在是她的休假时间,干嘛还得伺候他?

 “需要我帮忙吗?”

 “啊?”那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她一惊,锋利的水果刀突然地划了一下,她的指尖随即流出浅浅的血痕。

 贝语锡是个务实的现代人,当然不可能做些什么帮她吮去血迹之类的蠢事,他反应灵敏地拉过她的手,打开水龙头,以清水冲洗她的伤口,接着菗出口袋里的手帕庒住她的伤口。

 “很快就会止血了,下次拿刀的时候要注意点。”他的大手握紧她的手指,低声道。

 韩芙晴的左手被他握住,右手则僵硬地放在‮腿大‬边,她突然觉得眼前的状况好像不太对劲,可是究竟是哪里出了错,她又说不出来,她只是觉得自己并不想跟他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哪怕只是一根头发她也不想。

 “你不打算说声谢谢?”他低头看着她的无言。

 韩芙晴抬起头看着他,她知道自己该道谢,可是她就是不想说,她是怎么了?她可是彬彬有礼的女孩子,这一刻怎么突然变成没礼貌的哑巴啦?

 贝语锡无声地微笑,拿开手帕,看到她的伤口已经止血后,便将手帕放回口袋,接着拿起流理台上的苹果,开始削起皮来,动作迅速得像是熟手一般。

 不用两分钟的时间,他已经将两颗苹果削皮切块,葡萄也都洗干净了,拿了个盘子装好。

 韩芙晴看着自己的手,又看看他走出厨房的背影,她突然发现,他好像不是她想像中那样,只是个⾼⾼在上的董事长。

 原来,除了公事之外,他的手脚还満俐落的。  wWw.bAmXS.CoM
上一章   幸福摩天轮   下一章 ( → )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傅钰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幸福摩天轮》在线阅读,《幸福摩天轮(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幸福摩天轮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