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富豪》第六章及《完美富豪》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女人如烟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全本小说 热门小说
八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完美富豪  作者:简璎 书号:15351  时间:2017/5/16  字数:8338 
上一章   第六章    下一章 ( → )
 夜深人静,火妮在房里哭得伤心。

 她的手中紧紧握著一只啂白⾊的贝壳,在过去两个小时里,泪水像泉涌般的滑落,双眼也肿得像核桃。

 “劲哲哥,伯父为什么变了?他要我把地卖给大财团…呜呜…我真的…真的不能理解现在的他…

 “因为伯父是你爸爸,所以我也一直把他当成我的爸爸,可是,他今天的作为实在让我失望极了,我真不敢相信,原来他也是那种利字当头的人,我们说好了要让这个我们自小长大的村庄一直都这么美丽又乾净,如果化工厂来了,这里还能像

 现在一样美丽宁静吗?他们实在是…实在是太过份了…

 “劲哲哥,我好想你…”她呜咽地对著贝壳说话。“如果你在就好了,你一定会站在我这边,对不对?如果你在就好了…”

 “原来那个村长是你男朋友的爸爸。”

 一道有点冷的声音传进火妮耳里,她带泪的眼惊讶地看着倚在门边的修挺⾝影。

 奔至美看着她,俊唇不以为然的微微上扬。

 眼睛都哭红了,真是个傻瓜。

 “你男朋友呢?”他神情莫测的看着她。“在别的地方工作吗?既然这么需要他的支持,把他叫回来不就好了,在女朋友需要的时候不在⾝边的男朋友,算什么男朋友?”

 独自一个人承受庒力,这女人还真是笨得可以,而她的男人也逊得可以,竟然把庒力都丢给女人,如果她是他的女人,他绝不会让她掉一滴泪。

 “你有什么事?”火妮用手背拭掉眼泪。“没事的话,请你出去,我想静一静。”

 他不置可否的看着她,似笑非笑的说:“我又没进去,怎么出去?”

 “啊?”她愣了一下。

 不理她的错愕表情,他懒洋洋地问:“为什么这么固执,不肯把农庄卖给大财团?”

 “你认为我该把农庄卖给大财团?”火妮惊讶的反问。

 “当然。”他几乎是毫不考虑就给了她答案。

 她气急败坏的再问:“为什么?!”

 他的表情像是她问了个笨问题。“他们给的条件很好,卖掉农庄的钱足够你们不必工作也可以吃穿不愁。”

 “然后呢?”她握起了拳头,扬声道:“眼睁睁看着这片乾净的好山好水被化工废料污染吗?”

 他瞬了瞬眼眸。“那不关你的事,不是吗?”

 “怎么会不关我的事?”她激动的反驳道:“我住在这里,这里是我的家,当然跟我有关系…”

 他冷漠的打断她。“等到你把土地卖给财团之后,你跟其他人就必须搬走,到时你跟这里就没有关系了。”

 “你…”火妮火大的瞪视著他,心情恶劣极了。“你出去吧!我不想跟你说了,你不是在这里出生长大的,根本不会了解我的心情。”

 “我是不了解。”他的语气充満讥诮。“但是我了解,因为你一个人的感情用事,就必须让大家跟著你一起试凄。”

 她咬著牙,实在听不下去了。“你在鬼扯什么?”

 “不是吗?”他反问她“苗大婶几岁了?阿顺叔几岁了?爷爷奶奶又几岁了?拿了财团给的钱,他们就不必再辛苦工作,可以享清福。”

 火妮哑口无言了。

 她不服气,但又不得不承认,他说了她从没想过的事。

 一直以来,她以为大家都跟她一样,为了这片土地甘之如饴的打拚,为了种出漂亮健康又值钱的有机蔬果再怎么辛苦也不怕,每个人都目标一致的前进。

 然而,他的话一棒打醒了她,让她的心情荡到谷底。

 “难道是我妈还是小叔叔叫你来跟我讲的吗?”她烦躁的问。

 他们也真是的,有话为什么不直接对她讲,派个外人来做什么?

 还有,为什么他的指责会让她的心里那么不舒服?她为什么那么在意他的看法?这没道理啊。

 “不是,没有任何人叫我来。”辜至美直视著她冒火的瞳眸。“他们根本连提都不会对你提,因为他们纵然有此想法也怕说了会伤了你,然而你却没有为他们著想过,只为了自己想做就拖著所有人下水,固执得没有人敢跟你沟通。”

 火妮脸⾊苍白的瞪视著他,完全被他的话给击倒了。

 “在把农庄转型为有机栽种之前,你曾详细评估利益和风险吗?我所知道的,农庄现在正在负债,如果你把农庄弄垮了,是你要出去赚钱养活所有的人,还是叫他们出去外面找工作,看别人的脸⾊讨生活?”

 她总算找到一点点可以反驳他的地方了。“谁说我没评估过?我评估过!虽然风险很大,也要费很多心思才能坚持下去,但一旦成功就可以改善蔬果品质,种出让人吃了很健康的有机作物,无毒的事业才能永久的做下去…”

 “一旦不成功呢?”他毫不留情的打断她。

 火妮愣了愣。

 一旦不成功?

 不,不会,她不允许自己不成功,那是她对劲哲哥许下的承诺,她一定会做到,无论有多辛苦,她咬著牙也会做到!

 “一旦不成功,你就要把爷爷一生的心血赔掉吗?”辜至美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她问。

 像她这样不懂瞻前顾后,只会一味往前冲的火车头个性,如果没有人当头泼她一盆冷水,她可能永远不会停下来想一想,检讨反省之后再考虑要不要继续坚持梦想。

 他愿意扮演那个适时拉住她的人,因为对他而言,她跟苗家所有人都很重要。

 “拜托!你是爷爷吗?”火妮火大的叫道:“爷爷都没说话了,何时轮到你这个外人来发表意见?你只不过是暂时借住在这里的一个外人而已!你有什么资格这样教训我?”

 他的俊颜一沉。“你认为我是『外人』?”

 她呑了口口水。

 事实上,不是。

 她老早就把他当成家人了,可是他那么冷漠,那么绝情的批斗她,把她批评得一无是处,她本能的?*党瞿切┗傲恕?br>
 “怎么不回答?”他的表情更冷漠了。“在你心里,我是外人?”

 “你、你本来就是外人…”火妮骑虎难下的说著,心里懊悔得要命。

 她干么那么嘴硬啊?她根本没把他当外人…

 “我知道了。”辜至美恼怒地说:“算我鸡婆!我是外人,跟你毫无关系、毫无瓜葛的外人,以后我不会再干涉你的事了!”

 他走了,带著一⾝叫人颤抖的寒气走了。

 火妮沮丧的看着他冷著一张脸走出她的房间,她的心情在瞬间低落到一个不行,眼泪不争气地滚出眼眶。

 她闭了一下眼,感觉到心痛得无法庒抑,那酸楚的感觉扩散到她的血液里,成串的泪珠无声的坠落在她的衣襟上…

 ************

 奔至美心情恶劣的从火妮房间离开,他本来想去外面菗根烟,瞥到苗大顺独自一人坐在小偏厅里喝酒,那寂寥又苦闷的⾝影令他停住了脚步。

 “阿顺叔…”

 苗大顺抬头看到是他,脸部肌⾁一下子放松了。“是你啊,光宗,来来来,跟大顺叔喝两杯,一个人喝酒怪没意思的。”

 他不置可否的走过去,在苗大顺对面坐了下来。

 反正他也正好心情超级闷,就喝两杯吧,他已经渐渐习惯啤酒的味道了,其实也还挺不错的。

 “来,喝吧!乾杯。”苗大顺斟了两杯酒,一人一杯。

 奔至美跟他乾了—杯,他也“入乡随俗”了,知道啤酒要大口喝才好喝,最好是每次都乾杯。

 “这么晚了下睡,怎么自己在这里喝酒?”

 “我闷啊!”苗大顺沉重的叹了口气。“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我却什么忙也帮不上,你也看到那阵仗了,那些人一定会再来逼火妮的。”

 奔至美看着他那苦恼不已的老实人双眸。“难道你跟苗大婶都不希望把农庄卖给财团、享享清福吗?这样不是对你们比较好?”

 “哎呀,农庄不能卖掉,千万不能卖掉呀!”苗大顺紧张地说:“农庄是火妮所有的寄托,要是卖掉了,等于是逼她去死,所以千万不能卖!”

 “这么严重?”他狐疑的问“火妮不是大学生吗?她难道不能去找一份工作?”

 “唉,这个说来话长…”苗大顺摇‮头摇‬。“火妮她会一心想搞好有机栽种是有原因的啦。”

 “什么原因?”

 “火妮有个大她五岁的男朋友,叫做劲哲,就是今天来的那个村长伯的独生子,他们交往很久,从⾼中时候就在一起了,两个人打算等火妮大学一毕业就结婚,没想到三年前,劲哲却突然过世了。”

 奔至美愣住了,他像突然挨了一棍,狼狈、生气、懊恼的情绪同时从四面八方跑出来,包围住他。

 她的男朋友死了,三年前就死了?

 怎么…怎么会呢?

 她为什么都没说?她刚刚为什么不说?一任他不留情的批斗她?为什么?她这个傻瓜!到底在想什么啊?

 “劲哲是个好孩子,很孝顺,大学是读农的,毕业后,他主动留在家里帮忙,他不想他爸妈辛苦,自己亲自下田,一个大学生能这样,真的很难得。”

 奔至美不发一语的听著。

 苗大顺继续说下去“可是,噴洒农葯后,他常常会头晕目眩,这本来没什么,我们种田人,都是这样啦,农葯本来就是有害⾝体的东西,可是劲赵粕能是体质的关系,他比别人晕得厉害,还常要到医院给医生看,那些毒呀,都跑到他⾝体里去了。

 “不到—年,他脸⾊泛⻩,农葯把他的肝都弄坏了,他自己还没有警觉,有天在噴农葯的时候,他咚的倒下去,从此没再醒过来。

 “那阵子,火妮伤心得不得了,她不相信劲哲就这样走了,我们也舍不得啊,可是有什么办法?

 “劲哲的后事过去之后,好久好久,火妮都待在屋里不肯出去,也不肯说话,饭也吃得少,每天在房里对著劲哲送她的贝壳讲话,我们都担心她是不是疯了。

 “后来,有个很疼爱劲哲的教授来看她,告诉她,可以试著让农场转型为有机栽种,这么一来,不仅农民的健康有保障,消费者也吃得安心,劲哲在天上也会感到安慰。

 “那个教抟说的话,火妮都听进去了,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火妮每天研究要怎么种出没有农葯的东西,大家都说她走火入魔了,可是我跟她妈反而安心,至少她肯走出屋子,肯说话,肯吃饭,肯看看太阳和月亮和摸摸她养的那些猫拘,这样我们就満足了。

 “所以光宗啊,你千万不要对她提卖农庄的事,今天劲哲他爸那样就已经够伤她的心了…人啊,真的是会变,当初火妮决定要做有机时,劲哲他爸还流下两行眼泪,现在却…唉,人都是现实的啦,也不能怪人家,那间黏通球出的价钱实在好啊,换做是我,我也会心动…”

 奔至美没听进去苗大顺后来说了些什么,他只知道自己错了,完全错了。

 在女朋友需要的时候不在⾝边的男朋友,算什么男朋友?

 他是这样对她说的。

 原来,她根本就无从叫起,因为他已经死了。

 原来,自以为是的人是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就在她面前大放厥词,对她造成二度伤害。

 他真是混蛋,他跟那些来逼她卖农庄的人有什么不同?

 “…哎呀,我肚子怎么突然那么痛?是不是下午阿昌请我吃的那几尾虾子不新鲜啊?不行了、不行了,要去拉屎了…光宗,你等我啊,我马上就回来…”

 苗大顺抱著肚子奔去厕所了。

 奔至美喝完杯中的酒,霍地站起来,心里想的都是火妮,人也不知不觉回到她房门口。

 他举手敲了敲门。

 房里隐约传来哭泣的声音,他心里掠过一抹难以形容的情绪。

 她在想念过世的男朋友吗?所以哭得这么伤心。

 懊死!他干么不把事情搞清楚,无端端勾起她的伤心事,让她在这里为了别的男人而哭!真是该死极了!

 他再也无法忍受她这样了,这个笨女人!他转动门把,闯了进去。

 “你不觉得自己太傻了吗?为了一个死掉的人而努力,你究竟想证明什么给谁看?”

 火妮从书桌上拾起头来,脸上都是泪水,她看到他,还有他眼里那古怪的神情,她的心怦然一跳。

 怎么?他不是说以后不管她的事了,为什么又跑来了?

 “…你在说什么?”她哽咽地问。

 “我都知道了!”他目光灼灼地盯著她,声音激烈:“为什么不告诉我你男朋友已经死了,让我像个傻瓜一样的骂你?”

 火妮昅昅鼻子,了解了。

 原来他刚刚跑出去,不知道从什么人嘴里知道劲哲哥已经死了的事,觉得自己被骗了、不被尊重,所以又忙不迭回来质问她。

 炳,她还以为…以为他是回来安慰她的,看到他的时候还心跳了一下,她真的是完全想错了。

 一切都以他的感受最为重要,他真的是个很自私的人。

 “告诉你又怎么样?你就可以了解吗?”她冲口而出“像你这种生性冷漠的人,根本不会懂那种失去挚爱的戚觉,就像一瞬间,全世界同时熄灭了所有的灯,他再也听不到我说话,你懂那种深沉的无奈吗?你懂吗?我一直相信,只要我坚持我现在所做的,他在天上就会过得很好,这样也不行吗?”

 奔至美嘲弄地问:“难道你把一个死人当活人,只为了他努力过生活就算是很懂爱吗?你打著为他而活的旗帜过曰子是要做给所有的人看,看看你有多重感情、多念旧吗?”

 火妮像触电般跳起来!

 “住口!你住口!你凭什么这么说?你凭什么这么瞧不起我的感情?你试著了解过别人吗?我认为没有失去记忆之前的你,就是一个不带感情、没有温度,不懂爱为何物的人!”

 “那么,你打算把一个死人当成你的护⾝符到什么时候?”他死盯著她的眼睛,他的眼睛一直看到她眼睛里去。“你打算一辈子不忘掉他?”

 不忘掉他,也不重新追求自己的幸福,她要这么一直傻下去吗?

 “有什么不可以?”火妮的声音幽冷而清脆。“我忘不掉死掉的人并不丢脸,你从没有打开心房去爱人吧?!那才丢脸,因为你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

 她的话一字一句,強而有力的敲打在他心上,他浑⾝震动了一下,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他也越来越怀疑,自己真的是她说的那种人。

 ************

 天才刚亮,火妮还在床上正好眠的时候,敲门声就叩叩叩地响个不停,像催命符似的。

 “谁啊?”昨天她哭到睡著,头有点痛,想再多睡一会儿,不要来吵她啦…

 “是我。”

 “鬼知道你谁啊?”

 门外的辜至美笑了,语气很冲,看来某人有起床气哦。“我是光宗。”

 没一会儿,房门霍地从里面打开了,一个长发凌乱、穿著格子棉布睡衣的女人光著脚丫子,没好气的瞪著他。

 “干么?昨天没骂够,今天一早想接著骂是吗?”

 “你快点起来,我有东西要给你看。”他扬扬手中的几页纸。“是几个关于有机农场的计划,对你有帮助。”

 听他这么说,火妮精神都来了,也暂时忘了两人的“恩怨”“真的吗?你写的?”

 “你换件比较正式的外出服,我们要去镇上,在车上我—边告诉你。”

 火妮用最快的速度刷牙、洗脸、换衣服,两个人连早餐都没吃就准备要出门了,看得在准备早餐的梅淑珠一头雾水,不知道这两个孩子在搞什么,她连忙在后面喊道…

 “你们要去哪里?晚上阿万伯娶媳妇,记得回来喝喜酒啊。”

 “知道了。”火妮跳上载货用的小货卡,纯熟的系上‮全安‬带。“我们去镇上干么?”

 这种手排的小货卡,农庄里的女人就只有她会开,是她爸爸留下来的,她可是引以为傲哦。

 “去拜访所有的饭店、民宿和旅社,还有…”辜至美站在驾驶座敞开的车门边看着她。“你下来,我来开。”

 她扬扬眉⽑。“你确定你会开?”

 “感觉上好像会。”

 她也不跟他争。“也对啦,男人好像都会开手排车,那好吧,你来开,我负责报路。”

 她换到副驾驶座去,把驾驶的大位让给他。

 奔至美发动车子,踩油门,从起步到换档,动作纯熟。

 火妮看着他,肯定道:“你开得很好,你以前一定很会开车。”

 他扬起嘴角,不置可否。“说不定我是个计程车司机。”

 “计程车司机也很好啊,凭自己的劳力赚钱,没什么不好,我这辈子最瞧不起那种游手好闲,给父⺟养还打父⺟的人了。”

 “说不定我就是那种人。”他自嘲道:“凌仲凯说的,我像吃软饭的。”

 “他真的对你这么说?哈哈哈…”火妮大笑。“那小子说的话不必理他啦,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长大,都是被我们宠坏了…不过话说回来,谁叫你长那么美,像小白脸。”

 他板起俊颜分辩道:“我一点也不白。”

 “那是现在啊,你刚来的时候像只白斩鸡,我们都吓一跳,哇,世界上怎么有这么白的男人?”哈哈,给她逮到机会尽情消遣他了厚,好慡!

 他很感冒地蹙了蹙眉心。“皮肤白不代表就是小白脸。”

 火妮朝他扮个鬼脸。“我知道!大、男、人!”

 他呀,绝不可能是小白脸,因为个性太机车了,像个⾼⾼在上的皇帝一样,处处要人服侍,说他养了几个嫔妃还比较贴切。

 “对了,你说要去拜访饭店、民宿跟旅社做什么?这跟有机农业好像没有什么关系吧?”

 “我想说服他们跟我们合作,让住宿的游客搭配参观有机农庄的行程,他们只要付微薄的清洁费,比如一个人五十元,就可以到农庄参观种植过程,还可以把有机蔬果买回家。”

 “天啊天啊!我快不能呼昅了!”火妮‮奋兴‬极了,她忘形的抓住他手臂。“你是天才!你一定是天才!不是什么计程车司机,不然你怎么想得出这么好的办法?不但可以推销我们的有机蔬果,那些客人买回去吃得満意还会免费替我们宣传,如果喜欢也会再回来买,简直就是一举数得嘛!”

 “所以你必须再去办一支‮机手‬。”

 “为什么?”

 “订购专线。”他看了她‮奋兴‬得发亮的脸一眼。“游客来农庄时,给他们名片,如果有需要,打你的‮机手‬跟你订,因为整个农庄只有你最清楚产品有哪些,才能对客人做最详尽的说明,他们也会食用得比较放心。”

 火妮越听越‮奋兴‬,璀璨的大眼闪著欢欣的光芒。“知道了!我回去马上就去办支订购专线!”

 哦!好忙好忙,苗家农庄要展翅⾼飞喽,好像有好多事情等著她去做,她迫不及待的想要著手安排了,而这一切都是他的功劳…

 昨天他们吵得那么凶,没想到今天他会主动找她,还替农庄规划了未来,这么一来,她不先开口道歉好像太小家子气了。

 “那个…昨天…对不起。”她别扭地说。

 奔至美深邃的眼眸直视著前方,专注地开著车,淡淡地说:“或许你说的没错,我真的是那种不懂爱又没勇气尝试的人,所以我打算好好从你⾝上学习我所缺少的勇气。”

 她惊讶的转眸看着他,心蓦然跳快了两下。“所以你才会连夜写了农庄的企划案?”

 他微扬起嘴唇,眼眸瞬了下。“失去记忆的人,本性并不会变,我感觉得到,你会是对的,而我不想当你口中的那种人,我会改变,变成一个懂得爱人、让你信任的人,以后你想做的事,由我来守护。”

 咚!火妮的心忽地重重一跳,她水亮的粉唇微张,方寸大乱。

 他、他说这些是、是在向她告白吗?

 她应该哈哈哈的大笑三声才对,可是…要命!她为什么笑不出来,反而心跳得这么快呢?  wwW.baMxs.cOm
上一章   完美富豪   下一章 ( → )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简璎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完美富豪》在线阅读,《完美富豪(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完美富豪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