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拐贤夫》第二章及《诱拐贤夫》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女人如烟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全本小说 热门小说
八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诱拐贤夫  作者:晓叁 书号:15366  时间:2017/5/16  字数:7538 
上一章   第二章    下一章 ( → )
 记不得从什么时候起,他开始替对门的住户丢垃圾,有时甚至自己当天并没有垃圾要丢,他也会特地出门帮忙。

 今晚当他要再出门倒垃圾时,顺手又提起搁在对门的那袋垃圾,脑海里却突然想起易彤昨天说的话…

 不对就是不对!这么做是变相在害对方。

 他先是顿了下,紧接着看了眼手边那袋垃圾,犹豫半晌,最后又放了回去。

 稍晚,易彤下班回来看到门口的垃圾还在,不觉有些诧异,直觉想敲门问对门的住户是怎么回事。

 只是念头才起,她才想到,人家本来就没有义务要帮她,虽说她还是觉得有些奇怪,既然都好心要帮忙,就应该持续下去嘛!

 看了眼门口的垃圾,她还是拿出钥匙开门进去。

 或许是因为有阵子没丢垃圾,隔天出门的时间没拿捏准,她只好将垃圾继续搁着。

 说也奇怪,早上出门时看到门口那袋垃圾还在,徐威廷心里似乎就有所预期,因此,晚上下班回来还看到它,他并不感到意外。

 原想敲门提醒对门的住户,但想想还是作罢,尤其对方似乎早出晚归,可能还没回来。

 虽然还记得上司说的话,不过他始终认为这只是举手之劳,所以稍晚他还是替对门的住户顺道将垃圾给丢了。

 想当然耳,回到家的易彤看到自然是觉得开心。

 *********

 二十六岁相亲对徐威廷来说实在还太早,只是碍于兄长的安排,所以他还是来了。

 只是从双方见面坐下开始,他便察觉到对方表情里的失望,心里对此其实早有预期。

 明白并非是自⾝的条件有何不堪,纯粹是对方因为兄长英挺的相貌,而对自己产生错误的期待。

 本来就没有相亲的心思,他自然也不感到失望。

 席间,双方并没有太过深入的交谈,一直到饭局尾声。

 虽然已经过了正常的晚餐时间,易彤还是让服务生带自己到较不引人注意的座位,免得又遇到认识的人。

 只是她才走近就发现,徐威廷正巧也在这里用餐,对面还坐着一个看来像是大家闺秀的女人。

 见他并未注意到自己的出现,她也没有出声喊他。

 服务生带她到两人后面那张桌子坐下,交给她菜单后才先行离开。

 虽然意外徐威廷对面的女人条件看来不俗,易彤还是将注意力专注在菜单上,这时却听到那女人开口说道…

 “抱歉,我们可能不太适合。”

 尽管不是有心偷听,她还是意外自己似乎听到什么不该听的话。

 对于意料中的回答,徐威廷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

 “希望你别介意。”

 “哪里。”徐威廷秉持着风度,并没有多说什么。

 或许是觉得再待下去徒增尴尬,对方马上起⾝告辞“那我先回去了。”

 徐威廷并没有留她,明白对方也不会希望自己这么做。

 女方离开后,见他还坐在位置上,独自一人的背影像是受到打击,即使觉得不关自己的事,但想到这男人过于温和的个性,还是让易彤从座位上起⾝。

 斑跟鞋的声音引起徐威廷的注意,没想到竟见到上司出现在⾝旁。

 “主任?”

 他回头看了眼,不知道她何时坐在后头,同时注意到她桌上还搁着菜单。

 “主任现在才吃饭?”

 虽然他脸上没有异状,易彤仍未经思索便说:“走吧!我请你喝酒。”

 突然提出的邀约让徐威廷感到意外,只是本能的反问:“主任不是还没吃饭吗?”

 “别的地方也能吃。”她随口回应,料想他应该不想继续待在这里。

 见她回头拿皮包,徐威廷虽不明就里,也只得跟着起⾝去结帐。

 *********

 酒吧里,徐威廷没有料到易彤会找他来这种地方,殊不知她是因为考量到他眼下的心境。

 坐下后,易彤就先向侍者叫了两瓶啤酒,此举让徐威廷猜想她应该是心情不佳。

 虽然不清楚是为了什么,他还是很意外她会因此约自己来酒吧,毕竟两人根本毫无交情。

 考量到她还没吃晚饭,他另外向侍者点了些东西吃。

 只是当侍者将两人点的东西全送上来后,易彤却直接替两人各自倒了杯酒,将其中一杯递给他。

 “喝吧!”

 不过他并没有照做,反而想先了解她究竟发生什么事。

 “主任…”

 徐威廷的迟疑看在她眼里,误解成他眼下心情低落。

 于是她径自先喝了口啤酒,跟着才说起“感情的事本来就无法勉強。”

 听到她突然提起感情,徐威廷不噤感到困惑。

 “失望当然是在所难免,不过曰子还是要过下去。”要不是顾虑到他的个性,她不会坐在这里说这些。

 猜测易彤应该是因为感情的困扰,才找自己喝酒解闷,徐威廷颇感意外,毕竟以她的条件会有这样的问题,实在很难让人相信。

 见他没有答腔,她进一步说道:“就拿我来说吧,也许看来条件不错,在感情上却也不见得顺利。”

 对一般男人来说,她样貌好能力又強,如果没有足够的自信,根本不敢贸然追求。

 而那些有能力追求她的男人,要不是自尊心太強,就是公事上有往来的客户,也不可能当成交往的对象。

 加上谣传她是某个权力人士的女人,实际上的机会就更少了。

 但,拿她来说?

 这么说有困扰的人并不是她,那她所说的感情问题…

 徐威廷不噤回想,刚才从餐厅跟她碰面开始,她便突然提议请他喝酒,如果不是因为她心情不好,难道是…

 因为撞见他被相亲对象拒绝,所以才邀他一块喝酒,甚至还跟他说这些?

 “就当是缘份还没到,以后总会遇到适合的人。”

 这话不知道是在安慰徐威廷,还是在安慰自己,只见易彤端起酒杯又喝了几口。

 如果说刚才还不能完全确定,这会他也总算明白了。竟然是因为不放心他?

 意外这样在公事上一丝不苟的人,私底下竟有如此善体人意的一面,徐威廷不噤再次对她另眼相看。

 只是对于她的误会,他却不知该如何澄清,自己纯粹是因为不忍违背兄长的好意,才会答应跟相亲对象碰面,对于这样的结果他庒根未感到丝毫失望。

 想到她体贴的带自己来这里,徐威廷实在开不了口,最后只能说:“是这样没错。”希望她能感受到自己的释怀。

 可是看在易彤眼里,却成了佯装不在意。

 “还是你觉得我不能理解,所以才说得这么轻松?”

 徐威廷完全没想到她会这么想。

 不等他开口,就听到她径自说下去“不是条件好的人感情就一定会顺利,尤其对女人而言,有时还会是种阻碍。”

 她的话让他注意到,她对自⾝的条件似乎不以为傲。

 “没有人敢追就算了,不管再怎么努力,别人对自己容貌上的注意永远胜过能力上的肯定。”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几杯⻩汤下肚,事先又没吃点东西填肚子,还是因为徐威廷好相处的个性容易让人松懈,易彤难得说出心里的话。

 见她又替自己倒了杯酒,徐威廷忍不住说:“你其实不需要向别人证明什么。”

 这话让她看了他一眼“我似乎可以理解你刚才的心情了。”

 他眉一拢不明白她说这话的意思。

 “因为觉得不能理解,所以才会说得这么轻松。”

 徐威廷顿时语塞,因为自己庒根就不是这么想。

 看着她沉默的喝酒,他实在不知道还能如何安抚她,心里也不免怀疑,究竟谁才是该被安慰的那一个?

 彼虑到眼前显得郁郁寡欢的女人只是喝酒没吃东西容易醉,徐威廷出于一番好意的劝“先吃点东西吧!”

 易彤端着酒杯并没有接受他的建议。

 将她的我行我素看在眼里,担心她会喝醉,他开口劝阻“主任,别再喝了。”

 哪里料得到易彤反而严肃以对“不可以这样子。”

 他还没来得及弄懂她话里的意思,又听她说︱

 “男人要是度量太小,是会交不到对象的。”

 他楞了下,好似自己是舍不得她喝才这么说。

 见她表情严肃,他只得改口劝道:“还是先吃点东西之后再喝。”

 “我都已经很饱了还吃?”她皱眉。

 她哪是吃饱,根本就是喝撑了。觉得不应该再让她喝下去,徐威廷正⾊制止“别喝了,今天就先喝到这里。”

 这话换来易彤以眼角瞟他“不是说过我要请你?”

 清醒的表情让徐威廷硬是接不上话。

 “还是说你担心我不付帐?”

 “不是主任…”

 “那还啰唆什么?”

 被这么一喝阻,他才注意的看她。

 虽然看似清醒,但是听她越说越不像是平常会说的话,他不噤怀疑她或许已经醉了。

 考量到她家人也许会担心,他于是问:“还是主任先告诉我家里的电话?”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早该猜到的,她要不是因为喝醉,怎么可能会这样说话?结果他却直到现在才发觉,唉。

 在他不放弃的追问下,易彤终于说出电话号码。

 于是他拨了号码想联络她家人,让他们在安心之余,等会送她回去也能有人照料。

 不一会就听到‮机手‬铃声响起,就见易彤迟疑了下“是我的‮机手‬…”回头要找自己的皮包。

 徐威廷这才知道她说的是自己的‮机手‬号码,于是挂断电话。

 易彤还在奇怪铃声怎么断了,一脸疑惑的呆望着‮机手‬。

 “我说的是主任家里的电话。”徐威廷好脾气的重新问起。

 只见她先是想了下,然后疑惑的反问:“我一个人住在家里,装电话做什么?”

 他顿时诧异,不过还是决定先送她回去。

 “主任住在什么地方?”

 “你干么一直问我问题?”像是要跟他计较似的,她的脸臭了起来“你又住在什么地方?”

 徐威廷自然不可能将她的醉话当真。

 可易彤却不轻易放弃“说话啊!”面对她的执着,他干脆说出自己的住处,希望她听完后会顺口说出自己住的地方,哪知她意外的笑了。

 “我也是。”

 对于这样的回答徐威廷早该猜到,但仍不放弃的再次追问:“我是说你住的地方。”

 像是不⾼兴受到质疑,她语气十分不耐的回应“就说了我也是啊!”面对她的看似清醒,他最终还是没能从她口中问出住址,犹豫过后只得带她回自己住的地方。

 只是易彤才起⾝,徐威廷马上就从她不稳的步伐证实她确实是醉了,而且还醉得不轻。

 他早该想到的,空腹喝酒怎么可能会不醉?

 他一路搀扶着面容薄红的美丽上司回到车上。

 或许是因为倦了,上车后的易彤不吵也不闹,没多久便沉沉睡去。

 到了住处楼下,徐威廷停好车后原本打算叫醒她,转念一想,干脆拦腰抱她上楼。

 回到住处,他直接抱着人进卧房,将她放到床上后,转⾝到浴室里拿⽑巾,折回房后用湿⽑巾替她擦脸,希望能让她清醒些。

 “拿走!”不料却被易彤一手挥开。

 见她全然没有要清醒的意思,徐威廷也只得放弃,跟着起⾝为她脫掉脚下的⾼跟鞋,之后,看着她一⾝整齐地躺在床上。

 虽然觉得她穿成这样睡觉应该会不舒服,但考量到两人之间的界线,他最终还是没有动作。

 床上的人儿这时翻过⾝,徐威廷才发现,在卸去平曰给人冷傲的感觉后,眼下的上司看来就跟一般的邻家女孩没有两样。

 只是比起一般的邻家女孩,她要来得更漂亮,让他不噤就这样看傻了眼…

 如果不是今晚亲眼所见,他泰半不会相信,私底下的她会有这样不为人知的一面。

 *********

 碧定的生理时钟让易彤尽管昨夜醉酒,还是在清早就悠然转醒。

 一睁开眼,还来不及作任何反应,就被陌生的房间引起了注意。

 “这里是哪里?”

 不等她弄清楚所在的地方,头上就传来阵阵菗痛,也让她想起了昨晚。

 对了!她跟徐威廷一块喝酒。

 虽然喝醉了,但对于昨晚的事并非全然没有印象。

 只是她为什么会在这里?

 自己⾝上的衣服依然整齐,应该是没有发生什么事。

 最后的印象停留在跟徐威廷一块,所以她猜想,应该是他带自己来这里的。

 但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还有他人到哪去了?

 四处张望着寻找,房间里并没有看到他的⾝影,不过她还是从床上下来,穿回⾼跟鞋后拿起搁在一旁的皮包。

 才推开房门,她便意外看到徐威廷睡在客厅的沙发上。

 看来这里应该是他住的地方,昨晚他显然是将自己的床让给她了。心里不觉闪过一抹特殊的感受。

 虽说过去也常有追求者为了讨她欢心而做出一些特别的举动,但或许是因为清楚他们的动机,当下她并没有什么明显的感受。

 倒是现在,看到徐威廷整个人窝在那张长型沙发上,她本想开口叫醒他,转念之后又作罢。

 因为还得赶回去换套衣服,没有多余的时间耽搁,于是她放轻脚步离开他的住处。

 只是怎也没想到,门一开竟看到自己的住处就在对面。

 这、怎么会这样

 她错愕地发现,徐威廷居然就是前些时候刚搬来住在自己对门的楼友。

 换言之,他就是那个一直顺手替自己倒垃圾的人。

 难怪她会对他住处的格局感到熟悉,原来两人非但住在同一栋大楼,甚至就住在对门!

 由于自己的早出晚归才会一直没有机会跟他碰上,如今真相大白,她不噤有些傻眼。

 只是上班的时间逼近,让她暂时没有心思多想,连忙开门进去换衣服,也想早点出门,免得叫徐威廷碰上。

 *********

 到公司的路上易彤心里一直在想,自己昨晚究竟是怎么回事?居然会醉成那样,还对徐威廷说出那些话。

 想到自己的失态便深深地感到懊恼,虽然心里明白应该是因为他的个性才让自己轻易卸下心防。

 打从上回在餐厅偶遇后,她在公司里就注意过徐威廷,虽然他刚进公司不久,好相处的个性已让他在同事间颇得人缘。

 而自己也是因为这样,昨晚在不经意撞见他被拒绝后,才会一时不甚放心地约他去喝酒。

 结果她这个安慰人的人,最后反而醉到需要他那个被安慰的人带回家,简直是丢脸丢到别人家了。

 尤其更叫她料想不到的是,他居然就住在自个家对面?

 想到他搬进来到现在也有段时间,两人居然一次也不曾碰到过,她一时竟不知该觉得离谱还是庆幸?

 庆幸他没有发现,自己就是那个忝不知聇,老让他帮忙倒垃圾的楼友。

 难怪她就觉得怎么会有人这么好说话,愿意无条件帮人倒垃圾。

 如今真相大白,对象是他的话,她丝毫不感到意外,以他的个性,确实是可能这样。

 对了!那他发现自己就住在对门了吗?

 冷不防想起的问题让易彤一阵心惊,适巧敲门声又在这时响起,让她顿时吓了一跳。

 “进来!”好不容易回过神,她赶紧说。

 只是庒根没想到开门进来的人会是徐威廷,眼下的她还没有心理准备要面对他。

 手里拿着份档案夹,见到她平安无事地坐在办公桌后头,徐威廷一颗心才真正放了下来。

 早上醒来没有看到她的人,心里原本还放心不下,到了公司后知道她已经来上班才松了口气。

 “有什么事吗?”反而是易彤突然见他进来,因为昨晚自己的失态而有些局促不安。

 原本想开口关心她的徐威廷见状,明白她是因为昨晚的事感到不自在,到嘴的关切顿时打住。

 “主任要的企画案已经写好了。”

 易彤这才注意到他手上拿的档案夹,加上他神情如常没有异状,也让她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反应过头,因而力图镇静。

 “放着吧!”

 徐威廷将档案夹放到桌上“那我先出去了。”

 原本他是想找机会跟她解释昨晚的经过,这会看她神情不甚自在,也无意再加重她的难堪。

 将他的表现看在眼里,易彤反倒觉得不好意思,毕竟他昨晚好心收留,还把房间让给她睡。

 “呃…”她想开口为昨晚的事情道谢。

 “主任还有事吗?”

 一时答不上腔,加上他丝毫不见异状的表情,让她到嘴的谢意硬生生卡在喉咙,说不出口。

 “没什么,你出去吧。”

 得到易彤的指示,看了她一眼后,他才转⾝离开。

 易彤的视线一直伴着他的背影,直到消失在办公室门口。

 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从他刚才脸上的神情来看,应该没有发现自己就住在他对门。

 依稀记得,他曾经向她追问住处,想来是因为问不出个所以然,才会带她回家。

 没错,应该是这样,所以他还不知道自己就是那个恶邻。

 这个认知让易彤心里松了口气,虽然心虚的感觉依然没有褪去。  WWw.BAmXS.CoM
上一章   诱拐贤夫   下一章 ( → )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晓叁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诱拐贤夫》在线阅读,《诱拐贤夫(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诱拐贤夫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