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子别争宠》第六章及《皇子别争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女人如烟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全本小说 热门小说
八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皇子别争宠  作者:湛露 书号:15377  时间:2017/5/16  字数:8550 
上一章   第六章    下一章 ( → )
 红袖招的慧娘每天做生意都要做到三更半夜才能口气,对于这些花钱买乐的爷们,她是表面捧,心中骂。

 好不容易忙到了半夜,客人们休息的休息,回家的回家,她着脸低声地嘀咕着“腮帮子都笑酸了,这些爷们居然还是这么吝啬!还是三皇子大方,可惜这几天也不知道为什么不来了?”

 “宫里出了大事,所以三皇子才一直没来。慧娘你都不知道吗?”红梅凑过来说道。

 “出了大事?出什么大事了?”她也马上凑得更近一点,好奇地问。

 “昨天我那个相好的从宫里来找我,说是有位公主丢了。”红梅的相好是宫里的一位侍卫长,她说的消息必然是千真万确的。

 但是,公主丢了?这怎么可能?

 “该不会是和什么情郎私奔了吧?”慧娘捂着嘴低笑。

 “应该不会,因为失踪的是…”红梅将嘴完全贴到她的耳子旁“挽花公主。”

 “挽花公主?”慧娘颇为吃惊。“天哪,那万岁该急死了吧?”

 “是啊,据说皇上非常震怒又非常担心,所以命令京城内外,无论是卫罩或是大内侍卫,都务必要全城搜索。你看这些天,客人不是都比以前少了一些吗?就是因为那些当官的老爷们,不敢趁机溜出来寻作乐,怕被皇上知道了,迁怒于他们。”

 “那又关三皇子什么事?”

 红梅叹了声“三皇子和挽花公主向来有仇,据说公主失踪前,他们曾经在皇上面前有过一次大争执,而六年前三皇子就曾经将挽花公主推到荷花池里,这一次大家就忙是…反正连荷花池庭几乎都快被翻了一遍。”

 “天哪!”慧娘用手捂着嘴“他们以为是三皇子杀了挽花公主?可我看三皇子不是那样的人。”

 “反正三皇子在边关杀敌无数,心狠手辣的事情我相信他做得出,所以万岁才将他关在宫内,据说还要会同刑部对他拷问,但是三皇子发了狂,拿项上人头担保说自己没有做过,还主动要求去找人,到底最后万岁怎样决定,就不清楚了。”

 “宫里的事情真够的。”慧娘摇摇头。

 这时守门的门房跑进来,笑着轻声说:“慧娘,有人要见你。”

 “有人?什么人?客人?”她用手绢打了一下门房的头“臭小子,干么神神秘秘的,难道是天王老子不成?”

 外面飘着小雨,一个单薄的身子抱着一卷东西站在门房前的房檐下,瑟瑟发抖。

 “洛公子?”藉着房檐上的灯笼,慧娘看清了那个人的脸,惊喜不已地伸手去拉“这么晚,你怎么过来了?”看她全身透,她急忙将人往屋里拉“走走,进去换件衣服。”

 随便进了一间房,她一边翻动着屋角的衣箱一边说明。

 “这是我的房间,你可以放心,不会有那些臭男人进来。”

 “慧娘,谢谢你。”烛光摇曳下,落夕的小脸泛着淡淡的青黄,她从怀中拿出一个油布包“我今天来是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什么事?”

 “这里是我的一些簪环首饰,但不便拿到当铺去当,想在你这里换些银子。”

 “不是偷来的吧?”慧娘笑着随手捡起一件,眼神马上变了。“天啊,这么上好的翡翠簪子,我从来都没有见过。天啊!还有这个红玉戒指,几乎可以买下我的整个红袖招了!洛公子,这、这真的是你的?”

 “是。所以你可以想像,如果我把它们拿到外面的当铺去,只怕会惹来很大的麻烦。”

 慧娘狐疑地看着她“你是离家出逃的吧?”

 “是。”她毫不讳言。

 “那你把这些东西给我…岂不是也在给我惹麻烦?”慧娘犹豫着,又甩头一笑道:“罢了,这些年你也给我楼里的姑娘做了不少好东西,单是你带来的那些绣口品,送到外面去卖,哪一件不是卖个百金千金?你却是十几两银子就卖给她们,可见你是真心疼惜大家,那我又岂能不疼惜你呢?东西留下,算是我替你保管,银子就当是我借你的,你要多少?五百两够不够?”

 “应该够了吧。”落夕展颜一笑“慧娘,谢谢你,我就知道来找你不会找错人。”

 “可是,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她难隐好奇之心。“难道你父母要将你嫁给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

 “不是。”她垂下眼睫。

 “唉,你可千万别对我做这种表情。”慧娘抬起她的下巴“我一看你这种表情,就知道一定是藏了天大的秘密在心里,偏偏我这种人就是喜欢听别人的秘密,不听到会连觉都睡不着的。”

 落夕无奈一笑。“是为了逃开一个人。”

 慧娘一喜。“你的情郎?”

 “不是。”

 “又不是?”她皱眉“不是情郎,那你为什么要逃?”

 “因为…他是我的一个仇人,不,我是他的仇人,他恨我。”

 “他恨你?男女之间的恨与爱向来是分不开、说不清的。”慧娘一副过来人的口吻“你那个仇家厉害不厉害?万一他找到这里来,不会一气之下拆了我的红袖招吧?”

 落夕忍不住笑出了声“搞不好呢,他的脾气的确很差。”

 也许因为并非真正的皇家血统,所以她天生就对平民百姓有特别的亲近戚,自从六年前大病初愈,她独自出宫散心,无意中听说了红袖招,并看到这里的灯红酒绿之后,便没来由的对那里的姐妹生出一份同情之心。

 她与她们身份地位悬殊,吃穿用度悬殊,却总觉得与这些女孩子有着许多千丝万缕的相似之处,最重要的一点是,她们的命运都不由自己做主。

 所以,她假扮成小爆女,藉着暮色或晨曦,买通守门的一个队长,悄悄溜出宫门,走近红袖招的女孩子们,尽自己所能想给与帮助,而她别无所长,唯有一双手可以绣出让那些女孩子们绽开笑颜的东西,如今她走投无路,第一个想到可以投奔的,居然也是这里。

 她能想到宫里为了她的突然失踪会有怎样天翻地覆的一番动,但是除了逃,她别无选择。

 六年前,她掉入湖中,司空曜领了那个莫名其妙的罪被迫离开京城,她没有想过逃,但是六年后,他在她面前,亲口叫出她的名字,她却慌乱得不知所措。

 她从不懂他,就像他也肯定从不懂她一样。

 自小,他就是那样明明白白地对所有人表他厌恶她的情绪,而她总是默默承受,并以旁人都不知道的心情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

 其实她与所有的兄弟姐妹一样,心崇拜着这位过于飞扬跋扈的三皇子,喜欢看到他骑在马背上时桀骜不驯的笑容,喜欢听到他肆无忌惮地狂放笑声,甚至是他故意的冷言冷语,有时候也让她觉得像是小孩子发脾气那样可笑又可爱。

 当年她为他绣护甲,并不是因为父皇的命令,而是她心甘情愿要为他亲手做一套让他喜欢的东西。

 她以为,只要她做了一件让他喜欢的东西,他们之间的关系便不会继续剑拔弩张,但是,为什么事情最终竟会完全离她的想像?

 她坠入湖中虽然与他有关,却不是他亲手推落,他为什么要担下那个奇怪的罪名?但他甘愿领罪远走,她也就三缄其口,从没有说出过事实的真相。

 人前,她延续着他们的恩怨,人后,她期待着每年他回来的日子。

 这就像一个永远要被隐藏的秘密,她没有想过,有朝一被迫面对秘密被揭穿的时刻会怎样,所以,当他唤出她名字时,她才决定…逃离。

 他们的身份是兄妹,即使没有血缘之亲,但无论是父皇群臣,还是兄弟姐妹,天下人的悠悠众口都不可能容得下他们的逆伦之情。

 而司空曜向来是任做事的,但她下能,如果任由他将一切揭破,到最后他的前程似锦都会变成恶名昭彰,平静的生活会因为她的妥协而变成狂涛巨

 所以,逃,只有逃跑,但是要逃到哪里去呢?天下之大,应该会有她可去的地方吧?

 带着从慧娘那里得到的钱财,她重新购买了一身行头,不再是青衣长衫,这身衣服显得更破旧一些,脸上的妆容也不再是清清秀秀、干干净净,而是抹了点灰尘,将头发抓了一些,看起来和街上蹦蹦跳跳的小伙子们没什么区别。

 将包裹随意扛在肩上,她低着头,行匆匆地走在大街上,往来的兵卒中虽然有一些是来寻找她的密探,但是谁也没有留意这个外表太过普通,又有些脏兮兮的男孩子。

 “小伙子,来来,帮忙推推车!”有位正在赶车的大爷对着她大声招呼。她迟疑了一下,跑上前,发现车子陷在一条泥沟中,她将包裹向后背了背,双手使劲推在车的后面,但是推了半天,车子都没有动的痕迹。

 “这小伙子家里是不是不给饭吃的?这么瘦弱又没力气。”大爷叹着气,吆喝着使劲赶车。

 终于,马车好不容易从泥沟里爬了出来。

 大爷跳下车,笑着递给她一个馒头“快吃个馒头垫垫肚子,小伙子要去哪里啊?”

 “我…”她将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接过馒头咬了两口“我也不知道要去哪儿。”

 “那就跟着我干吧,我要去龙城送货,路上正缺个帮手,你会算帐写字吗?”

 “会,可是龙城…”她猛然想到那里是司空曜的管辖之地,现在她正要逃开他,又怎么能去到他的势力范围?

 “龙城那里可没有你想得那么糟糕。”大爷自顾自地说着“以前的龙城是寸草不生的荒地,不过自从三皇子去了之后,已经开垦出不少良田,日子越来越好,我几个儿子都在那边做买卖,生意不错。不过最近三皇子又被皇上关了起来,希望皇上不会再把他罚到更荒凉的地方去了。”

 “三皇子被关?”她这些天到处躲避,一点也不知道宫里的消息,一听这话,心都了。“为什么关他?”

 “你不知道吗?”大爷低声说:“宫里丢了一位公主,就是那位挽花公主,她和三皇子向来关系不好,大家都说她可能已经被三皇子害死,所以皇上一怒之下就把三皇子关起来了。”

 “不!”她低呼一声,有种恨不得马上回宫说出真相的冲动。六年前他无端背下黑锅被放逐,六年后她怎么又会给他带来这样的罪名?

 “听说太子力保三皇子清白,皇上也没有什么真正的证据,所以三皇子应该不会太受罪。”大爷摸着胡须笑道:“我有一个儿子负责御膳房的采办,这些消息不会错的。上车吧!”

 落夕还在犹豫,忽然看见旁边有一顶轿子经过,轿帘掀起,坐在里面的居然是叶啸云,她慌得急忙跳上车,就听大爷笑说:“这就对了!”然后一扬马鞭,叫了声“驾”马车就慢悠悠地向前行进。

 叶啸云以为自己看错了。刚才有个爬上破马车的小伙子,背影为什么看起来有些像落夕公主?他曾经见过她女扮男装,对她的身影还有印象,但是听说现在宫里宫外翻天覆地的在找她,她会把自己打扮得脏兮兮的逃跑吗?

 自从那被司空曜拧断了胳膊之后,他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从他的话里,他已经闻到了很不寻常的味道,这两个人,外面传闻是对头死敌,难道其实在私底下,他俨藏着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

 尤其司空曜那张扬而霸道的宣告,不像是对仇人做出的定论,但他们是兄妹身份,还能有什么越轨之举?

 叶啸云越想越觉得事情实在有趣,跺了跺脚,让人停下轿子,然后对跟随的小厮代“悄悄跟上过去的那辆马车,不要惊动,想办法查清车上那个小伙子和老头是什么关系。”

 挽花公主,如果真的是她,他就要立下大功一件了,但是这断臂之仇,该如何报呢?

 ************

 爆里的司空曜要发疯了,上百名的卫军将他关在一个小跨院里,使他寸步难行,他本想干脆杀出去,但是太子托人带话给他,要他必须死等,以免再招惹更大的祸端。

 他想不明白,落夕为什么会突然失踪?是宫外有人来害她吗?因为都传说她是国家的祥瑞,所以邻国己心惮,派人暗杀?

 还是宫内有人对她怀恨,一直隐忍不发,现在故意害她,并嫁祸到他身上?

 他越想越觉得恐惧,即使在战场上面对千罩万马,他也不曾有过这样的心悸狂躁。

 终于,他再也坐不住了,直冲到门口。

 侍卫长拦在那里,低声下气的恳求“三皇子,请别让属下为难。”

 “让开!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他被宣召入宫时没有带任何兵器,此时的他赤手空拳,却如熊熊燃烧的烈火一样让人不敢近身。

 侍卫长只好陪笑“三皇子,万岁说了,如果您跑了,就要属下全家人的性命抵偿,三皇子大仁大义,不会这样害属下吧?”

 司空曜怒得几乎瞪裂了双目,恰好此时太子终于来了,一见到这种情况,司空政沉声道:“老三,不要发疯,先进去,我有话问你。”

 “有什么可问的?”他大声吼“我又没有杀人!放我出去,我一定把她找出来!”

 “你知道她去了哪里吗?你要怎样找?”司空政一抖他的肩膀“有一个守西宫门的队长密报说,前几天晚上,宫门要关闭的时候,有个宫女打扮的女孩曾经拿着落夕寝宫中的牌,说是奉她之命出宫,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落夕自己。这或许说明她并非被人绑架,而是自己离开,如今大内侍卫和全城的官兵都出动了,搜索了两天两夜都没有她的半点消息,你去了又能做什么?”

 “我与他们不一样!”司空曜哑声吼道:“大哥,你不信我吗?”

 司空政静静地凝视他“我信你的本事,但是…这件事也让我开始怀疑你的心。”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凝眉质问。

 轻轻推了他一把,将他推到距离人群更远的角落,司空政才在弟弟的耳边轻声问:“你与落夕之间,是不是有着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司空曜的肩膀一抖,声音有些小了“我不懂你的意思。”

 “或许你并不真正懂得自己的心,但是肯定懂我的意思。六年前,你为什么一口咬定是你推她入湖的?以我对你的了解,知道你根本做不出这种事。你对落夕本来也没有恨到那个地步,但是父皇赶你出城你都毫无怨言,那时候的你,在逃避什么?”他的目光炯炯有神“老三,永远记住一句话,旁观者清。”

 司空曜狂躁的表情如暴雨骤然变晴,慢慢收敛。

 司空政却又忽然转移了话题“我已经向父皇再三做了保证,保你无罪,父皇也同意放你离开。”

 “好!”他喜形于,几乎要马上冲出去,但太子又拦了他一下。

 “有句话我还要告诉你,你我都未必真正了解落夕,但我认为她是个外柔内刚的女孩子,一旦她认定了什么事,就是八匹马也拉不回来,她的逃走,是否和你得太紧、之过急有关?”

 司空曜抬起下颔,一点也没有愧。“可惜我不是马,向来我想抓到的东西没有抓不到的!”

 “她是人,不是什么东西。”司空政一字一顿“你若是真想抓到她整个人,就必须要想明白这一点,否则,你抓住的只有怨恨和逃离。”

 司空曜似是一震,然后低下头急急冲出宫门,再没有回过头了。

 爆门口,和他一起回京的随行护军头领也在那里焦急地等了两天,意外看到他平安出来,大喜过望,了上来“三皇子,您平安无事了…”

 “把马借我。”他一把夺过属下的马缰,他的追风在他被锢时,也已被皇宫的马苑关了起来“把我的追风带出来,然后到红袖招门前找我!”

 “红袖招?”那位护军头领傻傻地听着他的命令,目送他策马狂奔而去。

 三皇子是被关糊涂了,还是彻底自暴自弃,怎么刚从皇宫出来就直奔青楼?

 ************

 红袖招!

 这是司空曜第一个想到可能会找到落夕的地方。她在宫中久居,外面没有什么朋友,上次看她在红袖招出现,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原因,却显然和那里的老板娘情不浅,若这一次是她故意主动离宫,那她可以投奔的人中必定有红袖招的慧娘!

 他的马刚刚停在红袖招门口,慧娘就得到消息跑了出来。

 “三皇子,您没事了?”

 “消息传得还真快。”他哼了一声,但是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打转“她来过吗?”

 “谁?”慧娘被问得一愣。

 “那个…”他忽然不知道该怎样形容落夕。“就是那个上次在你这里,抱着个箱子,穿青色衣服,做男人打扮的丫头。”

 慧娘眼波闪烁“她啊…三皇子怎么会认识她?”

 “我问你,她来过没有?”急切之下,居然一把扯起慧娘的衣襟,眼睛视到了寸厘之前。

 慧娘咬咬,仍是不松口“您要先告诉我,她和您是什么关系,我才好说实话,就是供,也该有个来龙去脉,前因后果吧?”

 “别和我耍嘴皮子!”司空曜咬牙切齿“我现在没心思也没工夫陪你‮情调‬!你可知道如果你窝藏了她,就是死路一条!不仅我会拆了你的红袖招,还会把你卖到军营去做一辈子苦力!”

 他声俱厉的严肃样子真的吓到了慧娘“那丫头该不是逃犯吧?”

 他再冷笑一声“差不多算是吧。”

 “天哪,这可真是坑死人了!”慧娘双手一举,匆匆忙忙跑回楼上,抱下那堆落夕带给她保管的东西“这是那丫头送来给我赎当的,我没有买,只是说好暂时替她保留,借了她点银子,她就走了。”

 “她去哪里了?”司空曜的声音微微发颤,那些首饰中有一些的确曾经配戴在落夕的身上。

 “不知道…三皇子,您千万要相信我这句话,我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在您面前撒谎。”慧娘哀恳道“她只是拿了银子就走了。”

 “你借了她多少?”

 “五、五百两。”

 司空曜深蹙英眉“你还真是大方。”

 慧娘诚惶诚恐的解释“我知道这些珠宝的价值远不只五百两,可我一时也拿不出太多的银子,毕竟这里不是银铺当铺…”

 “行了!”他大喝一声,止住她后面的话。五百两,这个数字真是不小了,寻常人家如果吃穿勤俭,五百两都可以过上好几年日子,落夕向来又是个能忍的人,吃穿也不讲究,如果她安心用这笔钱将自己隐藏起来,要找到她实在如大海捞针一般艰难。

 “记住!”他临走前再次嘱咐“如果她回来找你,务必将她先安抚住,然后暗中派人去通知西城门的守将王将军,那是我的人。”

 “是、是。”目送他离开,手掌抚在口大口大口地了几口气,慧娘喃喃自语地皱起眉。“这就是那丫头说的仇人吗?她怎么会无端惹上这个魔王?”

 不过,以她阅尽男女爱的眼睛来看这一对,可不像是一般的仇人那么的简单啊。

 找到了线索,又半途中断,司空曜的心头没有一点喜悦,反而是更多的慌乱和担忧。

 那丫头独身一人,携带钜款在外面逃跑,她自小就在宫中过惯了锦衣玉食的日子,更不知人间疾苦和人心险恶,上次还上了叶啸云的当,险些失身,天知道她在外面还会有怎样难以预知的遭遇!

 策马直奔西城门,守军认得他,正笑着要和他打招呼,却被他一鞭子挥过去“你们王将军在哪里?”

 “在军备府。”守军吓了一跳“三王子有事找我们将军?小人马上去叫。”

 “不用,拿笔墨纸砚来!”他跳下马,迳自走进城门旁边的驻军小院。

 人人都知道三皇子武艺超群,却不知道他也擅画。在铺开的白纸上,他未加思索的提笔就画,不过盏茶工夫就画出了一幅维妙维肖的女子肖像。

 旁边端着砚台的守罩问:“三皇子,这姑娘是谁啊?”

 “你不必知道。”他严峻地代“照着我的画,找画师多画几十张,然后拿到各个城门,还有所有京城内的官衙中去,告诉他们,一定要把画上的这个女人给我找出来!即使是长得像她的年轻男子也不要放过!”

 守军不解“这是逃犯吗?皇子要找人也不必这么大张旗鼓,只要和九门提督说一声,或是报知刑部,或是卫罩,他们…”

 “无论是谁,能派的人手全都给我派出来!”司空曜说:“找到她,我有重赏!”

 “是!”守军马上眉开眼笑。“最近似乎到处都在找人,前几卫军他们还神秘兮兮地跑来,也要我们留意什么姑娘。”

 “如果找到了他们要找的人,不要送过去,直接告诉我。”他寒霜般的声音和面孔让那名守军赫然怔住。

 但司空曜还是慢了一步,因为就在他到红袖招找人时,落夕已经和那名老汉出了京城的城门,朝着龙城方向前进了。  WwW.BaMxS.cOm
上一章   皇子别争宠   下一章 ( → )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湛露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皇子别争宠》在线阅读,《皇子别争宠(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皇子别争宠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