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子别争宠》第八章及《皇子别争宠》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女人如烟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全本小说 热门小说
八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皇子别争宠  作者:湛露 书号:15377  时间:2017/5/16  字数:8594 
上一章   第八章    下一章 ( → )
 “你为什么总爱绣男人的白手巾?”司空曜在落夕换下的随身衣物中又发现了一条白帕。上一次他无意中看到刺着字的那一条早已被他拿走,那这一条又从何而来?

 她举起帕子,那里同样刻着一行字…无人会得凭栏意。

 “这样的巾帕我前后绣了七条。”她有些离地看着手帕上的字。

 “七条?”这个数字触及了他感的神经,有点兴奋“一年一条。”

 她轻点头“其他人要我绣的东西我都会绣得很快,唯独这帕子,从年头到年尾,你走的那起我开始穿针,你回来的那一我才锁完最后一线。”

 “那…当年我过生日时,你随身携带的那一条是为我绣的?”他忽然挖出了久远的记隐。

 “其实是我为自己而绣。虽然也曾经动过送你一条的念头,但是怕你会将它踩在脚下。”

 苦笑,唯有苦笑。如果当初她不是因为那份矜持,没有当众拿出那份贺礼,而是想私下赠予,应当不会有后面那么大的一场风波才对。

 “为什么不说?”他恼火地蹙眉。

 “你给过我开口说话的机会吗?”她斜睨着他。

 司空曜哑口无言,他当然记得自己当时是怎样火冒三丈又盛气凌人地将那方白帕丢到池子里,连累她在追赶时失足掉人池中。

 但是,又怎能怪他?十七岁的少年,与十二岁的她同样是情窦初开,他一直都被人捧于掌心之中,不.懂得爱人,更不懂被爱,只是一味的憎恨,努力地憎恨,浑然不觉憎恨的背后竟然是强烈的喜欢,刻骨铭心的爱。

 “从今以后,我会给你时间,让你说尽想说的一切。”他用力挥下手,异常慷落夕忍不住笑了。“可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那就什么也不用说了,跟我走!”他扯过她,直往外走。

 “去哪里啊?”要跟上他虎虎生风的步伐还真是不容易。

 “去逛逛我的龙城,今天可是一年一度的万灯会,不看可惜了。”每次提到龙城,他都掩饰不住语气中的自豪和骄傲。

 龙城已到夜深时,但万家灯火辉煌,每条街道都穿梭着手提灯笼,身段婀娜的女孩子说笑着、拥挤着,从街道的这一条走到那一条去。

 落夕的眼睛几乎都看花了。“万灯会?我怎么从未听过这样的节日?”

 “你没听说过的事情可多了。”他撇撇嘴“这是龙城人才会过的节日,你这个宫门不出、花园门都不迈的公主殿下怎么会知道?”

 “这节日有何意义吗?”看着眼前那些从身边晃过的美丽灯笼,她心中万分羡,恨不得手中也马上执上一盏。

 看透她心思的司空曜,从旁边一个游街小贩手中买下一盏八角宫灯,到她手上“这样就开心了吧?”

 虽然是打赏下人的口吻,但是在落夕眼中,这却是他难得的体贴温柔之举,她情不自地展颜一笑。“多谢皇子赏赐。”

 他顿时惑于她的眼波,仿彿醉了一般忘记回应,然后两人再没有说话,他握紧她的手,默默前行。

 龙城的街道多而长,置身其中,周围被灯海人影围绕,仿彿如坠梦中,让他们暂时可以忘记所有与他们相关的尘事。

 直到走到小街的尽头,这里骤然清幽下来。

 落夕沉默许久,忍不住出口问:“要走回去吗?”

 此时周围除了他们,似乎再也没有了别人,他捧趣她的脸颊,轻轻吻在她的额头,这一吻不同于之前的狂狷燥热,温凉中自有一种撼动人心的力量。

 她呆呆地睁着眼睛感受这一吻,直到他的眼再度出现在她的眼前。

 “不要摆出这种表情盯着我看。”他咬咬,还是很恼火的样子,却让落夕觉得很可爱。“见鬼。”他嘟囔了一句,忽然回复了本,藉着夜的隐藏,再度侵略她的瓣。

 她越来越沉于这种亲匿的身体接触了。即使周遭还能听到人声鼎沸,附近有灯影晃动,她却失去了矜持,忘记该推开他,暂时逃到一个更安全的地方。

 他们有未来吗?这是她提出的问题,但他坚决地子以肯定的答案,或许她这一生最缺乏的就是如他这样的勇敢,否则他们不会走到今天这步田地。

 “曜,”她悄悄张开双臂抱住他的“不要再离开我了。”

 每年一度的漫长等待让她渐渐失去了信心,也干了身体里所有的快乐,不要再离开她,因为不想再离开他,不肯再离开他!

 他的掠过她的发梢耳际,滑到她的边,再度封缄。

 这一夜,他们犯下了今生最大的“罪过”

 落夕以自己全部的勇气,赌下这一夜沉沦在他怀中的权力。

 曾经在人前放形骸的司空曜,面对着茉莉花般柔软娇的心上人,并没有急于采撷,而是谨慎而神圣地为她褪去每一件衣物,包括她的丝履。

 火盆就在他们的榻边,灼热的烈焰侵袭下,他们的身体迅速变红,泌出了汗珠,滚烫胜火。

 爱对方已经这么多年,从最初的懵懂无知,到后来的爱恨加,以至于真相揭开后难以压制的水之情,都在这一夜完全爆发。

 落夕不再在乎这一夜之后她会被万人唾骂,不容于世,还是可以与这男人一起携手走完人生,只希望在这一刻,她完完整整是他的女人,而他也完完整整地属于地。所以当他侵入她身体的一刻,伴随着疼痛而来的还有一丝难言的喜悦。

 “疼的话就咬我的肩膀。”他居然提出了一个看似奇特的建议。

 她睁开眼,眸中水雾氤氲,嘴角依然挂着他最想看到的笑容。

 “我不会伤害你的。”她坚定地说。即使曾经被他伤过无数次,她都不曾想伤害他作为报复,以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更不会。

 司空曜顿时被她的话所震撼住,全身的动作放缓,变得更加温柔细腻。他也在赌,赌自己这些年来身为男人而获得的那些经验,只为了博得自己最爱的女人这一夜的愉。

 爱第外,灯影依然辉煌明亮,喧闹的人声持续到了天明。

 爱中,属于司空曜和落夕的世界在火盆的映照下灿烂炽热,在云端的巅峰中飞翔了许久之后,相拥着的他们也从暗夜走出,接到了天明。

 ************

 “知道那位被三皇子带回来的姑娘是什么来头吗?”

 最近司空曜府中的奴婢侍从们都在悄悄议论着这个话题。

 “应该不是青楼里的姑娘,看她一身书卷气,像是好出身。”

 “如果是好出身,为什么身边连个伺候的丫环都没有,就这么孤身一人跟着皇子来到这边龙城?”

 “也许是皇子的未婚?”

 “以前从没有听皇子提起过啊,可是看皇子与她的神情,像是极为亲爱,可不是一般关系。”

 猜测总归是猜测,没有人敢去主子面前问答案。

 司空曜只是与落夕过着两人世界,即使回到龙城乡,也没有急着去处理堆积的公事,直到落夕按捺不住先去催促他。

 “你离开龙城一个月了,难道就没有一点公务要办吗?”虽然这么问,其实她已经看到他案头上摆放着不少信函。

 “无非都是些闲杂事情,如果着急,那些人早就胞到府上来吵嚷了。”司空曜再熟悉手下人的性格不过,知道这些都是请安问候的信函,并无人事。

 落夕的眼睛落到其中一封信上“这封信是从京城来的。”

 他随手出,眯了眯眼“原来是他,我几乎都忘了。”

 信封上的落款是苗慈,这是苗颂茹父亲的名字,也是他名义上未来的老丈人。

 落夕的目光一沉,苗慈信函的出现,意味着苗颂茹的事情依然没有解决。她忘不了对方在争取婚事时的坚决,现在京城中为了她失踪的事情一定风波不止,苗大人的这封信又在兆示着什么?

 挑起眼眉,司空曜看出她的心思,将信丢给她“喏,你看吧。”

 “算了。”她身想走,马上被他从后面抓住。

 “落夕,你不能逃开了事,无论苗慈的信里说什么,我都无所谓,而你又何必背上这个包袱?”

 “但苗大人的背后是苗颂茹,以及父皇。”她谨慎地提醒。

 “那你应该还记得,父皇早已当面和我发火,说我配不上苗家的姑娘,我也拒婚了。”

 “但颂茹不是这么想的。”她转身,凝望着他的眼“她心中有你,数年不改痴心,就如同我一样。”

 他古怪地笑笑“那我是不是该坐享齐人之福,把她也娶进门,然后你们效仿娥皇女英,终陪在我左右?”

 “呸。”落夕啐了他一口。

 司空曜的已经烙在她的脖颈上,一路向下“怎样?我也这样抱着她,你受得了吗?”

 “别闹,放手。”她压抑着低声喊,即使曾经比这样更亲匿过,口内却狂跳不止。

 他的手从后面绕到前面,手中就是苗慈的那封信,随手就将信封撕开,当着她的面将信纸拽出,展开在两人眼前。

 苗慈的信写得洋洋洒洒,老长一篇,看得司空曜又不一哼“不愧是文渊阁的学士,真是能写。”

 落夕最关注信中的内容,还好信里没有说什么太多实质的东西,只是苗慈认为自己管教女儿不力,导致女儿在皇上及三皇子面前大放厥词,让他深戚不安,再三赔礼道歉。

 看完信,司空曜笑道:“我就猜这个老学究说不出什么子丑寅卯来,你还担心什么?”

 “你不觉得这样的信背后更有内容吗?”落夕深思着说:“你已经当面拒婚,而苗颂茹又拒绝了你的拒婚,当时已是僵局,他身为父亲,总该有个明确的态度,但是却什么都没说。”

 “嗯,其实他也是个老狐狸。”他说得一针见血“他当然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嫁给我,但是又不敢强求,所以只是一味说些不痛不的道歉话就想唬我。”

 “乐城那边,父皇…”她顿了顿“我该写信去报个平安。”

 “说你在我这里,一切安好?”他一嗤“你猜父皇是会大发雷霆地派大军接你回去,还是气得丢下你一人在这里,以后都不管不问?”

 “我…猜不出。”她缓缓摇头。“无论如何,都该是我承受的命运。你说过我不能逃避,而我现在留在龙城就是逃避。”

 “错了,我让你留在龙城,不是为了让你逃开京城的纷扰。”他托着她的脸颊深深的对视,背后是少有的严峻“我要让你看清楚我们彼此的心。这么多年的憎恨之后,我们是不是真的认定了对方?无论遭遇多大的阻挡,都不改心意?”

 “一直在憎恨的人是你,不是我。”她指正这个错误。

 司空曜挑起眉尾“你在气我吗?你敢说当年一点都戚觉不到我对你的与众不同?”

 “戚觉得到,你总是冷语奚落我。”她笑。

 “除了你,还有谁曾经让我这样奚落?”

 “这么说,我该感谢三皇子对我的格外偏爱了?”她好笑地看着他“包括伤叶啸云,抢走牧平小王爷的马鞭?”

 “任何可能企图亲近你的男人,我都不会放过。”他啃咬着她的耳垂“而且你的确该感谢我,否则你早就成为叶啸云那种狼心贼子的掌中物,也有可能会被糊涂的父皇赐婚给那个牧平小儿。”

 “人家牧平没比你小几岁,你像他一样大的时候已经在边关开始创建功业,为什么就瞧不起现在这个年纪的他?”

 司空曜一听,眉毛倒竖“你看上他了?”

 “若看上他,我就会求父皇赐婚了。”她笑着叹气。

 他哼声“即使你真的开口求,我也不会让你们快快活活地入房。”

 落夕怔怔地看着他飞扬的眉梢眼角“曜,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朝一,我真的开始恨你,就像外人认定的那样,与你彼此憎恨,你又会怎样?”

 “我知道你不会。”他狂妄地攫住她的“我喜欢上的人,不可能不喜欢我的。”

 “无理。”她轻,似笑似叹。他真的就如她一直认定的那样,在过于专横成的外表下,其实是一颗大男孩般任孤单的心,所以她选择默默地喜欢他,把他当作一个永远向往的信仰,不肯走近,也不敢靠近。

 “不会有任何人、任何事阻碍我们的。”他承诺着。

 “这…只是你美好的想法。”她比他总要悲观现实。

 就像是在印证她的话似的,府中的奴婢在门外敲着房门“三皇子,有客人到访。”

 “客人?谁会跟到这里来?”司空曜下悦地放开情人,走到门口。

 房门刚一拉开,面便扑上一个人一把抱住他,笑道:“哈哈,三哥,从京城里逃回来,以为就可以躲起来清静吗?没想到我们会来烦你吧?”

 那人竟然是司空娇!而且来的人不仅是她,还有司空明,以及刚刚被他们提及的…苗颂茹。

 就如司空曜和落夕会惊诧住一样,门外的所有人也都突然呆住。

 司空娇一手抬起,指着落夕,口吃地说:“落夕,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在三哥这里?”

 唯有苗颂茹在瞬间的呆怔后你让我们所有人找得真辛苦。”好像了然了什么秘密,淡淡地说:“公主殿下,

 司空明则是好奇地打量着三哥,又看向落夕,一派天真不解。

 落夕口一直被重的巨石匆然震了一下。原来那层重始终都在,只不过她和他故意不去理睬而已,而如今随着苗颂茹的出现,一切的阻碍都重新摆在他们的面前,这场属于他们三个人的故事,该怎样收场?

 所有人都用奇怪的目光注视着他们,即使是向来聒噪的司空娇也沉默了许久之后才开口。

 “父皇一直遍寻你不着,后来大哥说,既然没有显示你被人掳劫走的痕迹,这么多天也没有人藉你做出任何威胁朝廷的事情,你应当是自行离开,可我们所有人都想不出你为什么自己出走,更没想到你居然会出走到三哥这里。”

 “我的目的本不是到这里来。”落夕缓缓开口“是他在半路上找到了我。”

 “既然三哥找到了七妹,为什么不送她回宫?”她转而去问哥哥。

 司空曜散漫地回应“我就是不送她,扣下了她,又怎样?”

 “怎样?父皇那边有多少人说你的坏话,以为是你把七妹害了,你应该马上送她回去证实你的清白才对啊!”司空娇眺着脚,不理解哥哥为什么会反其道而行。

 但司空曜只是对着她笑笑,这古怪的笑容让她皱起了眉,也让苗颂茹开了口。

 “三皇子接下来还有什么打算?”

 他将目光投向她。“我想知道你们怎么会一起到这里来?”

 司空明回答道:“是颂茹姐姐想到龙城来找你,恰好父皇派我押送一批皇粮到这里,父皇说我长大了,也该出来历练历练。而五姐在宫中闷得慌,也吵着一起来了。”

 “既然来了就先住下吧,反正我这里空屋多得是。”司空曜摆出一副好客的样子,同时回头对落夕说:“我们不是说好了明天要去桃花山?反正两人成行总显得孤单,人多一些才热闹。”

 落夕与其他人都是一怔。

 她怔在她不懂这样盛情邀约的背后到底是隐瞒了怎样的想法,而司空娇和司空明听哥哥这样说话,俨然是他与落夕已经冰释前嫌,仇恨全无,这种转变让他们匪夷所思。

 苗颂茹一直像是在旁边深深地观察着他们,司空曜的每一句话都让她的眼波幽

 “好啊,”她终于再度开口“以前有人写诗说:气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我看这龙城就好像是一个世外桃源,会让人乐不思蜀的好地方,我也很想见识一下。”

 落夕静静望着她,忽然问有种感觉,苗颂茹已经明白了一切。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因为和对方相比,自己与曜在一起的障碍实在有太多,并不只苗颂茹这一座大山。

 但是,她不想退缩,从将自己交给这男人的那一夜起,她已经决定抛弃一切,哪怕是父皇盛怒,要剥夺她的公主封号,将她贬为庶民也好,或是干脆一怒之下杀了她也好,她都不想退缩了。

 因为她爱他之深,不输于任何人。

 *********

 桃花山是龙城西北方的一处小山,并没有特别的奇特之处,而且如今不是桃花盛开的季节,这里之所以有名,不过是因为它的地势最高,可以一览龙城全貌。

 在山顶上的小亭子里,司空娇感叹道:“这里真是不错,难怪三哥在这里待六年都能待得住。”

 “你可以让父皇也派你来这里长住。”司空曜打趣。

 “嘿嘿,但这里不适合我。”她赶紧岔开话题“落夕的脾气也许合适,她向来安于任何地方。”

 司空曜侧目去看她“五妹都说你合适这里,怎样?”

 落夕只能尴尬地笑笑。

 苗颂茹却说:“我不认为三皇子是安于这里一辈子的人。大丈夫创业天下,征战四方才是本。”

 他伸了个懒,不怎么有兴致的回话“你是说我应该到处跑着打仗,把子儿女都丢在家里?”

 “我不介意做个贤内助,因为我会以有这样的夫婿为荣。”苗颂茹的话永远大胆骨,让司空娇都忍不住拍掌叫好。

 “三哥,这样的老婆你不要,以后可不要后悔。”

 司空曜只是挑着嘴角笑笑,将目光投向落夕,她只好赶紧痹篇,不想在人前太过张扬两人的关系,现在并不是公开的最好时机。

 山上的风景几个人都看得草率,只有司空娇和司空明偶尔问哥哥一些问题,随后几人就下山了。

 只是走到半山的时候,苗颂茹忽然说:“我看到山的那边有小溪,想去洗把脸,落夕公主可以陪我一起去吗?”

 落夕心中明白她的意思,走过去,说了声“好。”

 司空曜连忙叫住她“落夕…”她回过头,对他一笑。“我去去就回来了。”他没有再说话,只是柔柔地望着她。

 小溪在山的斜后面,转过去,身后的人就看不到她们,苗颂茹半跪在溪水边,舀起一捧冰凉的溪水洗了洗脸,像是很随意似的说:“龙城的确是个不错的地方,有山有水,但是要安于此,住在这里一辈子,却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是的。”落夕轻声回答。

 “但我能做到。”苗颂茹说。

 落夕简洁回覆“我也能。”

 这三个字像是炸雷,让苗颂茹陡然跳起身地面向她,紧紧盯住。“你承认了?”

 “承认什么?你心中的猜想吗?”

 苗颂茹沉眉“就算你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你有想过他今后的名声吗?”

 她眼波一跳。

 “我是为自己,但也是为你们而来。”苗颂茹严肃地挑明“我早就看出来你们之间不寻常,只是没想到你们大胆到一起私奔。”

 落夕不笑了。“原来你以为我们是私奔?”

 “难道不是吗?”

 “不是。”她摇摇头“我是想离开他,远远离开,到一个谁也找不到我的地方,再也不用想这一切。”

 苗颂茹一震“真的?那、那你为什么又会和他在一起?”

 “我说过了,是他找到我。”她坚定地看着她“而且从那时起,我已经决定不会再离开他了。”

 “你在害他!”苗颂茹略显激动“他在世人心目中已经是千疮百孔的样子,在皇上心目中又是那样不堪,你为什么不为他着想?”

 “父皇是英明的,他知道曜是怎样的人。”落夕淡淡道“曜在龙城创下的功绩,世人也不会忘记。”她还记得张老汉提起他时那份敬重敬仰的口气。

 “你为什么非要毁了他的前程?”苗颂茹怒斥“为什么执不悟?”

 “因为…我离不开他。”她苦笑“对不起,颂茹,我知道你喜欢他,但是你现在面对的这个人,从很小的时候,心中就只有他一个了,你要我怎么放弃?”

 苗颂茹有点紧张地打量着她,突然问:“你们…你已经是他的人了吗?”

 落夕只觉得脸上有些发烫。这种羞人的话题不该拿出来谈论的,但是既然她问起,她也不愿说假话掩饰。

 “我的心早已经是他的了。”她斟酌许久方才回应“今生我只愿做他一人的女人。”

 苗颂茹脸色煞白,目光穿过她,看到正从对面走到这边来的司空曜,他关切的目光中有着难得的温柔,显然不是为她而来。

 落夕回过头,对他报以一笑。

 这绵之意不用任何语言就已传达,这两人的世界如无之水,旁人无法进分寸。  WwW.BaMxs.cOm
上一章   皇子别争宠   下一章 ( → )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湛露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皇子别争宠》在线阅读,《皇子别争宠(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皇子别争宠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