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千金》第七章及《冒牌千金》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女人如烟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全本小说 热门小说
八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冒牌千金  作者:连盈 书号:15382  时间:2017/5/16  字数:7571 
上一章   第七章    下一章 ( → )
 伍之华还没清楚来龙去脉,便被齐乐拉回了慕容家,甚至来不及跟施祖诚打声招呼。齐乐的样子很冷漠,不同以往那份疏离,看上去无动于衷,似没有感情。

 这孩子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伍之华感到有些心余力绌,她竟然猜不透齐乐的心思。

 回到慕容大宅,只见慕容添独自一人坐在大厅,眉心紧锁,脸上挂著愁绪,齐乐微微一愣,马上又镇定下来,沉稳的走进去。

 “爸爸,您都知道了?”她的声音平静,让心情不佳的慕容添听了更感不悦。

 抬头看向自己这个西装笔的“假儿子”养到这么大,只要不透,确实没有人看得出她是女孩子。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施先生根本没有和慕容家合作的意思。”慕容添有些埋怨的看着她,一旁的伍之华惊讶的掩住了嘴。

 这么说,齐乐是知道情况后,才要离开施先生的庄园?难道她跟施先生起了正面冲突?

 “当初你是怎么说的?施先生对你很有好感,所以才会邀请你去他的庄园,你不是还要我们放心吗?”

 “很抱歉,我没有做到。”齐乐直的站著,面无表情的朝慕容添弯道歉。

 只是,在面部完全朝地时,双眼微闭,眸底闪过幽暗的光。

 “算了,这也不能怪齐乐,她毕竟年纪小、没有经验。”伍之华看得不忍心,只得劝丈夫,她知道丈夫也是一时心情不好,语气重了点。

 慕容添深叹一口气,瞥了齐乐一眼,才挥挥手表示作罢,却又忍不住唠叨。“为了这个合作案准备这么久,原本以为我们势在必得的。”

 “齐乐,从这件事上,你应该清楚体会到自己经验尚浅,还有诸多不足。继承家族不是这么容易的事,你还需要多磨练。”

 她为什么要磨练,想要继承这个家族,可不是为了将它发扬光大,她之所以那样想得到,是因为…

 “我知道了。”即便要磨练,也是学习如何摧毁一个家族,可是施先生根本不肯教她。

 “暂时你就在家里待著,外面应酬就不用管了。”慕容添的话使得她的肩头轻微一震,却不很明显。

 想将她打回原形,再度回到那个屋子里,过著活死人的日子?

 “爸,你对我很失望吗?”她努力以坦率诚恳的语气道:“我想爸爸可以再多给我一些机会,我会努力的。”

 “不用了,这段时间你一直在外面,难免心浮气躁,也该收心,好好在家里想一想。”

 齐乐的双手不自觉握成了拳,她缓缓抬起头,当脸上那冷凝而无畏的神色映入慕容夫妇眼中时,他们皆为之一震。

 好陌生的感觉!

 “是吗?”齐乐微启,吐出这两个字,却轻得似飘渺的幽魂,透出阵阵让人心寒的冷意。

 伍之华察觉出不对劲,急忙走到她身边想劝慰她,却在刚碰到她肩膀、唤出她名字时,因为齐乐接下来的话而大惊失

 “后悔吗?很遗憾先出生的人不是我,我没有姐姐那么聪明。”

 慕容添跟伍之华仿彿被雷电劈中,震惊在原地动弹不得。

 她的话是什么意思?她知道了什么?

 “你说什么?”伍之华握紧她的肩膀,厉声问:“齐乐,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有说什么吗?”她挥开伍之华的手,冷冷的笑了,看着双亲那面惊骇的表情。

 “你们这么紧张害怕干什么?难道我说了什么了不得的事?”

 “你到底知道了什么?是谁在造谣?”慕容添喝斥著问道,可是齐乐丝毫没有感觉到威胁。

 打开半边天窗说半亮的话,在心理上造成对方的恐惧,似真似假的猜疑才更容易突破现状,她是这样认为的。

 既然如此,她没有必要害怕什么。

 “你说话啊!”“我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人造谣。”齐乐云淡风轻的应道,施先生说的是事实,怎能算是造谣?

 “我有点累,想先回房去休息。”说完她便迳自转身离开,下一秒却被离她最近的伍之华一把抓住。

 “是不是齐修跟你说了什么?你说啊,是不是他?说啊!”伍之华有些失控的尖叫,抓住她手的指尖掐进里。

 “你们不是严他见我的吗?怎么?难道他还能跟我说什么秘密?”齐乐的脸上泛出一丝笑意,看上去竟有些残酷。

 “一定是他、一定是他!”

 “之华!”眼见子开始歇斯底里,担心她因此说出更多的秘密,慕容添连忙拉住她安抚。只要一提及这件事,伍之华的情绪便会失控。

 “我先走了。”

 “站住!”慕容添大声喝道,目光凌厉的盯著她看了好一阵子。“没有我们的允许,就待在屋子里不要出来,别的我们会安排。”

 齐乐咬了咬,没有应答。又想把她给关起来?

 “而且也是时候可以给你说门亲事。”

 亲事?!齐乐惊诧得瞪大了双眼,这么快就到了这一步?因为不小心将他们到狗急跳墙,所以终于做出这个惨绝人寰的决定?

 肮脏…心头浮出厌恶感,涌出许多冰冷的水,将她淹没、让她快要窒息,在呼吸快要中止的那一瞬间,一丝曙光又透进了湖底,照到她的心上。

 齐乐竭力平复自己的心绪,她还有机会的,不能就这样在这时候被打倒击垮!

 “这些我们会替你安排,你不用心。”慕容添紧盯著她的一举一动,表情咄咄人。

 “随便你们。”她抛下一句无所谓的话,马上转身离开。

 怕再多待一杪,自己会不住对他们出唾弃、愤恨的表情。如果这样,可能就完了。

 ***

 “齐乐少爷。”门被轻轻的打开一条隙,有张忐忑的小脸探进来。

 坐在房中唯一一张椅子上的齐乐看也没看一眼,双眼落在前方,一手托著腮,冷漠的道:“出去。”

 “可是,老爷和夫人让我来伺候少爷的,少爷别赶我走好吗?”小女孩也不管她有没有同意,自己就蹦了进来。

 齐乐脑中某弦被震动,恍然领悟了什么,突地站了起来,眼神诡秘。

 小女孩被她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在,双手放在身前绞著衣角。

 “你是谁?”

 “我叫小花,是从乡下来的。”或许因为齐乐的声音听起来没那么冷漠了,小花又恢复了几许朝气。乡下奔跑惯了的野孩子,见多了阳光,什么都不怕。

 就是这个人?年龄比她还小的乡下女孩,天真、单纯又听话,好调教,也容易控制,慕容家双亲给她找的结婚对象就是她了?

 慕容家双亲…齐乐自嘲的笑了笑,不自觉竟学起了施先生的口吻。

 这女孩恐怕什么都不知道吧,什么是结婚她懂吗?如果明白自己的命运一旦和慕容家小少爷牵连在一起,会是极其荒谬的事,她还会听话的站在这里吗?

 “为什么要来慕容家?”齐乐突然问道。

 “因为老爷很照顾我们家,而且我也很高兴能来伺候小少爷,小少爷看起来有些不高兴,但我相信您是好人。”

 小花不加修饰的话让齐乐愣了一下。

 她是好人?她确实没有做过伤天害理、谋财害命的事,但好人的定义是什么?

 “少爷,您这里没什么阳光,我可以把窗帘拉开吗?”小花见她陷入沉思又不理人,便自个儿活动起来。

 “不用。”

 “少爷,您这里很干净,好像不需要我打扫。”

 “…”“少爷,您饿不饿?我去为您准备吃的?”

 “…”“少爷…”

 “你很烦。”齐乐沉默了一会儿后,神情终于有了变化。“出去,有事我会叫你。”

 “好。”小花喜孜孜的应道,像完全看不见她的不悦。是看不见还是自动忽视掉了?

 “对了,少爷,老爷有话让我带给您。”走出门时,小花又回头朝齐乐喊道。

 齐乐微微皱了皱眉,这野丫头的嗓门未免也太大了,房子都要给她震翻过来。

 “老爷说,如果您无条件答应这件事,您就可以继承慕容家。”说完小花便一蹦一跳的走掉。

 无条件答应?要她以慕容家小少爷的身分娶这个丫头吗?从此以后,无论是她还是那个丫头的命运,都将被困在死角!

 天平从一开始就注定要倾斜!

 齐乐抬头看了看天花板,想像著眼神穿透一切直达天空的情景…如果牺牲了谁,对不起了谁,也不应该是她的错。

 施先生,也请不要怪她。

 ***

 “施先生,听说您的那位朋友快要订婚了?”艾萨克在报告完公事后,突然很有兴致的冒出这样一句。

 “朋友?哪位朋友?”施祖诚眼皮微掀瞄了艾萨克一眼,又低下头继续工作,不是很在意的随口问。

 “就是之前出现在这里的男孩,他是先生的朋友没错吧?”艾萨克笑嘻嘻的提醒,虽然他不认为施先生已经忘记了此人。

 最近这位“神”仍然和往日一样,在工作、商讨、应酬、休息之间循环,看上去并无异样,但对工作似乎太过热情,狠戾的手法也有重现的迹象,再者…

 在台湾停留的时间太长了!

 “没想到你在义大利待著,对这边的消息竟然会这么灵通。”施祖诚放下笔,从容平静的看向艾萨克,语气虽不重,但听得出其中隐含的不

 慕容家小少爷订婚这样大的事,他怎么会不知道。

 如果她是自己甘愿走到这一步,他很想让她嗜嗜看什么是苦涩的滋味,再考虑什么时候挽救这位“假少爷”

 如果是慕容家双亲的威…施祖诚眼中浮现暗沉冷厉的眸光,角却泛起一抹笑。

 很快,慕容家双亲就会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害怕他施祖诚了。

 “施先生?”艾萨克伸出手掌在他面前晃了晃,施先生也会神游太虚喔!“神游太虚”这个词他也会用,他中文真是越来越好了。

 “我是无意中知道的。”艾萨克皮皮的笑着,痹篇施祖诚的眼神。

 他可不敢坦白说自己有特别去调查,谁让“神”难得这样专注的对一个人,当然会引起大家强烈想要窥探的兴趣。

 “多管闲事。”施先生不轻不重的撂下警告,随即站起身,抛下一句。“我们走吧!”

 “什么?”艾萨克顿时从有些哀怨的表情飞速转换成两眼放光的状态。

 “你将这个话题引出来,难道不是想要我去慕容家走一趟?”施祖诚半讽刺的道,拎起外套往外走。

 “真的?现在就去慕容家?”艾萨克兴冲冲的跟在他身后,快乐得像只来自义大利的猴子。

 施祖诚面色沉凝,他只是要清楚真实的情况,以便做出最好的决定。

 ***

 慕容添没想到施祖诚会亲自到家里来拜访,而且毫无预警杀得他措手不及,好在齐乐那边已经打点好,跟施先生也不可能再有任何瓜葛。

 “施先生,请坐。”

 “很抱歉如此冒昧来打搅。”施祖诚微微笑了笑,一旁的艾萨克看得心里不平衡,施先生怎么没有这样和颜悦地对他们。

 “怎么会,施先生能来是何等荣串,何况前阵子小儿跟夫人打搅先生这么久,我应该先道谢才是。”

 慕容添也是老谋深算的人,尽管心里对合作案一事耿耿于怀,但面对施祖诚时却想着如何谋求下一次的机会。

 “不用这么客气。”施祖诚不动声的喝了一口茶。“之前的合作案,因为我有其他的考量,没能跟慕容家合作,还请慕容先生不要介意。”

 “当然、当然。”

 “大家都这么,将来还有很多合作的机会。”施祖诚意有所指的说道,眼角瞥见慕容添的脸色因此而变得畅快几分。

 “有施先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双方似乎达成了某种默契,气氛一下子变得和缓。

 “听说齐乐准备订婚?还没有当面恭喜小少爷。”他的语气似不经意,却问得很直接。

 “是,慕容家有早婚的惯例,男孩子早些成家,会更有责任感、更有担当。”

 “是哪家的千金?”有担当的男孩子…施祖诚不角微扬。

 “只是一般的女孩,人很单纯乖巧,齐乐看了也很喜欢。”

 不知这慕容家双亲这回找了个什么样的人,可别后悔才好。

 之前,齐修的例子就证明他们的眼光很差,以为能够操控别人,实际上却什么都不能。

 连齐乐这种从生下来就进行封闭式教养、摧残的人,如今都想要反抗,不得不说慕容添夫妇真的很失败。

 “慕容先生,我想见见齐乐,喜事要亲自道贺才有诚意,而且上次他离开得太匆忙,有些话我还没有说完。”

 “这个…”慕容添犹豫了一下。“齐乐有些不舒服,一直待在房里…”

 施祖诚眸光一闪。她被关闭!

 “不舒服?如果不介意,我想亲自去看看她。”齐乐的房间在哪里?

 “不用、不用,也不是什么大病,让她过来就行了。”慕容添急忙回绝,更忙不迭吩咐下人去唤人。

 施祖诚满意的微微一笑,气定神闲的等著。

 不一会儿,便察觉大厅外传来节奏规律的脚步声。

 当齐乐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时,施祖诚的目光便没有离开过她。

 她看上去没有很糟糕,仍旧是小少爷俊俏潇洒的打扮,精神也没有想像中那么差。

 然而杂草般的韧似乎越来越强了,她是打定主意要这样下去吗?

 齐乐的目光有些游移和空,而且身边贴着的小苞班有些碍眼。她要娶的就是这么个小女孩?

 施祖诚戏谑的笑开,她还真有胆子“娶”呢!

 齐乐原本毫无感知,渐渐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瞳孔的焦距对准,当眼中映入他的脸孔时,不怔愣了一下。

 “施先生。”她下意识开口。

 他来了?反反覆覆想过他到底会不会来?而自己究竟是渴望他来搭救,还是希望他直接放弃她?

 想来想去头脑发,心情变得更糟,却仍旧想不出答案,这几天她的脑子一直矛盾的纠结著…

 “齐乐,恭喜你订婚了,要变成大人了。”施祖诚声音微沉,意有所指的说。

 她蹙了蹙眉,余光瞥见父亲警告的眼神,马上回道:“人总是要长大才行,何况我还要继承家业。”

 这句话既是宣告了订婚的事实,也是对慕容添的提醒,别忘记曾经承诺过她什么事。

 施祖诚眼睛微眯,捉摸不透的目光却瞥向了齐乐身旁的丫头。

 一直观察著各方动静的艾萨克心中大喊不妙。施先生好像生气了!

 一向活泼的小花被他鸷的目光看得有些瑟缩,不由自主地抓住齐乐的衣角,微微缩身在她身后。

 齐乐察觉到,有些惊讶地低头看了小花一眼,继而安抚地摸了摸她的头,小花抬头朝她咧子邙笑。

 这样的互动让施先生眉宇处似乎罩上了一层霾,连他都不曾得到过这样温和的安抚,小少爷什么时候懂得安慰人了?

 “真的要结婚?”施祖诚的声音连同神情一起变得又冷又沉。

 “是,结婚后就可以继承家业。”她的目光始终落在小花的脸上,不看他。

 “这么想继承家业?”

 “是。”齐乐不假思索的回道。

 “为了继承权,勉强娶也无所谓?”施祖诚指了指小花,小花茫然看着他,又看了看她崇敬的小少爷。

 这种近乎对质的局面让小喽啰艾萨克暗自叫苦。喂喂,屋子里可不是只有这浑然忘我的两个人,上头还坐著眼睛瞪得老大的慕容当家呢!

 “对。”齐乐连表情都没变,丝毫不动、心如止水。

 她已经做出了决定,不能反悔,想获得就一定要牺牲,这样强烈的意念支撑著她,她根本不敢多想,也不能让心里有别的想法。

 施祖诚看着她冰冷的表情,既然她决意如此,那么他奉陪到底。

 “即使会从此坠人深渊也不放弃?”施先生的语气忽然变得云淡风轻,好像突然间就不在乎了。

 “施先生!”慕容添终于忍不住嘴,只见施祖诚笑着示意他稍安勿躁。

 “不用紧张,我随便说说。齐乐,你说呢?”

 “不见得是深渊。”齐乐仍旧言简意赅。

 “没想到慕容家这么好,好到齐乐…”他似想起好笑的事,脸上浮出戏谑的表情。“如果是等同价值的物品,你要我也可以给你。”

 施祖诚已经不在意什么慕容添了,即便现在强行将她带走,他也无所谓。

 “不一样。”

 “为什么?”他的话音刚落,便见她抬头朝他看来,默默地注视了数秒,才见她的微微动。

 毁灭!齐乐无声的用形描出这两个字,而施祖诚心有灵犀般“看”懂了。刹那间脑海一片清明,眼中闪过惊讶,马上又如波澜壮阔的大海般瞬间沉寂下来。

 她想要做的就是这个?这个钻进牛角尖的傻子,他不是早就告诉过她,无论重建还是毁灭一个家族,都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吗?真是自找苦吃!

 施祖诚忽然缓慢的站起身来,脸上有著满意的笑容。“慕容先生,打搅了,那么就先告辞。”

 慕容添跟齐乐皆是一愣,猜不透他的心思。

 尾随施祖诚离开的艾萨克心中暗笑。很简单嘛,因为想知道的都知道了啊!施先生又不是会浪费时间的人。

 临走前,艾萨克还朝齐乐抛了个媚眼。等著瞧吧,施先生可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人,一定会给大家一个惊喜的。

 齐乐怔征望着那走出慕容家的身影,忽然感到眼眶有些酸涩。

 她对他说了,因为相信施先生不会揭穿她。

 可是他也走了,可能永远不会再回头,施先生…只有一个啊!  WwW.BaMxs.cOm
上一章   冒牌千金   下一章 ( → )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连盈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冒牌千金》在线阅读,《冒牌千金(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冒牌千金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