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龙的冷凄》第五章及《残龙的冷凄》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残龙的冷凄  作者:希汶 书号:15655  时间:2017/5/20  字数:7097 
上一章   第五章    下一章 ( → )
  他们的命运,终于在八年后再次重逢。

  八年之后的任随风已经不再蓄着少女时代的长发,而是一头削得短薄的发,穿着衬衫西装,边含着淡淡的笑,煮着一壶咖啡。

  出现得太突然了,就像那时候一样的教他措手不及,只是这一次不再是立体的血腥奉献,而是平面的恬静祥和。

  龙始放仍自己修长的手指一再轻抚相中人的轮廓,差太多了,她和记忆中的她差太多了。

  什么都变了,只有她那双眸子仍是美得那般惊心。

  “始哥…她…是不是小风姐姐?”龙羽怯怯地颤声问着。

  龙始自杂志照片中抬头,看着龙余最宠爱的小妹妹龙羽,背着书包,口别着黑色的龙形识别证,娇小的身子在他巨型的办公桌前显得无比荏弱,惹人怜爱。

  “我都不知道小羽喜欢看这些外国杂志呢!”他没回答她的问题,反是无聊地闲扯。

  她和他,一向没有集,平彼此间也没怎么打招呼,现在特地来公司找他,而不等他回龙宅才告诉他,证明她是有求于他而不想龙余知道,连龙余也不知道,即是没第三个人知道。龙始看着龙羽,她拿这情报一定是来套人情,若他表现得太过急躁,他只会使自己处于下风,他不是白痴。

  “同学看…我便看…”她强自镇定的样子让他想大笑,小月在十四岁时已能处理公司的事务,同为龙家小孩,怎么会差了这么多?不是说,被伤害得越大,会长得越茁壮吗?小羽十岁那年受的“伤害”不够大吗?他残酷而冷血的想法要是让阿余知道了,一定会宰掉他。

  “我…我…那个…她是不是…”龙始的从容误导了她,使她以为相片中人真的不是任随风,结巴得更厉害。

  若相片中人不是任随风,她便没有筹码和始哥谈判——不!是以人情求他!

  龙始不置可否,反过来道破龙羽的心事。“小羽,爸不会勉强阿余结婚的,你可以放心。”龙始站了起来,走到她身边。

  龙羽惊喜地抬头,但一发现龙始——一个男人——靠得离自己这样近,脸色马上刷白,吓得自椅子上跳了起来。

  龙始没有因吓坏她而愧疚,反而笑了。“你来找我,若只为了阿余的事,你现在大概可以放心了。小羽,阿余是我的弟弟,你敬爱的‘大哥’,又怎会被爸轻易击倒,和那个女人结婚?”龙始靠在办公桌上,没有再坏心地接近她,就当是给阿余面子吧!

  她点了点头,告辞之声也被他的接近至结巴不停,甚至怕得不敢向他要任何保证。

  龙始轻轻地笑了起来,看着相片中人,以她轻淡的笑容抚慰自己的心灵,让自己平静下来,仔细地读这个栏目,找寻线索。

  这是一个名为“最具特色咖啡店选举”由读者寄照片上杂志社,经过一轮筛选之后,入围的照片便会登出来,再由读者投票选出冠军,届时便会访问这家店的老板。

  看着照片的左下角,写着——不再奉献-德国。

  龙始看着那几个英文字,久久不会说话。

  什么叫“不再奉献”!她胆敢以这几个字作为店名?!龙始皱眉,心中的不悦开始扩大。

  她人在德国,甚至开了咖啡店,但长驻那里的部下却没一个发现她!开了店,一定有商业登记,有登记,就一定有名字和照片,而他们竟敢查不到她人在德国!

  全部该死!龙始眼神霾地盯着相片中的女人,此刻他的心情恶劣,但伊人却身在德国而非他的身边。

  她怎么还可以笑?她怎么可以笑得一脸幸福?八年了,他甚至不懂什么是笑!哦!不,他会笑,却不懂什么是发自心底的笑!

  而她,胆敢不再奉献!

  看着自己的脚,他已经可以行动自如,他早已不是跛子了。

  复健成功率只有两成,然而,他做到了。龙家人,一向善于创造奇迹。

  在复健时,他的脚一次又一次令他失望,过度的复健甚至令他的部也开始失去痛感,要不是龙余阻止了他,他只怕仍是坐在轮椅上。

  连龙余也觉得不可思议,他竟可在过度复健的一星期后站起来,完全不用旁人搀扶,在两天之后更可以走路。

  他人不明白他何以进步神速,只有他懂,在某夜,他收到一封E-mail——

  我会在远方看着你。

  没有上下款,只有这一行字,却教他有信念坚持下去。

  她没有死!这个事实让他兴奋得几乎发狂,在他的人怎么也找不着她时,他一度认为龙易真的杀了她,但自己连走路也不行的事实让他忍耐,他必须等到羽翼已丰时才和龙易对决。

  而她的E-mail给了他无限希望,她不但没死,而且还是一样关心他,一直以来的渴望得到印证和肯定,他才有心力继续做复健。

  为了追回她,他必须要站起来,而人体,就是那么的奇妙,他竟真的站了起来!

  然而…

  龙始闭上眼,脑中再次涌出自己伤害了那小女孩的恶梦。

  她会走,因为他伤害了她,不管身与心,所以,她宁可在远方看着他,也不肯回来他的身边——没有一个人受得了爱人怀疑自己的真心。

  八年了,他终于学会体谅和易地而处。

  但思念却使他发狂,令他发疯,也令他变得无情。

  八年了,他拥有过无数女人,但总没有一个可以长留他身边。

  毫不在乎地伤害别人,以足自己的思念,又在对方再也足不了自己的情况之后,便甩了她。甩得那般冷血、那般决情,只因对方剪掉了当初惑了他的及长发,或是换了洗发的味道,让他自任随风的诅咒中清醒,然后又坠入另一个任随风的怀抱里。

  因为没有爱,他甚至不觉愧疚——连一个人类该有的内疚之心、愧对之情,他也没有。

  那些情,也是感情之一吧!所以,他根本舍不得浪费,他根本不想浪费一分一毫的感情在别人身上,他要把自己最完整的感情送到风手上,弥补他造成的伤害。

  可是,相片中的她却如此幸福地笑着,笑出她一贯的宁静味道,幸福地煮着那一壶不用一百元的咖啡!而他呢?却活在自建的囫囵之中!

  差别在于,他深爱着她,而她已不再回望红尘?龙始怎么也不肯相信这个假设,她不会放弃他的,他不会允许的。

  可是,她若不是放弃了他,为什么是不再奉献?不想再爱得如此痛苦?

  龙始不愿再想,拿起电话,按了几个号码之后,冰冷的声音马上传入耳中。

  (龙续。)

  “续,我要你马上去德国替我带一个人回来。”他的行动太惹人注意,由阿续去会好点。“抓到之后,立刻带回宅里。”他要让龙易亲眼见到自己的失败。“阿续,这件事我只相信你。”末了,他不忘对弟弟灌汤。

  (是谁?)

  “任随风。”

  ☆☆☆

  “呜…”女的小娃娃终于被哭了。

  “嘘、嘘,你乖,叔叔请你吃糖好不好?”龙终一个头两个大,急得半死地哄着。

  “别靠近。”男的那一个马上护住妹妹,防卫地盯着龙终。

  “你们瞧,他好像大哥,原来龙凤胎的样子可以不像的呀!”龙终根本不理会他的警告,甚至伸手想摸小男孩的脸。

  可是,手心马上传来一阵刺痛感,鲜红随即自他掌心滑下。

  “你!”龙终不敢置信地盯着这个才七岁大的小表,他竟然伤了他!

  “我不说第三次,不准靠近。”小男孩面不改地伤人,对那些鲜血毫无畏惧之,像很习惯这种事一样,握刀的手势更看得出他是个老手。

  但被他保护的小女孩可不,眼泪像堤坝崩毁一样倾盆倒下,明显被哥哥的动作吓坏。

  “你吓着她了。”龙余有点无奈,这对龙凤胎不只长相,连相处的模式也和他们的父母一样,男的那一个做事完全不顾女方感受。

  “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龙余抓住冲动的龙终,暗示他稍安务躁。

  他和善的脸教小女孩放松些许,但男孩却不,反而更警戒地抱紧妹妹。

  母亲说过,这种情况下,对他们最好的人才是最危险的——眼前的人,和那个伯伯一样,而笑面虎才是最不能相信的。

  “连疑心重也像阿始。”龙易轻笑,示意杨管家为龙终包扎伤口,心思已转了无数遍。

  “大哥才不像他这般野蛮!”龙终咆哮,让一个小表伤了自己,让他觉得面子尽失。

  “他只是护妹心切。”龙余试着安抚龙终。“若场景对调,三哥你也会这般保护我的,不是吗?”龙余是龙始的后继者,不是没有道理的。

  龙终听了,腼腆一笑,拍了拍龙余的肩道:“说什么傻话,我们是兄弟啊!”所以,天生该被利用。龙易叹了口气,要龙终这低能儿又有何用?

  一模一样。

  刚回到家的龙始看到那个在哭泣的小人儿,立刻呆在厅口,完全不会反应。

  过了一世纪之久,龙始突然冲到小女孩面前,蹲了下来,飞快地抱住了她。

  “风…”他也想不到自己会如此激动,他以为,一天的时间已足够他平复心情,但太久没见了!他怎可能不激动?

  小女孩吓坏了,之前那些自称是他们亲人的人也没这般抱着自己,可是这个人怎可——

  识的冰冷刺杀感令龙始后颈的寒竖直,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他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小男孩被制,刀子被龙始一手打到地上去。

  “你是…”他的儿子。

  那怀里的风…他低下头,小娃娃一脸害怕,不是,不是风,风不会怕他的,而且这小娃娃好小…他不由得失笑起来,笑自己错把女儿当成爱人,但实在太像了,简直是风的翻版。

  “妈妈呢?妈妈在哪儿?”他关心的,永远只有风。

  “大哥,你该自我介绍一下,你不说,她怎会知道你是她爸爸!”龙终马上在一旁怪叫。

  “爸爸?”小女孩只抓到这个字眼。

  他根本没死思玩这种父子相认团聚的戏码,这两个附属品根本不及风重要。

  “对,我是你爸爸!”但未免小娃娃对他的印象不好,连带使风对他的印象也不好,他还是装出一个慈父表情。

  “你…”见他笑得如此慈祥,小女孩转向哥哥,比照了一下。“你个哥哥好像啊!”她觉得不可思议。

  “哦?”他看了男孩一眼,便又专注回女孩身上,大手摸了摸她的头,长指为她梳理一下她的长发,她简直和风小时候一模一样。“你叫什么名字?”怎么也得问一问。

  “我…”她不敢说,方才那些人怎么问,哥哥也不肯说,那她不该说的。

  “好吧!”龙始扬起一个俊帅的笑容。“我的小淑女,我叫龙始,有幸得知芳名吗?”

  他的话,逗得这娃儿笑了开来,戒心马上剔除。

  “我叫…”到了这一刻,她仍是先看了看兄长,见他点了头,她才敢告诉父亲自己的名字。“我叫任随汝。”她看了兄长一眼,立刻补充道:“哥哥叫任随吾。”

  随“你”、随“我”?龙始意识到这两个名字的率,有些好笑。

  “好了,小汝,告诉我,妈妈呢?”龙始第哦次问了。

  “不知道…”她小嘴一扁,马上要哭。

  “呵,乖,别这样啊!”他把她抱进怀,回忆从前抱着风的时候,这女儿连发香也和风一样。“阿续?”对方不是风,他根本不会陷落太久,下一秒便直接向龙续询问。

  “小风刚去了德国南部,一星期之后才回来,我便先把他们自邻居手中抢回来——”

  “抢?!难怪这对小表怕我们了!二哥,你就不会表明身份,等小风回来,再一起回来吗?”龙终觉得自己受伤完全是拜龙续所赐,马上大叫。

  “我的人已去了南部带小风回来。大哥,这是我的失职,明天小风一定会出现在你面前。”龙续自觉无能,龙始信任自己,但他却有负所望,只带了一对小表回来。

  “明天?阿续,你很有效率,别太介怀,知道吗?”不能动气,龙始告诉自己,他是个好大哥呀!而且,有孩子在手,不怕风不来的。

  那个在意外之后伴着他的女孩,只给了他一个月的快乐,却换来长达八年之久的痛苦的女孩,很快就会回到他身边了。

  ☆☆☆

  晚上八时,龙家的晚餐时间。

  龙始把女儿抱上饭桌右排最后一个位置,她马上要求和任随吾一块坐。

  “没用的人才会依赖别人。”

  龙萌月冷冷一句,教任随吾皱眉,年幼的他不明白她脸上的扭曲是为了什么,但可以肯定,这个女的并不喜欢他们。

  “小月说得对,小汝长大了,不可依赖哥哥,要自己坐。”龙始以任随风教导的方式教她。

  任随汝望向任随吾,任随吾已自行爬上饭桌左排最后一个位置,这令她急了。

  任随吾见她如此,便问:“妈妈教过的,你忘了吗?”

  任随汝闻言,脑中涌出任随风的教导,马上镇定下来,开始用餐。

  他们的用餐方式绝不含糊,像早已训练过一样。

  龙始心中领悟了什么,全身僵直。

  “风…不会来了,是不是?”他问得好轻好轻,表情仍是惊心动魄的平静。

  “大哥,你说什么啊?”龙终口齿不清地问。

  “随吾!”龙始大喝一声,这下真的把全桌人慑住。“我在问你话!风——风不来了!到底是不是她不会来!”他想否认,但…

  “妈说过,当我见到另一个我时,就是我们母子分离的时刻。”任随吾脸上出现一种不符合年龄的早。“见到你时,我就知道一切都完了。”

  “哥哥…”任随汝对兄长的话似懂非懂,只大约知道妈妈不要他们了,马上吓出泪。

  龙始的眼瞪得好大好大,脸部肌僵至极限,引起轻微的搐,全身所有血都在逆,感觉是比死更痛苦。

  为什么呢?他早已生不生,死不能死!八年了呀!

  “她早就知道…我会找到她?”龙始的声音没有高低起伏,所以才显得可怕。

  “她告诉我,我们不属于她,真正有资格拥有我们的家庭,很讲究规矩…”

  所以,她早就教他们如何用餐!风根本——他的风根本——

  “她还说,如果有人要把随汝送走,就叫我先杀了随汝,然后自杀。”他说得云淡风轻,故意的从容,是要威胁他人。

  那个叫任随风的女人呀!

  “大哥!”龙终惊叫。

  生平第一次,龙始因情绪过分激动而晕倒。

  ☆☆☆

  “不,小汝陪我就行了。”颈上软软地抱着自己的小手令龙始有了一种相依为命的感觉,那时候,风也是这样紧抱自己,一样的依赖,一样的无助。

  龙始闭了闭眼,压抑地了口气,却进任随汝的玫瑰花发香,更添自己对任随风的思念。

  “你们回房吧!”他只想让任随汝陪他。

  “爸爸——”龙萌月不甘心被摒除在外。

  “小月,就一晚而已。”龙余拉过冷萌月,低声音道:“爸爸才刚醒来,情绪不太稳定,只是一晚而已,小汝只有一张脸,没有你那久留人心的精明。”

  龙余的用字果然令龙萌月好过了些,但她出去时仍是一脸的不甘。

  “大哥,你就好好休息,别再在找到小风之前,自己又再倒下来。”龙余轻声叮嘱。

  “哥哥不留下陪爸爸吗?”任随汝叫住要和龙余一起出去的兄长。

  “我有点累。”他摇摇头,他留下,只怕会碍了龙始的眼。

  而且,他有他该做的事。

  龙余看着任随吾,他虽然不明白小风能丢下孩子的原因,但终于明白小风“敢”丢下孩子的原因,这孩子太像大哥,爸爸爱才,一定会留下他,但小汝不同,要保住她,只可靠大哥。她不见大哥,让大哥更思念她,而女儿像她,大哥就会善待她——如无意外的话。

  意外是指,小风低估了大哥对她的执着。

  八年前的事,他只猜得出大概,若爸爸给的任务只是让大哥站起来的话,小风的确是可以功成身退,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若当中涉及了感情,这又不同了…若他尝过爱情,他就一定会明白小风不肯回来的理由吧!他有太多不懂的事,他只知道现在龙家正为一个任随风而处于一个多事之秋。

  他不是呆子,大哥和爸爸之间的暗涌已非这两年的事,小风的出现,无疑成了催化剂。

  “哥哥…”任随汝见任随吾真的要走,心中有点害怕,她和他不曾分开过。

  “你乖,他需要的是你。”任随吾摇头。“而且,他不是有很多时间可以陪你。”这句话隐含了另一个意思。

  而你,很快便会明白的,龙始。任随吾笑了,笑出了龙始的影子。  Www.BAmxS.CoM
上一章   残龙的冷凄   下一章 ( → )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希汶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残龙的冷凄》在线阅读,《残龙的冷凄(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残龙的冷凄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