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龙的冷凄》第十章及《残龙的冷凄》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女人如烟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全本小说 热门小说
八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残龙的冷凄  作者:希汶 书号:15655  时间:2017/5/20  字数:7935 
上一章   第十章    下一章 ( → )
 这回,真的是无心的娃娃了。

 不再是自以为无心,而是确确实实没有了心,对一切都放开,所以无心。

 龙始不明白,他只是想要回她的温柔,有这么难吗?

 “你若不乖乖和我说话,我就杀了随吾!”他暴吼。

 可她依然没反应,再也不会拉住他的衣袖了。

 这下,真的绝望了。

 他是贪心的,她不在时,他愿以一切换回她,到找到时,却因她已在身边,而不愿放弃她讨厌的事业。

 但他这一生必须在你争我夺的环境下生存,天生好战的人,没有战争,根本无法生存。

 但没有她,他又可以生存吗?哦,可以,只不过活得比死更难受。

 他不懂!事业和她之间,根本没有冲突,她何必他放弃其中一样?她说害怕他有事,但意外这种事,做任何事都有的!

 就在龙始和任随风如常地说话时,女仆突来通知龙余到访。

 他不无惊讶,虽说每个人都知道他在德国“度假”但来者若是阿余就太奇怪了,他不是在逃亡吗?逃离龙易身边的逃亡。

 龙始好奇,所以决定下去接见他。

 “来,风,我抱你上休息。”他把她放上,为她盖好被子。“你好乖,若不再醒来,便会乖乖听我的话,永远在我身边。”

 若她在清醒时要他选择,那他宁可她不醒。

 醒了,就会没没夜地和他吵,他已经厌倦了这种相处模式,宁可她不吵不闹。

 就这样也很好啊,起码,不会再想离开他。

 “没关系的,风,你是我的了!”他笑了,笑得疯狂。

 ☆☆☆

 龙余的出现,多少令龙始吃惊,而他的憔悴更在龙始预料之外,那对被龙余抱住的双胞胎更叫龙始惊讶。

 “她…死了。”龙余一开口就这么一句。

 龙始挑眉,静待下文。

 “本来,我们一起自杀的——”

 自杀!龙始无法相信,一向不笨的龙余,怎会走上自杀这一途?

 “可是,她把我的安眠药换成维他命,当中只有四颗是安眠药…而她的…三十颗全是安眠药…”末了,龙余笑了起来,笑得眼泪都留下来,然后道:“她骗了我呀!大哥,我龙余竟然会被一个小表骗了!她怎么可以骗我!我们说好下一世做夫的…她怎么可以丢下我…”龙余沙哑地吼着、喊着,明显地在压抑感情。

 当年,风也丢下他,让他以为这一生再也见不着她,可是他却又再次幸运地拥有了她。

 可是现在的拥有,和过去的失去,又有什么分别?

 “那么…”龙始也是在压抑自己的情绪。“这是你们的孩子?”

 龙余点点头,激动的情绪让他的声音不断走调。“哥哥叫浩澄,弟弟叫浩澈。”

 “你来找我,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龙始问道。

 “我只是来见见大哥你…因为我不会再回龙家了…”龙余眼神坚决,不像一时间的意气用事。

 “是龙易?他那女孩——”龙始因而作出猜测。

 龙余却怪异地笑了起来,点点头,之后又摇头。

 “死她的…是我…要不是我怎么也要她…”龙余笑到哭起来,突然风马牛不相及地道:“大哥,原来传闻是真的…我们真的还有一个哥哥…”

 这和那少女有关吗?龙始想不到有共通点,因为他没亲眼见过这种事,耳闻根本不深刻,所以他怎么也不相信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家兄弟身上。

 那种为世不容,只可称作罪的事。

 “阿余,之后呢?你要去哪里?”龙始觉得传闻真假都不干他的事,反正现在龙大少爷是他。

 “我要回台湾,让浩澄和浩澈健康地长大,我不能让他们在龙家这种变态的环境下成长。”他深一口气,希望可以维持冷静。“我要回台湾。”因为,她说过喜欢台湾,也说过想和他那那里结婚…

 “去了那边,你要怎么过?龙家在那边也有分公司——”

 “我不会再管龙氏的事。”龙余十分反感。“我回去之后,会开书店,沧云喜欢看书。”

 沧云,那个少女沧凉幽冷的名字。

 “好、好。”龙始知道他很激动,唯有改问:“你需要资金吗?若要开连锁式书店——”

 “不是!我要开的是书店,不是上市公司!”龙余哭吼起来。“沧云和我说好的,结婚之后开一家小小的书店,平平凡凡地生活!大哥,你根本不懂!你和爸一样,脑子都是生意、生意!你们全是疯子!”他失控了。

 你疯了!

 “你们以姓龙为傲,但我告诉你,认识沧云之后,我以姓龙为!肮脏、冷血、残酷!我不要姓龙,我不要呀!我不要做龙家四少、我不要做龙家人!”

 不要做龙家人?

 但你却始终是龙家大少…

 任随风那抹哀戚幽苦的笑突然浮现于脑海,只因为他是龙家大少,而非是他的事业?

 但他的事业,必和龙家画上等号的!纵使他杀了龙易,他的事业一样是龙家的事业。

 如果,他的事业和龙家没有那等号了呢?

 又如果,他不是龙家人?

 但,可能吗?他…

 ☆☆☆

 “妈妈,小君好可爱呢。”任随汝看着小妹妹,对久未见面的母亲高声叫道。

 “小汝,别大叫大嚷的,你会吓着妈妈和小君的。”龙始把任随风身上的薄毯拉好。

 “对不起。”任随汝马上降低声量。

 “不用道歉,但记住不可以吵妈妈。”他拍拍她的头,没有以往又抱又吻的慈爱动作。

 风不醒的话,这些不做也行,还会对小汝好,只不过是她有一张和风极为相像的脸。

 “知道了。”

 小孩子是感的,她知道爸爸没那么疼她,哥哥不见了,妈妈又不肯说话,这使她变得不易笑,童年的扭曲也就开始了。

 幸好,龙始没把她丢在龙宅,而是另外给她安排了地方,不然,她的童年会更不辛。

 “小汝,爸有事要做,你要乖乖的照顾妹妹。”他吩咐完了,又向一旁的女仆代几句,才进屋子里去。

 任随汝只觉自己可怜,抱着任随风哭了起来。

 而任随风,仍是没半点反应。

 那个在屋里看着他们的一举一动的龙始,这才安下心来。

 如果,他不能醒风的话,那就别让人醒她,他不想再冒失去她的险了,更不想发觉在她的心中,竟有人比他更重要,重要得可以为她或她而苏醒。

 即使,那人是他的孩子。

 敲门声轻轻响起,是丁盈。

 “有事吗?”他自是知道她来的原因,只是明知故问。

 她切下手指,送给龙易之后,龙易立刻有了动作,他让任随汝来见任随风,也是为了这件事,龙易已派两个人来救丁盈。

 很不巧,两个都是他的儿——任随吾和龙萌月。

 不让他们救走丁盈是可以的,但是,但是…

 他不想再做龙家人了。放走丁盈,就是割舍的第一步。

 丁盈不是蠢女人,她割下手指,就是他们父子快一点解决,同时亦是变相放他自由——他已经不可能回龙家了,除非他照原定计划,杀掉龙易,取得龙家的一切。

 但是风…

 丁盈上前,看着龙始,然后靠进龙始怀中,抱住他。

 是最后一次见面,彼此也了然于心。

 她抬起只剩四手指,裹白纱的左手,轻抚他的脸。

 “三十九年了,你…比我更高了。”太多年没抱过他,她不习惯他已经长大,一时间太多感慨,让丁盈眼眶刺痛,然而,她是龙家主母,绝不可做这种事,她没资格做这种懦弱的事!

 “照顾自己,阿始。”最后,她的情绪仍压抑在掌控之内,放开了龙始。

 看着丁盈走出去,龙始依然默默无语。

 对于丁盈,他其实没太多感情,只觉她是个识大体的龙家主母,一个适合在他们全黑的世界生存的女人。

 只是,这一刻,他对她有了一种母亲的感觉。

 但是,还是容许他恶作剧一下,容许他这个身为儿子的,最后一次恶作剧。

 ☆☆☆

 “小月姐,你别忘了,你会对付龙始,是因为他不爱你,把你当狗使唤。”任随吾怕龙萌月意念动摇,不得不再次提醒。

 “这点我很清楚,不用你来提醒我。”知道是一回事,让人场指出又是另一回事,这实在教她难堪得想死。

 “小月姐,你我是站在一线的,别因为讨厌我而坏了事。”任随吾听出她的语气中对他的憎恶,不得不提醒。

 “我知道。”她瞪了他一眼,这小表还真以为他是老大啊?在她得到她要的之后,她不把他供出来,让爸解决他,她就不姓龙!

 她够强的话,爸就会疼她,一如疼那小杂种。

 是爸不好、爸偏心,小汝那杂种不强也可以得到他的爱,他不公平!

 不过没关系,爸在了解她的强大之后,便会疼爱她了——而方法,就是和爸抗衡。

 只有她,才有资格当龙始的小孩,其余的全是杂种。

 她是感激任随风让爸站了起来,但任务完成,就该永远地消失,而不是带了两个杂种回来,还敢再生一个杂种。

 “小月姐,记住自己的身份。”任随吾怕她会感情用事。

 他不会知道,龙萌月到最后,会是想和龙始一起做掉他。

 可是龙萌月也不知道,他们的动作,早早在龙始的掌握之中。

 龙始看着电脑,更改陷阱,让他们顺利过关。

 两人突然分道行事,他挑眉,小月似乎没照随吾的指示去做…她跑去他的房里找他?

 他失笑,这傻孩子,到底凭什么认为他会疼自己的孩子?谁规定父母一定要疼自己的孩子?父母和孩子根本是两个个体;再者,世上没有人像风,可以和他心又身,没有人。

 孩子不可以,那还要来干嘛?爱,不必浪费在没用的人身上。

 一个敢妄想自己得不到的东西的人,要来也没用。

 世上只有风值得他去爱,只有风…

 ☆☆☆

 任随吾看了一下手表,预估时间,他还有四分钟可以去见见任随风的。

 他被龙易送去美国受训所学的,终于可以派上用场。

 他自阳台潜入任随风的睡房,看着睡了的母亲,并没有马上扑上去,因为龙始竟细心到在她的四周设下红外线警报。

 任随风猛地睁开眼,但动也没动,太久以前龙家对她的各项教导和自身的警戒心令她醒来。

 任随风见母亲醒了,马上加快速度,当成功地避开红外线之后,他立即投入她怀中,紧紧地抱住她。

 她没半点反应。

 “妈,本来我不该冒险来见你的,但我实在很想你…你放心,龙易说事成之后,会把你还给我的。”他轻轻诉说着,查看母亲的一切,以现实来填补他这些日子以来的记挂。

 “到时,你、随汝和我一起回德国,再开咖啡店。”他贪恋她的香味,终于像个八岁的孩子般撒娇起来。“我很聪明吧?妈。你说过随吾是你最乖的孩子,随吾一直都是。我会赚很多钱,保护你和随汝…”他细细地数着将来,根本不在乎母亲听不见。

 “但是,我不会要龙随君的,妈,你会原谅我吧?”

 龙随君的出现,代表了他的无能。

 他保护不了妈妈,让龙始捉了她,生下了龙随君这个污点!而这个污点,将成为他心中的一刺、一个疙瘩,除不去、消不掉。

 “她不该存在的,妈。”

 这句话,明显地刺了任随风,她的反应甚至是用力地抱紧任随风。

 太可怕了,这个孩子的心竟和龙家人一模一样,怎么可以!

 “妈?”任随吾自她怀中抬头,妈清醒了?

 一滴泪珠在他抬头时滴到他的小脸上,骇着了他。

 任随风仍是没有表情,两眼呆视前方,但泪水却如断线珍珠般不断下滑,手紧紧地抱着他。

 “妈!你听得见我叫你吗?妈妈!”他喊着,她却没反应。

 “妈!”他不能接受这种事,她明明抱着他哭了起来,但为什么仍是醒不了?

 “妈妈,醒醒呀!”

 突然,警报器响了起来,令任随吾不得不先走,和龙萌月会合。

 而龙始,这才关掉警报器,向守卫和佣人代一下走进房里。

 他没有生气,没有动怒,甚至可称是平静地走向,没有向因别人而有反应的任随风大吼大叫。

 “别哭了,乖。”他轻轻地抱住她。“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觉得随吾变了,是不是?”

 她没半点反应,但眼泪掉个不停,甚至让他的衬衫也了一大片。

 “他没变,风,他是龙家的孩子,残忍是天,你该明白的。”他的大手轻轻地抚拍她的背、梳着她的发。“是你在压抑他,但同时害了他,你又教他这,又教他那,却什么也不教随汝,反而要他保护她,你对他太不公平了,你让他有了强烈的使命感,才会使他一回龙家,便轻易被起龙家血统中的凶狠个性。”

 “这孩子,真的好像我。”他叹息一声。“可惜太急躁了,过于自信,让他有点自以为是,没有太多的实战经验更是他的致命伤,所以,他会输得很惨,他甚至连自己会输也不知道,还以为可以照顾你。”末了,他的语气是不屑的,因为想再刺她。

 儿子做得到,他没理由做不到!

 他说过,他不能醒她,就没有其他人可以醒她。

 现在有人可以刺到她,他一样可以。

 “你心疼随吾,我知道的,你放心,我不会杀他,放心,你放心。”他的强调代表他对随吾将会更残忍,他会使随风更“不放心”

 “知道我会怎么对他吗?”他轻轻地笑了起来,轻得叫人心寒。“你讨厌我是龙家人,我就彻底把他改造成龙家人,让他一辈子处于勾心斗角之中。”

 前的人儿没再流泪,静静的没动。

 “他将会每一分每一秒都害怕有人暗杀自己,连兄弟姐妹都不能相信,连亲生的父亲、爷爷、和叔叔都不能相信!”

 她没有反应,像之前一样,是处于无心状态。

 他轻轻地拉开她,看着她,她毫无表情的脸教他发狂——怎么可以!随吾几句话她就哭了,但他呢?他每天和她说话,现在又这般做,她怎么仍是没反应?

 “这不公平,风,这不公平!”他不住大吼。“就因为他是你生的,就可以得到你的温柔,但我呢?我是你的男人!你的男人,这世上,我才是你最亲密的人,不是他呀,没有我,你也不可能有他,我才是你最重要的男人,是我!是我龙始!”他像失去所有般绝望地咆哮、狂吼。

 之后,空气之中只有他因为大吼而致使肺部换气过快的剧烈气声,然后慢慢放缓、放缓,再告平息。

 “风,是不是我不做龙家大少爷,你就会和我在一起?”他轻轻地问,充期盼。

 可是过了一个世纪之久,空气之中仍没有第二种声音响起,于是,他的呼吸又开始变急。

 “风,你回答我,是不是我不做龙家大少、不待在龙家、不做让你担心的事,你会和我一起?我们开咖啡店,你煮咖啡,我洗碗,有空时,你教我煮咖啡,我们一起送小汝和小君上学,教她们做功课…总之,我不再显赫、不再富贵,和你一起平凡就行了吧?”

 没有回答。

 他的呼吸进一步急速。

 “风,九年前,我们在东翼房中很快乐的,对不对?我…当年我冷静下来之后,想了好多好多,是真的,你的眼神骗不了人,你爱我,可是我…对不起…对不起,那时候我真的…”他的声音沙哑,沙哑到一度失去了声音,沙哑到喉咙发烫,痛感直涌眼眶,使眼眶也刺痛起来。

 “我以为你骗我…伤害了你,我真的很抱歉…”他第一次向她正正式式的道歉,她却全无反应。

 “我以为,拥有你的人也是好的,可是不是,你不会和我说话,不会对我笑,我好难过…是我把你成这样子…我可以叫醒你一次,却不能唤醒你第二次,因为你已经不敢再爱我了。”他不是不懂,只是不想去懂。

 “成功,没人分享,还要来干什么?”他不要了,什么也不要了。

 “没有你,我就算得到全世界也没用。我爱你,风,我真的好爱你,在你九岁时,我在你身上知道了第一种人类该有的感情——怜惜;然后在你十七岁时让我学会了爱、恨、感动和嫉妒;失去了你,我懂得体谅,也明白什么叫珍惜;现在,我知道什么叫悔恨、内疚…还有,生不如死。”

 他拿出口袋里的利刀,握起她的手腕。

 “我让你成了废人,却不醒你,既是如此,我就有责任让你长眠…没有人会扰你,我会让你安安静静地睡,我会让你解。”

 他在她的手腕上用力划下了第一刀,鲜血马上涌出,但出的,竟是他的生命。

 “原谅我,我实在放不开你,我放不了手,所以,容我和你一起走。”他更用力地在自己左腕划了一刀、再刀、三刀…鲜血比她的得更快。

 他上,背靠墙,像九年前第一次相遇时那样,把她置于身前,让她的背靠他的,这样令他更能紧抱她,像连体婴似的分不开。

 “风,我爱你…”他闭上眼,脑中涌起自己幻想的情景,在咖啡店里,她煮咖啡,他洗碗…

 那种梦,原来也是幸福的,是一种他在龙家永远也得不到、学不会的特别感觉——只因有她在身边。有她在,在哪里都是幸福。

 “我不再是龙家大少…”他已经没有力气了,但抱住她的手却仍未松开,紧紧握。

 他的头搁在她肩上。

 “我爱你…”

 “不!”

 明明已经自我封闭,明明已经不想多想,明明想要死心,明明已经…

 可是,怎么仍有眼泪?

 第一次肯醒,是因为爱他;第二次不肯醒来,也因为爱他。

 因为伤害,因为担忧,因为害怕,因为自私,因为太爱,因为太恨,因为太强,因为太弱,因为差距,因为生存,因为死亡。

 不是不感动,只是不敢再爱,太累了呀!

 可是一个女人怎可能看着最爱的男人死在自己眼前?

 “始哥…不可以…”她自己也好不了他多少,她自身也了很多血。“始…”

 她极困难地挣开了他的手,想下找人救他,但手脚却已无力,砰的一声跌倒在地。

 在快失去意识之前,她见到龙始动了,下了,大手向自己伸来  wWW.bAmXs.cOm
上一章   残龙的冷凄   下一章 ( → )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希汶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残龙的冷凄》在线阅读,《残龙的冷凄(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残龙的冷凄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