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堡主总裁女奴秘书》第七章及《堡主总裁女奴秘书》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女人如烟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全本小说 热门小说
八毛小说网 > 总裁小说 > 堡主总裁女奴秘书  作者:问情语 书号:15773  时间:2017/5/20  字数:9106 
上一章   第七章    下一章 ( → )
 已在蓝晁家门口伺机而动已久的张纯珊、张纯舞和张纯依三人,迅捷地潜入蓝晁的住宅。还好他家里没有孔武有力的警卫驻守,只有三个佣人,皆-一被她们打昏。

 向若葵从房间走出来,看到屋子里闯进三个陌生的女人,吓了一大跳。

 “向小姐,你不要怕,我们是来救你出去的。”张纯依笑容可掬地安抚道。

 “救我出去?可是我又不认识你们。”

 “你是不认识我们,但你总该认识我弟弟张君尧吧!是他要我们来救你的。”

 “走吧,再不快离开这里,我怕待会儿蓝晁回来,我们可就走不了了。”张纯珊催促着向若葵。

 “我——”

 不待向若葵说完话,三个女人硬是将她架离蓝晁的住宅。

 向若葵离开那栋锢自己多的房子,向若葵竟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说不出来是什么原因,但她心里总不忍就这么离开。他…会不会伤心?

 向若葵!你是怎么了?他可是因你的人耶!你千万不能就这么陷下去!陷入自己思绪的她,对张家三姐妹的话恍若未闻。

 “呃…向小姐、向小姐!”张纯依轻轻推了下出神的向若葵,将她自沉思中拉回。

 一回神,看到所有人郁注视着她,向若葵红着脸道:“对不起,我在想事情,请问有什么事?”

 张纯依笑道:“我只是要告诉你这阵子你就先住我家吧。”

 “喔。”对于她们的安排,向若葵没有其他意见。

 “向小姐。这是要给你的。”张纯珊递了一张纸条给向若葵,那是尉迟光在国外的联络电话;有了这个电话,她就可以问尉迟光向若樱恢复得怎么样。

 向若葵虽然只和她们三人相处没多久的时间,却已让她们的亲切感动;张纯依非常体贴,张纯珊则是最搞笑的美女,而张纯舞是三姐妹中显得心事重重的人,但仍和她有说有笑。四个女人就这么谈天说地说回到张家位于明山的宅院。

 向若葵从不知道张君尧家里竟这么有钱。

 “哇,我都不知君尧家境这么好,之前他住我家楼下的时候,总是看他省吃俭用的。”

 闻言,张纯依转身摇着向若葵的肩膀质问:“我问你,你刚才说君尧在外面的生活很困苦,是真的吗?”

 “我没有说他生活很因苦,只是说他省吃俭用了点。”

 张纯珊俐落的将车停在地下室的车库中“我想我们要好好谈一谈小弟在外的生活情况。”她们领着向若葵往楼上客厅走去。

 冗长的“辩论大会”让向若挚感觉像被一堆炸弹轰炸过般的难受。因为张家三姐妹和张母大惊小敝的嚷嚷,她脆弱的耳膜还在嗡嗡作响,原因是张君尧在外的生活比平常人“刻苦”了些。

 正当一群女人吵得不可开时,张纯依看到自己的小弟从外面回来,高兴得直扑到他身上,又亲又抱的,一旁的张母和张纯珊赶忙上前凑热闹。

 于是,眼前只见张母和张纯依、纯珊三人像失去理智般的一阵猛亲,一旁的张纯舞则因挤不进去而推了一把像“粽”般挂在小弟身上的三个人。

 张君尧终于忍无可忍地吼道:“从现在开始,谁再黏在我身上亲个没完,我就马上离开!”此话一出,众女人立刻端出应有的“理智”乖乖的正襟危坐。

 “这才像话。”张君尧满意的点点头。

 此时,张纯舞瞥见监视器的萤幕,淡淡的警告:“蓝晁已经来了。”

 闻言,张纯依吃惊地说:“不会吧,动作这么快!”

 “这次可能不好应付,因为老四和他一起带了许多人来,他们一行人已经到我们家门口了。”

 “什么?难怪他会这么快就找到这里,老四到底是帮他还是帮我们?竟将他带来家里,还为他开门!”张家的老四张纯姒,是台湾赫赫有名、最年轻的女高阶警官。

 “纯珊,你不要这么激动好不好,先看看蓝晁会用什么方法带人走,我想老四可能是职责所在,一定有人对她施加压力。”张纯依颇受不了容易激动的张纯珊。

 “说的也是。若葵姐,我让五姐先带你到楼上待着,我们其他人在这里等他。”张君尧转身对向若葵。

 向若葵颤抖地点点头,立刻随着张纯舞往二楼快步走去。她心中很害怕,因为她知道自己这次这样离开他,他一定气炸了,要是她再回到他身边,他不知会用什么方式惩罚她。

 “你放心,我们现在可以利用这台电脑看到楼下的情形。”张纯舞见向若葵一脸担忧,于是拉着她来到自己的房间,因为她房间的电脑可以和所有的监视摄影机连线。

 向若葵跟张纯舞透过电脑看着楼下的情形。

 她毫不意外地看到脸色不怎么好看的蓝晁,不过,他身边还有两个穿着阿拉伯服饰的男子,不知道是谁。

 然而当一向冷静的张纯舞看到那两名男子时,立即惨白了脸惊呼;“这…这怎么可能!他怎么会找到这里来?”

 “纯舞,你还好吧?”向若葵关心地问。

 只见张纯舞两眼发直地瞪着萤幕,好一会儿才颤抖地转头对向苦葵说;“我…说真的并不是很好,我最害怕的人来了,我想我恐怕不能在这里陪你,我有事必须先离开这里。”

 “没关系,可是你这个真的不要紧吗?你自己可以走吗?”

 “可以的,我等一下会从后门溜出去,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嗯,我知道。”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独自待在这个房间内虽然只有短短的十分钟,却足以让向若葵开始仔细思考自己的感情。蓝晁对自己的用心她不是没有感觉,她甚至为他这么急着寻找自己而感动。

 自己是不是爱上他了?

 这样的认知让向若葵心中惊讶不已。她一直抗拒着他,只因为他是强暴和囚自己的人,但她却忽略了自己心里的声音。

 在这几天的相处里,她似乎在不知不觉中爱上这个蛮横、霸道的蓝晁,虽然他对她一点也不温柔,还常常对她发脾气,可是她就是爱上他了!

 向若葵喃喃自语道:“我想我还是乖乖的直接下楼去面对他比较好,我不应该逃的,他一定很生气…”向若葵很有自知之明的起身住房门口走去。

 她正要开门,她却看到房门被人用力打开,出现在门口的高大身影正是她早已爱上却不自觉的蓝晁,而他正冷着脸,怒气腾腾地朝她走来。

 一反常态,向若葵漾着阳光般的笑容,往他怀里扑去。

 原本紧绷着一张脸的蓝晁被向若葵反常的举动惊愣住。她不是应该怕他的吗?

 “说!为什么这么大胆的逃离我?”他抬起向若葵的脸,要她看着他。

 “我又不是故意的。”向吉葵噘着嘴,看着蓝晁深邃的蓝眸,知道他非常生气。

 “不是故意的?!就为了这个理由,你竟然逃离我?我告诉过你,今生今世我不许你离开我,而你却执意这么做!”蓝晁的怒焰越烧越旺。

 “可是要不是这样,我怎么会知道自己是爱你的嘛!”向若葵爱娇道。

 突如其来的话,让一向冷静自持的蓝晁傻了眼。

 “你…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我爱你呀!”

 原本的怒焰在听到向若葵这番告白后立刻消失无踪,他高兴得无以复加,紧拥着怀中的佳人,不确定地再一次问道:“你是说真的?没有骗我?”

 向若葵被他抱得几乎不过气来,她推着他结实的膛埋怨道:“哎呀,你抱得这么紧,我好难受幄!早知道你会这样怀疑我的话,我就不告诉你我爱你了。”

 蓝晁狂喜地在她睑上、嘴上又亲又吻。“跟我走。”

 “走?去哪里?”

 “当然是离开这里回我们的家啊,难不成你以为我会让你再持在这里?”他深情的望着向若葵“我要带你回我的国家。”

 同若葵不知道蓝晁是用什么方式摆平张郡尧和他那群厉害的姐姐,看来她得好好问问他,坐在开往蓝晁家的车上,向若葵好奇地问:“刚才和你一起来的那两位穿着阿拉伯服饰的是谁?我觉得张纯舞好像认识他们耶!”

 “刚才到两位是我的王兄,也就是沙国的国王和外首长;至于你所说的张纯舞我根本不认识,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认识我两位王兄。”

 “沙国国王和外首长?!哇!我都不知道你竟然是沙国的皇亲国戚耶,之前还对你那么凶…你该不会怪我吧?”光是想起自己前对待蓝晁的态度,她就感到十分不好意思。

 蓝晁宠溺地轻点了下她的鼻子。“小傻瓜我不会怪你的,但是以后在我两位王兄或其他人面前。你可不能再显出你那母老虎的模样;在沙国女不尊重男,可是很严重的事,甚至被判死刑都有可能呢呢!”

 闻言,向若葵吓得吐了吐舌头“哇,好可怕啊!我保证有外人在的时候,我会乖乖的。”

 “嗯,这才听话。”

 “蓝晁.我们还要坐多久的飞机?好无聊耶。”向若葵摇摇身旁闭眼一寐的蓝晁。整个头等舱都被他一个人包了下来,还言明除非他按服务铃。否则不准任何空服员进来打扰!她找不到人可以和她聊聊天。

 因为今天是她长这么大第一次搭飞机,兴奋的她怎么也睡不着,又没有她喜欢的东西可以打发时间,只好拼命的吵身边的人。

 蓝晁无奈地张开眼,捺着子说;“再一下子就到了你就不能有耐儿吗?离开台湾不过才三个小时,你就已经问我三次了。”他有些头痛自己为何会喜欢上这个麻烦的小女人,还老是将他气得半死,但他却偏偏P爱这个烦人的小妖

 向若葵委屈地嘟起嘴:“可是人家很无聊嘛!谁教你硬要带我出来玩,现在让我烦也是你自找的,我可没有你喔。”

 “好吧,就算是我自找麻烦好了.但是离开台湾不过才三个小时,你就这么没有耐,如果这次的航程需要十几个小时,你怎么办?”

 向若葵很认真的思考着这个问题.最后只得到一个答案——

 “那…那我就只好睡觉罗!”

 “是呀,所以你现在可以睡一下.等一下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才有体力,知道吗?”揽着向若葵的肩膀轻拍着,安抚个性像个小孩子般的向若葵试图照着蓝晁的话去做,可是她那兴奋的小脑袋却怎么也不肯休息,终于,她决定放弃尝试。她抬头问道:“我很好奇沙国的一切,和你是怎么说服张家那也大让我离开的?趁现在有空,你就告诉我嘛!”

 “你想知道吗?那当然没问题,但是我有一个要求。”蓝晁坏坏的笑着。

 “要求?”向若葵闪着灵动的大眼“哦,我知道了。”

 像了解他的意思似的,她红着脸,直接往他的脸颊蜻蜓点水似地吻了一下。“这样你就可以够了吧?”

 “这样不够。”蓝晁一使劲,便将向若葵抱起,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然后用嘴堵住她微一的樱

 醇厚的男气息包围着她,那与她纠给的舌、摩挲着她脸颊的手掌,缓缓挑逗着她的每一神经。

 极度愉后,向若葵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服,红羞道:“以后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明目张胆地做这种事?如果空服员突然跑进来,我们不就丢脸死了。”

 蓝晁拉起自己的西,取笑道:“现在才害羞不嫌太迟了吗?而且我吩咐过不准任何人打扰我们,所以你放心,不会有人突然跑进来的。”语毕,他拍拍向若葵“好了,想必你一定有些累,要不要先睡一下?”

 “但是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耶!”经过刚才那场狂烈的爱后,她的确有些累,她斜枕着坐在旁边椅子上的蓝晁的肩头,仍不甘心地追问。

 “要从张家的人手中带走你其实很简单,只要告诉他们如果敢和我作对,我两位王兄会立刻停止对全世界的石油输出,我想他们应该知道事情的轻重,不会想当全世界的罪人。”

 向若葵嘟着嘴骂道:“你好卑鄙,竟然用这种下的方法!”

 蓝晁用手指轻点了下向若葵的小嘴“还不都是为了你。”

 “少来!对了,还有你国家的事,你快告诉我。”

 “瞧你急的,我说就是了。”蓝晁以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缓缓诉说沙国的一切。

 “沙国,是我最美丽的故乡,她有世界上最辽阔的沙漠,如果置身在那片浩瀚的沙海中,你一定可以感受到阳光在绵延起伏的沙海上撒下的美丽魔法。当然,绿意盎然的苍翠绿洲也是美丽而珍贵的,因为在我们国家,水是一种相当珍贵的资源,没有水就无法孕育出一个个美丽的绿渊。”

 昏昏睡的向若葵半闭着眼睛问:“那你住在哪里?”

 “我住在海边的蓝馆。沙国最特殊的地方就是她不同于其他沙漠国家都是位于内陆,而有一条绵延的海岸线。一望无际的蔚蓝海水和海边细碎于净的白沙,拼奏成我小时候最美丽的回忆,经可惜人事已非…”蓝晁他说到这里,发现靠着他的向若葵不知何时已睡着了。他温柔地抚着她,无法想像自己老是被她气得半死,却又这么柔情的对待她。

 望着佳人睡的娇颜,蓝晁心中涌起千头万绪。他知道自己这次又回到那个不愿再回去的回地方,所有的族人一定都会大吃一惊,而且他还带了他们最不的台湾女孩回去,到时一定会有许多不利若葵的流言,他必须好好保护若葵,不能让她受到任何伤害。尤其二王兄雷洛斯曾提醒他,自小到大最爱欺侮他的堂兄迪尔,最近有杀台湾黑发女人的嗜好,在他们还没找到迪尔的犯罪证据,并将他逮捕之前,蓝晁绝对要随时注意身边的向若葵。

 因为如此,所以他这次回国并没有过度招摇,还婉拒了两位王兄为他安排的专机,以免惹来其他族人对他不利的流言及引起迪尔对向若葵的觊觎。

 飞机平稳的降落在沙国的国际机场,蓝晁摇摇身边的向若葵:“若葵,快起来,我们到了。”

 “到了?”向若葵张着惺松的睡眼,一时还无法清醒;这是她的老毛病,只要一睡着就很不容易清醒。

 相处这些日子,蓝晁也深知她这个老毛病。

 “是呀,你快起来吧,不然等一下全部的都走光了,只剩你一个人待在这里喔。”

 “不行!怎么可以丢下我一个人在这里。”

 向若葵马上驱走所有的瞌睡虫,跟着蓝晁下飞机。

 从机场到蓝馆,有专人开豪华礼车接送,向若葵舒服的坐在后座,目光总好奇地打量着这里的人。

 沙国的男人,都穿着宽大的罩袍,上紧有带并佩戴一把短剑;而女人则都以薄纱覆面,同样也穿着宽大的罩袍。就连来接他们的司机也是穿着这里的传统服饰,还说着当地的语言,向若葵是有听没有懂,蓝晁倒是很流利的和那位司机交谈。

 她看着这里女的传统服饰,颇不认同的对蓝晁说:“你不要叫我穿寻种衣服喔!”她比了比一个穿着传统服饰的女人。

 蓝晁看了一眼,不解的问:“为什么?”

 “拜托,我个子这么矮,穿那种长长的衣服一定不好看,而且一定会一大到晚踩到自忆的下摆而跌倒我才不要。”

 “我不会勉强你穿那种衣服的,因为你不是我国的人.所以不穿那种衣服也没关系。”

 “还好不用。”向若葵松了口气。“我真怕你会强迫我打扮得和你们这里的女人一样。

 “你想太多了。”良久,蓝晁指着前面的路牌道:“这个路牌过去就全是蓝馆的私人土地,我们就要业到蓝馆了。”

 “真的””向若葵前后张望、左顾右盼,后转头对蓝晁说:“你骗我,这附近都没有海,怎么可能快到蓝馆了?从这边开车到海边,我想最快也要十分钟以上,你不会是要告诉我在这十分钟的路程中,所看到的上地都是你的吧?”

 蓝晁笑而不语。向若葵不知道光是一座蓝馆,所拥有的私人上地就大到这个地步。由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开车到位于海边的蓝馆,以时速八十公里开车,至少也要十十分钟。这一整片广大的土地,都是当年父亲送给母亲,母亲过世后则由他继承。

 一路上蓝晁尽量告诉向若葵晕里的风土民情、文化差异;因为入这里的人大多信奉回教,所以他觉得有必要告诉她一些该知道的事,他自己则不信奉任何宗教,所以并没有太多忌。

 车子在绕过一个小山丘后,向若葵才看隐于山丘后的海面和那座盖在海边的美丽城堡。她兴奋喊道:“是海耶!好漂亮喔,而且这里的沙子好干净,都白白的,海也好蓝、好美,还有那栋城堡好雄伟壮丽,真希望可以进去里面看看,我发现你们这里这种城堡很多喔!”她看着那座白墙蓝顶的城堡,丝毫没有联想到那座城堡就是蓝馆。

 蓝晁看着开心的佳人,愉快的说:“如果你喜欢,我明天下午可以带你到海边走走因为我们今天必须先回蓝馆,我还有事要代总管。”

 母亲死后的这些年,他将所有的忧郁、伤痛都抛进蓝馆里,现在他带着阳光般的若葵再回到这里,或许。她可以将蓝馆过往不愉快的霾一扫而尽。

 “你是说要带我到海边玩?哇——真是太了。那我们还要多久才到蓝馆?我都没看到什么蓝馆呀!正当向若葵这么问时,他们搭的车间就停在她刚才看到那座城堡的,司机还下车帮他们开门。

 向若葵疑惑地问:“我们不是要先回蓝馆吗?怎么你会带我来参观这座城堡,难道你认识这座城堡的主人?”

 蓝晁笑道:“小傻瓜,这里就是蓝馆,我就是这座城堡的主人。我不是跟你说过蓝馆是白墙蓝顶的建筑,你怎么忘记了?”

 “什么!?”向若葵瞠目结舌的说:“你是说…这座城堡就是蓝馆?!不会吧…天呀!我真不敢相信。”

 “你还有很多事情不知道呢!我们先进去吧,不要站在门口。”他执起向若葵的小手,拉着震惊的她走进门。

 向若葵傻愣愣地跟着蓝晁走入大厅,好奇地看着城堡内的一切。

 城堡内部的摆设并不是完全是传统的中东风格,有些地方甚至还可以看到充欧洲气息的装璜摆设。大片的落地窗,让海岸的蔚蓝风光一览无遗。她兴奋的对蓝晁说:“这座城堡好漂亮,还可以直接看到海景、听到海的声音,我好喜欢这里。”

 “喜欢的话我们就在这时多住一阵子。”他宠溺的看着向若葵。

 前方一位老人朝他们走来,脸上带着高兴的表情。他一走过来就紧抱着蓝晁,又哭又笑地说着向若葵听不懂的阿拉伯话,蓝晁也用阿拉伯话和那位老人交谈。“劳德管家,真是辛苦你了,我离开这么久才回来。”

 劳德是这里的老管家了,三十年前就开始在这里工作,直到现在。

 劳德擦去欣慰的泪水,笑着说:“不辛苦、不辛苦,五年前少爷离家时.我还以为少爷不会再回来看我们了,没想到少爷竟然突然回来,让我没有时间将蓝馆好好整理一番。不过少爷离开以后,我都尽量让这里维持原貌,没有做太大的更动,希望少爷回来能住得开心。”

 “谢谢,你将这里整理得很好,我看了很开心。”

 “哪里,少爷夸奖了。”劳德眼角一瞥,看到站在少爷身旁的黑发东方女孩,心想看来少爷是真的想定下来了。“少爷,这位小姐是?”

 “她是我带回来的新娘,未来会是这里的女主人;她叫向若葵,你可以用中文和她交谈,因为她听不懂阿拉伯话。”

 蓝晁用阿拉伯话对劳德说,站在他身旁的问若葵虽然听不懂阿拉伯话,可是她听到他话中提到自己的名字,便对审视着自己的老人点头微笑,儿不知蓝晁对管家宣布要娶她的事情。

 劳德微笑地走到她面前,恭敬地行礼后,用中文说:“向小姐你好,我先自我介绍!我是这里的管家劳德,己经在这里工作三十年,算是看着少爷长大的,如早你住在这里有什么需要或问题,都可以问我。”

 劳德一口流利的中义。让向若葵颇为吃惊。

 “你会讲中文?我以为这里的人都只会说阿拉伯话呢!”

 “我就是因为会说中文才能在这里工作的。因为当年夫人只会说中文,所以在这里工作的佣仆都必须会说中文。”

 “喔!原来如此,那我住在这里的这段时间,就麻烦你多照顾了。”

 “没问题这是我份内的工作。对了,向小姐远道而来应该累了,我先请人为你们准备午餐,尝尝我们厨师的好手艺吧!”劳德弯一揖便转身去准备午餐。

 向若葵抬头问蓝晁:“午餐?我们为什么现在吃午餐?我记得上飞机时就已经十点了,坐飞机坐这么久,怎么可能现在才吃午餐?”

 “你忘了时差的问题。这里的时间慢台湾五、六个小时,所以我们到这里才中午而已。

 “喔!我知道了。不过我发现这已的人都好亲切,刚才那个劳德管家看起来也很好相处,总是笑眯眯的,一点也不像电视上演的那样。”

 “电视上演的那样?”他极少看电视所以不懂向若葵的意思。

 “就是那种很坏、很坏的恐怖管家呀,外表看来就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只对自己的心腹好,如果少爷带女人回来;就会将那个女人批评得一无是处,还会他偷趁少爷不在的时候待那个可怜的女人、想尽办法把她赶走。让她落街头。”

 她长篇大论完后说:“不过幸好劳德管家是个好人;让我松了一口气;否则他要是像电视演的那样,狠心赶我出去,我人生地不的,英文说得这么烂,又不会说阿拉伯话,下场肯定很凄惨。”

 “你哟.就是电视看太多了,才会一天到晚想些有的没的.以后那种既无聊又没营养的电视节目少看一些,省得你一天到晚胡思想。”

 “什么!我看的电视哪会无聊啊!”向若葵义正辞严地辩驳:“我每次看连续剧都看到茶饭不思,而且有时剧情很可怜,我还会在电视机前跟着女主角哭耶!这么好看的剧情你怎么可以说它既无聊又没营养呢?”

 “算了,你总是有一堆歪理,我先带你到楼上参观房间好了。”

 “讨厌,你怎么这么说。”嘴里虽嘟嚷着,她还是乖乖的跟着蓝晁的脚步走。  Www.BaMxS.CoM
上一章   堡主总裁女奴秘书   下一章 ( → )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问情语最新创作的免费总裁小说《堡主总裁女奴秘书》在线阅读,《堡主总裁女奴秘书(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堡主总裁女奴秘书的免费总裁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