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堡主总裁女奴秘书》第八章及《堡主总裁女奴秘书》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女人如烟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全本小说 热门小说
八毛小说网 > 总裁小说 > 堡主总裁女奴秘书  作者:问情语 书号:15773  时间:2017/5/20  字数:19379 
上一章   第八章    下一章 ( 没有了 )
 向若葵跟着蓝晁来到位于城堡顶楼的主卧室,在主卧室前还有一间宽敞、华丽的前厅,整个布置都以蓝⾊为主,设计出传统的中东浪漫风格;由旁边的落地玻璃窗往外望去,美丽的海景尽收眼底。

 “怎样?还喜欢这间房间吗?以后我们就住在这里。”

 “我是很喜欢呀,可是又要和你住同一间房间,还睡在一起…”向若葵皱皱眉“我虽然和你…和你发生过‘那种’关系.可是我们又没结婚,这样光明正大的同住不大好吧!我看我还是自己一个人睡客房就好。”

 “我说睡一起就睡一起,你不必多说。”

 “什么!”她不敢相信。“你怎么可以擅自决定,都不询问我的意见!”

 “这种事情我决定能可以了。”他说得很理所当然。

 向若葵气各指着他大骂;“你、你这个专制的暴君!”

 “反正你都已经是我的人了,同住一间房有什么关系?”

 “话不是这么说——”

 “我才不管这么多,你还是乖乖的住在这里吧!”

 “你…我最讨厌你了!”向若葵生气的捶着他,可是蓝晁的胸膛结实得像一堵厚墙般,害她捶得手都疼了。

 蓝晁心疼的执起她的手轻揉。“明知道我不会痛,你何必这么做呢?”

 向若葵菗回隐隐作痛的手。“我讨厌你,你不要管我啦!”

 蓝晁无奈的摇‮头摇‬,拉着向若葵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如果我说我是沙国的三王子,但是我有许多痛苦的往事,那些都是我不愿去回想的过去,你愿意静静听我说吗?”他充満忧郁的蓝眸紧盯着向若葵,脸上的表情不再冰冷。

 “我…我洗耳恭听。”

 于是,蓝晁用他低沉醉人的嗓间,缓缓诉说向若葵不道的过去——

 “当年,我⺟亲只是个十七岁的‮湾台‬乡下女孩,我父亲,也就是沙国的前任国王,不顾皇室的反对硬是将我⺟亲娶回沙国,但⺟亲无法适应皇宮的生活,父王使命人盖了这座蓝馆让她住在这里,并请来两位老师教导她沙国的语言和礼仪。其中一名男老师却爱上她,⺟亲挽拒他的求爱,那名男老师便和另一名女老师辞职离开沙国,当时我⺟亲正怀有⾝孕。他们离去后,我⺟亲生下了我,原本我父王⾼⾼兴兴地前来蓝馆看他的第三个王子,可是当他见到我时,使气愤得想将初生的我摔死,幸好我⺟亲拼命求他,他才没杀了我…”蓝晁神情痛苦地转头问向若葵:“你知道为什么吗?”

 向若葵不解的摇‮头摇‬。

 蓝晁扶着她的脸颊,让她直视他的眼睛。

 “你看看我的眼睛,它是蓝⾊而不是绿⾊!就是这双该死的蓝眼,让我父王一直以为我⺟亲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因为当年那男老师的眼睛就是蓝⾊的,而我父王的眼睛是绿⾊,在我们的家族中,从未出现过蓝眼的小孩,所以我⺟亲被认定和那名男老师有染,我父王也因她的不忠,虽免了她死罪,却罚他终生不得踏出蓝馆的领地。

 于是从小,每当我到宮里,总会有一些族人因为我的⾝份不明而排挤我;还好我的两位王兄并未因此排挤我,他们还对我很照顾。对于父王没有除去我王子的⾝分。我不知道该不该感激他,哈-一”他沉痛的苦笑。

 她被囚噤在这里十年之后⾝体变得越来越差、而我那痴情的⺟亲是多么想再见我父王一面,于是我跑到皇宮去哭求我父王去见我⺟亲一面。但他不肯;就这样,在十九年前,我⺟亲怀着哀伤;以跳楼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

 说完这段伤心的往事,蓝晁用他忧郁的蓝眸,定定地看着向若葵。

 向若葵什么话也没说,只是伸手轻轻的抚着他伤痛的睑庞。她现在才知道他为何一直都有着冷淡的表情,原来他有一段这么难堪的过去。

 无言中,蓝晁将唇印上向若葵的红唇。

 他第一次这样毫无保留的对她说出心里的话,让向若葵非常感动,不知不觉间,心中的爱意越来越深。

 刚才的午餐实在太丰盛了!向若葵心想。

 因为她从未吃过沙国的美食,这次不用蓝晁逼她,她自己就吃了一大堆。吃完饭后,反正闲来无事,蓝晁又在楼下处理一些事情,向若葵便一个人优闲的在房间整理行李。

 突然,她看到那张张纯珊给她的,上头写有尉迟光电话的纸条,她心念一动——

 趁现在蓝晁不在,她刚好可以打电话问尉迟光若樱现在的情况,顺便和若樱聊聊,反正这个房间里就有电话,刚好可以让她直接打出去。

 她⾼兴的拿起电话,直接拨给尉迟光,却没想到自己这个举动正好落入蓝晁的眼中。

 刚想进房间的蓝晁,在门口就看到向若葵正在打电话,他很好奇向若葵会打电话给谁,于是就很小人的站在门口偷听。

 电话接通后,一道男性低沉的嗓音自话筒传来。

 “请问是尉迟光先生吗?”如果不是尉迟光接电话,她可不会说英文。

 还好,接电话的正好是尉迟光。

 听到是他,向若葵松了口气,笑着说:“我是向若葵,你没有遵守我们之间的约定。”她怪尉迟光明明答应她会让若樱和地联络,却没有照做。

 这句话听在蓝晁的耳里,却让他气得冒火。

 他愤恨的紧握拳头时骂:这个可恶的女人,嘴里口口声声说爱他,背地里却瞒着他和尉迟光联络!

 不知大祸临头的向若葵,还开心的和尉迟光讲电话,但纯粹是聊天,她现在在心中只有蓝晁,不可能还爱着尉迟光。因为尉迟光正好有事,若樱也不在,所以他请若葵晚上再打电行给他,他会把电话转给若樱听。

 “那就这么说定了,我晚上再打电话给你罗,拜拜。”

 向若葵心情‮悦愉‬的挂上电话,才转过⾝,就看到満脸怒意的蓝晁站在门口。她吓得小脸刷白,因为她知道蓝晁一定会误会自己。

 “蓝晁,我可以用解释…”

 蓝晁大步踏进房里,并用力的将门摔上,狠厉地对向若葵说:“你不用解释!我只相信自已眼睛所见、耳朵所听。”他双手紧抓住向若葵的肩膀。“你这个贱人,竟敢欺骗我!你说你爱我,只是为了让我放松戒心,对吧?”

 “不!”

 向若葵拼命的‮头摇‬,但是蓝晁根本不相信她说的话。

 “你不用否认,我绝不会再相信你说的任何话了,我要让你知道欺骗我的下场。”他无情地将向若葵的衣服一把撕开。

 意识到他的企图,向若葵吓得死命挣扎,却挣不开他铁腕的箝制,反而让蓝晁更用力的抓着她,那強劲的力道,让向若葵痛得流下眼泪。她泪眼盈眶的乞求:“不要,我求求你不要再这样对我!”

 对她的乞求,蓝晁充耳未闻,狠心的硬脫去她⾝上的內衣。

 “不要、不要!”向若葵声嘶力竭地哭喊,她好怕现在的蓝晁。

 他深沉的蓝眸看着眼前的泪人儿,其中已无一丝温柔多情:“既然有胆子背叛我,就不要怪我对你狠心。”

 “我没有,我…”

 未竟的话语全让蓝晁用惩罚性的吻封缄,他不让向若葵有任问解释的机会,狂热的吻着她,‮腥血‬的味道由向若葵被咬破的嘴唇渗出。

 他要她痛!因为她不珍惜他的感情,糟蹋他对她付出的真心;是她先让他痛不欲生,他也要让她尝尝这种滋味…

 向若葵吃痛的呼喊,‮动扭‬⾝体想逃离蓝晁狂猛的攻击。

 蓝晁无情的讽刺:“跟我做会痛,跟尉迟光做就不会,是不是?”

 向若葵咬紧牙关不语。她气他这样污蔑她,同时还不停的在她体內‮刺冲‬。无情的讽刺和疼痛难当的⾝体,让她不想再说什么,只当这是一场恶梦般等待它结束。

 她不语的态度让蓝晁的怒气火上加油,他更是用力的揷入她体內,在她⾝上尽情的怈愤。

 他深邃的蓝眸直盯着向若葵。“你永远别想逃离我!”浓烈的妒意让他发狂“我不会让你有机会离开我,投奔尉迟光怀抱的!”

 一记记有力的‮刺冲‬,让向若葵几乎承受不了这种仿佛无止境的‮磨折‬,夹杂着羞愤和疼痛的泪水,也阻止不了蓝晁疯狂的占有,她只能紧紧抓住被单,咬紧牙不让疼痛的呼喊逸出口。

 向若葵现在已经分不清是⾝体的疼痛较多,还是心里的疼痛较多。

 在这场狂暴的惩罚中,蓝晁‮磨折‬着向若葵的心,也‮磨折‬着自己的心。他不停的律动⾝体,直到达到⾼嘲,他嘶吼着特浓稠的种子噴射在向若葵体內…

 完事后,蓝晁穿好自己的裤子,随即离开床铺,留向若葵一个人独自在床上不断啜泣。

 “我恨你,我永远不会原谅你的!”

 “你恨我也罢、永远不原谅也罢,反正你是逃不开我的,你最好认命。”蓝晁无所谓的转⾝,不愿看到向若葵哭泣的表情。

 “你关得住我的人,关不住我的心。你这样对我,就算我人在你⾝边,我的心也永远不会属于你!”

 闻言,蓝晁猛一转⾝“你胆敢再说一次,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你绝不会想尝试三天下不了床的滋味。”

 “你!”向若葵又惊又怒地瞪着蓝晁。

 “我既然说得出,就一定做得到。”残酷的威胁完后,蓝晁离开房间,并将向若葵锁在里面,不让她有机会逃离。

 沙漠的美丽夜晚,弯弯的上弦月⾼挂天际,闪烁的星辰围绕在月儿旁边,将原本黑暗无垠的大地映照得迷离、梦幻。

 原本该待在蓝馆中的蓝晁,突然有事要出去一会儿,临行前还不断叮咛仆人要好好看守向若葵。

 才来沙国第一大,她和蓝晁就吵得这么凶,心碎的向若葵双眼红肿地望着窗外。这里不是她的国家、她熟悉的地方没有她认识的人,蓝晁又对她这么‮忍残‬;她不想再留在这里了但她要怎么逃出去?

 在蓝晁的监视下,她或许连逃出这间房间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要回到‮湾台‬了。而且房间里的电话也被他拿走。她根本无法和外界联络。

 清凉的海风由落地窗吹进房间,向若葵伸手拢好被风吹乱的头发,突然,她想到一个逃出去的方法!

 长长的布条,是向若葵“肢解”床单和床幔所做成的,刚好由三楼的窗口到一楼。因为这里原本就很少有人走动,再加上已是深夜,所以她可以很安心的由这里逃走。

 向若葵先试了一下布条的牢固度“嗯,这样就没问题了,只要能在不被人发现的情况下偷偷溜出去,再想办法打电话向君尧求救。应该就能顺利逃回‮湾台‬。”她⾼兴的想着,并鼓起勇气,开始沿着那垂落至一楼的布条慢慢的往下爬。

 或许进亟欲逃走的信念使然,原本怕⾼的她,此时也顾不了这么多,只能让自己的眼睛尽量不往下方看,手脚并用的慢慢往下爬。

 “啊…阿弥陀佛,佛祖保佑我,我…没做什么坏事,不…不该短命…”向若葵颤抖地喃喃自语,边紧攀着布条,边往下移动。

 虽然向若葵紧张得汗流浃背,但她还是很‮全安‬的爬到接近一楼的地方。

 刚回蓝馆的蓝晁,一进房间,看到的就是这一幕:敞开的落地窗,系在栏杆上的布条和空无一人的房间。他愤怒地往落地窗外的阳走去,眼前的景象看得他心脏差点跳出来。

 这个笨女人竟正攀着一条布条往下爬,真是不要命了!

 “向若葵!你知不知值这么做有多危险,他生气的往楼下吼。

 闻言,向若葵吓了一大跳,不小心一个手滑,惨叫一声跌落到一楼的地面。在三楼的蓝晁看了差点吓破胆,飞也似的就往楼下冲去,担心跌落至一楼地面的向若葵,虽然疼得眼泪直在眼眶里打转,但她还是勉強爬起来,往她计划逃跑的路线走去。

 她绝不能让蓝晁给捉回去,一旦让他捉回去,下次要再逃跑就没这么容易了。向若葵这么提醒自己,脚下的步伐更是丝毫不敢松懈。

 着急的跑到一楼却扑了个空的蓝晁,怒气更是火上加油。他是这么爱她,把她关起来也是为了留住她,她竟还是想逃离他!

 循着向若葵留下的脚印追去,他很快就看到她狼狈逃跑的⾝影。

 “向若葵,你不许再逃了!”森冷的语气令人背脊发寒。

 虽然很害怕,但是向若葵并没有停下脚步依旧直直的往前跑去。

 砰的一声枪响,向若葵的小腿被‮弹子‬擦过,她吃痛的往前方跌去。

 蓝晁拿着一把仍在冒烟的手枪,一步步逼近因受伤而跌倒在地的向若葵。“你不该逃跑,更不该考验我的耐性。我警告过你!你却置若罔闻,完全没把我的话听进去!”他狂怒的过眸中没有丝毫心疼。

 向若葵強忍住脚伤,坚強的站起来“我为什么不逃?这里不属于我,也没有我的亲人,是你強押我来这里,从不理会我的想法,一厢情愿的关住我、強暴我!你要的不见得就是我要的,你到底有没有替我想讨?”她愤怒的指控。

 “那些我不管,也不在乎。我说过,我要你永远在我⾝边,不只是人,连心也要。”他深沉的蓝眸,紧钡任眼前的挚爱。“既然你遇到我,又让我看上,我就不准你逃离我.这就是你的宿命。”

 “你…你这个无理的暴君、我一分钟都不要和你在一起!”向若葵怒骂蓝晁,随即转⾝,头也不回的拖着受伤的脚村前走。

 “不许走!你再走一步试试看。”蓝晁将手枪直指向若葵。

 她娇小的⾝影一僵,却还是固执的往前走。

 “向若葵,你不要以为我不会开枪!”执着枪枝的手渐渐扣下板机。

 砰!第二声枪响,向若葵⾝上射出一朵血花,她无法置信的往前倒下…

 “若葵!”蓝晁撕心裂肺地嘶吼,往向若葵奔去。

 是谁开枪射她?他没有开枪啊!

 蓝晁看着向若葵昏为的苍白娇颜!随即用杀人般的目光环视四周,却没发现任何人影,只好先抱着昏迷的她赶去医院,他怕去晚了,就再也见不到那温暖他的心的阳光笑容。

 蓝晁发疯似的开车直奔医院,到了医院后,动用权力,请来最好的外科医生帮向若葵进行急救。

 一群医术⾼明的外科医生,全都聚集在手术室中为躺在床上受到枪伤的向若葵急救。向若葵肩部受到枪伤,失血不少,情况十分不乐观,但所有的医生还是尽全力抢救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每一秒钟对蓝晁而言椎心刺骨的‮磨折‬。

 许久,向若葵让人由手术室推到加护病房中,在病房外,医生告诉蓝晁:“向‮姐小‬的病情还不是很稳定,我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去救她。照理来说,她只有肩胛的枪伤比较严重,在输血后,应该不至于会陷入昏迷的状态,可能是她本人的生存意志薄弱,所以我们…”

 “你说什么?告诉我,她不会死,对不对?”蓝晁失去理智的摇着医生的肩膀。

 “请你冷静地听我说,向‮姐小‬的求生意志薄弱,现在还在观察期,我也不能肯定的告诉你她不会有事。

 医生的话让蓝晁几乎崩溃,刚赶到医院的雷洛斯见状,连忙拍拍蓝晁的房膀安慰道:“你要振作一点,我已经派人去查这件事了,我敢肯定几成九是迪尔所为。

 “又是迪尔!”蓝晁咬牙切齿“要是若葵死了,我一定要他一起陪葬!”

 “这事以后再说,你先冷静下来,进去看看若葵吧。”

 “嗯。”蓝晁转⾝和雷洛斯一起走入病房,在向若葵的床边,还有医生和护土看顾着,随时注意她有无恶化的迹象。

 蓝晁走到床边,心疼的看着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向若葵,看到仪器上所显示的微弱心跳,他紧握住向若葵有些冰凉的小手,喃喃道:“若葵,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吗?知不知道我就在你⾝边?”

 床上的人儿当然无法回答他,但蓝晁仍自顾自的说:“我希望你能听到我说的这些话,我要你知道,我很后悔总是这样残酷的对待你;我知道我无情的恶行一定深深的伤了你的心。在你动手木的时候,我打了通电话给尉迟光,当他告诉我一切后,我真痛恨自己当时为何不冷静下来听你的解释。我知道我误会你太深,也知道你从没有背叛过我,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失去理智的嫉妒在作祟。”

 他吻了一下那苍白无血⾊的小手“你知道吗?我真的、真的非常爱你,为了得到你,我甚至不惜用最卑劣的方法和最‮忍残‬的手段。对于我疯狂地伤害你的行为,更让我深深的痛恨自己。现在,你什么话都无法回答我,只能这样静静的躺着。你可知道你这个模样,就是对我最大的惩罚?”他低头心痛的嘶吼。想唤向她渐渐消逝的生命。

 一旁的雷洛斯看不下去,劝道:“杰森,不要这么激动。’“不要管我!”蓝晁抬起头来,那向来坚毅的脸上,挂着两行悔恨的泪。

 雷洛斯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静静的退到一旁,看着蓝晁对向若葵忏悔。

 置⾝于白茫茫的雾中,向若葵看不清眼前的一切,也不知道这是哪里,她只觉得好累、好痛苦,她想好好的休息,永远不要再面对痛苦。

 当她有这个念头时,眼前突然出现一个熟悉的背影,她认出那是她⺟亲的背影——那个最疼爱她的⺟亲。她立刻追上前去,可是⺟亲却转过⾝来对她说:“你不要跟着我,你不该来这里的。”

 “为什么我不能跟?”向若葵不解。“妈妈,带我一起走,你不是一向最疼我的吗?难道你讨厌我?”

 “傻孩子,妈妈怎么会讨厌你。”她温柔的笑道:“但是你不该这么快就来这里,你要好好的活下去。

 “不要,我不要!向若葵摇‮头摇‬。“我活得好痛苦,蓝晁只会误会我、欺侮我,我己经被他伤透了心,不想再回到他⾝边、你让我跟你走,好不好?”

 “你真的这么想吗?看看这个再做决定吧。”

 向若葵⺟亲的手一挥,向苦葵就看到病房中的影像,也听到病房中的声音。她看到蓝晁正握着她的手,对着昏迷不醒的她哭泣。

 “他…”向若葵很惊讶蓝晁是然会为了她而哭,而且她听到他说:“若葵,你一定要活下去,失去你,只会让我生不如死,我无法坚強的承受没有你的曰于,我保证不会再误会你、欺负你,你能原谅我吗?”

 “他真的很爱你,只是嫉妒让他总是失去理智的伤害你,你可以原谅他吗?”

 “我…我不知道。”

 “唉!你这孩子就是这样,凡事都犹豫不决。”

 “不是,我怕我一回去他又故态复萌。”

 “不管他会不合改,你不回去又怎么知道呢?”她轻抚爱女的脸颊“只要活着,没有什么事是不能改变的,但是如果你现在选择死亡来逃避所有的事情,我就很不能认同你这种胆小的行为。”

 向若葵看着⺟亲“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这才是我聪明的孩子,你快走吧。”

 向若葵的⺟亲伸手一推,向若葵便直直往掉落…

 在向若葵陷入昏为后十二个小时,雷洛斯已经疲惫不堪的倒在病房外的椅子上呼呼大睡,蓝晁却依然寸步不离的守在床边,不吃不喝也不睡,因为他怕他一离开、一个小注意,向若葵就会突然离他而去,把他一个人丢下。

 “若葵,你听得到我说的话吗?你会醒来吗?”蓝晁低语:“如果你有听到,可否给我一些反应?就算你现在睁不开眼,你可以动一下手指,一下就好,我不想看你这样毫无反应的躺着!那会让我很不安。

 不知道向若葵是不是真的有听到他说的这些话,蓝晁感觉握在手中的小手,竟然轻轻的动了一下,他紧张的唤来医生“医生,她刚才手动了一下,是不是有希望了?”

 医生看了看一旁的仪器,果然病人的各种生命指数都有稳定的迹象。

 “向‮姐小‬现在正稳定恢复中,现在就等她醒来。”

 听到医生的话,蓝晁只觉得老天果真没亏待他。虽然从小他就是个无神论者,但是奇迹的出现,让他不噤感谢上天的眷顾,让他没有失去所爱,让他还有赎罪的机会。

 他流下喜悦的泪水“若葵,你要快点醒过来.让我有赎罪的机会。”

 像听到他说的活似的,向若葵缓缓张开眼睛,蓝晁⾼兴得大叫:“你听到我说的话了!你醒过来了!”

 向若葵无法说话,只能微微牵动嘴角。然后她看到他哭了,她不想看到他哭,想举手擦去他的眼泪,却连手都抬不起来。

 “嘘,不要说话,你现在⾝体还很虚弱,要好好休息才能恢复体力,知道吗?”

 闻言,向若葵乖乖的闭上眼睛休息。乖。”

 当向若葵病情好转后,蓝晁成天待在她⾝边,温柔的陪伴着向若。因为他觉得自己欠她太多,他要用温柔的态度,和她重新来过。

 在向若葵住院的这段期间,尉迟光和向若樱也有来探视,向若葵为向若樱眼睛恢复光明⾼兴,也祝福她和尉迟光。因为向若樱告诉她,等她休养好⾝体后,要和尉迟光举行婚礼,希望到时她能活蹦乱跳的来参加,向若葵当然马上答应她。

 尉迟光和向若樱在沙国待了大概三天,两人才回去‮湾台‬。

 向若樱一离开,向若葵便开始感到无聊了。

 还好医生及时宣布她的⾝体已经完全康复,可以出院了,否则她一定会在医院里闷疯。

 回到久违的蓝馆,向若葵一进房间看到眼前美丽的海景,便对蓝晁要求:“蓝晁,我想到海边去玩。”

 “不行!你⾝体才刚好,怎么可以出去玩。”

 “可是我已经出院了呀,而且我现在也能自由活动,伤口一点也不痛了,为什么不能去海边?”

 向若葵伤口不痛,蓝晁可就头痛了。

 “我还是不放心,那太危险了。你别忘了,我们还没有捉到之前开枪袭击你的人,你这样贸然跑出去,很有可能会遇到危险。”

 “你怎么这样!”向若葵嘴唇嘟得老⾼“你忘了在我住院之前,你答应要带我到海边玩,现在你又反悔,不守信用!”

 “若葵,不是我不守信用,我只是不想再拿你的小命开玩笑。”

 “哼!”向若葵呕气地转⾝捂住耳朵不听他解释。

 蓝晁拿向若葵没办法,他现在又有事要问雷洛斯,只好留她一个人在房里发脾气,他要先到隔壁的书房见雷洛期。

 听到蓝晁离开的脚步声,向若葵连忙回头,对着他离去的背影大骂:“你最讨厌了,小气鬼,还说要对好,都是骗人的,蓝晁是大骗子!”

 蓝晁当然有听到向若葵的怒骂,但他还是走到书房,反正他现在越理她,只越让她得寸进尺。而他在除去伤害向若葵的人之前,他不想冒险。

 向若葵那中气十足、点也不像病人的怒骂,连在书房里的雷洛斯也听到了,他取笑走进书房的蓝晁:“你未来的老婆很有精神嘛!”

 “不要取知我了,她总是这么让我头痛。”蓝晁连忙讨饶。

 “这样总比她病恹恹的好,至少我不会看到一向坚強的你,个是哭得像个女人,就是发疯似的守着病人。”看到蓝晁被他说得脸⾊一阵青、一阵白,他就觉得很有趣,他最喜欢逗一向一脸正经的蓝晁了。

 蓝晁慢慢地看着雷洛斯,刚才让向若葵吵得満肚子气无处发怈,现在他还下知处活的来招惹他!

 “我还以为你有什么重要的事告诉我,如果你叫我来这里只是为了听你取笑,那我可要走了。”自己怎么会失策到计雷洛斯看见他哭!以他的个性,自己绝对要等到他“英年早逝”耳根子才有可能清静一点。

 见蓝晁动怒,雷洛斯只好先收敛一点“呃…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找你谈,你先熄熄火,常常生气对⾝体不好,你要多学学我的修养,才不会老是发脾气。”

 “废话一堆!”要不是雷洛斯一直用话消遣他,他怎么会这么生气。“你再不说正事,我可要翻脸了。”

 “好好好,你不要生气,我马上说,事情是这样的…”

 阴暗嘲湿的地下室,有着一间间铁栏杆和石墙隔成的牢房,壁上的火把皆未点燃,唯一的一丝光亮是由窄小的窗口透进来的。几个‮湾台‬女人被关在一间窄小的牢房中,她们是被人绑架来的,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只知道每天都会有一名女人被带走,却始终不见她们回来过。

 无助的害怕和慌张时时围绕着她们,因为她们不知道下一个被带出去的会不会是自己。她们希望被带出去的人其实是被放走,而不是遇到更难堪的事。

 砰的一声,牢房的门被推开,一名年近四十、肥胖的中东男子拿了火把走进来,他并不是平时送伙食的人。他一声喝令,另一名男子扛着一个女人由门外走进来。那个女人瘫软的垂挂在扛着她的人⾝上。全⾝赤luo,⾝上还有两条可怕的血痕。

 带头进牢房的男子用不甚标准的中文,琊笑着对牢里的一群女人说:“要不要看看我送你们的礼物啊?”说完,他一挥手,⾝后跟着的男立刻将肩上扛着的女人往地上一丢。

 “啊——”一声微弱的哀号传出,显示这个女人还没死。

 其他被关在牢中的大人都认出来了,那个被丢在地上的女人,就是昨天让人带走的那一个。

 一时间,牢中的女人皆害怕得惊叫连连。

 那名肥胖的中东男子续过:“怎么,这样就害怕了?等一下还有更‮忍残‬的呢!”

 只见他⾝后的随从马上拿出一把像是是剁东西用的大刀“迪尔大人,您的刀。”

 那名肥胖的中东男子原来就是迪尔,也就是雷斯特他们三兄弟的堂兄。

 迪尔接过刀,用力的朝地上那名女人的手臂上砍去——

 鲜血乱噴的恐怖画面,让牢中所有的女人惨叫哀号,甚至被吓昏。而地上那个女人经过如此‮忍残‬的虐待,瞠大了眼一动也不动,无神、涣散迪尔⾼举断臂,狂吼叫嚣着:“姓蓝的贱女人,你当初不肯跟我,我要你的儿子痛苦一辈子,我要他最爱的女人都死光光!”

 此时,一名他派去蓝馆卧底的部下来报,他便领着一行人离开阴暗的地下室。

 “我要你注意雷杰森那小子的事,你办得如何?”満脸横⾁的迪尔,问着跪在面前的老凯。

 老凯在蓝馆卧底已有二十年之久。

 “禀大人,雷杰森已经带着向若葵回到蓝馆,而且我今天还听说雷杰森明天一大早会带向若葵到海边游玩.没有护卫随行。蓝馆海边是噤止外人进入的,所以我们如果埋伏在海边,要捉他们两人,可说是轻而易举的事。”

 “是吗?”之前他派出的杀手没有一枪杀了向若葵,这次他可不会再失手了。迪尔琊恶的笑问:“那雷斯特和雷洛斯两兄弟呢?他们不会来坏我的好事吧?”

 “大人放心,从消息得知,雷斯特现在也让一个‮湾台‬带回来的女孩迷住,成天和那个女人在一起,连寝寝殿都不出。而那个雷洛斯更不用说了,只要大人吩咐碧雅‮姐小‬缠住他,还怕他会坏大人的好事吗?”

 “嗯,这件事你办得很好,奖赏我不会少给你的。”他一挥手,老凯便退出房间。

 迪尔开心的狞笑。他终于有机会蓝贱人的儿子痛苦了!他知道自己的父亲哈亚德当年也爱上了雷杰森的⺟亲,因为那蓝贱人的确是个很美丽的女人,但是他父亲不敢表白,只会怨恨自己为何不早一步遇到蓝贱人。

 他不像他父亲,只会在暗地里偷看自己喜欢的女人,却不敢去抢过来。

 他自小就心议雷杰森⺟亲的美貌,虽然当时她是个大他十五岁的女人,但岁月并没有在她美丽的容颜上留下痕迹。

 但是他时他的表白却被拒绝。可恶的女人他是同情她独住蓝馆没有男人陪,才会借机到蓝馆住,并趁四下无人进向她求爱,没想到却被她严辞婉拒。

 目视甚⾼的他怎堪他的厉声相拒,所以他便起了恶念想強暴她。不过她的脾气实在硬得很,不但抵死不从,甚至由蓝馆的顶楼跳下去以求清白。

 “哼,贱女人!”他屑的咒骂。“这次我不会再失手了,你那倒楣的儿子就等着替你受苦吧!吧!我会先慢慢的‮磨折‬他,让他痛苦至死,哈——”刺耳的笑声回荡在整个房间中,迪尔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慢慢的踏进雷斯特三兄弟所下的陷阱里…

 踩着细碎的白沙,向若葵开心的在沙滩上尽情奔跑。她就知道蓝晁还是很疼她的,虽然不是很愿意,但今天他还是带她来海边玩了。

 “蓝晁,你快来看,这里有好多贝壳耶!”

 她‮奋兴‬得像个小孩似的,弯下腰拾起沙滩上的贝壳。

 蓝晁看着快乐的她,却无心放心去欣赏眼前的一切,因为昨天雷洛斯告诉他,迪尔那卑鄙的家伙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在他们⾝边。

 哼!他还有若葵的枪伤要和他算呢!

 “蓝晁、蓝晁!”向若葵连唤几声,才拉回蓝晁的注意力。

 “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叫你都没有回答我。”

 “没有呀,我只是在想事情。”

 “是吗?”她不放心的探了下蓝晁的额头“还好没发烧。你如果不是很想陪我来海边,我可以自己一个人,没关系的。”

 “不行,”蓝晁立刻反对。“这怎么可以,我不准!”

 向若葵拍了拍胸口;“不行就不行嘛,那么凶干什么,害我吓一跳。”她生气的嘟起嘴,往离蓝馆较远的地方走去。那边的海岸有许多礁岩,并不全是沙岸。

 蓝晁跟在向若葵⾝边。“若葵.你不要生气,我只是怕你不会游泳,要是掉到海里,我不在你⾝边,可救不到你。”

 “你放心.我才不会这么笨,自己跑到海里‮杀自‬。”

 “这不是笨不笨的问题,海在平静的时候虽然很美,但是一旦汹涌起来,掀起的巨浪可是会要你的小命。”

 “是吗?”向若葵往平静的海面望去,只见波缎般的海浪,轻轻拍打着柔细的沙滩。“可是今天的海很平静耶,我看不会有大浪吧。”

 “你太小看海了,我们这里大概这个时节都会有或多或少的疯狗浪,之前就有一些外业的观光客不听警告,被大浪卷走的例子。”

 “好可怕喔!”她紧张的攀着蓝晁的手臂,看得蓝晁直想笑。不过他刚才说的都是事实,并没有骗向若葵。

 向若葵拍了拍胸口.“不行就不行嘛。”蓝晁宠溺地擦着向若葵,此时,在沙滩附近离蓝馆较远的地方走去。那边的海岸埋伏已久的迪尔和他的随从突然跳出来,并用一把枪指着他们,而那个随从正是在蓝馆工作二十年的司机老凯,蓝晁没想到他竟会背叛他。

 “你们不要动!”迪尔大声命令。

 “哇——”向若葵被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吓了一跳。蓝晁更加紧拥住她,并安抚着害怕的向若葵。

 迪尔拧笑着朝他们走去,并用阿拉伯话说:“我等这一天巳经很久了!雷杰森,我要慢慢‮磨折‬你的女人,让她像我之前杀的那些‮湾台‬女人一样生不如死!”

 他琊恶的眼神直盯着向若葵,蓝晁马上将向若葵护在⾝后。

 “那要看你做不做得到。我会保护她,这辈子你都别想动我的女人一根寒⽑!”

 “哼!死到临头还逞強!”他嗤道:“我最不屑你这副模样,都这种情况了还撑硬汉!不过看在你这么痴情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要注意听喔,这是有关那个姓蓝的贱人,也就是你⺟亲的事。”

 听到迪尔如此辱骂自己死去的⺟亲,蓝晁生气地想冲上前去痛揍他一顿,但他⾝后的向若葵拉住他,并劝道:“蓝晁,你不要冲动,他手上有枪。”

 看着向若葵哀求的眼神,蓝晁告诉自己不要意气用事,现下的情况,他只能咬牙忍耐。

 见雷杰森一脸气愤,即只能忍气呑声,迪尔十分得意。“你知道吗?十九年前你⺟亲跳楼‮杀自‬的事,其实是我一手促成的。谁教那天你⺟亲坚决不肯接受我,甚至以死护卫自己的清白,哈——”迪尔狂妄的笑道:“那个笨蛋,以为她死了就没事,我是不会就此罢休的,我要她的儿子用一生的痛苦,来报复她对我的拒绝!”

 “你这个不要脸的卑鄙小人!原来是你害死我⺟亲的!”蓝晁气愤地咒骂,但被他骂的人却无动于衷,他的气愤只让迪尔更加猖狂。

 他故意改用中文:“你要耍嘴皮子也只有是现在了,等一下我开始动刀的时候,你们就只有哀求我的份。”他将手中的枪交给⾝边的老凯,让老凯拿枪指着他们,并威吓他们两人不要轻举妄动.否则‮弹子‬可是不长眼睛的。

 他一拿出佩戴在腰间的利刃“哈——你们谁要先来呀?”一把晃晃的刀子翻在他们面前晃了一下。

 向若葵虽然吓白了脸,但她不希望蓝晁受伤。眼睛一闭,她鼓起勇气往前冲去,想做第一个牺牲者,蓝晁却眼明手快的拉住她。

 “小傻瓜,你做什么傻事!”

 “我…我不想看到你受伤,我不要!”向若葵隐忍的泪水不停落下“你已经这么痛苦了,我怎能让你再受这个人的欺侮,就让我代替你…”

 “你说这什么话.你以为你这样做我会⾼兴吗?我告诉你,我不会⾼兴,你这么做只会让我痛苦一辈子!”

 听到蓝晁真心的告白,向若葵感动莫名。

 一旁的迪尔闻言⾼兴的说;“原来这个女人对你这么重要,那我就要从这个女人开刀了。”

 他⾼举手中的刀、想一刀往向若葵那白嫰的脸颊划去。

 突然.砰!砰!两声,迪尔手中的刀子掉落,而迪尔⾝旁的老凯也应声倒地,胸前并不断溢出鲜血。

 躲在蓝晁⾝后的向若葵,紧闭双眸不敢看地上的尸体一眼。

 “谁,到底是准坏了我的好事,”失去优势的迪尔慌乱地看着四周;想找出坏他好事的人,然后他看到了——

 在离他们下远处,有一颗大礁岩,从礁岩后面走出四个人,其中两个自是雷斯特和雷洛斯,另外两个人一个是沙国的前任首相德耶——沙国最有公信力的人,另一个则是迪尔的父亲哈亚德,而他正神⾊凝重的看着迪尔。

 “你这个畜生!我真是生错你了,”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竟是如此没人性的人,哈亚德气愤的骂道:“我不会再袒护你这个下肖子了!”哈亚德虽然不舍这唯一的儿于,但事实摆在眼前,他再也无法护短。

 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已被揭发,迪尔不甘心的向父亲求救:“你不可以不帮我,你把我交给他们,我就死定了,你知道吗?”

 “这我当然知道,谁教你做出这么没人性的事,你太让我失望了。”哈亚德无奈的摇‮头摇‬,连自己的父亲都不帮他,迪尔生气的指着背叛自己的父亲“好,你不帮我没关系,我会让你后悔的。”他豁出去似的对其他人说:“你们想不想知道雷杰森的眼睛为问是蓝⾊的。”

 “迪尔,你!”

 哈亚德紧张的想冲上前阻止他,却让雷洛斯伸手制止,一旁的德耶也想知道他要说什么。

 迪尔继续道:“其实我父亲也暗自爱慕着那个姓蓝的女人,可是她也婉拒了我父亲的求爱,为了报复,我父亲在知道雷杰森生出来眼睛就是蓝⾊的之后,他就买通之前爱上她的蓝眼教师,要他做通奷的伪证;那名外国教师收下钱之后当然就答应了…”

 哈亚德紧张的喊着:“迪尔,你不要再说了!”

 但迪尔却置若罔闻,仍继续说着只有他和哈亚德知道的秘密:“当然,前任国王不会就这样上当,他心中还是存有一丝希望,希望自己儿子的蓝眼只是一种隔代遗传,或是一种基因突变。他怀着希望要求自己的弟弟代为去‮湾台‬查这件事,可是他怎样也想不到自己最信任的弟弟会出卖他,其实当年他的确查出蓝家的祖先有着外国人的血统,但是他隐瞒了这件事情,将所有能证明那女人清白的文件毁掉,故意告诉他王兄那女人的祖先家族都是纯正的‮国中‬人。”迪尔说到这里,他看了一下愧疚低垂着头的父亲“我想接下的事你们都明白了,我和我父亲比起来,我还算是十恶不赦吗?”

 一旁的雷杰森先开口:“是!你还是十恶不赦,不要以为你对我们说这些陈年往事.我们就会原谅你,我告诉你,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迪尔也知道自己这次东窗事发,绝对没有活路,而此时哈亚德抬头望着他宠了三十九年的儿子,他走向迪尔,在到他⾝边的时俟,他对着迪尔说:“我不会原谅你的,我隐蔵这样久的事情,你竟然敢揭发出来,我要你死!”

 一瞬间,哈亚德的⾝形一闪,想将迪尔推入不远处的海沟中,没想到却让迪尔大力一拉,两人双双坠落在狭长的海沟中!

 由于哈亚德已死,沙国的首相改为由雷洛斯接任,而雷杰森则接任雷洛斯的职位。但雷杰森所开的蓝光企业集团,就让尉迟光直接接任为总裁。

 哈亚德的丧礼办得简单隆重,他唯一的女儿碧维也因为自己的父亲、哥哥做出羞聇的事情,她为了怕被连累,所以远避他乡,不敢再回沙国。

 雷杰林因为是自己的王叔过世,只好暂将他和若葵的婚礼延后。

 像是了解小弟的郁卒,雷洛斯特地前往蓝馆,安慰着雷杰森:“你就不要绷着一张脸嘛,开心一点,大家都知道以前误会你,现在都对你很好,也不反对你和若葵的婚事了。”

 雷杰森叹了一口气:“这我知道,只是我们这几天来都没有寻获迪尔那家伙的尸体,那个可恶的小人,我真希望能亲手杀了他。”

 “好了,你就不要这样生气,我想他所坠落的海沟是有名的恶魔海沟,没有人在掉到那个海沟里会生还的.你就不要想大多。”

 雷杰森勉強的点头,这时远处传来若葵的怒骂声:“臭蓝晁,你给我死出来!”

 愤怒的若葵一脚踹开房间的门,她一眼看到房中还有另一个人,刚要骂出口的话全都紧急停住。

 “怎么了?舌头被猫咬去了?”雷洛斯消遣着脸红的若葵。

 “才不是。”看到雷洛斯,若葵忽想到一件事“对了,我知道这件事你一定也有份。”她指着消遣她的雷洛斯。

 “若葵,你不要闹了,什么事我二哥会有份?不要乱说话。”

 “我没有乱说,我知道纯舞让你们捉起来了,你们还让那个冰块大哥关住她,纯舞是个非常好的女孩子,你们难道不会感到愧疚吗?”她一伸指,义愤填膺的指着蓝晁。“都是你害纯舞的!要不是你以前绑架我,做坏榜样给你哥哥看,他又怎会有样学样的也来绑架她?这是很不好的行为,难道你长这么大,都不知道吗?”

 “若葵,我…”又干他什么事?

 雷杰森想解释这一切,向若葵却呕气地捣上耳朵“我不要听,我只要你们让那个冰块大哥放了纯舞,不然你们说什么我也不听。”

 雷洛斯耸耸肩,这件事我可做不了主,是我大哥的主意!只要他决定的事情,我们是说不动他的。”

 “是呀,他的脾气二哥最清楚了,既然二哥也说无法让他放人,我更无法说动我大哥。”雷杰森在一旁帮腔。

 若葵生气的看着这一搭一唱的两兄弟“你们…好,我斗下过你们.不过只要我一天没见到纯舞被释放,我发誓绝不嫁给蓝晁,如果我嫁蓝晃,我就…我就是小狈。”

 “若葵,你冷静一点,听我解释好吗?”蓝晁想安抚向若葵。

 谁知向若葵这次真的和他杠上。“你不用解释,你就只会帮自己的哥哥;也不会说此些话帮帮我,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不再和你说话了!”

 撂下这句话。若葵气愤的离开。

 雷洛斯转头问雷杰森:“怎么办?你的新娘不嫁你而且她还不和你说话。”

 只见雷杰森坏坏的笑道:“没关系,我自有我的办法,你等着看吧。”

 晚上,送走来访的二哥,蓝晁才走回他和向若葵的房间。当他见到穿着睡衣,半躺在床上看书的向着离,便笑着问:“你在看什么书?”

 没想到向若葵真的不和他说话,只见她将书拿起来,让他再一下封面写的书名,随即继续看她的书。也不理会站在一旁的他。

 “若葵。”他唤了一声,而她只是转过⾝去看书,还是不理他。这小女人让他宠坏了。竟越来越大胆。他对她越好,她越是骑在他头上。

 “好吧,既你这样…”蓝晁伸手就想解向若葵的衣服。

 “**,你要干什么!”若葵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一跳,赶紧用书本挡住蓝晁,却让蓝晁一把将书本夺去,丢在一旁。“你在干什么?还把我的书丢在地上。”

 “肯和我说话了?”

 向若葵冷哼了一声:“用这种方式,卑鄙!”

 蓝晁往向若葵⾝边一坐,把她拥在怀中“不管卑鄙不卑鄙,终究你还是和我说话了。你知道吗?前一阵子你受伤,害我都没有机会碰你…”他在她的耳边轻吹气,轻轻的咬着她可爱的小耳垂。“今晚…我不让你休息…”

 他亲吻着她,那热情狂肆的吻,像是要将她口中的甜藌掏尽,而厚实的手掌开始迅速的除去两人的衣服。他已经忍了很久,无法再忍耐,而且今晚他还有一个计画要达成,当然,他是不会对若葵说出自己这个计划。

 几乎luo裎的两人,全⾝上下只剩內裤。“若葵,你的⾝体好美。”蓝晁赞美道,将向若葵庒在床上.并亲吻着她雪白的颈项,在上面留下点点热情的吻痕,当他吻到她枪伤所留下的淡玫瑰⾊疤痕,他不舍的在上轻轻舔吻。

 “晁…那伤好丑…不要亲…”若葵对于自己⾝上的伤疤,还是有些微自卑,虽然当时医生的处理几乎没什么伤痕,但她还是会为这小疤痕在意。

 蓝晁抬头,深邃蓝眼定定的看着她“你觉得这伤疤很丑吗?”

 “嗯。”若葵红着脸承认。

 “可是我不觉得丑…”蓝晁对着她诉说:“我爱你,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都还是我爱的你,更不会改变我对你的爱,你毋需为了这个小小的伤疤自卑,因为我觉得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美丽。”

 蓝晁深情的话语,让若葵感动得热泪盈眶;她主动的献上自己的唇,蓝晁也以热烈的吻回应,看来他想要达成的计划,今晚绝对会成功。

 “呜…你卑鄙…小人…”

 向若葵委屈的坐在床边哭泣,⾝上穿着的是一件雪白的新娘礼服。

 蓝晁温柔的在他的小新娘⾝边哄着:“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

 “呜…我不管,你怎么可以故意让我怀孕,害我不嫁你都不行,呜…我都发誓不嫁你了,呜…”又一声哀号似的哭泣声。

 蓝晁开始感到头痛,他最怕她哭了。“不要哭了,你又没有违反自己的誓言。”

 “哪没有,我现在不是嫁给你了,呜…我当小狈当定了。我一定会被你那个爱取笑人的雷二哥笑死,都是你害的!”

 “你才不会当小狈呢,你是我最美丽的老婆啊。”蓝晁笑着看她,抬起她哭泣的小脸说:“那天你发誓不嫁的人是蓝晁,而你不知道,我从今天开始只用雷杰森这个名字,所以你不算违背自己的誓言,因为你现在嫁的是雷杰森,蓝晁这个名字我不打算再用了。”

 一听此话,若葵闪着莹亮的大眼问:“真的!你没有骗我?”

 “小傻瓜,我骗你干什么?我也不愿意自己的可爱老婆让人叫小狈、小狈的,多不好听呀。”

 “你们开心得太早了。”

 “二哥,你怎么这样说!”蓝晁心中暗自害怕接下来的事,别看这雷格斯外表长得是一脸和善、人畜无害的样子,他整人起来,可是比谁都可怕。

 雷洛斯故意佯装无知,用中文说道:“小弟呀,我听说‮国中‬人有个习俗叫什么闹洞房是吗?我很好奇耶,不知这怎样才是闹洞房,我只好用自己的方式了。”

 “你少来了,你会不知道什么是闹洞房?不要说废话了,你要怎样整我尽管来吧,我不怕你。”他一脸无惧的紧搂着向若葵。

 “你怎么这么说我呢?我只是好心的想来诉你那可爱的老婆,她是当定小狈了。”

 “我才不是小狈,我又不是嫁给蓝晁,我是嫁给雷杰森。”向若葵不服气。

 “是吗?那你们一定要看看我手上的这份文件。”雷咯斯得意的亮出手中的文件。这份文件不是别的,正是他们两人的结婚证书。其中新娘的名字当然是向若葵,而新郎的名宇却是有以英文书写的雷杰森,和中文的蓝晁。

 两人异口同声的大叫:“什么!你在结婚证书上动手脚?!”

 “好说、好说,我只是怕万一,所以还将结婚证书写得详细些,以免往后你们离婚的时候有争议。”

 “你——”

 蓝晁无奈的瞪着二哥,明知他要整他,自己却拿不出一点办法。不过这还不会令他害怕,会令他害怕的是一旁随时会“引吭⾼歌”的可爱老烟雷洛斯笑嘻嘻的看着脸⾊不甚好看的两夫妻,但奇怪的是,他却不见若葵有什么反应。他对若葵挥了挥手,咦?怎么没反应?

 蓝晁也注意到她的反常,他摇了一下向若葵,才发现她已经让二哥整晕过去。

 两兄弟这时才着急了,他们小心地将她往床上移动,让她平躺在床上,并请医生来看了一下。医生检查后告诉两兄弟孕妇和胎儿都没事。

 只是孕妇受到你吓,还叮咛以后不可以再这样,会有危险性。交代完,他才离去。

 过一会儿,向若葵清桓过来,蓝晁生气的斥责二哥:“都是你爱开玩笑,我老婆都让你吓晕了,要知道,她肚子里还有我的小孩,要是小孩有事,我绝不放过你!”

 “对不起,请原谅我,我以后会注意的。”

 雷格斯对向若葵道歉,也觉得自己这次玩得太过火了。

 “要我原谅你可以,但你要答应我一件事,我才肯原谅你。”

 “既然是我的错,我可以答应你。”

 “好吧!你听好,我不准你以后叫我小狈,也不准你对其他人说我发的誓。”

 雷洛斯扯唇一笑“这简单,反正刚才那个结婚证书也是假的,真正的证书上面写的只有雷杰森这个名字,所以你不算违背自己的誓言。”

 蓝晁和向若葵同呼!“什么!你说你刚才所说的一切都是在骗我们?”

 “是呀,我怎么知道你们这么好骗,一下就被我骗:哎哟!”雷洛斯一声痛呼,原来是蓝晁忍不住出拳揍他。他被弟弟打了这拳,当然不甘示弱的回击,两人还边打边骂。

 “可恶的小子,我是你哥你都敢打!”

 “我当然敢打你,谁教你一直整我。”

 “喂!你到底有没有幽默感,我这是和你增进感情。”

 “谢了,我不要!”他挥出一记有力的拳头。

 “你——哎哟,你打我这么大力,好!我就不手下留情了”

 两兄弟就这样打成一团。向若葵想阻止也没用。她的可怜的新婚夜,前半夜是让可恶的雷洛斯整晕,后半夜则是他们两兄弟的开打。

 唉!向若葵叹了一口气,决定让他们去发怈精力。

 抱起柔软的枕头,她决定睡自己的觉,进人甜甜的梦乡,谁也不理。

 (本书完)  WWw.BA mXS.CoM
上一章   堡主总裁女奴秘书   下一章 ( 没有了 )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问情语最新创作的免费总裁小说《堡主总裁女奴秘书》在线阅读,《堡主总裁女奴秘书(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堡主总裁女奴秘书的免费总裁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