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美艳少主》第五章及《娇宠美艳少主》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女人如烟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全本小说 热门小说
八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娇宠美艳少主  作者:昕语 书号:23613  时间:2017/6/19  字数:9280 
上一章   第五章    下一章 ( → )
 凝滞的气氛沉淀在偌大的空间里,谁也不愿先妥协,彷佛谁先打破这沉默就是先向对方低头。尤其对童忻而言,此时她宁愿承受这窒人的迫感,也不愿回头视那张让她怒火翻腾的嘴脸。

 “丫头。”百里剑商首先打破沉默。

 “童忻!”怒声一叱。本姑娘有名有姓,到底要她提醒几次啊?不过气归气,童忻就是拗着子低着头,宁愿瞪地板也不想看着他。反正她不用看也知道,这家伙此刻的表情肯定是嚣张得很。

 “忻儿…”突如其来,柔声一唤。瞬间让童忻浑身一僵,随即强烈一抖,皮疙瘩毫不留情狠狠攻击。

 “够了够了!随便你叫了!”没事叫那么恶心干嘛?存心想吐死我。

 童忻夸张的抖着身子,立即听到他狂飒的笑声,一抬眼就上他那张灿亮的笑颜。狂妄中带着孩子气的骄纵任,让人不可视的耀眼光华,童忻却不由得蹙眉扁嘴,瞪起了眼。

 说他幼稚他还真是有够不成!用这种方式成功引来她的注视很了不起吗?他笑得那么得意是什么意思?

 “我说童丫头,你是愈来愈得寸进尺了。”鬼魅般的身影飘到她身边,又是惹来她一阵莫名的战栗。

 说话就说话,贴这么近干什么啦!

 “我说善良又慈悲的主人,敢情您是吃撑着没事干?一天到晚找我这个小婢女的麻烦,不觉得过于浪费您宝贵的时间吗?”

 炳!时间不就是用来浪费在好玩的事物上?他眼前就有一个新鲜有趣的宝贝蛋,他还需要去找别的乐子吗?

 百里剑商率地一挥长褂,和衣而坐。尽管那年少轻狂的俊颜柔惑众,然而他浑身进发的狂野霸气总是不能忽视。

 “我有话要问你!”

 他现在是在跟她摆什么主人架子呀?童忻不情愿地向前回道:“是!”嗯!看来这野丫头愈来愈听话了!百里剑商笑意深沉。

 “报出你的家世背景来!”

 童忻差点就口一句:关你什么事!到嘴的话赶紧咽了下去。她拧着眉道:“这很重要吗?”

 “当然重要。”百里剑商的笑意多了一分她熟悉不过的危险气息。每每他出这样绝又冷冽的笑容,她不但头皮发麻,连脚底都窜起了要命的寒颤。“百里世家可是名门豪府,怎可能轻易让一名身分不明的人任意在世府内走动。你说你是来世府当丫环的,我也相信你了。但要进入百里世家工作的人一律都由游总管亲自审查,如果你不告知本少爷有关于你的家世…我想游总管那里应该有你的报告书吧!”

 说着他便要起身而行,吓得童忻连忙冲了过去,小手压制在他膛上,仰着小脸大叫:“不用不用了!我我…我早就跟游总管面试过了,连秦嬷嬷都认识了呢!不劳少爷您费心了!”好你个百里剑商!算你聪明!

 整个百里世家都知道她是个来历不明的不速之客,只有她自己以为可以瞒天过海没人发现。该说她单纯,还是可怜好呢?

 百里剑商窃笑着,大掌倏地抓起前的小手,犀亮的黑瞳映上那双惶然泛怒的耀动星眸。

 “童忻,我是不是该让你明白一个相当严重的事实?百里世家向来门森严,不容宵小恶徒越雷池一步。你无端闯入百里世家,我佩服你身手不凡,你卓越的轻功也确实让我开了眼界,虽然比起我,你还是略逊一筹…”

 这不是重点吧…童忻感觉到脸部肌有点搐。

 “既然是你自投罗网,那我就配合你的游戏!但你要知道,你是因为本少爷好心收留你才免于一死。否则光凭你三脚猫的烂功夫,和三岁孩童都骗不过的三谎言,百里世家就有一百种理由可以把你处死!懂吗?”

 童忻紧蹙着眉看着他。她哪管他现下是在警告她什么,反正她听见的就是一个目中无人的自大狂,正在对她威胁恐吓而已!

 “百里世家是衙门吗?随随便便就可以处死一个善良老百姓?”童忻瞪眼。

 她到底有没有听懂他的话啊?

 “百里世家不是衙门,但对于意图不轨的人绝不留情!”

 “想用一百种方式整死我的人是你吧!”

 童忻噘着嘴,含糊不清的咕哝着。但,百里剑商可是听的一清二楚。

 “跟你说话真会气死!”甩开她的手,百里剑商气呼呼的拍桌瞪眼。

 他说的还不够明白吗?她可以安安稳稳的在百里世家撒野,还不是因为有他罩着!是因为他的缘故,所以世府所有人才不敢有意见。她听话都不会听重点的吗?真要气死他了!

 一百种方式整死她?错!真要整死她,他根本不需要动到任何脑筋,因为她是笨蛋!名副其实的大笨蛋一个!

 会气死人的是她才对吧,谁知道这个反复无常的大少爷又在发什么脾气?童忻着被他握疼的手腕蹙眉叫道:“童忻不是笨蛋!”

 百里剑商锐眸扫了过来,一脸摆明写着:你就是笨蛋!

 童忻恨不得瞪死他似的低吼:“我当然知道百里世家不是普通人家!江湖上盛名远播的名门正派,在武林道上以剑术称霸!尤其是世家魁首百里剑玄,堪称当今武林首屈一指的第一剑客。听说魁首的独门御云剑法啊…”一顿,伶俐的双眸倏地上一双灿动火芒的犀利深眸,心脏莫名跟着一震,随即彷佛将窒息似的岔出气来重重息着。

 他他他…他那是什么杀人眼光?她又哪里说错话了?

 “你对大哥…倒是十分了解嘛!”

 几乎是从齿间迸出的话语,直接让童忻惊退了两步,冷汗不自觉沁出光华的额际。

 “好…好说…魁首盛名,哪个吃江湖饭的没听过,我也不过是听来的而已…”前一刻还气恼得想撕烂他的脸,这下子她又成了窝囊的软脚虾,她真是看不起自己啊!

 不过话说回来,识时务者为俊杰。这道理童忻可是大彻大悟。拿自己小命开玩笑的人绝对是白痴!

 “哦?你倒说说,你是吃哪里的江湖饭?”一步步近,一阵阵的迫。童忻被他那股无形的气势到了墙角,整个身体都贴上冷硬的石壁动弹不得。

 “我…我只是一个跟着老爹跑跳江湖的小女子,这些事都是听来的嘛!”

 “你说你还有个老爹?”

 “是啊!”“他人呢?”

 “啊?”这家伙,每次都考她。“卧…卧病在…”还好她自认反应不差。

 “这么说你跟你爹相依为命喽?他卧病在,你不好好照顾他,为何独自闯入百里世家?”

 他还真是不好哄啊!怎么绕了半天,话题又绕回来了?

 整个人被圈在他高大阴影下的童忻,仰着一张白皙傲气的俏脸,拗着气回道:“好!我说!我老爹从我小时候就是在江湖上打滚却混不出啥名堂的小角色,他啥都没教会我,就只有传授我逃命的轻功而已。前他病倒之后,知道他所剩的日子不多了,他就要我来投靠百里世家。因为他相信百里世家既然被尊为正道之首,一定会收留我这个可怜的孤女。而且能够成为百里世家的一份子,向来就是爹爹的心愿啊!”瞧这楚楚可怜的眼神、这委曲求全的哽咽!她真是愈来愈崇拜自己了!不但话术愈来愈漂亮,以假真的瞎掰技巧更臻成,她果然有做戏的天份!

 哼哼!他实在是小看了这丫头的固执!她不说出实情就是坚决不说,也不怕谎撒的愈来愈大愈不可收拾,她说话从哼经过大脑过滤的是吧?童忻!他对她是愈来愈感兴趣了!

 “好!”百里剑商退了一步,终于稍稍纡解了她的迫感。

 童忻如释重负的吁了口气,忽地又是一震,惊叫声差点口而出。百里剑商突然伸手环住她纤细的身往他腹一贴,让她猝不及防地撞进他的怀,瞬间心跳失速、面若火烧。

 “我哼再过问你闯入百里世家的企图了。”反正那对他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魅笑染、危险至极,看得童忻心慌意,小小的身子在他前挣扎着,却怎么也挣不开他铁箍似的手臂。看不出他妖美绝丽的外貌下,力道居然是如此惊人!

 “放…放开我…”不过问就不过问,干嘛动手动脚的啦!这家伙是哪里有问题!童忻红了小脸低吼。一手箍制住她的身,一手托起她滚烫的脸颊。百里剑商含笑意的眼眸烁动着得胜的高傲姿态。

 “本少爷也不管你的身分是什么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

 “什…什么?”童忻瞠大了眼。

 “什么叫做你的人啊?”这下她已经哼是双脚发颤而已,她整个人狂颤得有如风中残烛。

 为什么她听见他说出这种话的时候,非但一点都不感动,只觉得自己像是被推入火坑那样惊悚啊!

 “这还需要我解释吗?意思就是我的就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包括你的一切、你的所有、你的以前、你的以后,还有你的身体…”

 “哇啊!”童忻倏地摀住双耳尖声大叫。随即怒火攻心地一个使劲就要挥出拳头。

 百里剑商手快的握住她挥来的攻击,俊颜才免于破相的命运。

 童忻瞠大一双火的杏目跳脚尖叫:“你有病你有病!这种龌龊下骯脏污秽的话你也说的出口!亏你还是百里世家高高在上的二当家,人家魁首就不会像你,唔…”尖叫声猛然骤止在一片温热润的齿错间,随着一道猛烈的撞击让她整个背脊撞上身后冷硬的墙壁。

 她的痛声惊呼全都淹没在这突如其来的蛮横强吻中。

 忽地瞪大双眼…什么!他又在吻她?

 又是这样的强掠索吻,总是这样的措手不及,每次都霸道得不留余地,就只有侵略和攻击,感受不到丝毫的怜香惜玉。

 童忻怒火狂燃,推不开那片坚硬的膛,她恼火地扬手一抓,倏地在他绝美的脸庞上留下三条泛血的抓痕。

 猛然退开两步的百里剑商,怒气腾燃的表情绝对不亚于她。抬起手背轻抹颊上渗的血渍,一把肝火几乎要冲破脑门。

 第一次吻她,她咬破他的嘴;第二次吻她,她直接抓伤他的脸!这小妮子存心跟他作对就是了!不给她点苦头吃,她真要爬上他头顶去了!

 “放开我!”童忻又是尖声大叫,纤细的手腕被他紧扣住,一路被踩着怒火的百里剑商拖了出去。

 般清楚,该恼火的人是她耶!他又是在发什么疯?

 “放手!你这个上匪!强盗!恶霸!”

 “闭嘴!”怒声一吼,百里剑商将她双手反扣于背,自她后颈项一敲,让她整个人软倒在他肩上。直接将她软绵绵的身子扛了起来,百里剑商马上飞离少主殿。

 气死他了!他就是忍不住一肚子火!他可以忍受她嚣张跋扈、可以纵容她放肆无礼,就是丝毫无法忍受她拿大哥跟自己相提并论!

 她就是搞不清楚状况就对了!她是他的人!就只许她眼中看的、心里想的、嘴巴说的都只能是他一个人!

 真真要气死他了!他百里剑商向来都是让别人头疼、拿他没法子的,头一次遇到一个野丫头让他束手无策的!要是让世府中人见着了这景象,他面子往哪摆?

 他非让她尝点苦头不可!非让她屈服于自己不可!非要她眼中只容得下自己不可!

 …。。

 “忻儿…忻儿…”急切忧心的呼唤,显示着声音主人的惊惶警戒。

 “唔…”一声低,伴随着万蚁蚀脑般的?痛自颈项处蔓延开来,童忻忍不住痛苦的呻出声。

 “忻儿,快醒醒。”铁栏杆外,兰儿忧心重重的低喊着。

 迷糊糊的睁开了眼,视线模糊看不清眼前所见,直到兰儿忧的清丽小脸跃进她逐渐清晰的视线里,她终于看清楚…眼前那一条条阻隔在自己跟兰儿中间的玩意儿原来是铁笼!

 猛然瞠开眼睛跳起身来,又是一声哀叫让她摀着酸疼的肩膀蹲下身去。

 “忻儿,你没事吧?”兰儿被她吓得惊慌失措。

 没事才有鬼!童忻皱着眉环看这森森又黑抹抹的阴暗囚牢,莫名其妙的瞪起眼来低吼:“这是什么鬼地方?现在又是什么时候了?”她不是在少主殿跟那个该死的自大狂吵架吗?怎么会跑到这儿来了?

 “这里是百里世家的地牢,现在已经是午后了。”兰儿细声启口,像是害怕被别人听着似的。

 午后了,难怪她肚子饿…童忻猛地一楞。

 “地牢?”她有没有听错?

 “我为什么在地牢里?”看来她还没清醒的样子。

 兰儿秀眉一垂,低声道:“是…是商少爷把你关在这儿的。”

 商…又是一瞠眼,童忻跳了起来,抓住铁杆怒叫:“他把我关起来干什么?自己说不追究我的事,现在把我当犯人似的关在地牢里是什么意思!”

 “忻儿…”兰儿示意她冷静下来。她的眼神却不自觉地发起了愁…

 原来商少爷不追究她的来历了呀…这实在不像少爷的作风啊…“兰儿!”童忻小手一伸,抓住了兰儿的纤腕叫道:“你快把我出去!我不能被关在这儿!”

 兰儿为难地望着她:“忻儿,我不敢…况且,我根本没有钥匙,也无法放你出来呀。”

 “哎哟!”童忻急得打转。她被关在这里怎么偷剑去呀!臭百里剑商!你真是个小人!

 不管了!既然她已经下定决心三天之内一定要偷到御云剑,她就绝对不能坐以待毙!就算剑偷不成,她也得想办法离开这里!

 环视这个阴暗的地牢,除了上方一处小小透光的铁窗之外,放眼所见尽是光秃秃的石壁铁笼。童忻气得咬牙。这家伙真把她当作十恶不赦的犯人吗?

 “兰儿!”一冲向前叫回恍若失神的兰儿。

 “你会写字吧,兰儿?”

 “会…你有办法了吗?”兰儿眼睛一亮。

 “你帮我写封飞鸽传书。”

 “啊?”兰儿一傻。

 童忻可急了。

 “快!拜托你!”她双手合十低求着。

 “好吧!写些什么?”

 写什么啊?她字也不认得几个,该写些什么让老爹知道她现在的险境哪?

 “你就写…女儿我被软了,快来救我。”

 兰儿微微一怔。

 “这?”

 “兰儿你别问了,我信任你,你会帮我吧?我是真的好想回家嘛!”童忻可怜兮兮地握着她的手说。

 兰儿怔怔地望着她。信任…她真的愿意信任一个才刚认识的朋友吗?兰儿突然觉得心里有些酸涩了起来。

 “好,我帮你写。”

 “谢谢你!”童忻喜道。“你帮我找只强壮的鸽子,让牠飞往百里世家后山东南方向去就好。”

 “好。我现在就回房去写。”

 “兰儿,你真是我的好朋友啊!”童忻感动得几乎要抓着她的手流泪了。

 兰儿只是微微一笑。别这么说…忻儿…不要这么说…我听了好难受…

 谨慎地走出地牢,兰儿悄悄关上阶梯上的石门之后,一个转身,竟上一张绝世俊容,吓得她差点惊声尖叫,整个背脊贴在门上。

 “少…少爷…”

 百里剑商双手环冷眼以对,锐利的鹰眸看的她两腿发软,几乎要跪落于地。却没料到,百里剑商出口不是责备,反之是教人匪夷所思的询问:“那丫头醒了没?”

 兰儿狠狠一震,怔楞楞地望着冷漠如昔的百里剑商。是的,商少爷面对所有下人都是这般冷漠鄙睨,偶尔碰上他心情好的话,下人们也绝对没有分享的福份。他的笑容只会给魁首而已,他的调皮也只是纡解他的百般无聊而已,别想他会对下人有任何多余的热情!

 百里世家阶层分明、严规重矩,这是身为婢女的她再清楚不过的事不是吗?然而现在却有了一个例外!就是童忻!童忻的出现,打破了百里世家拘泥的形式!

 “醒…醒了…”颤声启口,她可以感受到自己的心如刀割。

 再一次更强烈的震撼,直接撞击着她不堪负荷的心脏。商少爷居然笑了,那笑容绝伦、钜力万钧!她几乎承受不住这首当其冲的绝魅震撼。但更残忍的事实让她清楚的接收到…这样绝美的笑容,不可能是赐给她的…

 “你退下吧,下次没我的允许,不准你擅做主张。”他会给她的,永水远只有这种命令式的口吻…

 “是…”兰儿心碎启口,颤抖的往旁一退,目送他推开石门迈步走下阶梯。眼泪终于是无声而落。

 兰儿怯怜怜地倚向门边,整个人跪了下去。

 不可以…不可以有这种想法…忻儿是我的朋友,唯一的朋友…我不可以有这种想法…

 但,她真的好希望…好希望童忻能够马上消失不见!忍不住摀着脸啜泣起来。她真是自责自己有这样丑陋的想法…

 如果童忻没有出现,她根本不会有这种期待,只要可以远远看着商少爷就觉得很足。但是童忻来了,给她一个冀望、一个遐想,童忻能…为什么她不能?她长得并没有比童忻差呀!

 初建立起的友谊和强烈的妒意在她心中形成痛苦的拉扯。她不愿毁去童忻对她的信任,也感激她对自己这样看重。但她怎么也压抑不下口那股窜升的妒火…熊岂烧,烧得她心口灼伤发疼…

 然而就在她挣扎不知所以的时候,自地牢传出的叫喊打断了她的思绪,让她原本退的脚步不由得往门内探去…

 …。。

 “百里剑商!你这是什么意思!”一见来人,火气马上爆扬的童忻扑向前就是一吼。“不知礼数,连名带姓喊你主人的名字,光是这点你就该罚!”闲意悠哉地在铁罕前漫步的百里剑商冷笑道。

 童忻狠狠地瞪着他,双手一松,发着抖的身子往后慢慢退。

 百里剑商倒是意外,他以为她还会连珠炮似的大吼大叫,数落一番的,居然吼了一句就闭嘴?如果她这样就认输了…那多不好玩…

 童忻退到了最后边的墙壁,随后整个人滑坐在地,然后别过头去拒绝再看见他的脸。她咬着生闷气,决定不再跟这个只顾自己高兴、不管他人死活的任大少爷斗嘴。

 继续跟他耍嘴皮只有把自己气死的份而已,她干嘛非要委屈自己当他的仆人?再怎么样,她也是老爹的掌上明珠啊,为了一把剑贬低自己的人格让恶霸欺负,多不值得?

 反正老爹就快知道他宝贝女儿有多凄惨了,被老爹取笑也好过被这恶霸欺负。她自认倒霉,豆腐也让他吃了,御云剑她也不要了,老爹要就自己去偷,还有这小小地牢,还怕老爹打不开吗?

 她决定不理会他,决定赖在这里等老爹来救她。至于百里剑商还想怎么样,她已经不想管了。她现在只想离开这里、离开百里世家、离开百里剑商!再待下去,别说三天,一天她就疯了!

 “丫头!”

 叫什么?没看到本姑娘正在生气吗?还有!我提醒过多少次了,本姑娘有名有姓!你是听不懂人话?”

 童忻还真的倔气得不看他一眼,直在心里嘀嘀咕咕。

 “你以为不看我不理我…我就会放过你?”好样的!他差点忘了这丫头脾气也是拗得可以!

 我没这么以为!反正我看你理你你照样不会放过我!不如眼不见为净,心里可能会比较舒服一点!

 “聪明如你,怎不想想百里世家的地牢居然没人看顾?”

 我管那么多!反正现在我只想等老爹来救我出去,从此百里世家与我无关!老爹啊!你动作可要快一点,不然你女儿不是先气死而是先饿死了!

 “傲气如你,居然会选择沉默抗议而不积极自救?”

 省省你的口水吧!现在将法对我没用了!我已经摸清楚你的把戏了,别以为这样我我就会理你!哼!

 “童忻啊童忻,这一点都不像你了呀!”

 要不然我是怎样?你又知道了?

 突然楞了一下,怎么他的声音会愈来愈近?甚至传入她耳里的时候,都能感受到属于他的狂任气息!

 不对!童忻猛地回过头,倏地瞠大了眼。那张脸!她恨不得再抓他个十来条的漂亮俊脸,此时正放大在她惊然的瞠眸倒影中!

 “哇啊!”惊叫了声,童忻整个人往后一仰,几乎跌躺在地。随即快手一抬,一双小手飞快的撑在上方压制而来的厚实膛。

 “走…走开!”见鬼了!他是怎么摸进来的?还趁她往后一跌,整个人上来是想干嘛?童忻吓得心震气,偏偏面色竟是烫如火烧。

 “我开始觉得…或许把你留下是个错误…”墨发如瀑,丝柔若絮。百里剑商深深地凝视着那双惊惧星眸,意外地吐出这样教她恍了神智的莫名言语。

 现…现在是什么情形?既然知道错了,就快把我放出去呀!

 “你这个傻瓜,这个地牢根本没人看守…这个铁闸,根本没有上锁。”闇墨的深瞳里,莹莹灿灿地,开始了闪动的笑意。

 “什么?”脑袋轰然像是爆炸一响,童忻简直不敢相信他现在对她说了什么?把她丢进地牢却不上锁?他存心戏她就是了?

 “你果然很聪明。”他笑,勾扬起那道优美的片。

 童忻居然望之心如麻,双颊更是着火似的狂烧着焚人的灼热。她她她…她这是什么反应?

 “不理我…很好!好极了!”

 别说了…童忻开始发起抖来。她完全看不出这个疯狂的家伙又会想出什么怪招来整她?她后悔了…现在她宁愿是真的被关在牢里,反正老爹接到讯息一定会来救她,也不要此刻面对一个不按牌理出牌的恶霸,脑子里不知又在动啥歪脑筋让她心脏无力!

 老爹啊!你女儿要是因此折寿,你要负最大责任!

 “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对我说话、敢反抗我、敢伤了我、敢不理我…”

 他愈靠愈近,她的眼睛就愈睁愈大,心跳就愈来愈快、脸就愈来愈红、手就愈来愈无力。

 “你这丫头…笨丫头…你是我的人,听不懂吗?你是我的人!”语没,吻落。

 没给她拒绝的机会,他向来也不会给!没让她息的空间,他从来也不让她躲。只是这次似乎不一样了…

 这是第三次的吻,不再像前两次那样的野蛮横,而是全然陌生的温柔战栗,彻底透悟的缱绻绵!

 原来,他悟不透的惘懊恼、大哥所等待他自己发觉体会的感觉…就是他对童忻这种异于他人的情感!

 原来就是这么简单!他爱上童忻这野丫头了,这样而已!  wWw.bA mXs.cOM
上一章   娇宠美艳少主   下一章 ( → )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昕语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娇宠美艳少主》在线阅读,《娇宠美艳少主(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娇宠美艳少主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