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蛮女》第七章及《刁蛮女》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刁蛮女  作者:杜凌 书号:23653  时间:2017/6/19  字数:7220 
上一章   第七章    下一章 ( → )
  “可以对我温柔点吗?”

  正在喝茶的秋月听到这句话,差点没出口中的茶水。

  “什…么?”她擦擦嘴,惊愕的看着一脸正经、也正看向自己的甘宁“你方才说什么?”

  “对我温柔点。”甘宁咧嘴一笑“虽然你再怎么凶也不会将我吓跑,可我还是希望姑娘对我温柔些。”

  听到他这么说,秋月的表情像见到鬼一般。她将手上的茶碗放在茶几上,几乎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虽然我是不会介意姑娘这么凶,但若每次和姑娘讲话都得如此大小声,也颇是累人。”甘宁一脸正经的说道。“所以可以的话,请姑娘说话时能温柔些,我也会尽量注意自己,不要每次和姑娘见面时就吵架。”

  秋月傻眼了,到现在还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话。

  见秋月一句话都不说,甘宁以为她已经同意他的论调,便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笑容“看样子,姑娘是同意我的话啰?那我们就这么决定吧!”

  决定?

  秋月的表情彷佛是听到番邦的胡言语一样。

  笆宁再怎么迟钝,这时候也发现秋月的表情有点不太一样。他试探的问:“怎么?你不同意吗?”

  秋月的嘴巴张了张,却没发出声音,脸上的表情困惑至极。

  “你要说啊!”甘宁鼓励她“姑娘要说出你的想法,我才知道姑娘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秋月看了看茶几上的茶杯,又看了看四周的环境,确定自己还在甘宁府上的大厅,没有跑错地方后,便又回过头来看着坐在身旁不远处、一脸正经模样的男人。

  “我们是在喝茶吧?”她小心翼翼的求证。

  “是。”

  “那…怎么会跟我温不温柔有关?”

  “因为我想和姑娘好好的长久相处下去。”甘宁回答得很理所当然。

  听到这个出乎意料的回答,秋月脑袋有点转不过来“为什么突然这么想?”没必要啊!等到刘备娶完老婆后,他们便要拍拍股回荆州了。

  “因为我想和姑娘好好的长久相处下去。”

  秋月一愣,看看甘宁认真的表情,又不像是开玩笑。

  “需要这样吗?”她摇头说道。“过不久我就回荆州了,或许这辈子再也见不了面…”

  “姑娘要回荆州?”甘宁有些吃惊。他根本忘了秋月下是东吴人,而是刘备的家人。

  “当然!”秋月点头。

  “姑娘不留在东吴?”

  “留在东吴?”秋月皱起眉头“干嘛留在这里?”这里又不是她的国家,也没她认识的人在这里。

  秋月这么一问,甘宁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反正…”想了想,就算他说不出理由,但他心里却还是不希望秋月离开。“你可以留下来,不需回荆州。”

  “不回荆州?”秋月不解“那我去哪?”

  “住在这里。”甘宁回答。

  “不可能!”秋月回答得很干脆“这又不是我的家。”

  “那就让这里变成你的家!”见秋月回得坚决,甘宁也急了,完全不假思索的便说出这句话。

  “变成我的家?”果不其然,秋月的眉头越蹙越紧。

  “我希望姑娘留在这里。”身为武人的甘宁,本来就不是婆婆妈妈的个性,也不擅于隐藏自己的想法。他完全没有经过思考,便随着自己的心意说了出来“我希望能够每天见到姑娘。”

  秋月是越听越屏息。

  “姑娘!”他干脆离开座位,走到她身旁,一把握住她毫无防备的手“和我成亲吧!”

  听到这青天霹雳的一句话,秋月的心几乎漏眺一拍。

  “你说什么?”看着近在眼前的甘宁,她还以为方才自己耳背听错。

  “我想和姑娘成亲!”既然已经说出来,他也不在乎这么做是否会吓着她“这样姑娘就愿意留在东吴了吗?”

  “你在说什么鬼话!”秋月简直不敢置信“你就为了让我留在东吴这种皮蒜的小事,而要我嫁给你?”

  “不是!”甘宁连忙道。“不是为了这样!”

  “要不然?”

  “我只是觉得这样姑娘就可以顺便留在东吴。”

  “又是留在东吴?”秋月咆哮道。“你要我嫁给你,只为了让我待在东吴?”

  “你嫁给我,自然要待在东吴。”

  “你在说什么鬼话?”秋月用力将甘宁的手甩掉“我不要只是为了留在东吴而嫁给你!”

  “我的意思不是这样…”知道秋月误会自己的意思,甘宁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急急忙忙想解释。

  “要不呢?”

  “要不…”这时甘宁真恨自己的口拙。无论他如何努力,现在一急之下,也无法将自己真正的意思表达完全,只会急得脸红脖子而已。

  见甘宁一句话也不说,只会涨红着脸,秋月更是生气。

  “我要走了!”她干脆站起身来,朝着大门走去“早知道我就不留下来了!反正我们俩八字不合,每次见面就是吵架…”

  不是这样!不是这样的!

  笆宁心中在吶喊着,见秋月走向大门,那背对他的背影,竟让他有着不安的感觉,彷佛她这么一去就再也不会回来一般。他干脆冲上前去,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将她转过身来面对自己。

  “你别…”秋月话还没说完,嘴就被他温热的给封住。

  彷佛干裂的大地遇上甘霖,甘宁一袭上秋月的后,便再也不愿意放开了。他用力将她紧紧搂在怀中,彷佛想将她进身体一般,全心全意探求她口中的美妙,盼望她能和他有相同的感受。

  但在感受到她的青涩与僵硬后,他收起方才的情,缓缓的将舌头探入她口中,如灵蛇般灵敏地碰触她,慢慢引导她响应他。

  秋月原先僵直的身子,在甘宁慢慢的引导下,逐渐放松。

  她试着响应,在轻碰触到他时,她能感受到对方传来同样的悸动。对她而言,这是一种全新的经验。这种感觉,不仅仅是生理上的战栗而已,还是一种从没与人发生的亲密感,正逐渐袭上她纯洁的心房。

  良久,甘宁才放开秋月的。但他却又不愿放开她,只是额头抵着她的,看着她的眼眸中印上他的痕迹。

  一抹绯红出现在秋月的双颊上,她几乎不敢直视甘宁毫不掩饰的眼神。但是即使她的眼四处飘移,却仍能感受到他炽热的目光不断在自己脸上游移。

  “你…”秋月小小声的说:“又…轻薄我…”

  “因为我…”甘宁倾身在她耳边,呢喃说道:“喜欢姑娘…”

  “胡说八道!”秋月脸一红,又想推开甘宁,但他的双臂仍紧紧圈在她的际上。

  “我才没有胡说八道。”他一脸严肃的看着她“我是真心的!”

  秋月看向甘宁,只觉得他是这么用力的看向自己,那种眼神她虽然不熟悉,却能感觉到被这种眼神凝视着的自己,感受到全身的不自在。

  “你大概对不少女子倾心吧…”她讷讷的道。

  “怎么这么说?”甘宁皱起眉头。

  “上次在青楼前,你不就搂着一名清丽的女子?”

  笆宁一愣“我?”

  “就是我们遇上老虎的稍早之前,不也在青楼前打过一场?”秋月提醒他“当时,我的刀不小心偏了,差点刺中一名女子。”

  “喔…”甘宁这才回想起来“你是说含嫣吗?”

  “就是她…”秋月低垂眼帘,没来由的怅然霎时袭上心头。

  她知道,自从那甘宁从虎口下救她险,她心房的某一处已经印上了他的影子。随着时过去,那抹影子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让她不能忽视他的存在。

  可是一想到那甘宁搂着柳含嫣的景象,却让秋月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或许他和柳含嫣早就彼此心神相属;而她,不过是个闯入他们两人世界的第三者罢了!

  何况,她曾经受过失去最心爱的人之痛,如此的痛苦,她又怎能让另一名无辜的女子再次承受?

  每思及此,她内心的罪恶感更行扩大。

  “我和含嫣姑娘没什么!”见秋月神色黯然,甘宁急急忙忙的解释。

  没什么?没什么怎能搂得如此自然?

  秋月看了甘宁一眼,虽然目前他似乎急着撇清和柳含嫣之间的关系,但她却怎么也不相信他的说词。

  “你不用急着否认。”秋月淡淡的说道。“过河拆桥是最要不得的行为。”

  “什么过河拆桥?”甘宁急着道。“我和她真的自始至终没有什么!”

  秋月却投以怀疑的眼光。

  “真的!”甘宁急忙抓住秋月的手,害怕她会突然掉头离去“我承认偶尔会和丁奉、潘璋一起去那个地方,可我每次去也不会都指定同一位姑娘…”

  秋月一听,柳眉登时竖了起来“不止一个?”

  “哎哟!不是啦!不是你所想的那样。”见秋月又误会了,甘宁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我的意思是,我没有特定找哪位姑娘,完全都是丁奉、潘璋两人帮我找的,我只不过是…”

  “你有没有节?”秋月简直不敢置信“你还跟一堆女人胡搞?”

  “什么胡搞?”甘宁一愣“不是胡搞!我也没跟她们搞什么,不过就是喝酒聊天…”

  “在哪聊天?”秋月的眼神越来越犀利。

  “房间内啊!”甘宁还不知大祸临头,回答得十分顺口“要不然?大街上吗?”

  秋月张大嘴巴,好半晌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现在是要告诉她,他和那些女子完全都是“盖棉被纯聊天”吗?

  去!表才相信!

  “怎么了?”甘宁担心的看着秋月浑身上下的杀气越来越盛,却完全不懂自己究竟做错什么。

  本来嘛,男人到青楼寻作乐是很正常的行为,况且他们身为武将,平素压力无处宣之时,上上青楼也是无可厚非。他上青楼没有酒后,也没有随便和哪位姑娘有暧昧行为,已经算是很自制了。

  他怎么也不懂,何以秋月会突然神色大变。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秋月一字一句、磨齿霍霍的说。

  “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甘宁耸耸肩,回答得很顺口“虽然我偶尔会逢场作戏,可从来没用过真感情…”

  “啪!”好久没来的一巴掌,又大剌剌的印在甘宁的脸颊上。

  “又…又打人?”他摀住脸颊,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秋月美妙的挥掌姿势,但他腔的怒火却在看见她的表情后,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没有真感情也能逢场作戏?”她的神情有着不、愤怒,以及…一丝难以察觉的忧伤“既然没有真感情,何必还要虚情假意?难道你不知道当美梦被戳破时,对被蒙在鼓里的人,是很严重的打击吗?”

  笆宁怔怔的看着秋月,一句话也没有说。

  这时候,从旁而降传来一个不属于两人的声音“哎呀!看样子我来错时机了。”如沐春风的话语,藏着浓浓的笑意。如此语调突然入两人之间尴尬的气氛,显得相当格格不入。

  笆宁听了,腔无处可发的怒气顿时转移到那人身上“伯言!”

  陆逊完全不理会甘宁威胁的语气,只是笑的望向秋月,又羞又恼的她,在面对甘宁的神情如同要将他吃掉一般。

  “秋月姑娘,你要走了?”陆逊的神情有些幸灾乐祸。

  “滚开!”秋月却不卖陆逊的笑脸,只是张着一嘴钢牙,双眼冒火的对甘宁说道:“我再也不理你了!你,脏、死、了!”

  “我脏?”甘宁一脸不可置信。

  只是他毫无机会拦下秋月,因为她已经一把推开站在门槛的陆逊,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伯言!”面对这种情况,甘宁只得朝着陆逊大吼。“别怪我,别怪我。”陆逊好整以暇的摇摇扇子,一脸“不干我的事”的表情“是你自己太笨,不会说话。”

  …。。

  怒气冲冲的秋月踏着愤怒的脚步,快速跑出甘府。她正准备一越上马之际,却被一道清脆的声音喊住。

  “姑娘,请留步。”

  乍听这声音,秋月停下上马的动作,只是盯着来人〈者轻持罗伞、脚步轻盈的走了过来,清丽脱俗的脸上挂了一抹让人见之望俗的笑容。

  柳含嫣温柔婉约的模样,对比自己方才张牙虎爪的凶狠,让她不自惭形秽,连讲话的声音也不自觉轻柔起来“有事吗?”

  柳含嫣看了甘府的大门一眼,这一眼带着关怀、忧心,还有许多秋月难以理解的复杂情感。她那静静张望的模样,让秋月的心不知为何感到一阵痛。

  罢了!罢了!她天生对这般柔弱如水的人儿就是没有抵抗力。只消这么温柔的人轻轻看一眼,她就浑身没了防备之心。

  “想进去看吗?”秋月低声问。“想进去就进去吧!还是要我帮你敲门?”

  “不敢劳姑娘大驾。”柳含嫣低垂螓首,双目含愁,看来更加楚楚动人。“像妾如此卑微之人,又怎么进甘太守府邸?”

  “柳姑娘是天仙一般的人物,你要是不能进去,还有谁能进去?何况这里又不是皇帝住的地方,你怕什么?”说完,秋月卷起袖子、抡起拳头,就要走上前用力去敲甘府大门。

  一见她真要敲门,柳含嫣连忙制止“秋月姑娘,不要!”

  “不要?”秋月一怔,随即问道:“你怎知我叫秋月?”

  柳含嫣却是笑得凄凉,这抹笑容更是让秋月疼到心坎里。“妾知道姑娘是甘太守的意中人…”

  看柳含嫣的眼眸几乎快滴出水来,秋月差点慌了手脚“不是!不是!我和他没什么意中不意中的关系!”

  柳含嫣却仍是一副泫然泣的神情“姑娘莫再瞒妾了…从甘大人的眼神,妾知道甘大人早对姑娘心仪许久…”

  秋月一呆,不知该回答什么。

  “虽然我不该来找姑娘,但是…”说到这里,柳含嫣突然盈盈向秋月拜了下去“请姑娘救救妾…”

  这是在大街之上啊!

  笆府虽然不是位在市集之中,但是四周人来人往的人也不少。秋月向四衷拼了看,只见早有数人悄悄围在一旁观看。她连忙将柳含嫣扶了起来“柳姑娘,有什么话好好说,不要行此大礼。”

  柳含嫣早就下了晶莹的泪水,看得秋月心都揪在一起了。

  她连忙拿出帕子递给柳含嫣,手无足措的问:“你要我帮你什么,我一定帮!”

  “真的吗?”柳含嫣惊愕的抬起头,一双水蒙蒙的眼睛就这么看着秋月。

  “当然!当然!”秋月连连点头“只要你不要再哭就好了。”

  “妾…妾…”柳含嫣抓住秋月的手,用力的程度,连秋月都可以感受到她的激动“妾有了甘大人的骨…”

  这句话如同平地一声雷,当场轰得秋月脑袋嗡嗡作响。

  “你…你说什么?”秋月瞪着柳含嫣,根本不敢相信方才听进耳朵里的话。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有了甘宁的骨

  她一点也不敢相信柳含嫣所说的话。但是,一想到那天甘宁搂着柳含嫣时所表的情感,她就忍不住想相信柳含嫣。

  有了甘宁的骨

  麻麻的感觉猝起,一路从背脊延升到后脑。

  在秋月震惊的同时,却没有发现柳含嫣含怨的表情下,嘴角却微微弯起一抹不易发现的笑容。

  “你…你有没有…有没有告诉甘大人?”秋月的声音在发抖,连她自己都不认得自己的声音。

  柳含嫣摇摇头,声音细微几不可闻“当妾发现时,甘大人整颗心都在姑娘身上了…妾只是个倚门卖笑的卑小人,又怎敢告知大人?”

  “那你…你怎么来找我?”

  “姑娘,妾知道你是大人的意中人,说不定你的话,大人会听。”柳含嫣回答。

  “妾不求什么,只求大人能认腹中的孩子,别让我这未出世的孩子将来成了见不得人的私生子。”说着,她又嘤嘤哭泣起来。

  秋月听得瞠目结舌,这种事她从没有听过、也从没有碰过,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秋月姑娘…”柳含嫣含着泪,小心谨慎的看着秋月的神情。

  发现柳含嫣还在等待自己的回答,秋月想答腔,却实在不知道该答什么,只是愣在当场。

  这时,甘府大门突然打开,只见陆逊走了出来。陆逊一见到秋月和柳含嫣站在门

  口,不一怔。

  “秋月姑娘,你还没走?”他儿不理会站在一旁的柳含嫣,直接走到秋月身边问道。一走近,他便发现秋月的神情不太对劲“你怎么了,秋月姑娘?”他边问边看向站在一旁的柳含嫣。

  “我…”秋月摇摇头,视线却放在柳含嫣身上“陆大人,你去问问柳姑娘…”

  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连想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只想一个人躲起来,好好厘清现在脑中混乱的思绪。

  “柳姑娘?”陆逊的眼神在转向柳含嫣时,变得犀利。

  柳含嫣微笑的朝秋月和陆逊行礼“妾不打搅二位,先告退了。”说完,朝秋月微一颔首,便离开她一手造成的场面。  WWw.BAmXS.CoM
上一章   刁蛮女   下一章 ( → )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杜凌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刁蛮女》在线阅读,《刁蛮女(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刁蛮女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