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点说爱我》第八章及《快点说爱我》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女人如烟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全本小说 热门小说
八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快点说爱我  作者:祁欢 书号:23814  时间:2017/6/19  字数:7302 
上一章   第八章    下一章 ( → )
 台北,灰蒙蒙的一片天空,即使清晨也雾气朦胧。的感觉,似乎甫一出飞机,就沾染上身。

 她真的回到台湾了。

 空气中称有意,心情也跟着受。她,怀念起西班牙的阳光。

 清晨四点的海关处冷冷清清的,快雪信步漫游,不怎么想离开这里,彷佛这样做就能离西班牙近一点,但…

 只是妄想吧…

 临时买机票,所以只能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时间回来台湾。她曾在马德里的机场打过电话回家,希望陈伯来接她,无奈接电话的是妹妹时晴,两人在电话两头静默良久,气氛凉凉的。

 后来,她还是说了班机和回台时间,希望她转告陈伯。

 没想到,在入境大厅上,她看到的不是陈伯,而是一个不太可能会出现的人…

 段云磊。

 “怎么是你?”

 “时晴说你今天回来。”他的话依然简短,只是一双眼睛紧紧地凝视着她。

 她穿着浅紫的休闲裙装,柔软的质料贴着她细腻的雪肤,整个人显得很怡然。

 她变了。

 眉毛眼波的转间,有一股新添的风情,微扬的嘴角彷佛随时能泻出感和自信,她浑身好似笼罩着一团光晕,突然之间变得美丽。

 段云磊显得有点惊讶。

 “你何必亲自跑一赵?叫陈伯来就行了。”

 是时晴告诉他的?她的用心何在?

 “那么久没见到我的未婚,来接机是应该的。”

 未婚

 这个名词彷佛已经离她很遥远了,虽然也才过了半年。

 “我早已经忘了,你也不用一直记着。”平静的声调、没有夹杂情绪的话语,缓缓地从她口中说出,显得云淡风清。

 回来台湾后,曾经纠结的人事彷佛都已经变轻变淡了。经历过爱恨那么强烈的波动,她的感觉像是贫乏了,没有想起涟漪的渴望。

 段云磊皱眉,她的态度轻忽,彷佛真的不在意,这是他所认识的韩快雪吗?

 “我说过,我不会解除婚约的,即使过了半年也一样。”

 快雪抬头,看了他一会儿,忽然笑了起来。“为什么同样的一句话,现在却只让我觉得好笑?”

 “你在说什么?”段云磊不耐烦的神情写在英俊的脸上。

 她是怎么搞的?出了一赵远门,说起话来居然变得和时晴…

 “好了,我坐了很久的飞机,觉得很累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请赶紧送我回家吧!”

 说完,大方地指着地上的行李,要段云磊提着。

 再见到他,快雪更加确定他曾带给自己的悸动已经消失了,以前爱他的那种忐忑不安,早已不复记忆。

 想来,亚堤的魔力果真无边啊!除了他,其他的男人在她眼中都没分别,也吸引不了她的注意了吧?

 唉,如果真是这样,还真是悲哀啊!

 坐到车上,段云磊果然不出她所料,开始进行盘问。“这大半年的时间,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无声无息地就丢下工作,只告诉你爸妈要出国休息一下,谁准你假的?言下之意,他并没有批准她的辞呈。

 她望着窗外,彷佛没听见他的问话。

 清晨的高速公路上,仍然有着的感觉,愈向北开,甚至还飘起了冬日常见的绵绵细雨。

 愁煞人的细雨。

 “台北的天气还是老样子,烦!”半晌后,她才文不对题地说了句话。

 段云磊轻叹了一口气。“快雪,这不像你。有什么事是不能说的吗?”

 他的叹气令她回了神,这种温柔如情人般的话语,不像是对她这样的女人说的。

 她坐正,神情严肃地告诉他。“云磊,我会回公司工作,但是应该不会长久,等到你的企业王国更加稳固时,就是我自由飞翔之。娶我的这件事也别再提了,因为不管你娶不娶我,我都不会在你的公司久留。所以,你并没有娶我的理由了。”

 包何况,我的心,也已经无法再爱人了…

 快雪在心中补上一句。

 “为什么?”当初她是那么想要嫁他,彷佛无论如何都要完成这件事似的,所以,他也一直笃定不会取消婚约。

 “因为我发现,嫁你不是我唯一可以走的路。”

 走过这一遭,才知道以前陷入多深的死胡同里。她也可以展翅高飞的,现在的她,不再是那个未曾尝过爱情滋味,终渴爱的无聊保守女。

 以前太限制自己了,走出那个束缚住她的狭隘圈圈后,她才发现世界是那么的美好。她可以周游列国,终其一生;也可以选择喜欢的国家定居,悠闲地过生活,拒绝再当一个工作机器…

 西班牙是她的精神补剂,教会了她这一切,但,她却没有勇敢到选择西班牙定居。毕竟,那对她而言,始终是一个伤心地…

 “你太累了,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再讨论。”

 唉,执不悟。她不再理会他,迳自陷入自己的思绪中。

 段云磊发现,她已经神游了。

 她的改变太大,看来只能等她“恢复正常”地理性的脑袋重新运转后,再和她讨论这件事了。

 车厢内突然静默了下来,两个人各怀心事,保持沈静无声。

 …

 经过好一段时间后,快雪终于得到了平静。

 她的父母在她坚定又不容置疑的神情下,接受了她出国休息半年的说辞。

 他们发现,这个女儿跟以前不同了,比较疏离,也比较客气。蓦然间,他们领悟了自己从前对她的疏忽。

 以前的快雪老是努力地讨好爸妈,却总得不到此时晴更多关注的目光。现在的她想通了,知道许多人天生就跟父母缘浅,所以她不想强求了。

 然而,人世总是这样无奈,等到她这般随缘之后,父母却像是突然领悟似地给予她更多的关心、对她嘘寒问暖,甚至不再她和云磊完婚。

 半年前的快雪,定会对这样的改变受宠若惊。

 可是这些日子以来对事物的冷眼旁观,使得她已经不再在意他人对自己的目光了。现在的她,只想活出自己。

 因此,平时除了上班外,她持续着舞蹈班的练习,也报名BA的课程,重新拾起书本,准备为自己未来转换跑道铺路。

 只是…想着他时,那种镂骨蚀髓的痛感仍是会爬上心头。

 也许,她得用一辈子才忘得了他吧…

 …

 亚堤再度由梦境中惊醒,醒来后,独自面对一室的黑暗。

 已经过了好几个月,那一夜的记忆却仍然非常明晰,甚至清楚地让他持续着心痛的感觉。

 他以为,心痛的感觉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变淡,最终,快雪的离去也会跟过去所有的女人一样,不会对他有任何的影响。

 可是,他错估了。

 她的身影常在不经意问掠进他的脑海。

 他在开会时,会有她仍在一旁书写的错觉。

 “坎贝聿饭店”在年度饭店经营评比中得到了首优,他以经营者代表致词时,会下意识在员工群中寻找她的身影。

 在家族大老夸他将饭店经营得有声有、青出于蓝时,他忽然想到她曾用认真的口吻跟他讨论饭店经营是服务业,人是最重要的…

 老天!他不但不曾忘记过她,对她的思念反而益严重了!

 他没想到,他居然会那么想她!

 雪…你究竟在哪儿?

 …

 “‘岐园’释股案你怎么看?”段云磊出声问道。

 “你的胜算很大。”快雪对他一笑,就事论事地说。

 段云磊潇洒一笑。

 “岐园”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型科技通路公司,近来在民营化的政策下,将要释出所有官股,许多企业都跃跃试。因为现在就算将钱存进银行,报酬率恐怕也不到百分之一,但投资资讯通路所获得的股利报酬,将可高出许多倍!

 只是,想要入主“岐园”可没那么简单,因为总释股金高达一千三百二十亿,并不容易筹措。

 由于金额过高,并不是任何一家企业都吃得下来,所以国内企业必须寻求国外投资者的资金挹注。

 而另一方面,这个财经界的大消息也非常吸引国外企业,所以他们纷纷派人来台寻求合作管道。

 不过,为免扰国内金融秩序,政府对于外资的投资金额有一定的上限,所以寻求国内企业的合作,就成为国外企业的当务之急。

 为了创造国内外企业双赢的局面,两方人马都相当积极地找寻够资格的企业合作。

 “段氏”在这件释股案中,占有极大的优势。毕竟,国内能一次拿出如此大笔资金的企业并不多。而它,恰恰好就是目前唯一拿得出资金的。

 “段氏”本身就已拥有化学科技的背景,若能再吃下“岐园”对后通路的拓展,简直是如虎添翼。可以预见的是“段氏”若能在此一役中胜出,在不多久的未来,肯定会成为更加强大的企业王国。

 “快雪,没有你对我来说,将是很大的损失。”

 快雪只是笑笑,并不回答。

 段云磊沈思地看着她。脑中突然想起那天的宴会…

 话题只围绕在业界喧腾不已的“岐园”释股案,全世界的投资者都想要入主高获利的“岐园”科技通路。

 于是,成就了这场宴会。

 也成就了快雪在今晚这宴会上居中斡旋的身份。

 她穿着银灰色的小礼服,随着段云磊出席这场宴会,在一群外资代表与国内厂商中侃侃而谈,说明“段氏”的公司绩效与雄厚的资金,足以成为工作夥伴。

 “坎贝聿家族”因为长期与“段氏”合作,所以积极争取。此外“渡边商事”也是打出相当优渥的条件想吸引“段氏。”

 那一晚,快雪的表现十分称职。

 “你看,我们跟谁合作比较好?”

 快雪拿起档案夹,专业地分析道:“无疑的,‘渡边’提供的优惠比较吸引人,而且也较具有前瞻。日本人的结构组织庞大,进军国际有一定的进程。反观‘坎贝聿家族’,已经是一个比较有历史的家族企业了,因此投资态度趋于保守。他们虽然也积极想争取这个案子,可是却不愿放下身段,请更高阶的管理人来涉,甚至以为自己提出的条件很好,我们理应接受。看来,他们是不想赚这个钱了。”

 段云磊以手支颐。“嗯,你还记得宴会中负责谈判的‘坎贝聿’代表吗?一副‘条件就是这样,你最好接受’的态度,我并不满意。”

 这就是重点了。

 快雪深深为亚堤叹息。

 她不是因为私人情感而不想把生意给亚堤的企业,只是,他们太过傲慢了。在商场上来说,他们真不是一个好的合作夥伴。

 赚钱这档子事对他们来说,应该是可有可无吧!毕竟,坐拥家族饭店就可以帮助他们好几代都兴盛不坠了。

 只是,若只有守成,没有开创,应该不是亚堤的性格。

 她知道,他一直很想要将饭店做得更好…“你说是不是?快雪?”

 快雪猛然回神,看见段云磊审视的目光,知道自己又出神了。

 “你怎么了?最近常看你发呆。”

 快雪摇一摇头。“你刚刚问我什么?”

 “我问合作对象的事。”

 “离竞标还有半个月,我们现在除了要尽快搞定合作对象的问题,还得确保投标当没有半路杀出程咬金,所以这段期间内,必须仔细观察市场上有没有角逐的企业,并且不可以太快发布投资夥伴的消息,免得对手有机可乘,与之联合起来竞标。”

 “你的工作能力已经超过一般秘书该有的程度了。”

 快雪自信地扬起角。“我会是个专业的财务顾问,到时候,段总经理,你就得花好几倍的价钱请我为你规划转投资了。”

 段云磊只是笑笑。他不需要的,因为他相信快雪会是他的子,现在她虽然逞强地说要解除婚约,但结婚只是迟早的问题,就让她闹闹别扭,发一下吧!

 段云磊按下内线,将高级干部找进来,随即进入开会状态。

 而且,两人的默契依然如前,这也是段云磊敢如此笃定的原因。

 然而,他没料到的是,快雪的感情已经起了变化,一切都不再一样了。

 …

 “这是哪里?哪个国家?是谁去参加的宴会?”亚堤抓着手上的剪报,咆哮的对象是主秘书长。

 王秘书长吓得要死,这半年来,老板的脾气变得十分沈,害得全公司上上下下的员工莫不提心吊胆,深怕下一个就成为他开锄的对象。

 蹦起勇气,他探头看向老板手上的剪报照片…好险,去参加的人不是自己。

 “是…是业务经理送到秘书处的,今天早上他才刚从台湾飞回来。”

 “把他找过来!”

 “老板,有什么问题吗?我们一向是派业务代表到台湾…”

 “少废话!我叫你马上找他过来!”

 主秘书长有点震惊,他是第一次听见老板这种丧失优雅形象的咆哮举动。以前不论老板再怎么生气,语气都没这么糟过。

 “是是是!我马上请他过来!”说完,主秘书长逃难似地离开总裁办公室。

 亚堤手上的卷宗夹里,有着的各式资料。这是他的习惯,每天进办公室后,先让主秘书长呈上“坎贝聿”在世界各地的业务进展或相关报导,这个动作让他虽然不能直接出席各项会议,却能直接掌控企业。

 而他手中紧捏着的,是一份中文报纸的财经版,他的焦点全集中在报导里的一张照片上。

 他不会看错的,照片里身着礼服,挽着另一个男人手臂的那张脸孔,绝对是雪!

 死寂了半年的心,终于又恢复跳动。他是那么害怕她从此消失在他的世界里,还好,她总算又出现了。

 只是,随着喜悦而来的,是巨大的愤怒!她在搞什么鬼?她身边那个男人是谁?虽然两人没有亲密的举动,可是她挽着他手臂的动作,看起来是那么的自然,彷佛已经做过无数次了!

 她投向别人的怀抱了吗?是否也像当初接近他那样,对着别的男人含泪说爱他?

 种种问题得他快要发疯,他像头困兽,着急地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

 懊死的!谁来解答他的问题?

 敲门声响起,他等不及回答,就霍地拉开大门,把外面已然直冒冷汗的业务经理吓得呆若木

 他已经从主秘书长口中得到了消息,知道老板现在正处于盛怒的状态,但任凭他想破脑袋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犯了什么错?他可是一件坏事都没做啊!

 “老板,我都是照着会议决定的结果提出条件…”

 “少废话!”亚堤冲到办公桌前,拿起剪报大声问道:“这个女人,告诉我她是谁…”他的声音隐含着深深的渴望。

 业务经理颤巍巍地接过照片,深怕一个不小心就被怒极的总裁给千刀万剐。

 他凝神注视照片中的女子。

 “老板,这份报纸是台湾的报导,内容是我们在台湾的合作厂商…‘段氏化学科技’举行的晚宴。您问的女子是‘段氏’总经理的特助…韩快雪小姐,而她身边的男子就是总经理段云磊,是‘段氏’的第二代掌门人。”

 “也不过才半年的时间,她居然能做到‘段氏’的总经理特助;真是不简单的女人呀!”他的语气充妒意。他一向知道她是个有能力的女人,可才半年的时间,她竟然能有此地位,他不得不怀疑,她…是如何办到的?

 “老板,其实韩特助不是最近半年才当总经理特助的,事实上,这两、三年的贸易往来,我一直是和韩特助接洽的,她一直都是段总经理的左右手…”

 “你说什么!”

 亚堤才刚稍稍降下的怒气又陡然上升。“你是说她一直都在那儿,甚至清楚地知道我们两家公司有贸易往来?”

 业务经理被他突如其来的怒气吓得倒退一步。“是…是…是呀,有…有什么问题吗?”他觉得有点儿莫名其妙,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敝的吗?

 亚堤握拳重捶办公桌。

 懊死!她骗他!原来,她一直是知道他的!那么,她接近他有什么目的?骗他爱上她吗?

 他绝对不接受这个答案,他要亲自找她问个清楚!

 不过,他不知道见到她的时候,是该先狠狠地扭断她细致的脖子,还是吻得她不过气来?

 这半年来对她的思念,已经与俱增到达疯狂的地步了。

 他要去找她。

 “代下去,我要去台湾一赵拜访‘段氏’,替我安排一切。”

 业务经理对老板的决定感到有点儿讶异,毕竟太过突然了。

 不过,见老板对那个韩特助这么有兴趣,他也不妨提供一些八卦消息。

 “老板,您这赵去,说不定还可以顺道喝喝喜酒喔!因为段总经理和韩特助一年前已经有了婚约,却迟迟没有下文,那天在宴会上,听说他们可能会在年底完婚…”

 看见老板杀人的眼光,业务经理倏地闭嘴,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

 “滚!”

 喝!业务经理一阵脚软,很没志气地差点跪倒在地。他使尽吃的力气,连忙冲了出去,不敢多待一秒钟。

 从头到尾,他始终搞不清楚,老板究竟在生什么气?  Www.BaMxS.CoM
上一章   快点说爱我   下一章 ( → )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祁欢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快点说爱我》在线阅读,《快点说爱我(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快点说爱我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