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皇子》第二章及《夺心皇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女人如烟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全本小说 热门小说
八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夺心皇子  作者:连盈 书号:34047  时间:2017/7/20  字数:8119 
上一章   第二章    下一章 ( → )
 爆里上上下下传言,惊澜公主和二皇子甚是亲近。

 瞧着二皇子出入南岭宫的次数与俱增,惊澜公主的隐疾也去得极快,两人的感情似乎非常好。

 其实,俞咏妍不过是无法止他来,也没有心思多加阻止。

 “公主,二皇子差人来禀,明心殿有事耽搁,今儿个会迟些过来。”

 “晋千岁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这么勤快地给他传话。”俞咏妍有趣地打量着慎儿。

 慎儿本不善言辞、个性拘谨,现下看来竟添了几分活泼,晋千岁的魅力,果然不同凡响。

 “慎儿知错!”慎儿毫不迟疑地屈膝一跪。

 “本宫又没有责罚你,跪什么跪?”俞咏妍瞥了她一眼。

 慎儿见她有些疲态,赶紧吩咐下人准备软椅和避暑遮的什物。片刻后,俞咏妍已躺在阳光下,有些昏昏睡。

 洒在她身上的和暖金光,让人打从心里感到舒服,摒退左右只留下慎儿,此时似乎安静得可以什么都不想。

 恍惚间,俞咏妍听见慎儿在说话,缓缓睁开眼,看到来人,心想不是要迟些才过来吗?

 而晋千岁看见那如凤凰般高贵的少女,阳光洒落在她身上,她的心情看起来似乎很好,面色柔和,虽不见笑意,但很是从容。

 “不是要晚些吗?”

 “怕你等久了。”他踱步到她身边。

 俞咏妍小瞪了他一眼,他的笑容虽然看似温和无害,但就是刺眼。

 “谁等你了!”话口而出,她便有些后悔,怎么这般沉不住气,了方寸。

 晋千岁闻言眉梢一扬,看她脸上瞬间出现悔意又马上隐去,不由觉得好笑。

 见她身下躺着的软椅极大,本想坐上去,才刚有动作,便被行动极快的慎儿伸手一拦,她不发一语,阻挡之势非常明显。

 此乃大不敬,忠心耿耿的尉迟自然不敢怠慢,一把便抓住慎儿的手腕,喝道:“大胆!竟敢冒犯二皇子!”

 慎儿反地转动手腕,五指后翻,朝尉迟的手臂袭去。

 尉迟大惊!即刻松手,两人站在各自主子的身侧,相对峙。

 俞咏妍看得有趣,富兴味地命令道:“你们两人下场比划比划好了。”

 她的命令一出,不仅尉迟感到惊讶,就连慎儿也有些无措。

 尉迟敬等着二皇子的吩咐,他想二皇子应该不会允许这样胡闹,岂料…

 “尉迟,你就顺了惊澜公主的心意吧。”晋千岁语气轻松得仿佛只是在述说一件芝麻绿豆的小事。“不过,你可不能还手。”晋千岁笑咪咪地补充。

 不能还手?那岂不是只有挨打的份儿?

 俞咏妍备感有趣地坐起身,见他一脸高深,既然他什么都不肯说,那她就等着看。

 慎儿照着公主的吩咐行事,但见那尉迟果然毫不还手,连挡的意思都没有,心底闪过一丝犹豫后,出手不再果断。

 “行了,都退下。”看了一会儿,俞咏妍开始觉得无趣,瞬间明白晋千岁是抓住她的弱点,知道她不喜欢这种一面倒的戏码。

 但尉迟还是被硬生生地打了一拳,在二皇子的暗示下,同慎儿一起退了下去。

 “咏妍,试探我不需要用这种方式。”他终于如愿坐到她的身边。

 “若是本宫会武,那一拳便是本宫打在你身上。”原来他早就看穿了她的伎俩,俞咏妍身子一侧,故意离他远一些。

 “你对我实在不该有这么大的怨气。”他失笑。

 “晋王朝没有本宫怨恨的人,寻不着,也配不上。”她微扬眉,凤目微睁,那种带着慵懒的贵气,缓缓呈现出来。

 晋千岁没动怒,神情也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是伸手钳住她的下巴。

 俞咏妍因为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感到惊诧!未曾有人如此大胆,顿时,她感觉到他手指的力道加重,但他的语调却异常轻柔。

 “聪明如你,实在不该这么不听话,你怎么不相信我,难道我会害你吗?”

 “放开本宫。”她咬着牙命令道。

 晋千岁表面虽不动声,心里却拿她没辙,果然软硬对她来说都不适用,大手一松,便放开她。

 “不害本宫就没有其他居心?就算你是诚心诚意,本宫要信便信,不喜欢,你就算做足了功夫,也只是白费心思。”

 “要让惊澜公主喜欢,可真不是件容易的事。”

 闻言,她美目一瞪,眸光敏锐却不犀利,好似他说了什么胡话。

 只不过对着那张人畜无害、清朗俊俏的俊颜,眼神竟不自觉变得柔和。

 突地,俞咏妍意识到自己失态,她强迫自己撇过头,顿感狼狈,不恼怒起自己。

 晋千岁含笑不语地瞧着她,虽不知她心中所想,但她的表情,让他着实觉得有趣。他不急,比起那在明心殿让他心惊胆跳的情势,现下应该算是渐入佳境。

 可也是那惊鸿一瞥,他对她才有几分动心,想护着她,如此而已。

 两人就这么安静无语地坐着,不曾移动过,有一种奇妙的感觉蔓延渗透两人心间,有些、有些慌,却又让人不由自主陷溺其中。

 又一,传出二皇子在朝堂之上言辞辟、大有作为,深得皇主公君赞赏,当下赏赐一稀世珍宝。

 哼!有多稀世?不就是些石头嘛。俞咏妍漫不经心地接过慎儿递给她的盒子,稀世珍宝难道她还看不够?送这个给她做什么!

 俞咏妍只是用她的纤手抚过华贵的盒面,并没有急于打开一探究竟。干嘛要送她?不是说皇主公君赏赐他的吗?这么大的皇恩,他想也不想就派人送了过来。

 “怎么说的?”俞咏妍一边抚盒子,一边看似不在意地问道。

 “公公说,二皇子就在朝堂上看了一眼,一下朝就命人送了过来。”

 他凭什么认定她会收下?“这么轻易转手,他是把本宫这儿当成什么了?”俞咏妍举高盒子,瞄了几眼才放下,指尖一挑,暗扣应声打开,随即一片温润的绿光透出来。

 她的凤目忽地一睁,眸光突地闪着光采,一瞬不瞬地盯着盒中的东西。

 其实那并非透明的光,而是珠体本身的泽过于美丽而让人产生光彩夺目的错觉。

 还真是一串稀世的石头,每颗大小不一,错落有致地串成腕链,而纹理极其细腻,珠体内仿佛有水在动,很是巧。

 俞咏妍正了正身子,颇为认真地将腕链从盒中取出,看着看着,边不由得浮现一丝笑意,心情似乎颇为愉悦。

 “看来本宫要亲自走一趟西宫。”她忽然冒出一句让慎儿惊讶的话。

 “怎么?难道西宫是龙潭虎,本宫亲自去道谢还不行?!”瞧见慎儿的表情,俞咏妍调笑着问道。

 “不是,是二皇子留话,说稍后会过来。”

 “本宫等不及要向他表示本宫的谢意。”她说得似真似假,作势要走。

 “公主,何不就等二皇子…”慎儿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见俞咏妍将腕链滑进手腕,并已朝殿外走去。

 “说了本宫不想等,你还唠叨什…”俞咏妍一面向前走,一面有些不悦地半回头,只不过她的话才说到一半,便突然觉得有东西挡在自己身前,步子来不及收回,身子止不住的向前微倾。

 “小心!”正步入正殿的晋千岁,眼明手快地扶住她的肩头,稳住她的身子。

 虽不知她为了何事疾步而行,不过能看见惊澜公主这番态势,倒是很有趣,有趣到他就这么握住她的肩膀,饶富兴味地打量着。

 俞咏妍站定后,听声音已知是他,原本不悦的情绪没来由的平息下来,稳住身形后,眉眼上扬,看见他是笑容的俊颜,她的双颊难以抑制地泛出些微红晕。

 “笑什么笑!”她伸手挥掉他放在自己肩头的手,这样一来晋千岁自然瞧见她手腕间的珠链,笑意不由得更深了。

 俞咏妍有些不悦,好不服气,但又奇怪心里为何找不到火气。

 “喜欢吗?”

 “你又怎么知道本宫一定会喜欢?”心思一转,她问道。

 “怎么知道?”晋千岁抚着下巴,好似真的思索起来。“说起来我确实不知道,只是直觉这奇怪的石头你会喜欢。”

 奇怪的石头…她不住在心中暗笑,这想法倒和自己不谋而合。

 “最重要的是传说此石有永保平安的功效,佩戴之人若是有危险之事发生,此石会预先破裂以示警。”

 “无稽之谈。”她举起手,微笑着反驳。

 “不管真假,求个心安吧。”晋千岁瞧着她微仰头看着手腕的样子,没想到她竟变得如此娇俏可爱,她的目光此时充趣意和轻松。

 不枉他冒着在朝堂上被众臣口伐的危险,甚至很可能会引起父皇的猜忌,当下便决定给她送来。

 “不过,这石头本宫确实喜欢。”她说出真心话。

 “是因为送的人看着顺眼吧。”

 他的话使得她的目光明显愣了一下,神情微愕,转而看向他时,似乎想笑,却又有些倨傲地扬着眉。

 “二皇子,没想到你的脸皮看似薄,实际却比皇宫的城墙还厚。”

 晋千岁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听见他逸出一阵低笑,片刻又见他好整以暇地对她问道:“你知道这石头还有什么意义吗?”

 “本宫对无稽之谈向来没兴趣。”俞咏妍一说完,便缓步回到正殿。

 “据说,因其有保平安的吉祥之意,也是相公赠与子,寄予‘子幸福’之意。”晋千岁的目光始终追随着前方姣好的身影,尾音方落下,果然见她的身形一顿,他的边不自觉逸出一抹微笑。

 “胡说八道。”突地,一道极轻微的斥责声冒出来,下一刻便见俞咏妍面色红,快速地转过身,却又不像生气地对晋千岁厉声说道:“本宫听你胡说八道!”说完,又快速地背过身去。

 不久,她的身后传来他似乎非常开心,越来越大的笑声,她也只能暗自咬牙切齿。怎么能转身?若是被他瞧见自己此时的羞赧,岂不是又输了?

 晋千岁也不动声,就站在那儿好似有趣地直瞅着她,心想:若他跟她之间总是这样的对峙,他倒是甘之如饴。

 原本俞咏妍不打算和皇主公君的子女一起接受太傅授课,后来不起晋千岁的温言劝说,再加上魏天权一个劲儿地劝导,双重迫下,她也懒得再跟他们对抗。

 除了皇族,宫中稍有地位的王公大臣们的子女也在其中。太傅今讲行军,学生大半已是听得一头雾水。

 “敌军已行至江河处,易攻?易守?二皇子,您来说说看。”

 太傅才说完,晋千岁便看见俞咏妍饶富兴味地看着他,等着他回答。

 晋千岁向来低调,还不想引起太子的侧目,但看她兴趣盎然,一时兴起,不想让她失望。

 “若是渡水来,不易在水边击,应待渡水一半再行攻击,决战也不易紧挨水边布兵列阵。在江河驻扎,居高向,不易处于江河下游处。”

 俞咏妍面赞许,二皇子的聪明才智,今她算有所见识。太傅传授之兵法谋略,以他的才思敏捷,只需短暂工夫便能融会贯通。

 午时下学后,某些朝臣的子女还迟迟不肯离去,小姐们围着公主阿谀奉承,有些大胆的便跟着兄长接近皇子,以寻得攀谈的机会。

 俞咏妍没有丝毫逗留之意,等慎儿收拾完毕,便返回南岭宫。临走前又回头瞧了斜后方的晋千岁一眼。

 晋千岁察觉到她的注视,见她难得朝他含笑颔首,他也不着痕迹地传递情意。

 “原来咏妍对兵法谋略也很有研究。”

 “尚不及你。”俞咏妍笑道,说完便唤过慎儿,主仆两人相偕离开。

 他笑而不语,注视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没注意到另一边的太子回头朝几个好的大臣公子使了个眼色,不知又在酝酿什么诡计。

 俞咏妍同慎儿步出学堂,经过一干女子身侧,忽听见轻蔑之语…

 “不过是个遗孤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她本已走远,闻言突然一个回身,凤目犀利地扫视碎嘴的几人,踱步回来。

 “谁说的话?”

 一堆人中无人应声作答。

 “本宫在问,刚刚是谁说的话?”俞咏妍的声调不怒而威、气势凛冽,那等尊贵让人不由自主地低下头,不敢直视。

 “是我说的。”一个娇俏女子站出来,心想,说了又怎么着!俞咏妍本就是遗孤,不过是仗着她爹爹的庇护,得意什么。

 “你说了什么?”俞咏妍微眯起眼,倏地又睁开。

 少女不甚在意地答道:“我可没指名道姓说是惊澜公主。”

 “放肆!”慎儿听见如此不敬之语,便拿下这个少女。

 少女惊慌地大喊道:“你敢动我?!”

 俞咏妍抬手示意慎儿稍安勿躁,一旁的三公主见情形不对,赶紧打圆场。

 “惊澜姐姐别动怒,娟莲是有口无心,看在右丞司的面子上,皇姐这一次就算了吧。”

 娟莲?魏天权的小女儿?俞咏妍的角勾起一抹寓意不明的笑,接着又偏头瞧了三公主一眼,明明是同她差不多的年纪,一声皇姐未免叫得太过矫情。

 魏娟莲见三公主帮她说话,俞咏妍也没吭声,以为她是怕了自己爹爹的威名,正掩不住得意的神色,便又听见清亮冰冷的嗓音响起。

 “晋王朝上下皆知,本宫亡家亡国,这一句‘遗孤’难不成还在说别人!”她的话中有话,让人听着不由得脸色丕变。

 “且不论本宫是当朝公主,一句‘遗孤’分明是对王上的大不敬。轻则死罪,重则抄家灭族!就算本宫没有惊澜的名号,你以为本宫就治不了你!”

 最后一句话她是看着魏娟莲说的,这番威慑吓得连三公主在内,皆面无血

 说完,俞咏妍微一示意,慎儿便上前领命。

 “把右丞司请到南岭宫,说本宫要向他讨教几事,他若无法管教自家女儿,本宫不介意代劳。”

 慎儿领命离开,魏娟莲更是吓得浑身颤抖,论年龄,她和惊澜公主相差无几,可这气势…她看向三公主以寻求协助,三公主为难地皱皱眉,也只得摇头,她双目一睁,随即跪在俞咏妍跟前。

 “请公主息怒,娟莲不懂事,公主宽宏大量,饶了娟莲这一次吧!”

 俞咏妍看了她一眼,转身便离开,任由魏娟莲在那儿跪着。敢说,就要承受得起后果!

 尉迟跟在主子身后,原本以为二皇子会上前帮惊澜公主解围,但他却自始至终都只是在一旁看着,二皇子的心思他向来猜不透,只得做个尽忠的木头护卫。

 那一面倒的局势已成定局,晋千岁没了看头,正准备打道回府,便瞅见面而来的几个人,来者不善呀。

 “皇兄。”晋千岁微微地笑了笑。

 “怎么不去帮忙?你不是和惊澜公主很要好吗?”晋杵几不屑地瞥了他一眼。

 晋杵几讽刺味儿十足的话让身后那几位大臣公子笑了起来,尉迟一瞪眼正喝出“无礼”二字,晋千岁已抬手阻止,而后漫不经心地抬眼看向几人。

 “她自会处理,倒是皇兄自己,太傅大人下学后便去了明心殿,不知找父皇禀报何事,皇兄不去看看吗?”

 晋杵几一听,顿时慌张起来,他数荒废课业,那老头莫不是告状去了?要真是如此,他岂不是要遭殃!想着便瞪了晋千岁一眼,接着转身直奔明心殿。

 剩下的大臣公子们面面相觑,太子都走了他们还留在这儿做什么?

 “二皇子,那我们也先告退了。”几位公子正走,尉迟一个身形窜动,挥剑一拦,吓得几人血全无,惊颤颤地转头看向他。

 前一刻怎不见如此顺从呢?

 “既然来了,就到西宫去坐坐吧。”晋千岁面色柔和带笑。

 “二皇子,今恐怕不便,我们…”话未说完,便见晋千岁异常冷凛的眼神扫来,看得几个人冷汗直冒。

 “这么不给本王面子?”

 几位大臣公子被他冷冽的眼神骇住,纷纷噤声。

 见状,晋千岁随即恢复笑容,吩咐尉迟。“将几位请回西宫,好生招待。”

 说完便自行离去,尉迟知他要去何处,本贴身跟随,但又不得违抗命令,于是面无表情地转向几个不知好歹的公子哥儿。

 “众位,请吧。”惹到他家主子,嫌命太长了吗?

 晋千岁一踏进南岭宫,侍候的宫女便奉上茶,他笑看着眼前很有闲情的女子。

 “连我来的时刻都算准了?”

 “方才的事你都看见了?”俞咏妍虽无明显的笑意,但神色却是柔和的。

 他点点头。“可知道自己说错了哪一句话?”

 “本宫知道。”

 知道了还说,是把别人都当成傻瓜?还是太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了?晋千岁看着她,见她眼底映着自己的身影,已少了当初的倨傲和厌烦,只剩欣赏和喜悦。

 四目相望,眸光转尽是风情,却又不知情深究竟为何物,只知是喜爱,讨厌不起来,也就够了。

 她踱步到他的跟前,认真地端详他,良久才问道:“你可是有心保全我?”

 她不再自称“本宫”其中便有天差地别的变化,截然不同的心境。

 晋千岁意识到这一点,便知她已接受了自己的亲近,快之下不伸出手,细细地描绘着她的眉眼,想隐去那抹傲气,让她更平顺柔和些。

 “自始至终,都是想要护你的。”

 她听后便笑了,她的笑如暗夜中一抹灿亮,绝代芳华,四处散落出光辉。

 “我信你。”惊澜公主肯说出一个“信”字,便是寄予极深厚的感情。

 她既说出口,就不会反悔,既然肯让自己相信,便是全然的信任,如此烈高傲的人,承诺既出,便比任何人都执着。

 晋千岁感受到她对自己的肯定,如此强烈、如此震撼,骄傲如她,是把命都付给他了吧。

 “咏妍,别再对别人轻下承诺。”能得到她的信任,便表示她已倾心,他光想到她有可能也对别人许诺,便觉得不舒服。

 俞咏妍边带笑,习惯性地扬高眉,平里看起来高傲的动作,这时竟透了几分俏皮。“因为是你,我才肯许,也只是你一人罢了。”

 “为了自己,别让过去成为别人搬是非的话柄,你对父皇要顺从些才好。”晋千岁伸手抚上她柔顺如绸缎的长发。

 “我自有分寸,一时半刻是改不了的。”

 “谨言慎行自粕以吧。”晋千岁知她已经退让,也不再多加要求。方才大不敬的话,一次侥幸,可没下一次了。

 她抿笑了笑,想他实在是多心,但心底又十分高兴,他都是为了保护她。

 “你说的,我听着,便不会仰仗身分去做一些为非作歹的事。不过,若是有人不知好歹,咎由自取,我是绝不会轻饶的,你求情也没有用。”

 爆里本就是个兴风作的地方,没惹到她便好,惹到了“惊澜”的名号可不是用来唬人的。

 俞咏妍往前走,他笑着揪住她的发尾,她回头一瞧,两人之间连着长长的发,一端在他的手中,柔顺服贴,这般小儿女的‮趣情‬,没想到他竟做得出来。

 她看了他一眼,似嗔似怪,他含笑放手,发丝在半空中出一个旋儿回到她的身后,竟显得风情万种…  Www.BaMxS.CoM
上一章   夺心皇子   下一章 ( → )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连盈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夺心皇子》在线阅读,《夺心皇子(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夺心皇子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