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心皇子》第八章及《夺心皇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女人如烟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全本小说 热门小说
八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夺心皇子  作者:连盈 书号:34047  时间:2017/7/20  字数:7436 
上一章   第八章    下一章 ( → )
 叶翔舞原本只拉了俞咏妍一人到凉亭中看风景,到了才发现早有人捷足先登。

 晋千岁和水沐铃声笑语正说得开心,叶翔舞瞟了俞咏妍一眼,发现她的神色果然沉了几分,真是冤家,这样也能碰上。

 “沐铃见过两位小姐。”水沐铃端庄地行礼。

 叶翔舞一挥手,没好气地说道:“水姑娘你也不是下人,犯不着这么多礼。”

 她的语气很是不客气,让水沐铃难堪地红了脸,无助地看向晋千岁。

 “别坏了气氛。”他微微一笑。说着便让水沐铃倚在他的身边。

 俞咏妍见状,眼中不由添了几分暗

 “沐铃好羡慕俞姑娘,有这样出色的哥哥。”

 “是吗?”俞咏妍冷眼瞧了水沐铃一眼。

 而水沐铃仿佛没有感觉到她的不悦,柔美的娇颜上布红晕。

 “公子这样的人,真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才能遇上的。”

 俞咏妍眼波转,看向一旁笑得恬淡的他,暗讽道:“那可真是可惜了,家兄没早几年遇上姑娘这等兰心蕙质的美人。”

 水沐铃一愣,偏头看向晋千岁。“公子已有室吗?”

 见他但笑不语点点头,水沐铃难掩苦涩失望的神情,赶紧垂下了小脸。

 叶翔舞受不了这等怪里怪气的气氛,佯装不舒服离开,本叫俞咏妍一起走,但见她一脸冷凝神色,怕是不会善罢甘休,也就没敢开口便自行离开。

 “姑娘很失望?”俞咏妍再度开口问道,这挑衅的姿态让晋千岁也不由得感到惊异。

 水沐铃抬起脸,仍难掩楚楚可怜的神态。

 “沐铃自知身分低微,配不上公子,不敢奢求。”

 “那就好。”俞咏妍扬了扬眉,莫名笑了笑。

 此时慕笑尘神色紧张地来到晋千岁身边,耳语了几句,只见他神色一紧,眉梢挑高,看在俞咏妍眼中不由心生疑惑。

 只见晋千岁马上站起身,说了一句“失陪”便和慕笑尘匆匆离去。

 顿时只剩下她和水沐铃,气氛益发诡异沉闷,得人不过气来。

 俞咏妍不急,但水沐铃却已承受不住,一反娇弱之态朝她俯首认错。

 “小姐,沐铃知错了!”

 “我以为你入戏太深,不了身。”俞咏妍轻瞥了她一眼。

 “请小姐原谅,沐铃奉命办事,却私自倾心于公子,才有所逾越,小姐原谅这一回吧!沐铃自知卑微,不敢强求,是一时贪恋,心生憧憬,对公子…”

 “明白自己的身分最好,水姑娘,不用我提醒你,别妄想不属于你的东西,否则,最后吃亏的人只会是你自己。”

 水沐铃瞬间惨白着一张脸,见俞咏妍起身准备离开。

 “让你接近他,是要你从他口中探出有用的消息,不是让你来花前月下的。”

 水沐铃低垂着头,轻声细语答道:“小姐代的沐铃怎敢忘记,只是公子为人太过谨慎,丝毫探不出口风。”

 俞咏妍走的脚步顿了顿,回头看了她一眼。

 “心思全都用在和我作对上,自然是探不出消息。”

 “沐铃不敢。”

 不敢?她看她没什么是不敢的。静谧了一会儿,她像突然想起什么有趣的事,笑看着水沐铃。“你和他有过肌肤之亲了?”

 水沐铃吃惊地猛一抬头,眼里是一片惊诧神色,颊上缓缓浮上两抹红云,目光闪躲不敢直视。

 俞咏妍甚感有趣地扬眉,边勾起玩味的笑意,水沐铃不仅没感觉到气氛有所缓和,反而更加感到一阵寒意。

 “做得好,你做的,真是好。”

 她留下一句寓意不明的话便转身离去,教水沐铃一直忐忑不安。

 俞咏妍回到别院,竟见慎儿在房门口守候,看样子等候已久。

 慎儿见到主子后,马上上前跪下,她伸手一拦阻止了慎儿的动作。

 “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慎儿面,她心中明了几分,吩咐道:“去把翔舞叫来。”

 “是,小姐。”慎儿领命前去,她便回房思索。

 慎儿办事她向来放心,定是出了什么事她才会回来,若是如此,回想起方才晋千岁紧张的神情,莫非尉迟也回来了?看来,定是西宫和南岭宫都发生了事端。

 慎儿抓着叶翔舞疾步而来。刚想开口,俞咏妍挥挥手示意她什么也别说,静静地思量了片刻,两眼清明透亮,叶翔舞竟看得有些入

 “尉迟可是也回来了?你二人本在宫中打点,这次竟同时返回,是西宫和南岭宫都出了事?”

 慎儿极佩服主子的神机妙算,应声答道:“是,原本小姐代,二皇子不在西宫,是暗查西宫的大好机会,也如小姐所料,二皇子派了尉迟回宫,做了和小姐同样的打算,原本一切按计画进行得还算顺利。”

 “但是尉迟对南岭宫做着同样的事,所以也没占到便宜是吗?”俞咏妍淡淡地瞟了慎儿一眼。“这些本宫心里有数!”

 慎儿一听心里顿感不妙,而叶翔舞也隐隐感到这一段和乐日子要结束了。

 “辜负公主的期望,慎儿并没有打败尉迟,但原本都还在掌握之中,直到突然得到密报,王上下令清查两宫,并命太子执行,所以慎儿便赶紧返回禀告公主。”

 “理由。”俞咏妍神色一凝。

 “是为‘换文’一事。”慎儿不敢隐瞒。

 她眸眼一睁,闪过一道光,现今翰林院的主事是去年的文状元,而这个状元郎如果不是她和魏天权偷天换调包过来,根本坐不上主位,而整个翰林院也不会全权听命南岭宫。“换文”一事所有知情人早已封了口,是谁会翻出此事?

 “有没有查出是谁掀的底?”这罪虽不至于丢了性命,但皇主公君由东宫太子来查,显然就是针对她来的!

 “是东宫的人!董公公也参与了。”慎儿颔首。

 俞咏妍略微沉思,随即吩咐慎儿。“马上通知魏大人,不管用什么办法,封死翰林院所有相关人的口,不行…”

 俞咏妍冷冷地垂下眼睫,叶翔舞意识到她要说的话,也不由打了一个冷颤。

 “想必魏天权会明白本宫的意思,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人一辈子开不了口。”

 “是!”慎儿面不改地应道。

 感觉到一旁叶翔舞的注视,她微偏头询问:“怎么?”

 “一定要做得这么绝吗?”叶翔舞的脸上此刻也是一片愁云惨雾。

 “这就是宫斗,你明白了,回不了头的,他不死,就是你死。本宫这么些年,你以为是怎么活过来的?”俞咏妍冷冷一笑。

 叶翔舞打了一个冷颤,不再说话。

 俞咏妍转而看向慎儿。“至于董公公那边,他是王上的人,不忙动他,封了翰林院的口,只要死无对证,有谣言也无妨。”

 慎儿领命,她才缓了口气再问:“西宫又是犯了什么事儿?”

 看来这次出宫的计画不仅没有整到西宫,反而让东宫的人占了便宜,是她低估了东宫那群蠢才的能耐。

 “情况不是很清楚,只知和军千侯有关,似乎二皇子也是收买了…”

 听到这儿,俞咏妍的表情才渐趋缓和。

 “二皇兄这次也要头痛一下了。”她说完便吩咐慎儿。“你去办事吧。”

 还没能歇上一口气的慎儿,毫无怨言地领命下去。

 俞咏妍看叶翔舞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便道:“这回你随本宫一同进宫吧。”

 “我?进宫!”叶翔舞瞪大眼,指着自己的鼻子。

 “这么惊讶做什么?本宫不会让你待一辈子。”她不甚在意地瞥了她一眼。

 “那种可怕的地方,求我去我还不去呢。”叶翔舞恶心地摆摆手。

 俞咏妍没再多说什么,她做的决定,即便是不情愿,也不能违背。

 叶翔天似乎也感觉到府上这几气氛凝重,完全没有前几的清闲。他已多未见到俞咏妍,心里正烦躁不堪,听见扣门声,有些不耐烦地一把拉开门。

 “谁啊!”当看清门外人时,顿时目瞪口呆。

 “如果你有事,我可以改再来。”

 叶翔天手足无措地慌忙答道:“不!不,别走…”

 俞咏妍有趣地扬高眉,旋身进屋,脸上虽有笑容,但更多的是疏远和清冷。

 “在府上打搅多时,真是抱歉,所以…”

 “你要走了?!”那怎么可以!

 叶翔天未等她说完便抢先开口,焦急的他自然没发现她眼中闪过一抹不悦。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走,是迟早的事。我来,是受令妹之托,有些话想跟叶少爷说清楚。”

 叶翔天情急之下一把抓住她的手,只见她凤目一凝,带着无法言喻的寒冰冷势向他,堂堂七尺男儿在这美眸直视下,竟感到慌乱无比,无来由地感到淡淡的惊惧,便在无意识中收回自己的手。

 她周身散发的冷冽和尊贵带着不容抗拒的气势,叶翔天心里极为诧异,她究竟是什么人?

 “你可知我是什么人?”

 “不管你是什么人,都不能阻止我对你的情意,咏妍,我真的喜欢你!”

 “如果不是叶翔舞求情,倒还真想看看你的性命值不值钱。”她眼中未见感动之,倒有一些戏谑。

 “翔舞?翔舞她说什么了?你别相信她说的话!”叶翔天惊讶地张大眼。

 “若不是她,本…”俞咏妍眼底隐隐藏着厌弃的神色。

 她突然停住,原本想说的话经过瞬间的思量,改变了主意。算了,就当是给叶翔舞一个面子。“叶翔天,想继续游戏人间,就别对我动情,否则…”她浅浅笑开。“我可不是个仁慈的人。”

 喜欢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话已至此,她转身准备离开。

 叶翔天的额际青筋跳动,在她快要离开的时候大喊。“我绝不会放弃的!”

 她身形未动,只是饶富兴味地弯弯角,既然如此,她就不用手下留情了。

 步出叶翔天的别院,便看见晋千岁独自一人坐在亭中,似在等人,俞咏妍便走过去坐在他对面。“专程来等我?”

 “叶翔舞的面子你总会给,自然不会让叶翔天死得不明不白。”晋千岁手执玉杯,似笑非笑。

 “看来你已经将所有的事都打探清楚了。”她伸出细白如玉的双手托住下颌,一脸轻松地看向他。

 晋千岁起身踱步到她身后,她微微眯起眼,感觉他温热的气息在身后游移。

 他伸出手细细地轻抚她的发。“你以为我会不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个幌子吗?藏宝图、叶翔舞、水沐铃,一条条都是你的线,不过是为了我出宫。”

 “王朝最有名的花舫、首富叶家的主事,全是你的眼线,咏妍,连我都忍不住要赞叹,你实在厉害,我说的对?还是不对?”

 她屏住呼吸,不为所动,不动声。“我知道你猜得出,倒没想到你一开始便知情,看来是我低估了你,这场游戏,你赢了。”

 他猛地将她抱起,揽进自己怀里,眼睛闪烁着危险的眸光。

 “我又怎么会赢了?既然一开始便知情,但却心甘情愿让你出宫,怎么能说是我赢了?西宫这次可是损失惨重呀。”

 “你我鹬蚌相争,却让东宫捡了便宜,不过,以你的能耐,是不足为惧的。”她双目灼灼闪亮,笑看着他。

 “你太看得起我了,私通贿赂军千侯,可是死罪。不过…”他贴近她的脸,轻点了一下她俏的鼻。“一切是我咎由自取,主动邀你出宫的,是我。”

 “既然知道都是假的,为什么还要玩?”她收起脸上的笑容,半眯了凤目。

 “你真的不知道?”晋千岁俊逸的脸上显柔情,边挂着温暖浅淡的笑。

 连慕笑尘那样顽童小子都清楚明白,她又岂会不知。

 “不知道二皇妃见到此情此景,会有何反应?”

 他轻轻一叹,更加重抱着她的力道。“我和她自大婚后便分居两处,中臣大人家的千金早有意中人,我们不过是互相利用。”

 “那水沐铃呢?虽然是我把她送到你身边的,可是你就该碰吗?我送的你也敢碰!不怕宵一刻的时候被刺一刀?”她抬眼死命地盯着他。

 他再度拉近两人的距离,红润的近在咫尺,人得真想一口咬下。

 前朝皇帝真的生了个漂亮动人的公主,而这个尊贵美丽、闻名四方的公主,却是那样的厉害,有着和美貌同等的智慧。

 “因为是你送来的,所以我才更放心,你再怨我,也不会想要我的命。”见她有些动怒挣脱开他,他手一收紧,低头便直吻她娇瓣。

 他想这么做已经好久好久,人前人后他是谦和温良的二皇子,是西宫老谋深算,阴险狡诈的主事,行为言语丝毫出不得错,以免留下把柄。

 他想这样肆意地抱住她、想这样恣意畅快地吻她已经很久,也许从少年时,也许还更久。

 俞咏妍睁大眼,眼前的这名男子,是她有生以来唯一动过心动过情,唯一在乎关注的男子。这么多年来,她时时刻刻留心着他的动向,她不懂得什么是爱,但她的心里,一直以来就只有他一个。

 晋千岁的手指从她的眉心划过鼻尖,点过,最后单指轻抬起她的下颚。

 “我没有碰过水沐铃,从来没有。”

 俞咏妍眼中闪过明显的惊讶,原来风尘女子果然不可信。缓缓推开他,思量了片刻才开口。“该回宫了,二皇兄。”

 听见她的话他便明白,所有的深情已是过眼云烟,他和她,回到该有的立场和位置。“叶翔天和水沐铃,你准备如何处理?”

 她的表情又恢复以往一贯的神色,尊贵不凡、不容亲近,又让人摸不清心绪,有些慵懒,有些清冷,又有不可一世的骄傲。“本宫自有安排。”

 水沐铃被传唤到了大厅,见所有人全在场,连花舫的二娘也来了,心里顿时升起一阵不安。

 叶翔天也不明所以,想询问妹妹却见叶翔舞低垂着头谁也不看。再见俞咏妍落坐高位,旁边是晋千岁,两人均是锦衣华服,神情冷淡。

 但两人眸光相接时,一种不言而喻的默契尽显其中,如此气势相近的两人,怎么看都不像兄妹,他早就怀疑了。

 俞咏妍一手端着细白瓷茶杯,一手轻捏着杯盖在茶水面上抚过,低眉敛眼漫不经心地说道:“水姑娘,你可知眼前人是谁?”

 “沐铃愚钝,还请小姐明示。”

 她放下杯子,抬眼瞧了瞧底下站着的一男一女,可谓是郎俊女娇。

 “本宫是惊澜公主,身边这位你应该不陌生吧,据闻你将他服侍得很妥当。”

 水沐铃脸上顿时失去血,双膝一跪。“公主息怒,沐铃不是有心骗您…”

 水沐铃虽然想过小姐、公子的身分非凡,也曾猜过是皇亲国戚,却万万没想到是当朝两宫之首!

 俞咏妍瞟了一眼一旁已经傻呆掉、还没回神的叶翔天,不怀好意地一笑。

 “本宫向来不喜多管闲事,有幸能在王朝首富叶家住上数,除了谢谢叶家小姐的盛情款待,也想做点善事。”

 她的话让底下一干人等全都打了一个冷颤,惊澜公主要做善事?

 “水姑娘素来抱怨出身清苦,不愿再做陪笑之人,本宫就给你一个机会,既然你是叶少爷带回来的,两人也是郎才女貌的有情人,众人钦羡的俊鲍子美娇娘,叶家财大势大,定是不会亏待你,本宫就赐你和叶少爷喜结良缘,择完婚!”

 此话一出,除晋千岁之外其余所有人都被这个消息吓呆了!

 叶翔天激动地眸光看向她,没想到她竟是尊贵的惊澜公主,可那又如何?他喜欢她,有错吗?“请公主不要点姻缘,任意为之。”她竟然一点也不在乎他,无视他的情意,他第一次真心付出,却遭如此对待。

 “本宫便是强行为之,你又能如何?”她说完又从花二娘手中拿过一张字据。

 “水姑娘,本宫现在就给你自由,嫁给叶翔天,这张卖身契,即刻销毁。”

 水沐铃楚楚可怜地看向那个她深深爱慕的男子。

 晋千岁只是笑看着她,不做任何表示,脸上是一贯温和的笑,丝毫不以为意。

 水沐铃顿时感觉到一股恶寒,原来如此!她不过是一个玩偶,不过是一个众人皆知、唯独自己执不悟的玩偶!

 “沐铃谨遵公主吩咐。”她抬头看向俞咏妍。

 俞咏妍挑眉微微一笑,也不顾叶翔天愤怒甚深的表情,只道:“叶少爷,你就准备娶娇吧。水姑娘既是从花舫出来,本宫自不会怠慢她。”

 叶翔天只是死盯着她,也不回话,这等姿态让她不由得感兴趣地睁大了眼。

 “本宫的话,没听见吗?”

 叶翔天微微颤抖着双,直到身旁的叶翔舞推了他一把,半晌后才开口。

 “听见了。”好狠心的女子,好狠心!

 俞咏妍满意地点点头,瞅见一旁叶翔舞言又止,便问道:“你有何异议?”

 叶翔舞本说些什么,想想还是没有说出来,她虽气恼,也是敢怒不敢言。

 “本宫和二皇子此次出宫多亏叶家照应,回宫后必当重重有赏。待叶家喜事完毕即刻回宫,你们都下去吧。”

 她挥挥手示意众人退下,待到只剩她和晋千岁两人时,他有趣地细细打量她。“这样做,可是会犯众怒的。”

 “又何妨?痴男怨女如此匹配,本宫岂能不帮?”她无所谓地半闭上眼休憩。

 “好狠。”晋千岁笑看着她,调笑着下了评语。

 她缓缓一笑,未见几许真切诚意,便不再睬他。“我本来就不是善良的人。”  wWw.bAmXs.cOm
上一章   夺心皇子   下一章 ( → )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连盈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夺心皇子》在线阅读,《夺心皇子(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夺心皇子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