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手洗洁的问候:数码锁》第九章及《御手洗洁的问候:数码锁》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女人如烟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全本小说 热门小说
八毛小说网 > 推理小说 > 御手洗洁的问候:数码锁  作者:岛田庄司 书号:44271  时间:2017/11/23  字数:6567 
上一章   第九章    下一章 ( → )
 从东京塔下来,御手洗又说想去喝千元的咖啡。当时千元的咖啡可是说出来吓人一跳的价码,我开始还以为御手洗开什么高级玩笑呢。

 我们又打了车回到银座。那家咖啡厅靠近昭和大道,在歌舞伎座内侧。店里的陈设一律木造,古意盎然。一进店就踏上宽宽的木地板,红砖垒砌的壁炉里有真正火焰散发出融融暖意。

 除了电灯照明以外,天花板的横梁上还垂着油灯,看来是御手洗中意的店。地板中央摆着一个小小的圣诞树,在漫天铃儿响叮当的洪中,像这样装修简易、却摆着圣诞树的店是我们第一次见到。

 我们的桌子占据窗边一角,价值千元的咖啡由小车推着慢悠悠地送上来后,留着小胡子的店主一杯一杯地放到我们面前,然后用打火机点燃茶勺上的方糖。

 方糖燃着淡绿色的火光,在少年的眼里也投下一道光辉。

 御手洗的目光从扫过少年,转向窗外。窗户由小小的黄玻璃拼花组成,从外面却一点也看不出来。

 我把那淡绿色的火焰扔到咖啡里,恋恋不舍地慢慢品尝。宫田少年也学着我的样子细品,而御手洗却半天没有沾的意思。他两肘支在桌子上,修长的手指叉在咖啡杯上,就这样长久地无言静坐。

 我跟少年都快喝完那昂贵的咖啡了,这时候,厚厚的木门发出很大的声响,一个穿着灰色大衣、似曾相识的高大男人走进来。他似乎很冷似的缩缩身子,在店里扫视了一圈,认出了我们,径直向这边走来。

 “原来您在这里啊,让我好找。”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外面的寒冷,他说话有点哆哆嗦嗦的。我仔细一看这个来到我们身边的男人,原来是竹越警官。

 “有什么事吗?”

 御手洗终于事务地招呼了一声,似乎对竹越警官的出现多少有点疏离感。

 “有点事想跟你报告一下,我们刚才逮捕了吹田久朗那件案子的凶手。”

 “是石原修造吗?”

 我问道,因为这是理所当然的。没想到警官先生却摇了摇头。

 “不,不是他。是北川幸男,吹田电饰的职员,社长的膀臂。”

 御手洗叉的手指没有一丝移动,只是一副冷冷的样子。宫田少年却像遭到晴天霹雳一样抬起头,瞪大了眼睛,嘴下意识地翕动着。

 “经过调查发现,北川最近在喝酒的地方遭到吹田社长的过分羞辱,因此怀恨在心进行报复。”

 我亲眼见到宫田少年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他脸色苍白,从指尖到肩膀都颤抖起来。

 “刚才把北川带回署里,讯问之后,他已经供述了自己的罪行。”

 “胡说!”宫田少年激动地喊。此刻他已经全身颤抖,坐都坐不住了。他稍微站起身子,差一点揪住竹越警官。

 御手洗的反应真是不可思议。他从竹越警官登场以来就像化石一样丝毫不动。

 “警官先生,那是假的!那不是真的。北川先生没干过那种事。北川先生是无辜的!”少年的眸子涌出泪水。

 “不可能是他干的!因为,因为社长他是…”

 “宫田君。”

 御手洗抬起右手,冷静地说“这是你好好考虑过的结果吗。考虑清楚了再说话。这里除了你我以外还有第三人,这第三人将来会对你所说的话做出证言的。”

 “没关系。没关系的!既然这样,我再没什么好考虑的了。不,还不如不等这样,早点说出来就好了。只是我没勇气,才…”

 “竹越警官,你能到店外稍微等一会儿吗?”

 御手洗又下无理命令了,竹越警官却什么都没说,默默地服从了。他推开古旧的木门,走到外面的清冷之中。

 “御手洗先生,还有石冈先生,请听我说。那不是北川先生干的,北川先生不可能干出那样的事情。因为,因为社长…是我杀的!”

 我大吃一惊,全身凝固,一时间失去了语言和思维。怎么回事…?!

 “是我杀的。所以,不可能是北川先生杀的。如果北川先生那么说,那一定是为了帮我掩饰的假话。我全都承认,请听我说。”

 “你不说也可以,我差不多都明白了。”御手洗说。

 “不,我想说。我想让御手洗先生二位听听我的话。”

 少年这是停住了语言,困惑了一阵儿。不过,看来是为了怎么表达而困惑。

 “我生在青森乡下,从来没有人疼过我。只有北川先生和御手洗先生对我这么好。你们两人的恩情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不用算上我了。”御手洗说“忘了也好。我没有像你想的那么好。我是大人了,做事情都有自己的算计。”

 “怎么了?您为什么这么说?”宫田诚疑惑地问。

 御手洗这时充了苦恼的表情,是我从未见过的。好像为了把这种痛苦扔掉似的,他草草地说:“没有北川先生那么疼你啦。”

 少年静静地点点头。

 “北川先生真是好人。如果没有他在公司里照应,我大概早就死掉了。天气还冷的时候,我一个人来到东京,还以为东京会暖和些,因为我离开青森的时候还在下雪,东京比较靠南。可是东京也很冷,跟青森差不多…嗯,我这么说行吗?”

 “当然没关系。”御手洗说。

 “我还从来没跟别人说过这些话,跟北川先生也没说过。不过真希望有人听我说。”槌学堂の校E书

 “修学旅行的时候我来过一次东京,从那时候起就非常憧憬向往这里。可是我到上野站的时候,口袋里一共只剩下一张五百元和两个十元硬币了。我爬到上野商场的楼顶上,就那样几个小时几个小时地呆着,考虑接下来该怎么办。就算想回乡下,买票的钱都不够了。这时候我从垃圾箱里捡到一些报纸,在招聘栏里看到了吹田电饰的广告,还说供应住宿。所以我就想到那里去。我到商场的书店买了份最便宜的东京地图,花了一百二十元,那种折叠的地图。我就一边看地图一边往四谷方向走,兜里一共只有四百元,心里真的很怕。我一路上以东京塔为标志,很想爬上去看看,不过那是太阳已经快落山了,没时间绕过去。那以后我也不只多少次想上去过,直到今晚您带我去之前,一直没去成。所以我今晚非常高兴。真是想象不到,东京塔那么美。

 “我是早上到的上野站,赶到吹田电饰都已经傍晚了。我说看见报纸就跑来了,社长一开始说我根本不行,是北川先生拼命劝说先雇我试试,就这样社长才勉强答应。我本来无处可归,有地方收留我真是高兴极了。我在北川先生家寄居了一阵,后来搬到荻漥的公寓。公司供应早晚饭,也不要房钱,真是救了我的命。自己只要出钱买午饭就行了,不过工资有三万元,我已经很高兴了。”

 “三万元?就这些?!”我忍不住叫道。

 “不过我完全不会干什么活,也没办法。我只能泡泡茶,跑腿买买可乐烟草之类的。我现在好歹能干点活也全亏了北川先生。他说我手很巧,手把手地教了我很多事情。我能住进荻漥的公寓也多亏了他,要是没有他我真的就死掉了。我没什么出息,也不会际,总是被大家欺负,每次都是北川先生护着我。所以…

 “我说案子的事情吧。我干出那种事是为了北川先生——社长对北川先生干了绝对不可原谅的事情。那是上周的事情,社长赚了笔钱,带我们去喝酒。他说偶尔也该叫我们去享享乐,带我们去了赤坂的俱乐部。大家都说,社长一向抠门,今天真不知道刮哪门子风了,因为他以前就连去小卖部都不会请我们的。”

 因为股票赚到了吧,我想。

 “赤坂的店真是好气派,有很多漂亮的女子,我吓了一跳…东京果然了不得。可是我不太喜欢这种喝酒的地方,尤其不喜欢跟社长一起。社长喝了酒就大喊大叫还特别偏执,酒品很差。我本来不想去的…要是真的没去就好了。本来我还没成年,就是半路上退出也好,那就不会发生那种事了。

 “那家店里有卡拉OK,我特别不喜欢这种东西。社长自己老是大唱特唱走音的歌,还强迫别人也唱。那次也是,他非着所有人一个一个唱歌。轮到我的时候,我什么都不会唱。我说我是音痴,真的不会。平常社长也就算了,只有那天醉得太厉害了不肯答应。他说这样算不上有社会活动的人,连首歌都不肯给大家唱怎么行,还是共同生活的人什么什么的,狠狠地说教了一通。

 “后来他把我喝的可乐打翻了扔到地上,说不能喝这种东西,要我喝酒。他说:‘既然不会唱歌,至少也得想出一个本事来表演表演,哪怕舞也行,快点!不然就别想在世上混了。’他罗里罗嗦说了好多这种话,酒臭气了我一脸。我实在不知所措,愣在哪不会说话,社长越来越生气,抓住我前的衣服揪我的头发。其实这些我都能忍,要是我自己忍一忍能过去的话,我完全没关系。可是那天晚上社长无论如何也不肯容我。”

 “北川先生后来介入了,让我回宿舍,说我还没成年呢。我真是松了口气,也很想回去。店里的女子也说放我先走。可是社长硬是不肯。慢慢地他转向北川先生,说让我表演也是为了我好,为我着想才这样的,我平常的态度他最看不惯了。”

 “‘别在年轻人面前装老好人!’社长怒吼。‘你是怕被不讨年轻人的好才充好人的吧!我炒你鱿鱼!’

 “他嚷了一阵,又说,‘要不然你替这家伙舞怎么样?’”

 “北川先生苦笑了,后来他说,要不然我表演一下吧。店里的人还放了不知道是谁的唱片。放了音乐以后,北川先生走到客席前的小台子上学跳衣舞的样子。他很擅长模仿,外衣和躺下来鞋子的样子学得跟女子一模一样,连店里的人都鼓掌。可是社长越来越猥琐,他自己又怪叫又手舞足蹈的靠近北川先生。他不光骑到北川先生身上,还硬去他的子。店里还有很多女人,都大叫着捂上脸,一通。社长竟然借着酒疯拿着北川先生的子跑回坐席上了。店里的人一阵爆笑,北川先生只剩下内,苦笑着回到座位上。他还笑了,可能并不真的在乎,可我简直气疯了。我气得控制不住,眼泪都急出来了。社长真是太卑鄙了!社长算计好了,故意说北川先生在年轻人面前显好。那个人就是醉了也心算计。我真没用,只有气得哭。

 “回到房里我也气得睡不着觉。我怎么受辱都没关系,可是北川先生是代我受辱。一向最照顾的北川先生…想到这里我无论如何都不能原谅社长。”

 宫田诚的话戛然而止。远处别的桌上发出笑声。

 “可是,真的有必要杀了他吗?”御手洗带着艰涩的表情问“是的。我是坏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杀了别的人,等于扼杀了你自己的人生。为了那样的混蛋社长,值得你搭上自己一生吗?”

 “可是,御手洗先生,我不后悔。想到那件事,无论多少次我都干。”宫田诚坚决地说,御手洗盯着少年,沉默了“所以,都是我的错。本来我应该阻止社长的,都是我没种。我不能这样一直熊下去。我想没人能懂我这种心情。我在冰冷的冬天来到东京,差点冻死,口袋里也没钱,谁也想不到我那时候有多灰心。可是北川先生救了我,我不知道多高兴,所以…”

 “所以十二早上,你知道社长通宵加班,赶到了公司。”

 “是的。我本来下不了决心杀他,可是看到社长睡着的样子,跟那晚他醉醺醺的时候一模一样,我又生气起来,戴着手套,捡起附近的刀子…”

 “你是坐地铁去的吧?”

 “是的。”

 我这时愣住了。宫田少年不是坐卡车的吗…?!

 “我一个人呆在房间里的时候,经常看那张在上野买的地图。所以,我知道只有从青梅街道到新宿大道的这一条直路上,地下一直有跟路面并行的地铁。沿途有好几个站。所以我坐上卡车后面的货厢往公司去的时候,总在车上想,这下面就是地铁吧?现在是跟地铁一起走吧?就这样,我想出那个办法。

 “早上卡车总是走得很慢,我什么时候都可以从货厢上跳到路面上。货厢上拉着招牌之类的货物,从驾驶席看不见我,我平常又不怎么说话,谁都不会理我。所以我想,在卡车堵在地铁站附近的时候,从货厢上跳下来,坐地铁赶到公司,杀了社长以后又坐地铁回去,在四谷附近的车站路边等着卡车再爬回去,谁都不会注意到的。地铁很快,早上车有多,卡车每天都要在青梅街道上开两个小时左右,从货厢上偷偷跳下爬上的很容易,跳几次都可以。所以我每天早上都注意算过卡车通过地铁站的时间带。很有意思的事,从南阿佐谷站经过新高圆寺、东高圆寺、新中野、中野坂上几个站,每两站之间卡车都要花十分钟左右。

 “那天早上,我在南阿佐谷站附近,趁着堵车跳下卡车,改坐地铁。然后我赶到公司杀死社长,那时候正好八点三十分左右,卡车才到新中野附近。然后我又坐地铁,公司离地铁四谷站出口很近。卡车来到新宿三丁目附近是八点五十分左右,继续坐地铁就会错过卡车。所以我在三丁目下了车来到地上,走到伊势丹旁边,藏在大楼的阴影里一直等到卡车到来。这时候刚好是红灯,我就爬上去了。”

 我惊得说不出话来。原来如此,竟然还有地铁这一招啊!

 “我孤零零的一个人,总是很寂寞。多亏北川先生救了我,他却因为我遭到那样的羞辱,我咽不下这口气,干出那样的事情,竟然还连累北川先生受怀疑。都是我不好,却害了北川先生。我总是这样,完全是个失败的人,从小就是这样,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出息。总之,我必须走了。我不能再给北川先生添麻烦了,我要去向他谢罪。那,御手洗先生,今晚真是太谢谢你了。咖啡也很好喝,法国大餐也很美味,今晚简直像做梦一样。辛苦您这样跑来跑去,真对不起。”

 “没关系。”

 “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御手洗先生的恩情。我一直梦想在银座吃法国大餐,今晚真的实现了。我再没有什么遗憾的了。”

 御手洗无言地翻过帐牌付了帐,匆匆地走了出去。店外,冷得缩着背的竹越警官正等在那里。

 一走出去,宫田诚突然走到御手洗面前握住他的右手,两手都抓得紧紧的。然后他雪白的牙齿咬着嘴,眼泪纷纷掉落。

 “今天真是太感谢您了。我今天太高兴了,不知道怎么谢谢您才好。”在情的支配下,宫田诚用颤抖的声音继续说“真的,受您这么亲切招待,我都不能答谢。我这个人没用…那个…”

 御手洗的右手一直给少年握着,出痛苦不堪的表情。他一句话都没说。

 “我不会忘记御手洗先生对我这么好的。”

 沉默了好久,御手洗突然说:“你想要什么圣诞礼物?”

 “怎么了?没有比这更好的礼物了。”

 御手洗慢慢摇头:“要是因为别的事情跟你相识就好了。真遗憾。”

 我看得出来御手洗的嘴轻轻颤抖。

 “为什么?”少年问,御手洗有些辛酸地摇摇头。

 宫田诚深深地看了御手洗好久,终于止住了,向我也微微致意之后,径直走向竹越警官。

 “宫田君。”

 御手洗又说。他手里握着一个信封。

 “这是我给你准备的钱,本来还想带你多玩玩,可是没时间了只好作罢。”

 这一刹那我理解了这前后的一切。最迟今晚警察就必须把这个少年带走,所以御手洗为他竭尽全力安排了这份圣诞礼物。

 不过宫田诚激动地拒绝了:“这怎么行!不用了!”

 御手洗直身子,挥挥大手:“是吗。你不要也随便你。不能放到你口袋里的话,我就扔到垃圾箱里去!”

 在那以前我从未听过御手洗这样激动的声音。那以后也没有过。

 被御手洗郑重的气势到,少年松了手,让御手洗把信封到他口袋里。

 然后少年对我和御手洗深深地鞠了一躬,跟竹越警官并排走了。

 “真的一定要犯下这种罪过吗…”二人的身影消失在大楼转角处后,御  wWW.bAMXs.cOm
上一章   御手洗洁的问候:数码锁   下一章 ( → )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岛田庄司最新创作的免费推理小说《御手洗洁的问候:数码锁》在线阅读,《御手洗洁的问候:数码锁(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御手洗洁的问候:数码锁的免费推理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