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娇娘子愣夫君》第六章及《傲娇娘子愣夫君》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傲娇娘子愣夫君  作者:吉梗 书号:7136  时间:2016/12/27  字数:5812 
上一章   第六章    下一章 ( → )
  “伶儿,你…还好吗?”帮蔚伶穿好衣裙后,风瑜章望着她将一头秀丽的青丝重新挽了个髻。

  她坐在绣凳上,轻轻摇头,细致的脸上还有着淡淡的绋红。

  他情不自的从她身后环抱住她,从明亮的铜镜里望着他们贴在一起的脸。

  他望着镜中相依的身影,感觉有些不真实。镜中的他,一脸眷恋地紧紧拥着她,可是,他能拥有她多久?他们…真的能在一起吗?

  依偎了一会儿后,蔚伶率先将他拉开。可以的话,她真想两人一直这么相拥着,可是不行。

  “把上的褥套烧了吧。”她的双眸飞快的扫过上的点点残红,有些羞涩的说。

  “啊?”风瑜章不解的望着她。

  “你想留下来当凡弟追杀你的证据啊?”她别开头,脸上一片热烫。

  “喔,好,我知道了。”他应了声,连忙把上的褥套一把起,走了出去。

  小院后头的偏间本就有熬药、烧水用的砖砌大火炉,他将褥套进燃着柴火的炉口中,将它烧成灰烬。

  当风瑜章再度回到书房时,发现护卫已经在里头。

  不知蔚伶之前说了什么,小静看都没有看风瑜章一眼,但脸色有点沉重。

  风瑜章进了书房后,先站在一旁等着,蔚伶很快的转头望向他,双眸里隐隐带一丝佣懒与倦,却更显得魅惑勾人。

  “下午把药桶准备好,我要替木头疗毒。”她转回头,对小静代道。

  小静这时才发现风瑜章的存在,因此吓了一大跳。

  这男人是什么时候进书房的?为什么他一点声息都没有察觉到?他还是因为大小姐转头的举动才注意到的!

  小静不感到背脊一凉。他已是自小由名师栽培,蔚府仔细挑选出的近身护卫,也一直认为自己的警觉相当灵敏,可是这名刺客竟能轻易避过他的耳目,无声无息的来到与他这么近的距离内…

  如果这名刺客要对他不利,他可能已经中招了!

  而且,大小姐和这名刺客的关系,好像更复杂了!

  虽然身为护卫,他无权论断主子们的私事,方才他也应诺大小姐绝不会多话,可是为了大小姐好,他是不是该把这名刺客比他们想像的还危险这件事告诉家主呢?

  小静也开始怀疑这名刺客还留在这儿的企图。依他敏捷又毫无声息的身手看来,被毒封住的功力应该都已恢复大半,早就可以离开了吧?为什么还不走呢?

  想到可能在众人都毫无所觉的时候,府邸已被这来路不明的刺客彻底探查过,小静就不冷汗涔涔。

  看到护卫难掩震惊的模样,加上他突然混乱的气息,风瑜章这才发现,原来刚刚他进房时护卫没有看向他,是因为没发现他啊,这真是很熟悉的情境。

  想他在晦明宫里时,也常常在进屋后一直没有人发现他,待察觉他的存在时,大家又出一副见鬼的模样。

  他还以为自己已经打破这个魔咒了。

  可是…不对呀,伶儿明明马上就发现他了啊?

  风瑜章转头望向蔚伶,她也正好望着他,两人四目会时,她勾起,给他极为温柔的一笑。

  望着她那暗藏情意的笑容,他心里一阵怦然,有股暖迅速蔓延开来。

  这世上,只有伶儿是不一样的…他觉得,他好像无法离开她了!

  自那绵后,两人的感情更深,也更难分难舍了。

  由于风瑜章的伤已大致痊愈,在生活起居上不再需要护卫的帮忙与协助,加上他和蔚伶的关系不同以往,因此,除了药浴的准备及善后工作外,她都让小静在院外守着。

  书房的暗间里,常常只有他们两人独处。

  “感觉如何?气血运行得还顺畅吗?”蔚伶边在浴桶中加入新的药材,边笑着询问。

  泡在药汤中的风瑜章望了她一眼,点点头,随即闭起眼睛调气,好让渗入他体内的药能发挥得更快。

  “会觉得不舒服吗?怎么你的表情有些扭曲?”她的脸轻轻凑近他,樱靠在他耳边俏声问着,温热的气息同时拂上他的耳朵。

  “伶儿!”他无奈睁眸望向她。现在他泡药浴时最大的困扰不再是药材引发的反应或意外状况,而是她对他不时的挑逗和有意的捉弄。

  偏偏她一点收敛的意思都没有,还总是一脸无辜地对着他笑。

  蔚伶伸出细白的柔荑,轻轻搭在他强健的膛上,再缓缓环住他的颈子,润泽的红几乎贴上他的,无限挑逗地说:“你不喜欢我帮你疗毒吗?”

  温热芳香的气息笼上他,感觉体内一阵气血翻腾,他目光转为深邃。

  “木头看起来好凶啊…”她边嗔念着,娇瓣已轻轻触上他的,可是四才一碰,她就马上往后退。

  但野兽是不可以随便被拨的!他敛下双眉,没有搭话,张口便噙住她还来不及撤离的红,并恶狠狠地吻了起来。

  她发出人的嘤咛,娇弱的身子几乎被揽进浴桶中。幸好他体内的毒已清除得差不多了,现在药汤里都是为他调理身体用的补药,所以不会伤及她细的肌肤。

  此时正值炎炎夏日,她本就只穿着单薄的衣裳,被药汤一沾,衣衫下玲珑有致的曼妙身段很快便若隐若现。

  感觉他如野兽般疯狂的向她索吻,她娇吁吁地边回吻着他边取笑道:“木头…是饿了吗?吻得这么狠…想把我吃掉啊?”

  “伶儿!”风瑜章发出一声嘶吼,益发狂地封住她的,大掌难耐的在她身上放肆的游移着,无比贪恋地抚摸人的娇躯。

  蔚伶闭上眸子,感受他烈焰般的情深吻,仍玩心不减,边回吻着他,一只手也不安分地来到他的膛,轻轻抚过他前那条已变成细细白痕的刀伤,然后再往下移。

  突然,她惊呼一声,被他拦抱起。

  “啊!”发现他抱着她踏出浴桶,她终于育点危机意识了。“别闹了,木头,先泡完药汤吧。”她语气急切地道。

  她只是觉得好玩,所以逗逗他而已,可是现在好像玩出火来了…

  “伶儿。”风瑜章唤着她的嗓音十分低沉且略带沙哑。

  “嗯?”她有点心惊地望着他。

  “我真的饿了。”他认真地道,接着角勾起,出一抹笑意。

  望着他难得的笑容,蔚伶愣住了,直到人被放在上,又被他重重地上时,才跟着回砷。

  可恶!刚刚有人竟用笑容惑她…

  “不行啊,唔…”但她的挣扎和抗议很快的便被饥饿的男人噬。

  这是根本趁火打劫嘛!她内心哀鸣着,可是也暗暗地想,原来木头笑起来真好看!以后一定要教他常常笑给她看。

  之后,蔚伶所有的思绪就统统淹没在某个野兽般的男人引发的狂热情中,完全无法再思考。

  滚烫的实身躯紧贴着她,带茧的大掌从细的眉头滑下,一路摩挲至她雪白的人酥

  …

  待烈的绵稍歇,蔚伶无力地趴在上,娇声嗔怨着:“木头,你变坏了!”

  风瑜章薄微抿,出浅笑却没有应话,只是温柔地为她抚着酸疼的腿。

  望着她雪白的美背及不堪一握的曼妙纤,他的大掌恋的轻轻按着她的肌肤,享受着她人的肤触。

  看心爱的女人像只佣懒的小猫般趴卧着,被彻底疼爱后的娇躯透出妖娆的,让他再度心翻腾。

  风瑜章从没想过自己会这么喜爱一个女人,还是个出身与他差异这么大的女人。

  这段时,他一直思索着,他究竟该怎么做?他喜爱她是无庸置疑的,他不想负了她,想保护她、疼爱她,而且很想娶她。

  他是个孤儿,很小的时候就被晦明宫的前代宫主捡回宫里扶养。除了他之外,现任宫主及同为护法的三位师兄也都一样,他们是经过重重考验,被前代宫主挑细选出的精英弟子。

  前代宫主对他们有养育之恩,但也对他们十分严格,他们是一路刻苦拚命练功、习毒、学医,拚命证明自己的实力长大的。

  他们五人虽是一起成长,却并未特别亲近,大家都习惯各过各的,他又天生拥有很容易被人忽略的特质,所以他更习于独来独往。

  过去,风瑜章从没想过成家这件事,也完全不知道有个家到底足什么感觉,直到过上了蔚伶,他第一次兴起想娶的念头,他想娶她,想和她拥有一个家。

  如果两人的身分不是这么悬殊,他一定会这么做。

  如果她是晦明宫里的女弟子,他绝对会像大师兄和二师兄那样,欢喜喜的娶心爱的女人进门。

  当然,他们并不是只能与晦明宫的女弟子缔结良缘,像性格开朗豪的三师兄,就娶了在江湖上以制作兵器和机关闻名的欧家小姐为

  可是蔚伶不一样,她和江湖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是在刀光剑影中以命搏命的江湖中人,而她却是出身大商人府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他们要怎么在一起?

  风瑜章很清楚,他当然是爱她的,他从来没有这么爱过一个人,可是只有爱不够啊!他们之间的距离,不是只靠爱就能让它消失的。

  以他是江湖中人这身分,还是出自晦明宫这人人口中的教,她得知真相后,还会愿意嫁给他吗?就算她愿意,蔚府家主会答应这门亲事吗?蔚凡能放心的把姊姊托付给他吗?

  除此之外,还有个最重要的问题,若他娶了她,能保她一辈子快活无忧吗?他喜欢看她充自信飞扬的笑颜,不愿见她忧愁痛苦,伤心难过。

  蔚伶原就与江湖毫无关系,也全然不了解江湖中人的生活,若她只是一时冲动,或对晦明宫有错误的期待,才答应嫁给他呢?

  等她发现真实与想像的差异后,他们该怎么办?

  再说,宫里自有一套运行的法则,风瑜章很怕娇贵如她会适应不了。

  宫里曾发生过相似的例子,有位从宫外嫁进来的新娘子,起先也天喜地的,直到她怎么都不能适应宫里生活而抑郁成疾,最后不得不求去,一段良缘也就此破灭。

  如果这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他们身上呢?

  他现在已经几乎离不开蔚伶了,只要想到他们要分离,他的心就阵阵痛,那种痛,甚至比化之前体内毒发时还要难受。

  当他们都陷得更深,只怕痛苦也会加倍,那不如现在就快点打住,别再继续沉沦。

  虽然下定决心要斩断他们之间的关系,可是他始终无法开口对她说他要走了,反而一再纵容自己贪恋她的一切,一天拖过一天,卑劣的偷取着与她相处的宝贵时光…

  想到这里,风瑜章脸上浮现出挣扎痛苦的纠结神色。

  发现他沉默许久,蔚伶转过头来,看到他一脸心事重重,她的心不一紧。

  “木头。”她轻轻唤了他一声。

  “怎么了?我得太用力了吗?”他猛然回神,问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和我说啊?”她巧笑倩兮地想他开口,但她的心情却越来越沉重。

  风瑜誰uo读讼拢壑新庸凰堪涤埃∽磐匪担骸懊挥。娑趺椿嵴庋剩俊?br />

  因为你老是一脸言又止啊!但这句话蔚伶没有说出口,硬是了回去。

  “你真的没有话要和我说吗?”她试探地再问了一次,语气里却透出淡淡惆怅。

  “没有啊。伶儿,你怎么了?”察觉她的不安,他低头温柔吻了下她的额头,安抚着她。

  他只是敷衍她…蔚伶黯然的想。

  她心里早已决定,要嫁,嫁狗随狗了。

  她暗中调查过晦明宫,知道这个所谓的教是以毒医双绝闻名,心里还颇为期待,认为就算她进了晦明宫也不会无聊,光是玩毒,就能让她玩上许久吧。

  可是,他到现在还完全不和她提他的出身与过往,这让她耿耿于怀。

  为什么还不对她坦承呢?他们都已经这么亲昵了,他还不能信任她吗?

  蔚伶察觉得出他心事重重,也几次用话想引他说出口,可是都没有成功。每次看到他望着她言又止,还有脸上那种挣扎痛苦的神色,她就很想敲敲这个笨木头的脑袋,看能不能把他敲醒。

  有话又不说,总藏在他心里,教她怎么猜啊!

  而且,随着风瑜章体内的毒几乎已清除殆尽,蔚凡也开始对她施,要她快些作决定,看是要把刺客送官府还是直接撵走,总之他绝不能容忍刺客留在蔚府。

  其实,蔚凡知道姊姊不可能把辛苦治好的人送官府,而且那样蔚府的处境会变得很尴尬,甚至惹祸上身,会对她那么说,不过是以此恫喝,表达他对刺客的厌恶与不信任。

  蔚伶也知道事情的严重,蔚府藏匿行刺平王的刺客,若被发现,朝廷必定严厉惩处,若没处理好,蔚府可能元气大伤,家主也可能被牵连下狱,甚至丧命。

  她当然不会让蔚府及弟弟承受这些,所以,她为风瑜章治伤疗毒时一直很小心,不让其他人发现。

  她也清楚,他留在蔚府越久,对蔚府和他来说都越危险,既然他已经痊愈了,她就该早点送他走。

  但他一直不吐实,她不知道他对她到底有什么打算。

  难道,他只是想和她做一对水鸳鸯吗?

  虽然她曾经很有把握,确定他很喜欢她,会想娶她,因为她看得出他对她的在意和关爱,可是现在,她有点不确定了。

  是不是她的主动示爱,让他觉得她太随便或太强势了,所以对她产生犹豫?蔚伶一方面觉得应该不会这样,却又无法抑止自己这样想。

  难不成要教她直接问他到底爱不爱她吗?

  她想,他八成会说爱她,可是,他嘴上说爱她,心里呢?他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在商场上无往不利的蔚伶,在情场上,首次尝到了苦涩不安与深深惶恐的滋味。  Www.BA mxS.CoM
上一章   傲娇娘子愣夫君   下一章 ( → )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吉梗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傲娇娘子愣夫君》第六章及傲娇娘子愣夫君最新章节第六章在线阅读,《傲娇娘子愣夫君(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傲娇娘子愣夫君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