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剑情焰》第二章花街柳簪莽汉吼及《烈剑情焰》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女人如烟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全本小说 热门小说
八毛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烈剑情焰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55  时间:2019/9/9  字数:15274 
上一章   第 二 章 花街柳簪莽汉吼    下一章 ( → )
 包九说到李氏母女被燕三等四人轮暴,不由咬牙切齿。

 何志远沉声道:“汝便是李惠卿之子?”

 包九点点头便垂下头。

 “汝怎知此事?”

 “卓义所述!”

 “说下去。”

 包九吁口长气,道:“燕三他们发一个月之后,便把她们卖人扬州二家院中,由卓义及左强各自监视她们每接客十人以上。李惠卿一直接客到临盆前半个月,方始因为没有客人而作罢,她不但已染一身怪病,而且已苍败。”

 说着,他不由咬牙切齿的握紧双拳。

 何志远道:“汝便在院中诞生?”

 “不是!技院不准她在院中分娩,她在卓义所租民宅中分娩。不过,我一到人间便险些死在她的手中。”

 何志远点头道:“正常现象,她累积大多的折磨及仇恨啦!

 包九一时无言以对。

 何志远问道:“她如何杀你?”

 包九道:“她一生下我,便由助产士手中抢走我及抛砸至榻下,所幸我被抛入浴盆中,否则,必死无疑。”

 何志远点头道:“好烈的子,她因而死去吧?”

 “是的,当时并未剪断脐带。”

 “她原本已有死念?”

 “是的!”

 “你便由卓义抚育?”

 包九答道:“是的,他把我寄养于民宅,再不定期来看及付钱,不过,我的童年过得很晦暗。”

 何志远道:“抚养者所造成吗?”

 “是的,他们鄙视我的出身,不过,他们慑于卓义之代及贪银,所以,他们敷衍的抚养我。不过,左邻右舍因而皆知我的出身,我自懂事以来,便在他们的异样眼光及排斥中长大。”

 何志远问道:“你未向卓义提及此事?”

 包九摇头道:“没有,他在我五岁之前,未曾和我交谈过,他每次出现,只是看看我及付钱给那对夫妇。”

 何志远便默默点头。

 包九又道:“在我六岁那年,我因为长期承受邻居大人及小孩之讥笑及排斥,我开始和孩童扭打。我虽然每次都被他们以多欺少,可是,我一直和他们扭打,终于被卓义由头到尾瞧过一次。”

 说着,他不由吐口气。

 何志远问道:“他作何处置?”

 包九答道:“他带我离开住处,他先后带我到三个地方见过三人,我事后方知那三人便是燕三等三人。”

 何志远问道:“那三人有何反应?”

 包九答道:“他们只是默默看过我,便叫卓义带我离去,燕三更吩咐卓义让我自生自灭,以了结此事。”

 何志远问道:“卓义依言而为啦?”

 包九答道:“他把我送给一对林姓中年夫妇,他们并没有子女,所以,他们起初照顾我,更让我上塾识字。”

 可是,我常和孩童打架,而且每次都打败对方,对方之余人便登门问罪,我因而常遭他们之责打。”

 说至此,他不由摇摇头。

 何志远问道:“你为何喜欢打架?”

 “他们笑我是傻大个,我只是上塾较晚,我并不傻。”

 “原来如此,后来呢?”

 包九答道:“我在林家住三年半,有一次因为又和孩童打架担。已受责打,便躲人林中,那知却撞见一件丑事。”

 我看见林氏和一位青年一丝不挂的在地上玩,我当时还以为”青年欺负她,所以,我上前要推开青年。”

 说着,他突然握拳咬牙。

 何志远问道:“夫要杀你灭口吧!”

 “是的,他抓住我便和林氏商量,不久,他挟我上山并且将我推落断崖,我当然骇昏于半空中。当我醒来之时,我发现自己坠入一个大潭之中,我急忙游上岸,我无休息一阵子再寻找出路。可是,潭旁之树林既暗又大,我走了好几天,一直走不出去,所幸林中有很多果树,我便摘果维生。不知又过多少大,我突然听见有人惨叫,我循声前行一阵子,我终于发现卓义四人和二十几人挥刀剑砍杀。我躲在石后看了很久,除卓义倒地血外,其余之人皆已死去,于是,我跑出去扶起卓义。卓义乍见到我,不由诧喜询问,我便据实以告,他边听边止血,听完之后,便行向燕三,他自燕三的身上取出一颗腊丸,便剥腊取出一粒绿色圆丸叫我下,我九不久,便一直流汗着。卓义叫我一直坐直;他的双手不停的拍按我的全身,好久之后,他才呼呼的收手及服丹。好久之后,他才把我的身世告诉我,他叫我忘掉那段仇,因为,双方皆已死,而且,他也即将死亡。果然,我点头答允之后,他便开始理尸及指点出路,最后,他向我陪罪,便躺人一坑及挥匕自杀。我便按他的吩咐埋妥他,再携着他的银票及短匕沿出路行去,很久之后,我终于看见山下民宅,我急忙行去。”

 说着,他不由吐口气。

 何志远道:“你不必以身世为。”

 “谢谢!师父不想知道我下山后之情形吗?”

 “说吧?”

 “是!我找到林氏,我暗中注意五天,终于又看见她和那位青年在林中偷玩,我便以匕杀死他们。”

 何志远道:’“你如此记恨呀?”

 “是的,我便利用卓义的金银到扬州,我以十天的时间恨,昔年取笑我或图打我的人都被我以匕刺伤双臂。

 然后,我到河南开封府探听,昔年李知府一家四口之事,我由他们之失踪确定卓义并没有骗我。于是,我便在开封酒楼内打杂维生,一直到去年因为一件事离开开封到此地避风头。”

 何志远问道:“何事?”

 “我偷窥店家女儿入浴被发现,我急于离开现场,先后打死一人及打伤三人,我可能已被官方通缉。”

 何志远点头道:“原来如此?”

 “我…我不是故意要杀人。”

 “吾明白,往事如烟,忘掉吧!”

 “是!师父仍肯教我练武吗?”

 “没问题,走吧!”

 “谢谢师父!”

 何志远返房拿出包袱,便率包九启门离去。

 不久,他们已搭一车离去。

 此时的韩月正在“金满意”画肪陪一位大爷快活哩!

 名大扬的她坚持每夜只接客一人,而且价码“不二价”三万两白银,这是秦淮河畔史无前例的风格及价码。

 猪哥们便如此的,他们居然争先前来求哩!

 金凤乐得居中协调,方始排妥顺序哩!

 这笔合作,金风是最大的赢家,因为,韩月每夜和金凤“二一添作五”的均分“夜渡资”金满意的名声也更噪呀!

 此时的金凤正在房中清点今夜的收入啦!

 倏见一名侍女敲门道:“凤姐,虎爷到。”

 “奉茶。”

 “是!”

 金凤收妥财物,立即离房。

 她一入厅,立即向一名中年人行礼道:“虎爷金安!”

 “免礼,生意不要嘛?”

 “托虎爷之威也!虎爷有何指示?”

 此名中年人姓申,单名虎,他乃是金义全之首席战将兼谋土,地亦是金陵地面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金陵有一家金记银庄,主人便是金义全。:金义全自十二年前来金陵之后,便直接经营银庄,金记银庄乃是金陵地面唯一之民营银庄,银庄内经营金饰珠宝及存贷款。

 金义全长袖善舞,他的八名助手更是文武全才,他们恩威并济,迄今,黑白两道及官方皆必须赏脸。

 所以,金陵地面之大小事情,只要金义全出面,立果摆平。

 如今,申虎大驾,金凤当然恭细询啦!

 立见申虎递出一张画像道:’“他叫包九,听见或见过否?”

 金凤干接画像,便仔细瞧着。

 不久,她摇头道:“他未上过舫,奴家也来见过此人。”

 申虎道:“他若上舫或看见他,即刻派人告诉我。”

 “是!”

 申虎起身道:“吾尚须通知她们,告辞!”

 金凤呈还画像道:“恭送!”

 申虎便直接离去。

 此时,位于金记银庄右侧之金家庄内烛光明亮,金义全正沉容瞧着棺材内之一具青年人尸体。

 以往,微笑乃是他的标志,如今,它消失啦!

 代之而起的是冰寒沉容。

 因为,棺内之青年乃是他唯一之孙子呀!

 良久之后,他走到二名趴跪青年面前,道:“怎么回事?”

 二名青年便连连叩头。

 右侧青年更是边叩头边道:“小的不该邀公子做主!”

 左侧青年接道:“前天晚上,一名小子到春风巷玩贵枝,那知,他觉得不,便趁贵枝离去时,押她到巷底玩。

 那小子刚玩一阵子,便被二俭弟兄撞见;地因而离去,那知,他跟到城外又押贵技大林硬土弓之后,方始离去。

 经过小的请人查探,终于在今夜堵住他,可是,料不到他那么厉害,更料不到公子会遇害,恕罪呀!”

 说着,两人咚咚叩头不已。

 金义全望向一旁的中年人道:“蔡华,他们之言告实乎?”

 “是的。”

 “吾孙果真为一名老娼而死啦?”

 “您老恕罪,在下已动员三千余人在搜人,而且已派人盯住沈记米行,那小子只要一返米行,必被押来公子灵前受刑。”

 “他万一已经离城呢?”

 “不可能,小的已派人堵住本城大小城门。”

 “万一找不到那小子呢?”

 “在下愿率此二人领罪。”

 “需多少时间?”’“在公子七前必可完成此事。”

 “七!四十九天乎!”

 “是…是的。”

 “汝如此没信心乎?”

 “请金老宽限一个月。”

 “好,下去吧!”

 “谢谢金老。”

 不久,三人已行礼离去。

 金义全召来管事道:“知会各界,擒活口。”

 “遵命!”

 管事召来八人,便仔细吩咐着。

 不久,他们兵分九路匆匆离去啦!且说包九二人搭车出城,果真被八人拦住,何志远乍见那八人之神情,便研判他们冲着包九而来。

 于是,他附耳吩咐道:“冷静,吾来应付。”

 立见车夫道:“许大哥,有何指示?”

 立见一人道:“车上何人?去何处?”“二位大爷南下。”

 “上去瞧瞧。”

 “是!”

 立且见二人上前探视着。

 何志远二人便从容而坐。

 那二人引亮火摺子,便向包九二人注视着。

 不久,他们下车道:“不是那小子。”

 那八人立即退入两侧林中。

 车夫便催骑驰去。

 何志远附耳道:“事情闹大啦!”

 “谢谢师父!”

 “吾会安排妥,歇息吧?”

 二人便倒躺歇息。

 天亮之后,何志远便吩咐车夫人村用膳。

 不久,他另付过过赏银,便吩咐车夫离去。

 他们匆匆用过膳,便另雇车南下。

 何志远便在车内指点提气要领。

 午前时分,他们买妥干粮,便另雇一车南下。

 入夜之后,他们又换一车南下。

 他们便侧躺歇息。

 天亮之后,他们用过膳,便进入山区。

 不久,包九正式练习提气纵掠啦!

 何志远便引导他朝西方练习而去。

 一个多时辰之后,包九体中之真气终于可以配合施展轻功,他虽然只能掠出一丈余远,却已乐不可支。

 他便不停的朝西掠去。

 何志远便边跟边指点着。

 午后时分,包九已能一掠即达三丈余啦!

 他们便取用溪水及干粮。

 何志远道:“膳后半个时辰内,不宜行功或施展轻功,以免伤身。”

 “是!”

 二人便沿山道散步向西方。

 半个多时辰之后,他们便又掠向西方。

 包九惊喜的连连纵掠到天黑,仍无倦意哩!

 何志远便引导包九掠向山下。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已在一家酒楼用膳。

 膳后,他们便搭车驰向西方。

 车夫专心驾车,包九二人却呼呼大睡着。

 天亮之后,他们付过车资便人村用膳。

 膳后,他们便另雇一车驰向西方。

 沿途之中,他们除用膳之外,不停的换车驰向西方,这天下午,他们已携干粮及清水离开边关啦!

 不久,他们已掠入浩瀚的旷野中。

 炽热的天气使包九掠纵一个时辰之后,便已经汗透衣,可是,何志远毫无歇息之念,包九便继续跟去。

 黄昏时分,二人方始边走边喝水进食。

 半个多时辰之后,他们便又开始掠纵。

 子初时分,荒野气温突降,包九立觉寒意。

 何志远改为缓步道:“昼热夜寒的滋味不好受吧?”

 “还好。”

 何志远递给包九六粒丹丸道:“吧!”

 “谢谢师父。”

 包九立即下六丹。

 不久,二人又掠向西方。

 包九果然不再觉得寒冷,便欣然掠去。

 天亮之后,他们便已经进人酒泉城中,何志远率包九进入一家酒楼,便直接入座且点安酒菜。

 何志远低声道:“自今起,汝可以放心在此练武。”

 “谢谢师父!我会全力以赴。”

 “很好,吾保证汝可在二年内成为一高手。”

 “谢谢师父!”

 二人便开始用膳。

 膳后,二人便沿街而行。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进入一座院子,立见一名秀丽妇人率一对青年男女及一对仆妇他们入厅就座。

 何志远指向包九道:“他叫石宏,他是吾之弟子,他将在此住一段时间。”

 说着,他便介绍其小及下人。

 不久,他已暗包九人一间客房。

 接着,他陪包九内外走一圈。

 然后,他便自书房取来一册“武学大全”道:“先瞧一遍,遇有不懂之处,先留下记号,吾再指点。”

 “是!”

 何志远便含笑离去。

 包九迫不及待的入座翻阅“武学大全”啦!

 武学大全内容包括简述武学、行功提气、化气使力、轻功。暗器、掌技以及各种兵刀招式,可谓琳琅目。

 包九阅完简述,便先阅轻功。

 他瞧得心花怒放啦!

 此时的何志远正悠哉的在治桶内沐浴,其何氏温柔的替他背道:“相公得觅传人,可喜可贺!”

 “嗯!此子身世坎坷,造成特异个性及不凡的奇遇,若无意外,二年之后,他必可成为吾之得力助手。”

 “恭喜相公。”

 “吾外出期间,一切正常吧?”

 “是的,杨员外夫妇常携子女来访。”

 何志远含笑道:“夫人同意这门亲事否?”

 “欣然同意。”

 “庆儿及芬儿的意思呢?”

 “他们皆依相公之意思。”

 ‘他们有此意愿否?”

 “有!”

 “好,正式让他们开始交往吧?”

 “是!”

 “吾之怀袋内有汝大哥之函及二十万两银票,交给汝吧?”

 “谢谢相公。”

 。何志远便含笑起身。

 何氏便上前替他拭身。

 不久,何志远已披袍入座品茗。

 何氏便吩咐仆妇抬走浴具。

 不久,她已拆阅家书。

 她瞧得心花怒放啦!

 不久,她清点过银票,便问道:“明存入银庄吧?”

 何志远点头道:“好,令兄述及何事?”

 “慧侄女已出阁,谢谢相公赠金二万两。”

 何志远笑道:“吾没使夫人抱憾吧?”

 “是的,谢谢相公!”

 说着,她已宽衣解带。

 何志远便欣赏她把自己剥成一丝不挂。

 何氏便上前替他卸袍。

 何志远便牵她上榻。

 他轻抚她的左道:“汝大嫂已发福不少,她不似汝养生有道。”

 何氏足的道:“全仗相公调教矣!”

 何志远轻捻头道:“夫人,发情啦?”

 “嗯!小别胜新婚呀!”

 “汝还记得咱们如何结合吧?”

 “永生难忘,若无相公及时解围,妾及家兄夫妇早已不在人间,更无如今立享福也。”

 何志远轻擦妙处道:“夫人知足的。”

 “相公之赐予比山高,比海深矣!”

 “妆见昔年还反对此事哩厂“大哥如今已以相公为荣。”

 “很好。”

 何志远便欣然翻身上马。

 不久,二人合奏“青春响曲”啦!

 隆隆炮声密集而响啦!

 外表秀丽文静的何氏,如今却似妇般畅玩着。

 何志远春风面的畅玩着。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尽兴的歇息。

 风和丽,外旷野却轰轰连响,制造这种噪音的人正是包九,因为,他正在修练放气化掌啦!

 他起劲的在旷野劈破大石块。

 他料不到自己如此轻易的圆梦啦。

 何志远也瞧得眉开眼笑啦!

 他由包九所述身世内容知道包九曾吃过一粒绿丸,他本知该丸是何宝丹,如今,他证实它是一粒种丹啦!

 他开始思忖如何雕琢这块美玉啦!

 午前时分,他便率包九返庄用膳。

 膳后,他边散步边指点掌招及身法啦。

 包九听得眉开眼笑啦!’此时的金陵城内却布凝重气氛,因为,金陵城之超级大哥大金义全之孙正在举行隆重的公祭。

 在过去的一个月余期间,金陵地面的黑白两道及官方,每天至少有三万人在寻找包九,可惜,一直没有收获。

 沈记米行早已因包九而被迫关门大吉啦!

 沈记米行已由金义全派人接管及布线速包九啦!

 这场公祭够风光,因为,江南地面的大哥大们皆亲来上香申慰,他们信誓旦旦的保证要协助逮包九。

 终于,公祭正式结束,立见蔡华及那二位青年一身丧服的人灵堂下跪叩头向死者赔罪。

 接着,他们拔匕各刺入自己的心口。

 他们一拔匕,便血仆倒。

 他们实现诺言的陪葬啦!

 金义全一挥手,便有六人前来抬走尸体。

 不久,大红棺木被十六名壮汉扛起。

 大批人员护棺启行啦!

 金义全凝容率亲人随棺而行啦!

 不少金陵入暗暗鼓掌道:“恶报也!”

 数万人组成人轰轰烈烈的送格离去啦!

 此时的韩月一身素服女扮男装的搭车离开秦淮河畔啦!

 她原本只打算接客一月,因为,盛情难却及贪金,她延长七天,她因而增加三十万两白银之私房钱啦!

 如今,她携八十余万两银票搭车离去啦!

 沿途之中,她出而行,落而息,这天下午,她终于抵达兰州城,她下车之后,便拎包袱沿街行去。

 盏茶时间之后,她已停在一间木屋前,她立即瞧见一名妇人在小厅内衣,于是,她轻声唤道:“金婶,是我,岳涵。”说着,她已摘下文士巾及放下马溜溜的长发。

 妇人喜道:“小涵,回来啦?请进。”

 “谢谢金婶。”

 妇人便她入座。

 “添哥仍在塾中呀?”

 “是的,我今早尚念着你哩!你已离此三个多月哩!”

 “谢谢金婶关心,我找到那人啦!他连本带利的还钱啦!”

 妇人喜道:“当真?他还有一丝良心哩!”

 “是的,金婶,添哥仍然每天难受两次码?”

 妇人神色一黯,点头道:“是呀!那人害惨添儿啦!”

 “金婶不妨再陪添哥去一趟百草谷。”

 妇人苦笑道:“庞谷主已经讲得够清楚,我那来二十万两呢?”

 “我有,请金婶收下。”

 说着,她已递出一个锦盒。

 妇人忙道:“不妥,它们是馆主之生命钱,何况,我们也还不起呀!”

 “金婶如此见外吗?金婶这些年来之照顾,我永生难忘呀!”

 “别如此说,举手之劳呀!”

 “点滴在心头呀!金婶收下吧!”

 “真的不妥啦!我们还不起呀!”

 “世事难料呀!金婶该记得张铁嘴说过,添哥目后可大富大贵,届时再还钱,好不好?”

 妇人苦笑道:“相士之言。,不足相信也。”

 “金婶别如此说,金家只剩添哥这苗呀!”

 “这…”

 “金婶收下吧!”

 妇人点头道:“好,我一定会还钱。”

 “太好啦!我先返家啦!”

 “好,小涵,谢谢你。”

 “言重矣!”

 她便含笑离去。

 妇人立即躲在房中清点锦盒内之银票。

 不久,她抖着双手将二十张一万两银票放人锦盒。

 她把它人衣柜内层,方始返厅衣。

 她姓贺,单名樱,她的老公名叫金立志,他们原本有三个矿场,膝下亦有一子,日子过得美满的。

 那知,十年前之连大雨之后,天气一放晴,矿工们便主动人坑清理积水,因为,他们一向善待旷工。

 那知,居然发生坏事件。

 三百余位工人当场被活埋而亡。

 全立志率众人坑救援,却再度塌坑。

 金立志和一百余人当场惨死。

 金立志之双亲获讯之后,双双别世啦!

 此事晴天霹雷险些努昏贺樱母子啦!

 所幸全家一向乐善好施及广结人缘,大批兰州乡亲身协助,终于搬出每具尸体及安葬。

 贺樱卖光家产及首饰,分赠给罹难工人之亲人。

 她办妥公婆及老公后事之后,便在这间木屋衣维生。

 所以,她们虽穷,却获兰州人之敬佩。

 贺樱之子金添自幼便一表人才及天资过人,金家家变之时,他才十岁,他却冷静的陪慈母走过那段时

 翌年,他一获悉官塾缺一员夫子,他便遂自荐。

 经过测试之后,他成为天下最年轻的夫子。

 他不但为孩童启蒙,更由其余夫子处学习。

 他勤快的教学相长。

 就在他十三岁那年,他在一个风雨夜,正在阅书之际,倏听院中传来砰响,他便好奇的撑伞出去探视。

 他立即瞧见一人挣扎的由泥地中爬起。

 他便上前扶对方入厅。

 他正扶对方人座,对方却问道:“汝…是金添?”

 “是的,大叔怎认得我?”

 “很…好…很好。”

 立见他抖着手掏出一个玉盒道:“吃光它。”

 说着,他已靠坐在椅脚前。

 金添乍见五盒中有一朵白花,不由怔道:“吃光它?”

 “对,汝该善…有善报。”

 “大叔怎知…”

 “快,吾之时间不多矣!”

 金添只好启盒,立闻一阵清香。

 “速…吃…”

 金添立即取花咬下二片花瓣。

 花瓣入口即化,其味微涩。

 “速…速吃…”

 金添便把整朵送人口中。

 他嚼不久,便已连汁带渣的下它。

 “坐…坐下”

 中年人便接向自己的身则。

 “背…背对吾…速…坐…”

 金添便好奇的背对着他而坐。

 “闭口…调气…”

 说着,中年人已把双掌按上金添的背部。

 金添立觉二股热人体中。

 他的腹部立即似着火般炙热。

 倏听贺樱道:“添儿…”

 “娘…”

 中年人喝道:“闭…气!”

 说着,二股热疾住而入。

 金添立觉口一疼。

 他啊叫一声,立即吐血。

 中年人见状,低叹一声,便倒在地下。

 他见一声,便咽下最后一口气。

 贺樱一见爱子吐血,忙上前扶他。

 金添便捂着口起身。

 他口气,便觉脚疼稍减。

 他便连连气。

 贺樱便先扶他上榻歇息。

 他连连气不久,便悠悠入眠啦!

 贺樱见状,便匆匆返厅。

 却见厅中之中年人已经不见,她不由一怔!

 因为,她不知道她们方才离厅之时,有二名黑衣人掠入厅中,他们一见玉盒已空,不由神色一变。

 他们一见中年人已死,不由皱眉。

 于是,他们挟走中年人啦!

 翌夜,他们潜入金添的房中,便先制昏他。

 他们先后接过金添的经脉,便低声商量着。

 不久,其中一人在金添的腹大轻按着。

 没多久,二人悄然离去啦!

 从此,金添在每日子午时,皆会口疼痛一阵子,除此之外,他和正常人无异,他们为此到处求治。

 结果,百草谷谷主庞道表示肯治愈他,不过,却须收银二十万两,他们当然只好知难而退啦!

 贺樱母子一直认命,因为,他们视此事为矿坑事件之报应,金添更每甘心承受二次的疼。

 料不到如今会有二十万两,贺樱浮现希望啦!

 她激动的等着爱子归来。

 且说秦淮红韩月,她的本名叫岳涵,其父岳行健原本在兰州经营镖行,一向协助官方运金。,那知,七年前,他在西安一位富户手中接下一块和阗玉,他便以一万两的酬劳护送该玉赴京城。

 耶知,他的大弟子左锋居然见财起意,他趁岳行健大意之际昏岳行健,他不但取玉,而且杀人。

 事发之后,岳行健之赴西安告知富户。

 富户愤怒的递出字状索二十万两。

 岳氏便散尽岳家及娘家财产赔妥二十万。

 她便和娘家的人在中原寻访左锋。

 她的独生女岳涵便和二弟子袁冲留在兰州练武。

 袁冲不但有一表人才,而且资质优秀,他比岳涵大二岁,他的修为却比岳涵高明一倍,而且他一直善待师妹。

 所以,两人早已经来电啦!

 去年春天,他们接获恶耗,岳氏及娘家之人在洛官道遭袭而亡,他们便忍悲匆匆赶去善后。

 一个月之后,他们已把亲人葬于兰州。

 他们含悲继续练武着。

 今年春天,他们人百草谷请求庞道赐丹助长袁冲的功力,那知,庞道却开出五十万两的高价码。

 他们知难而退啦!

 岳涵考虑一段时民便决定下海捞金。

 所以,秦淮河畔才会出现名韩月。

 如今,她一走到庄前,便听见刷刷剑风声音。

 她心知二师兄在练剑啦!

 她欣然的上前敲门啦!

 不久,果见袁冲仗剑前来启门。

 “啊!师妹回来啦?”

 “是的,入内再说吧!”

 “请!”

 二人关妥门,便联袂入厅。

 二人一入座,岳涵便递出锦盒道:“左锋已经死在我的剑下,他的财物亦全落吾手,师兄可如愿以偿矣!”

 “师妹在何处了结叛徒?”

 “金陵城,吾巧获悉其踪迹,再于夜间刺杀他。”

 “老天有眼矣!”

 “是的,请师兄点收。”

 “谢谢师妹!”

 袁冲便仔细清点银票。

 不久,他正道:“小兄明入谷买丹,功成之后,必赴洛查访仇踪,再替师母请人复仇。”

 “谢谢师兄,吾先返房!”

 “请!”

 岳涵便拎包袱返房。

 袁冲握着锦盒,亢奋不已啦!

 黄昏时分,金添匆匆来访,岳涵心中有数的出

 金添感激的道:“小涵,谢啦!”

 “小事一件,速去求诊吧!”

 “明再赴谷吧?”

 “也好,预祝汝复原。”

 “谢谢你!”

 双方一礼,金添便欣然离去。

 翌一大早,贺楼便陪爱子抵达百草谷口,他们向道童道出来意之后,道童便陪他们入谷。

 不久,他们已在大厅会见百草谷谷主庞道,贺樱迫不及待的道出来意,以及送上那盒银票。

 庞道逐一瞧过银票,方始点头道:“很好,汝随吾来。”

 金添便起身道:“是,谢谢谷主。”

 二人便向内行去。

 不久,二人一人丹房,庞道便指向云道:“放松心神躺妥。”

 “是!”

 金添便上云躺妥。

 庞道含笑道:“汝一直在塾内工作?”

 “是的。”

 “很好,汝家三代皆负善誉,吾才肯救汝,因为,吾一救汝,后可能会引来昔年制汝道人员之复仇。”

 “他已死了。”

 庞道含笑道:“汝之疼并非源自他,汝另被他人所害。”

 “真的呀?”

 “不错,此人不仅制汝道,更劫走尸林,足见他不愿汝发挥体中之功力,吾若救汝,他若获悉此事,吾必不利。”

 金添坐起身道:“在下愿意放弃求诊。”

 “呵呵!好可爱的娃儿,金家果真不愧善户。”

 “谷主别勉强。”

 “呵呵!好娃儿,吾不但要救汝,更要成全汝。”

 “这…在下已无力另外再付金银矣!”

 “呵呵!免费奉送。”

 “啊!叩谢…”

 “免…免!吾今先授汝一套心法,汝先勤练三个月,届时,吾替汝解开道,汝必有意想不到的奇效。”

 “谢谢谷主。”

 “来!听着,详记。”

 百草谷谷主便先逐一按着金添的道解说名称,接着,他再指点金添如何提气行功。

 他解说三遍,便吩咐金添行功。

 金添连试半个多时辰,终于达到目标。

 百草谷谷主含笑道:“除子、午二个时辰勿行功之外,随时勤加行功,三月期再来此谷见吾。”

 “谢谢谷主。”

 “勿外此事。”

 “是!”

 他将锦盒入金添怀中道:“走吧!”

 “这…谷主怎…”

 “呵呵!先练三月再说,去吧!”

 “谢谢谷主。”

 叭一声,金添便下跪叩头。

 百草谷谷主含笑点头不语啦!

 不久,金添跟着他一返厅,立见袁冲与岳涵皆在座,他立即行礼道:“冲哥、小涵,你们也来啦?”

 袁冲含笑点头道:“治妥啦?”

 “还没…”

 百草谷谷主道:“汝二人先走吧?”

 金添便恭声道:“是,娘,我们先走。”

 贺樱申过谢,便率子离去。

 袁冲便呈上锦盒道:“请谷主成全?”

 百草谷谷主接过锦盒,便清点银票。

 不久,他点头道:“汝当真要买神丹?”

 “是的!”

 “好,盼汝勿仗丹作恶。”

 “不敢,在下志在为师门复仇而已。”

 “好,稍候。”

 说着,他立即离厅。

 不久,他取来一个纸盒道:“按盒底取用方法服用吧?”

 “是柳谢谷主。”

 “别客气,此乃易,二位请吧?”

 二人便行礼离去。

 百草各谷主遥祝他们步出谷口之后,不由忖道:“吾为何有惶然之感?难道吾不该卖月神丹乎?”

 他不由一阵沉思。

 倏听一阵步声,立见一位绿裳少女人厅,百草谷谷主乍见到她,便含笑道:“丫头,汝来得正好。”

 此少女便是百草谷谷主之孙女庞翠玉,立见她脆声道:“爷爷好似在为什么事情心哩!”

 “呵呵!好丫头,吾正面临一感,吾方才售月神丹给袁冲之时,突然有惶然之感,难道吾不该做此易?”

 “他当真送来五十万两啦?”

 “是的。”

 “不简单,此乃愿打愿挨之事,爷爷何必惶然呢?”

 “他会不会仅丹作恶呢?”

 “会吗?岳局主一生只收二徒,该不会全是坏胚子?”

 “人心难料呀!”

 庞翠玉点头道:“爷爷常说服为心之神,袁冲之眼神太灵活,他聪明得令爷爷有惶然之感啦?”

 “呵呵!原来如此,吾之心事被汝料中啦!”

 ‘爷爷若将月神丹赠金添,必可安心矣?”

 “然也…不过,为时未晚。”

 “爷爷当真要成全金添?”

 百草谷谷主点头道:“是的,不过,尚待汝之确定。”

 “人家能确定什么?”

 “汝不是一向欣赏地吗?吾要收他做孙婿。”

 庞翠玉双颊倏地绊红道:“爷爷忘了赔夫人又折兵之古谚吗?”

 “呵呵!汝乃吾之最爱呀!”

 庞翠玉便低头不语。

 百草谷谷主含笑道:“金添所限之‘千年芙蓉’已潜伏体中近八年,吾替他解之后,必可以灵丹塑造出袁冲之克星。”

 “爷爷好似自己在斗自己哩!”

 “呵呵!确有此种现象。”

 “金添迄今未练过武,他克得住袁冲吗?”

 “呵呵!岳家之‘天雷剑指’敌得过‘震天掌’吗?”

 庞翠玉怔道:“爷爷肯授金添震天掌吗?”

 “只要他是吾孙婿,有何不可。”

 “讨厌。”

 庞翠玉立即掉头离去。

 她的咀角笑容立即使百草谷谷主微笑。

 他含笑忖道:“就此决定,吾授震天掌给金添,袁冲若陷入歧途,彼二人必可横扫天下,袁冲若入歧途,金添必可除他。”

 他想至此。不由呵呵一笑。

 他愉快的在厅内品茗啦!  wwW.baMxs.cOm
上一章   烈剑情焰   下一章 ( → )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创作的免费武侠小说《烈剑情焰》在线阅读,《烈剑情焰(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烈剑情焰的免费武侠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