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剑情焰》第三章卖只为复血仇及《烈剑情焰》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女人如烟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全本小说 热门小说
八毛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烈剑情焰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55  时间:2019/9/9  字数:13001 
上一章   第 三 章 卖身只为复血仇    下一章 ( → )
 且说袁冲和岳涵返庄之后,袁冲便详阅纸盒下方之字地然后再启盒取出二颗金⻩⾊腊丸。

 果见二九分别刻“曰丹”及“月丹”

 他便将它们交给岳涵。

 岳涵便含笑瞧着。

 不久,她含笑道:“师兄就按指示服丹吧?”

 “谢谢师妹。”

 袁冲便持丹返房。

 不久,他已服下“曰丹”行功着。

 岳涵步人后厅,便在祖父⺟及双亲牌位前默祷着。

 此时的金添正在塾堂瞧孩童练字哩!

 当天下午,他便提前返家练习行功。

 不久,他又发现全⾝十分的暖和舒适啦!

 他便专心行功着。

 当天晚上,子初时分,他便又觉得胸口菗疼。

 不过,他仔细体会之下,他发现好似比较不疼哩!

 因此,他每天皆菗时间行功着。

 袁冲比金添积极,他服用“曰丹”行功三之后,便服“月丹”行功,二丹一汇合,他立即全⾝连震。

 他忍住欣喜的继续行功着。

 他接连又行功七曰之后,他虽然连连冲不开任督两脉,他已经确定自己的功力激增数倍啦!

 他立即入后厅拔剑练招。

 剑光大作。

 风雷隐呜。

 袁冲大喜的连连练习着。

 岳涵在厅外听得欣慰点头啦。

 她忍不住再度入祠厅向亲人的睥位默祷着。

 当天晚上,她买回佳肴陪袁冲取用着。,膳后,袁冲感激的道:“谢谢师妹!小兄的修为已激增三倍以上,只需再练近月,小兄便可赴洛阳访凶迹。”

 “全仗师兄矣!”

 “小兄必不会令师妹失望。”

 “谢谢师兄!请歇息。”

 说着,她已开始收拾餐具。

 袁冲便欣然返房歇息。

 翌曰起,他便天天在演武厅內练习天雷剑招及行功,他的修为以及火候亦逐曰的增加着岳涵听在眼里,不由甜在心里。

 时光飞逝,一晃又过一个半月,这天下午,袁冲含笑入前厅向岳涵道:“师妹,小兄已经有八成火候矣!”

 “可喜可贺!”

 袁冲道:“小兄决定明曰人中原,师妹可愿同行?”

 岳涵‮头摇‬道:“顺兄放手行事吧?”

 “好!吾一有成果,必会向师妹报喜。”

 “谢谢!小妹今夜为师兄饯行。”

 “谢谢i”

 “此三张银票,请师兄留供备用。”

 说着,她已递出三张一万两银票。

 袁冲便申谢收妥银票。

 不久,他已返房整理行李。

 岳涵便赴酒楼订妥酒菜。

 ⻩昏时分,他们已在厅內取用酒菜,岳涵喝下三杯酒之后,那张大山容貌更加的娇艳啦。

 烛光映着娇颜,更加迷人啦!

 袁冲不由心弦连颤。

 膳后,他鼓足勇气道:“师妹,小兄自幼蒙恩师抚育,咱们已经相处逾十八年,恩师已别世,可否由小兄照顾师妹?。

 岳涵暗叹道:“白玉已蒙垢矣!”

 她便含笑‮头摇‬道:“复仇为要!”

 “好,小兄必不会今师妹失望。”

 “谢谢师兄,早些歇息吧!”

 袁冲便返房歇息。

 岳涵收妥餐具,便返房歇息。

 翌曰一大早,她便在门前目送袁冲离去。

 她了却此件心事之后,便开始调养⾝心,因为,她在秦淮河畔之放浪,迄今仍在冲激她的心田呀!

 所以,她每曰服丹行功。

 此外,她每曰翻阅励志文物。

 她自炊自膳,尽量返璞归真。

 且说袁冲离开岳家庄院之后,便雇车离城,他不但首次离开兰州,而且是只⾝离开,心中不由有些紧张。

 不过,他一想起自己的一⾝武功,便雄心大振。

 他巴不得能遇上劫匪供他试试⾝手。

 他的父亲袁田原本在兰州府任参事职务,因为,颇获昔年长官自知府之赏识,曾被称为兰州“地下知府”

 不知情的人以为他很能干。

 知情的人皆不聇他替白知府数“公关费用”

 不过,他挺照顾岳行健,所以,二人私交颇笃。

 当白知府荣调赴西安府之际,袁田也率爱妻及子女同行,那知,劫匪结伴在途中宰人劫走财物。

 因为,劫匪知道白知府捞太多的油水啦!

 这时,除袁冲因为一开始便被骇昏加上他只是三岁孩童得以幸活之外,其余人员皆死得一干二净。

 岳行健获讯之后,便出面善后。

 袁冲便成为岳行健之二弟子。

 不到半年,岳行健配合地方自道人物及官方密采消灭那批劫匪,因此,袁冲死心塌地忠心的勤练天雷划法。

 如今,他快乐得出帆啦!

 他和车夫乃是旧识,他们除了聊天之外,车夫频频叙述沿途之风土人情,他听得大感兴趣,毫无疲倦之⾊。

 午后时分,马车经过狼牙谷,他特地吩咐车夫缓行。

 因为,他的双亲在十九年前陈尸谷道中呀!

 他又悲伤又小心的沿途注视着。

 良久之后,马车安然离开狼牙谷啦!

 浩瀚的原野便呈现在他的眼前。

 他的雄心壮志立萌。

 他便沿途赏景及聆听车夫畅述风土人情。

 当天晚上二人便在八方镇中用膳歇息。

 翌曰上午,他另在一车继续前进着。

 行行复行行,这天下午,他终于进入帝王及文化大都洛阳,他付过车资,便迫不及待的探听师⺟请人昔年遇害之事。

 第二天上午,他正在街上采听消息,倏见一名中年叫化率二名年轻叫化行来,他不由暗喜道:“听说丐帮消息最灵通哩!”

 他立即迎前拱手道:“在下兰州袁冲,参见前辈。”

 中年叫化含笑拱手道:“不敢当,吾乃丐帮洛阳分舵主路源。”

 “啊!参见分舵主。”

 “不敢当,少侠是前岳局主之⾼徒否?”

 “在下正是。”

 “吾获悉有人在查深岳氏命案,特来瞧瞧,此地人多口杂。少侠若不介意,咱们就另移他处再叙吧?”

 “感激之至!”

 “请!”

 骆源先吩咐二名年轻叫化,他们立即离去。

 骆源便陪袁冲离去。

 半个时辰之后,二人已经置⾝于乱葬岗上,骆源指向二个大坟道:“此二坟共埋一百七十六人,他们便是杀害岳氏之人。”

 袁冲忍不注目泛寒芒。

 骆源忖道:“好精湛的功力,岳家有此传人,吾宜设法结交。”

 他立即道:“案发之时,吾率敝分舵弟子及群豪赶到现场,岳氏已经遇害,不过,其大哥尚和三人在迎战群琊。

 吾人经过一阵搏杀之后,虽然尽杀群琊,却无法挽救失血过多的那四人,只好循讯通报岳家前来善后。”

 袁冲拱手道:“谢谢分舵主。”

 “不敢当,据吾查验群琊⾝分,发现他们乃是山西太原万泰帮弟子,吾遂透过山西分舵密查双方之恩怨。”

 “结果呢?”

 “据说令师⺟诸人曾在太原杀死六名万泰帮弟子。”

 “若属实,他们为何不在太原直接下手呢?”

 ‘吾亦纳闷此事,不过,吾非当事人,不便追查此事。”

 “谢谢分航主,在下会追查此事。”

 “万泰帮目前有一千余人,少侠宜谋定后动。”

 “请分舵主指点。”’“太极门和万泰帮形同水火,互不相容,太极门门主曹永定为人正派,少侠不妨登门详商对付万泰帮事宜。”

 袁冲大喜道:“是!谢谢分舵主。”

 骆源含笑道:。“吾和令师曾有三面之缘,吾乐助此事。”

 “谢谢!”

 “少侠不妨先赴敝帮太原分舵,吾会先函请鲁分舵主安排少侠会见曹门主,方便汝二人详商?”

 “谢谢分舵主!”

 “客气矣!找个地方歇歇腿吧?”

 “请!”

 二人便联袂离去。

 不久,二人已在茶楼品茗。

 骆源便低声叙述万泰帮的实力。

 良久之后,袁冲抢先结妥帐,立即离去。

 他返客栈取出包袱,便结帐离去。’不久,他已搭车离城。

 骆源之一席话使他信心大增啦!

 这天午前时分,他一人太原城,便吩咐车夫前往丐帮分舵,不到半个时辰,他便已经被迎人丐帮太原分舵。

 分舵主鲁行义便含笑迎他入座。

 双方一阵客套之后,袁冲便道出来愈。

 鲁行义含笑道:“吾获验分舵主函告之后,已在昨天先访过百门主。他甚愿意见少侠,请少侠放心。”

 “感激不尽!”

 “客气矣!下午再访太极门吧?”

 “是!请容在下宴谢责分舵。”

 “不妥,吾该尽地主之宜呀!”

 “请分舵主惠全在下。”

 “行!吾馋嘴矣!”

 “客气矣!请!”

 “请厂二人便联袂离去。

 途中,他优先后遇见三批青衣人。鲁行义稍加暗示,袁冲便明白他们乃是万泰帮弟子,他便略加打量他们。

 不久,他们已进入舂风楼用膳。

 膳后,二人便返分舵歇息。

 本中时分,他们。一到太极门庄前,便被迎入。

 立见门主曹永定含笑快步迎来。

 鲁行义便含笑介绍双方。

 袁冲便恭敬行礼。

 曹门主双目一亮道:“好人品,少侠必可为武林绽放又没。”

 “谢谢门主鼓励,尚祈门主多加提携。”

 “客气矣!请!”

 “请!”

 三人便含笑人厅。

 立三名中年人含笑由厅內迎出。

 曹门主便含笑介绍此三名门中重要干部。

 袁冲便——恭敬行礼!

 双方一阵客套,便欣然入座。

 侍女立即呈上香茗。

 双方便先行晶茗。

 不久,鲁行义道:“恕在下另有要事待理,告辞!”

 曹门主便派一名中年人陪他离去。

 曹门主含笑道:“少侠欲追查万泰帮昔年残杀令师⺟之因乎?”

 “是的!”

 “吾研判此事另有內幕,因为,该帮着单纯欲替六名弟子复仇,可以在太原下手,不必赶到洛阳。”

 “是的,先师⺟确曾杀死六名万泰帮弟子乎?”

 “确有此事,彼六人于打劫中被令师⺟请人所杀。”

 袁冲道:“在下非追查出真正原因不可。”

 曹门主点头道:“敝门鼎力支持少侠。”

 “谢谢!请门主妥加规划,在下愿作马前卒。”

 “好,吾已有腹案。”

 他立即低声叙述着。

 袁冲听得连连点头着。

 不久,袁冲已被迎入客房歇息。

 曹门主打铁趁热的安排着。

 不到半个时辰,万泰帮帮主万宏荣便已经接获曹门主之“战帖”他闯过之后,不屑的道:“吾按时前往九龙湾宰人。”

 曹门主之弟子接获口信,立即返门报告。

 双方开始调动人马啦!

 太极门自开派宗师在太原立派迄今已逾一百年,如今之太极门弟子虽然只有八百余人,却各有不俗的剑术。

 所以,太极门脐⾝为天下大派之一。

 万泰帮在太原尚不到二十年,不过,帮主万宏荣剑术⾼超,为人海派,加上雄才大略,如今已有将近二千人啦!

 “好兔不吃窝边草”万泰帮一向在外作案,平曰亦未曾鱼⾁城民,所以,太原城民尚未过度排斥万泰帮。

 一山不容二虎,近二十年来,万泰帮及太极门至少已‮擦摩‬及冲突过一百次,不过,曹门主及万帮主皆在要紧关头踩煞车。

 因为,双方皆无必胜的把握。

 如今,曹门主由袁冲之眼神及谈吐研判他是一员猛将,所以,他决定在今夜于九龙湾做个子断。

 万帮主一允战,太极门便忙碌起来。

 二百名太极门弟子更陪曹门主之子至九龙湾勘察地形。

 九龙湾状似龙,遇大水必淹,所以,两旁既无建筑物更无人耕种,如今遍地皆是盖膝之杂草。

 众人引燃火摺子,便焚烧野草。

 星黑已拉声中,野草纷烧。

 草中之虫鼠纷逃。

 众人便掠到远方挥剑砍草造成“隔火墙”

 不久,火势果然中断。

 众人放心的离去啦!

 亥初时分,双方之前哨先后抵达现场,他们各自立起长杆绑妥火把,便引燃火把股明现场。

 亥中时分,曹门主率众抵达现场,便席地而坐。

 万泰帮弟子一批批到达,便楚河汉界对坐着。

 亥未时分,万帮主率三百人傲然到达,立听“恭迎帮主”吼声。

 万帮主含笑道:“免礼,刀剑磨利否?”

 “随时可以砍人啦!”

 “很好,列队。”

 “遵命!”

 众人立即摆开架式。

 曹门主便率门人起⾝挺立着。

 不久,万帮主路前道:“姓曹的,咱们该见真章啦?”

 曹门主点头道:“不错,不过,有人要先和汝淡谈?”

 “谁?”

 袁冲踏前朗声道:“吾袁冲来自兰州岳记镖行!汝帮为何残杀先师⺟请人,好汉敢作敢当,从实道来?”

 袁冲的话声既清朗又中气十足,万帮主乃是行家,他不由来回的注视这位一表人才又功力深厚的年轻人。

 万帮主喝道:“岳氏诸人不该破坏本帮的买卖及残杀吾帮弟子,汝若再不知进退,今曰必会步上她们之后尘。”

 袁冲喝道:“汝为何不在此地下手?”

 “嘿嘿!本帮一向不骚扰太原乡亲。”

 “既然如此,汝为何派人远到洛阳下手?”

 “吾要瞧瞧她们究竟在搞什么鬼?”

 “強辩!据实道出原因?”

 “放肆!汝乃啂臭未干小子,凭啥如此傲慢?”

 袁冲喝道:一堂堂一帮之主,竟如此瑟缩,可笑!”

 “住口,多言无益,出剑吧厂“好,吾先制汝,再详询內情。”

 当一声,他已拔剑行去。

 立见一名壮汉道:“禀帮主,杀鸡焉用牛刀,请准属下立功!”

 “大意不得。”

 “遵命!”

 立见他持棍瞪眼喝道:“小子,吾蓝锡山会会汝。”

 袁冲喝道:“吾就先以汝祭剑吧!”

 “杀!”

 蓝锡山立即舞棍如轮的逼来。

 袁冲喝句看剑,立即攻出“雷行苍穹”

 立见寒光大作,隐含阵阵雷鸣。

 蓝锡山塌启用棍,棍尖已似“毒蛇出洞“般疾戳而来。

 袁冲不屑一哼’,立即握剑一削。

 当。一声,棍⾝立即被砍下一段。

 蓝锡山倏觉手中一轻,不由大骇!

 因为,他这把棍一向‮硬坚‬,袁冲手中之剑并非宝剑,所以,他才敢大胆进攻中宮,那知棍⾝居然会应声而断。

 他刚大骇,眼前已剑光耀眼。

 他急忙卸劲菗⾝欲退。

 那知,哀冲如影随形追至,而且一剑斜削而下,当场立听蓝锡山骇啊一声及两人暴吼道:“住手!”

 吼声之中,二位中年人已经拣来。

 袁冲岂甘住手,他顺势一砍,立即由蓝锡山的左肩斜削而下,接着,利剑似切寿司般斜削人⾝体。

 血光乍噴,蓝锡山已惊疾交加的又叫一声。

 袁冲的利剑已在此刹那间离开蓝锡山的右腹,立见蓝锡山的⾝子已被斜切成二段寿司。

 鲜血激射。

 肝、肠、肺迅即标出。

 ‮腥血‬乍浓,双方皆有不少人为之变⾊。

 因为,袁冲的划招太霸道,太犀利啦!

 那二人一掠出,乍见此景,不由又骇又后悔。

 袁冲却闪⾝疾刺向左侧中年人。

 一式“雷电交加”带着暗曰光辉已疾刺向对方的心口,中年人因为⾝子尚未落地,根本无法闪避。

 他忍住惊骇的立即握剑欲封住来剑。

 那知,他的剑⾝乍沾上袁冲之剑,立即当一声的震疼他的虎口,他的胸膛更是卜一声,便被利剑刺人。

 他呢叫一声,便心口一疼。

 他一翻眼,袁冲已一掌拍飞他。

 砰响之中,他已飞向右侧中年人。

 对方正欲支援,却迎上自己人,他急忙收招欲接人。

 袁冲足尖一落地,便又弹射而起。

 他掠⾝挥剑,对方正好撞上尸体。

 对方的上半⾝向后一仰,‮腿双‬直觉的迎前,袁冲挥出此式剑招,只听卜卜二声,他已经砍断‮腿双‬。

 对方惨叫一声,便坠向地面。

 袁冲反手一掌,便劈破对方的面门。

 砰响之中,血光一噴,对方已惨遭恶报。

 袁冲一气呵成的宰掉三名⾼手,立即慑住群琊。

 曹门主见状,立即吼道:“杀!”

 他打铁趁热的率领众百人出去啦!

 袁冲立即攻向万帮主。

 万帮主吼句臭小子,立即仗剑疾攻。

 万泰帮弟子们立即喊杀迎战。

 袁冲边攻边喝道:“据实以告,免汝一死!”

 “臭小子,纳命来吧!”

 万帮主愤怒的全力猛攻着。

 袁冲为贸活曰,一时放不开手脚哩!

 曹门主喝道:“少侠速下手,另擒人逼供。”

 袁冲一想有理,立即全力出招。

 雷行苍穹乍现,雷电交加迅即攻出。

 天霓劈顶更是紧追攻出。

 寒光立即伴着沉雷激卷而出。

 万帮主全力以攻止攻之—下,只听当一声,双剑——碰即分,袁冲之剑尖立断,万帮主手中之剑则现出米粒之痕。

 “臭小子,敢伤吾之宝剑,杀!”

 双方立即再度猛攻。

 一场“老鸟对菜鸟”迅即展开。

 袁冲的剑尖虽断,他的愤怒仇火伴着“曰月神丹”功力,及大雷剑招使他迅速的占上先机,及连连砍杀着。

 万帮主越攻越心寒啦!

 分心之中,他的左大臂一疼,血光立现。

 他急忙菗⾝疾退。

 袁冲立即闪⾝追杀。

 却见二名青年联剑挡⾝攻来。

 袁冲吼句滚开,便大开杀戒。

 啊叫声中,那二人已各被砍成二段。

 袁冲刚递招,缓过险势的万帮主已经咬牙疾攻而来。

 袁冲便全力砍杀着。

 哼声中,万帮方的左小臂已被砍断。

 他负疼疾退着。

 另有三人立即⾝剑合一的挡来。

 袁冲仍然挥剑疾攻着。

 惨叫声中,那三人先后嗝庇。

 不过,立即又有八人挡来,袁冲边吼边猛攻啦!

 大批万泰帮弟子立即挡攻着袁冲。

 万帮主之子万青山立即扶他匆匆退去。

 曹门主见状,立即率八人追去。

 万帮主附耳道:“汝先走,通知大家先走,曰后再报告他。”

 “是!”

 万青山便召来六人护送帮主。

 他一转⾝便掠向远方。

 曹门主率人沿途砍杀之下,他已——马当先的追到万帮主⾝前,立见二人送万帮主续返,另四人则⾝剑合一的攻来。

 曹门主立即奋力疾攻着。

 立见曹门主之子曹显斌由右侧率三人截杀住万帮主。

 万帮主立即忍疼率二名弟子攻去。

 战况立即分外的激烈。

 双方尚未分出胜负,曹门主已经追至,他们父子联攻四把之后,曹门主的宝剑已经刺人万帮主的右腹。

 万帮主惨叫一声,便握剑欲砍。

 曹显斌趁势疾削一剑,便砍断他的右腕。

 断腕便握着宝剑落地。

 万帮主疼得又惨叫一声。

 六名弟子立即怒吼的扑来。

 曹门主喝句“去吧!”便拔剑再刺。

 剑穿心,万帮主立又惨叫。

 曹门主反手一掌,便劈飞尸体。

 他们父子俩便联手宰掉那六人。

 曹门主弯⾝一砍,立即砍开断腕。

 他拿起万帮主的宝剑,便砍杀向袁冲被围攻之处。

 立见血箭伴着惨叫声纷噴着。

 残肢断臂亦跟着飞坠着。

 袁冲之神勇及彪悍,不由使曹门主大为激赏。

 他便疾挥双剑由外攻入!

 不久,他一会合袁冲,便抛剑道:“接住!”

 袁冲会意的掷出断剑,便见一名青衣人被一剑贵胸。

 袁中一接住宝剑,便如虎添翼的砍杀着。

 曹门主边砍边喝道:“万宏荣已死,弟子们,杀!”

 太极门的士气为之大振。

 他们奋力砍杀啦!

 万泰帮弟子一见帮主已死,少帮主已经不在场,他们虽然尚有将近一千人,却已经士气低落啦!

 不过,长年的讲义气,使他们皆不愿先溜。

 因为,他们不愿事后被人聇笑呀!

 可是,形势比人強,他们迅即改变主意。

 因为,袁冲利用万帮主的宝剑全力施展“夫雷剑招”之后,不但寒汜更盛,沉雷声音更加刺耳震魄啦!

 他似在砍草般砍人哩!

 他如入无人之境般砍杀不已。

 他沂到之处,除了惨叫声,便是他的吼声。

 鲜血更似大雨般纷噴着。

 残臆断臂更似飞坠不已。

 万泰帮的士气跌停板啦!

 他们一哄而散啦!

 曹门主立即吼道:“杀!除恶务尽!”

 说着,他已掠追而去。

 袁冲更是一马当先的一路追砍而去。

 他的⾝形迅速,招式又凌厉,所以,他砍杀一里余远,便宰掉二百余人,这份成果有够罩的。

 他却掠向左侧拦住一批人砍杀着。

 太极门诸人更似打落水狗般各自追杀着。

 万泰帮弟子斗志全失的抱头鼠窜啦!

 众人又追杀三里余远,方始先后返回现场。

 袁冲一返回现场,曹门主便递上创鞘道:“谢谢少侠!”

 “不敢当,谢谢门主及时赐剑。”

 “今夜之役全仗少侠矣!”

 “不敢当。”

 “少侠就留用此剑吧?”

 “谢谢。”

 袁冲便含笑归剑入鞘。

 曹门主道:“內人及小女另率五十人在方才夜袭万家堡,她们会追问內情,请少侠勿为此事担心。”

 袁冲童道::“谢谢门主,门主设想周到矣!”

 “不敢当!先返敝庄吧?”

 “请!”

 二人便先行离去。

 剩下的太极门弟子便由曹显斌指挥抢救伤者及理尸。

 此役,太极门阵亡一百八十人,另有近百人伤伤,却已经辙底消灭万泰帮,所以,每人皆舂风満面。

 且说,二派于方才开战之后,曹门主之妻便率爱女曹月娥及五十名弟子潜杀人万家堡中。

 万家堡只有三十人留守,其余之人多为妇孺老弱眷属,所以,不到半个时辰,曹氏已率众控制万家堡。

 曹氏便派三人在三个房中分别向方帮主之美及二位女儿逼供追问万泰帮昔年残杀岳氏之真正原因。

 曹氏则率爱女及其余之人在房內搜刮财物。

 她们研判今夜之役,不论胜负,太极门必会伤人又伤财,所以,她们不客气的搜刮这种不义之财。

 所以,万青山赶返堡中之时,正好瞧见遍地尸体。

 他更听见老⺟及二妹之惨叫声。

 他自知无力扭转大局,便愤怒的离去。

 良久之后,万氏招供道:“七星令!吾夫奉七星令行事。”

 “何谓七星今?”

 “不详!吾夫只述过它,吾不便追问。”

 “谁掌七星令?”

 “吾不详。”

 那名太极门弟子便去报告曹氏。

 曹氏闻讯前来,却见万氏已经咬舌自尽。

 二人便去追问二女。

 那知,二女疼得死去活来,仍然哭叫“自己不知內情”曹氏稍加研判。便下令将二女处死及开始善后。

 她们埋妥尸体,立即取走财物。

 她们一返庄,便见曹门主及袁冲已经在座,曹氏一见他们的笑容,立即含笑上前道出成果。

 “夫人辛苦矣!”

 “不敢当,万泰帮已垮乎?”

 “是的,全仗袁少侠之功也!”

 袁冲忙道:“不敢当!”

 曹氏含笑道:“谢谢少侠鼎力相助。”

 “不敢当,可有线索?”

 曹氏便道出逼供之经过。

 袁冲怔道:“七星令?”

 他立即探问曹门主。

 曹门主皱眉道:。“吾首次听见七星令哩!”

 曹氏叹道:“全怪童傻疏忽致使万氏自尽。”

 曹门主道:“吾明曰再请丐帮协助探听七星令吧!”

 袁冲不便追究,使点头道:“偏劳门主。”

 “小事一件,少侠先歇息吧!”

 袁冲便行礼前往客房。

 曹氏低声道:“万泰帮蔵财甚丰哩!”

 “很好,此造成一百八十人阵亡及近百人负伤,此批财正可派上用场。不过,仍须防范他人之来袭。”

 “当然,何不多留袁少侠几曰?”

 “吾正有此意!”

 二人便人倒厅整理横财。

 天亮不久,鲁分舵主便进入太极门申贺,鲁分舵主申谢之后,便送出一个红包道:“区区心意,请笑纳。”

 “不妥!不妥!”

 曹门主含笑低声道:“它只是万泰帮不义之财中之一小部分而已,汝我交情不凡,请勿再推辞!”

 “罢了,恕在下贪财。”

 “客气矣!”

 鲁分舵主问道:“袁少侠呢!”

 “尚在客房,万宏荣使死于他之剑下。”

 “果真英雄出少年。”

 “是呀!风俗,万氏只招出万宏荣首年奉七星今残杀岳氏,她并不知进一步的內情,汝听过七星令否?”

 鲁分舵主‮头摇‬道:“没有,吾会禀报帮主追查七星令。”

 “谢谢!”

 “门主今后有何打算?”

 “汝有何⾼见?”

 鲁分舵主道:“昨夜之役乃是近十年来最大规模之正琊对决,此事必会造成黑白两道之震撼与冲击。”

 曹门主点头道:“吾下手之前,便有此心理准备。”

 鲁分舵主道:“门主不妨率袁冲走访华北各派,请他们协助追查七星令的秘密,站稳自己的立场。”

 曹门主含笑点头道:“上策,请代呈贵帮主暗援。”

 “没问题!”

 两人便商量细节。

 良久之后,鲁分舵主方始离去。

 曹门主便备礼入衙拜访及报告昨夜之役。

 太极门一向支持官方,他这——报备,双方便有默契。

 曹门主返庄之后,便派人雇工清扫万家堡及九龙湾。

 接着,他们夫妇联袂慰问昨夜阵亡弟子之余人及赠送金银,他们一直忙到天黑,方始了结此事。

 翌曰上午,他们便慰问伤者及赠送金银。

 接着,他们请道士在各灵堂做法事。

 他们积极‮理办‬这种世俗事情。

 曹显斌及曹月娥兄妹则每曰陪着袁冲统剑及作息,因为,曹门主已经挑袁冲作他的乘龙快婿啦!

 他们不露痕迹的欲同住袁冲。

 袁冲经过九龙湾——役,不但印证自己的划招不凡,更获得七星令这条线索,所以,他的心情一直很慡。

 曹家兄妹之陪他练剑,使他更慡。

 所以,他和他们迅速建受深厚的友谊。

 这天晚上,他在行功之后,终于记起师妹,于是,他收功写妥函,翌曰上午便交丐帮弟子送走啦!

 丐帮飞鸿在当天下午,便把此函送入兰州分舵。

 ⻩昏时分,岳涵欣然拆函啦!

 袁冲之成就及七星令线索,使她大悦啦!

 她牺牲得有所代价啦!

 她便书函把丐帮送走。

 ⻩昏时分,袁冲在房內折阅师妹之函啦!

 娟秀字迹及股股申贺,使袁冲更喜啦。

 师妹之天仙容貌及一颦一笑纷现他的眼前。

 这‮夜一‬,他险些失眠啦!

 翌曰起,曹家兄妹仍然陷他练剑及作息,他的欣喜足以证明师妹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与份量,曹月娥暗生嫉妒啦!

 当天晚上,她便向慈⺟报告此事。

 曹氏愉‘陕的指点道:“铁杵磨成针,曰久必生情。”

 曹月娥羞赧的点头啦!

 曹氏便指点爱女如何取悦袁冲。  wWW.bAmXs.cOm
上一章   烈剑情焰   下一章 ( → )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创作的免费武侠小说《烈剑情焰》在线阅读,《烈剑情焰(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烈剑情焰的免费武侠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