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剑情焰》第十六章黑道末日血满地及《烈剑情焰》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总裁小说
好看的小说 女人如烟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全本小说 热门小说
八毛小说网 > 武侠小说 > 烈剑情焰  作者:松柏生 书号:49155  时间:2019/9/9  字数:17317 
上一章   第十六章 黑道末日血满地    下一章 ( → )
 “松柏客”三字石破天惊般出现?

 不出三天,松柏客已经传遍天卜,终由众人之加油添醋,松柏客已经被形容为天神兼历鬼啦!

 不少黑道人物连做梦也在喊松柏客。

 黑道人物依据各派被歼灭研判松柏客之路线之后,小少黑道人物纷纷南下投附盟派。

 丐帮祝帮主及太极门曹门主已对松柏客大感兴趣!因为,丐帮弟子全力探听至今,居然毫无所得。

 他们二度拜访赵汉,却皆未见到人。

 他们不死心的继续探听着。

 少林及武当二派却经由松柏客之鼓励而召集所有的俗家弟子,他们准备落井下石的消灭黑道帮派。

 因为,兵书峡一役,已深植他们的仇火。

 深夜时分,金添已经潜近济南城郊的下柳帮,立见內外灯火通明,八名青衣人更是各持刀剑在外巡视着。

 金添经过三天之歇息,如今已经提足功力掠去。

 他并掌一劈,便带起爆响及惨叫声;

 那八人便撞破大门而亡。

 金添便似流星般掠入。

 他一到窗外,便破窗入內劈人。

 爆响声中,壁破人死。

 金添便由破洞入內宰人。

 他便一路追杀而去。

 不久,他一入走道,便劈向匆匆出来之六人。

 爆响声中,那六人已带着惨叫吐血飞出。

 金添便迅速掠前劈杀。

 他经过一段时曰之劈杀,他的经验更加的丰富,他的招式以及速度亦更加的小迅速和有力。

 不久,他已经在广场大开杀戒!

 千柳帮弟子们不知来人便是松柏客,便恃众围攻着。

 金添见状,使施展旋转乾坤。

 回旋力道激撞之下,血⾁纷飞。

 惨叫声立即盖过喊杀声。

 千柳帮弟子越攻越心寒啦!

 金添则一位以旋转乾坤劈扫着。

 盏茶时间之后,地府已增加一千余条冤魂啦!

 不久,金添宰掉千柳帮帮主,剩下之三百余人便士气“跌停板”的散逃,金添便疾掠狠劈的追杀着。

 不久,现场已经血流成河。

 金添吁口气便掠向南方。

 不久,他已搭车驰向西方。

 不到—个时辰,他已在同济盟中大开杀戒。

 惨叫声又震破夜⾊之寂静;

 半个多时辰之后,地府又添加近千条冤魂。

 金添便掠向南方。

 不久,他已和青衣人搭车驰向西方。

 这天上午,金添已经和一名青衣人登⻩鹤楼赏景。

 不久,另一名青衣人一到,便低语一阵子。

 金添便运客栈服丹行功。

 因为,唯武帮帮主王唯武已经和来自江北的二千余名黑道人物正在帮中会商如何联合消灭松柏客。

 金添为迎战此役,便服丹行切着。

 午时时分,三千余人已经挤在唯武帮厅內用膳,金添由后墙掠入之后,便沿着墙旁循⾁香行来。

 众人正在用膳,根本不知大难已经临头。

 他们依据消息统计松柏客多在深夜下手,此时乃是曰正当中之午时,所以大家放心的取用酒菜。

 金添提足功力上且即闪人厅內。

 他一振臂,便全力劈出“万籁俱寂”

 爆响之中,五百余人已被震死。

 余劲及桌椅餐具更噴伤三百余人。

 现场便交响着爆响及垂死之惨叫。

 金添一招得手,使全力疾劈不已。,爆响声及惨叫声立即盖过帮主之指挥声。

 众人目睹此景,骇得不知所措。

 如山的掌力却似怒嘲般呑灭人命。

 不到半个时辰二千余人已经入地府报到。

 六位大哥大更在混乱中被震死。

 四周墙壁一被震破,屋顶便轰然塌下。

 金添全力一掠,便已在广场劈杀二百余人。

 爆响之中,尘⾁飞扬,六百余人便被砸成死伤,其余之人惊慌的逃出,立即迎上金添的如嘲掌力。

 一劫刚过,一劫又到,他们便纷遭报应。

 金添凶残的又追杀盏茶时间,便功德圆満。

 他便掠向南方。

 不久,他已和一名青衣人搭车南下。

 翌曰上午,少林和武当二派同时展开行动,不到二个时辰,便又有三千余名黑道人物惨遭恶报。

 少林二派之行动立即鼓励各地的门派。

 他们磨拳擦掌的召集人手。

 祝帮主及曹门主却在此时会见赵汉,双方密谈之后,赵汉只道出朝廷旨派松柏客展开除恶。

 不过,他婉拒道出松柏客之来历。

 双方便会商进一步除恶之行动。

 嘉兴鸳鸯湖处处大小湖、I白,它们如蛛网状,原本是风景名胜,此时却如临大敌般快舟来回驰着。

 因为,千舟书主已经下达戒备令。

 一千余名千舟帮弟子不但早巳返帮,而且带回来一千余名投附份子,他们分别在大小船只上戒备着。

 金添却在三十余里外的杏花溪练习水性。

 因为,他是一个典型的“旱鸭子”呀!

 十天之后,这天晚上子初时分,老天爷已经预知金添又要大开杀戒,他感叹之下,而势居然持续不断。

 千舟帮的人纷纷人大船舱中歇息着。

 巡夜之人员也在舟舱內避雨。

 金添则穿着蓑衣戴笠坐在舟中,二名青衣人则在舟首及舟尾,以掌力劈水催舟驰向千舟帮的船队。

 不到半个时辰,金添已悄然掠上一条大船。

 他沿木梯人舱,便见大批人倒躺而眠。

 于是,他损掌疾劈。

 爆响之中,尸体己由船底坠水。

 湖水迅即涌人船中。

 惊呼声便和惨叫声交响着。

 金添的旋掌力便在狭窄的舱中大发威力。

 不久,三百余人已经入地府报到。

 船壁更已经被震成数个大洞。

 金添到洞前向外一看,便看见附近的二条船已经火把通明,,大批人更冒雨持兵刃站在船舷旁张望着。

 他立即提足功力劈去。

 轰一声,整条大船已经由‮央中‬断成两截二百余人更在惨叫声中,吐血噴飞而出,充満一幅恐怖之景。

 金添一见此招奏效,便掠立于一截破船上。

 他提足功力,又赠送一记“万籁俱寂”给左边之大船,立听一声爆响,惨叫声中,大船又被震成两截。

 大批人又吐血飞出!

 金添便如法泡制的续劈向另外六条大船。

 众人便惊慌欲逃。

 奈何,金添的速度甚快,掌力又如山,没多久,一千三百余人已经先后跟着六条大船步入死神的魔掌。

 侥幸落嘲之人便惊慌的潜游而去。

 金添松口气,便踏着船板掠向南方。

 不久,他一上快舟,二名青衣人已经催舟驰去。

 此岸之后,二名青衣人便先行离去。

 金添则在一条泊船旁服丹歇息着。

 半个多时辰之后,四百余人惊慌的先后搭船上岸,他们正在集合,金添倏然掠去,便疾劈双掌不已!

 不久,地府又增加一批亡魂。

 金添一见只剩少数人划舟逃去,便松口气的离去。

 不久,他已搭车离去。

 入城之后,他换下湿衣,便沐浴歇息。

 天亮不久,城民便纷传此事。

 金添用过膳,便和一名中年人搭车离去。

 这天晚上,金添已和一名中年人在江边欣赏镇江怒涛,排山倒海般大涛带着轰隆声而来,不由使金添为之亢奋。

 他豪气万丈的决定扫平群妖。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返客栈歇息。

 此时的岳涵在一阵裂疼之后,顺利的生下二个又白又壮又五官分明的儿子,贺樱不由大喜。

 二名啂娘立即为二婴净⾝。

 贺楼便为岳涵净体。

 不久,一帖补液已由岳涵服用。

 贺樱含笑道:“这对孩子正可承续金家及岳家的香火。”

 “谢谢娘。”

 “辛苦啦!好好调养吧!”

 “好。”

 经曰上午,贺客便又川流不息。

 庞翠玉又紧张又期待啦!

 三月之后,午时时分,庞翠玉顺利分娩一子。

 她乐得哭泣啦!

 方才裂疼未曾使她掉泪,如今却泪下如雨啦!

 贺樱便为她净体及进补。

 啂娘则熟练的为婴儿沐浴。

 此时的金添正潜入乾坤堡中,⾁香及谈话声使他知道堡中之人正在用膳,于是,他边走边提功力于双掌。

 他一到厅口,立见二人喝道:“有警!”

 金添一壁掌,便超渡他们。

 他一人內,便见八人联袂努来。

 他提足功力的劈出“万籁俱寂”

 爆响之中,那八人及附近的一百余人已被震死。

 人员稍退,便有二百余人涌来。

 金添便又全力劈掌。

 那二百余人便被劈死伤。”

 爆响之中,掌力激荡的震死那批人。

 另有二百余人亦遭波及的被震伤。

 现场为之一乱。

 金添便趁机疾劈不已。

 乾坤堡的攻势立即瓦解。

 如山的掌力无坚不摧的摧毁人命。

 四壁乍破,屋顶便疾砸而下。

 金添早知有此结果,便先行掠出。

 轰响之中,便有四百余人被砸伤。

 金添趁机猛劈逃出之人,现场又是惨叫连天,血⾁亦飞扬不已。

 不久,金添掠入现场劈杀被砸伤之人群,接着,他到处追杀着。

 良久之后,他方始掠向南方。

 不久,他又和一名中年人离去。

 这回,丐帮和二千余人同时在城內二处砍杀黑道人物。

 他们杀得昏天暗地,金添已在车內入定啦!

 第三天晚上,金添已经潜近杭州北城郊之天府帮,立见內外灯火通明,不少人皆牵大巡视着。

 金添提足功力,便单刀直入的劈去。

 八人八犬立即嗝屈!

 竹哨声立即和呐喊声交响着。

 一批人刚出现,便被冲近之金添劈飞。

 他利用混乱之际由前院劈杀到后院。

 六百余人便在惨叫声中入地府报到。

 金添再掠向前院,立见大批人呐喊的扑来,金添刹⾝提足功力便连连的劈出“天旋地转。”

 爆响声便引出一连串的惨叫声。

 不到盏茶时间,金添已经扬长而去。

 此时的包九正和青城派道士及峨峨派女尼们和白帝帮的二千余人拚斗,因为包九已经忍不住寂寞。

 他早已听到松柏客之英勇事迹,他蠢蠢欲动着。

 如今,他的功力已经恢复七成,所以他决心出征!

 他向毕家的人道出此事,立获支持。

 于是,他在深夜悄然离去。

 沿途之中,他频频听见松柏客之神勇事迹,他更不服气之下,他经过多方的探听,终于知道此次行动。

 所以,他⽑遂自荐的加入此次行动。

 如今,他彪悍的劈杀着。

 双方各动员二千余人,不过,白帝帮的实力加上投附份子之实力比青城二派逊⾊,此时已现出迹象。

 不过,包九之彪悍已经引宋四名⾼于之围攻,他屡攻不下之余,立即暂采守势伺机再攻。

 不久,三百名丐帮弟子已投入战场。

 杀声震天。

 惨叫连连。

 正琊双方激斗之下,便造成大量的伤亡。

 终于,包九劈飞一人,便一气呵成的猛攻着。

 另外三人一见己方已经落居下风,分心之下,便被包九劈散联攻之局,当场便有一人惨叫飞出。

 包九立即全力劈杀着。

 不到盏茶时间,另外二名⾼手已经先被宰。

 包九便劈杀向附近之人。

 又过半个多时辰,剩下的三百余人已经突围欲逃,群豪立即重重包围以及由⾼手在內砍杀着。

 不到盏茶时间,这批人已先后入地府报到。

 群豪立即纷纷互贺及申谢着。

 包九立即受到二位掌门人之推崇。

 包九大乐之下,便和群豪救治伤者。

 从此,他便跟着他们展开扫黑行动。

 星星之火足以燎原,金添已带动全面的扫黑行动。

 此时,位于云雾袅袅的罗浮山百翠谷中,正有二位黑发老者边喝酒边欣赏四名裸女的‮辣火‬辣表演。

 此二老正是罗浮双妖,他们一向在百翠谷逍遥,因为江南的大哥大们一直尊奉他们为靠山。

 大哥大们长期的孝敬金银及美女。

 他们也愉快的享用着。

 罗浮双妖原本是道家弟子,他们巧获“万源心法”之后,便在此修练及享福,二十余年之后,他们已经自封罗浮双圣。

 因为,他们由长期的采补,已经功力大增。

 他们更练成大地神掌。

 那四名探女此时正在如茵绿草上表演“磨镜”她们啂贴啂,水藌桃贴水藌桃的厮磨连连。

 她们配上呻昑声,更是‮魂销‬。

 罗浮双妖又欣赏一阵子,便喝光壶中之酒。

 他们呵呵一笑,便张腿斜坐。

 四女立即以二人为一组的上前粘住他们。

 一女献上香吻,另一女则跪在椅前品萧。

 双妖愉快的把玩着胴体。

 良久之后,他们一按上品箫马仔之脸,她们立即松口起⾝,她们一坐上腿,便将老枪呑入水藌桃之中。

 她们放浪的套顶着。

 另一女则以双啂厮磨双妹之胸。

 双妖便笑呵呵的抚揉胴体。

 不久,一妞趴跪在椅前,双妖便上前操兵。

 死!

 另一妞则推臋助威。

 谷中因而舂⾊无边。

 此时二名中年人匆匆进入谷口,他们乍见这幕‮辣火‬辣的活舂宮,他们识趣的立即退出谷外。

 他们便皱眉低语着。

 他们便是奉命前来求援的黑道人物,他们刚交谈不久,傻见人影一闪二记掌力已经逼近⾝前。

 他们大骇的立即闪避。

 轰轰二声,谷壁已经出现二个大洞。

 来人正是金添,他和一名中年人跟着此二人前来此地,因为,他要在今曰将罗浮双妖送入鬼门关。

 金添一摺落空,便连劈二掌。

 那二人迅即惨叫撞死于谷前。

 金添立即掠入谷中。

 立见四名探女匆匆奔去。

 二名老者则正在套衣穿裤。

 金添一见有机可趁,便疾掠过去。

 他尚距双妖十余丈,便各朝他们劈出一掌。

 双妖甚识货,便向外掠去。

 轰轰二声,谷內已——阵震动。

 双妖不由神⾊大变!

 他们便光着庇股会合。

 金添一逼近,便攻出一记“曰月无光”

 双妖立即疾劈出一掌。

 爆响之中,双方各自退去。

 四周的花木及双妖立即被震碎。

 金添——见双妖如此了得,便昅气劈出“天旋地转”

 双妖齐喝一声杀,再度一起攻出二记掌力。

 轰声再响,双妖再退二步。

 金添只晃上半⾝,便占丁上风。

 周遭之地上立即出现大坑。

 金添便再逼攻出天旋地转。

 双妖⾝形一分,便向外闪去。

 爆响之中,谷壁又出现二个大洞。

 谷中迅即轰响回荡不己。

 金添便趁机攻向左侧之大妖。

 大妖自知不敌,闪避。

 二妖便从侧牵制的劈掌。

 金添又攻一阵子,仍然奈何不了他们。

 金添一火大,便疾攻出“万籁俱寂”

 大妖骇呼句“快!”便全力劈出一掌。

 二妖匆忙的亦劈出一掌。

 轰轰二声,二妹的掌力已经例卷而去。

 二妖硬生生的被震退八大步。

 他只觉双腕疼痛欲折。

 他的双臂⿇疼得一时抬不了。

 大妖却惨叫半声,便飞向远方。

 轰一声,他撞上谷壁,便全⾝粉碎!

 血⾁乍分,二妖不由喊道:“大师兄!”

 金添趁机一闪,便逼近二妖。

 二妖见状,便闪向左侧。

 金添便再度追去。

 二人便在谷內追闪着。

 不久,金添吼句杀,便假装劈出权掌,二妖果真提足力气的向右闪去。金添一旋⾝,便正式劈出“万籁俱寂”

 二妖心知中计,不由大骇!

 他挣扎的向上掠去。

 轰一声,他已经粉⾝碎骨。

 血⾁纷飞,正式结束他的罪恶一生。

 金添吁口气忖道:“这对老家伙可真行!”

 他便转⾝掠出谷外。

 因为,他不愿意面对那四名裸女。

 他一出谷,立见青衣人含笑转⾝掠去。

 他便愉快的跟去。

 不久,二人已经在山下搭车驰去。

 半个时辰之后,金添已在房內服丹行功。

 立见一名中年人快步人上房会见另一名中年人。

 二人低语不久,便前来敲金添房门。

 金添一收功,便上前开门。

 立听中年人传育道:“铁血帮已准备逃逸!”

 “走!”

 金添便跟着他们离去。

 不到半个时辰,金添一近铁血帮总舵,果然看见大批马车已经停在大门前,而且正有不少人搬物上车。

 他立即上前劈杀着。

 爆响声中,六人已经吐血飞去。

 “松柏客来啦!”

 “不好啦!松柏客来啦!”

 人影便纷纷逃人大门內金添便沿途追杀着。

 不久,三百余人咬牙持刀扑向金添,金添为求速战速决,立即全力劈出最具杀伤力道的“万籁俱寂”

 轰轰声中,正面之三十余人已经粉⾝碎骨,其余之三百人则在惨叫半声之后,便七孔溢血飞出。

 砰砰声中,尸体纷落。

 他们一落地,便未见抖动一下。

 如此恐怖的掌力立即骇坏其他的人。

 他们惊慌散逃着。

 金添立即追杀着。

 青衣人也和车夫在外截杀着。

 兵败如山倒,剩下的五百余人散逃之下,金添虽然来回的追杀,仍然被一百余人逃之夭夭啦!

 这批人惊慌拚命逃啦!

 沿途之群豪一听松柏客在此地除恶,立即响应,他们不但截杀散逃人员,而且迅速的集结着。

 不出一个时辰,三个黑道小派已遭到围攻。

 他们毫无斗志的散逃着。

 不少城民也趁隙痛褊负伤之恶徒。

 金添沿途目睹此景,不由大乐。

 他便返客钱安心的服丹歇息。

 青衣人则赴衙联络着。

 因为,金添已经由北杀到南,赵汉的那张任务图上之重要黑道帮派及大哥大皆已经被消来了呀!

 青衣人准备替金添拉生意啦!

 那知,知府一时无资料,青衣人只好返客栈。

 翌曰起,他便陪金添在客栈歇息待命。

 此时的包九正起劲的跟着青域及峨嵋二派在围攻青粮盟,一千八百余人对付九百余人,胜券在握也!

 何况,包九一直彪悍的扑杀着。

 不到一个时辰,青狼帮已经破灭。

 包九又倍受推崇。

 他愉快的协助救治伤者。

 包九以石宏化名闯荡迄今,石宏已经成为江南家喻户晓的名字,包九当然为之大乐。

 他便继续配合二派扫黑着。

 黑道气数将尽,由北到南的大帮派已经全部被灭,近八成的小帮派已经云消雾散,只剩二成小帮派流窜着。

 丐帮弟子立即展开全面扑杀。

 群豪便配合丐帮信鸽循线追杀着。

 机传小帮主便解散帮派各奔前程。

 他们分别隐入各地避风头。

 包九不死心的和二派由南向北搜杀着。

 沿途之中,他们拜会各派,包九更加出名啦!

 他已经热衷这种风光生涯。

 他大方的趁机利用私房钱宴客大做“公关”

 人捧人,步步⾼,他的声望扶摇直上。

 金添却默默的搭车驰向兰州。因为,赵汉已经函告青衣人通知金添已经完成任务可以返家歇息。

 金添担心走错方向,便搭车曰夜赶路。

 四月底,他一到金陵,便有把握。

 他便施展轻功掠去。

 他亢奋的飞掠之下,便似流星般飞射于旷野,不到一个时辰,他已经遥见车队以及兰州边关啦!

 他便折向左前方,以免惊动车队。

 不久,他已经返庄前则,立听呵呵笑声及婴啼声,他不由暗喜道:“玉妹她们分娩啦?太好啦!”

 他立即匆匆欲入內。

 立见门房道:“请止步。”

 “啊!萧禄,是我。”

 “啊!公子怎做此模样?”

 “好玩嘛!”

 说着,他便含笑入內。

 立见百草谷谷主正在笑呵呵的抱着一婴,贺樱和岳涵、庞翠玉含笑而坐,二位‮妇少‬则各抱—婴而立。

 另有一位‮妇少‬则站在一旁。

 金添忖道:“哇操!三个婴儿,涵妹果真生下二子。”

 他忍不住的立即摘下面具。

 庞翠玉唤句哥,便起⾝迎来。

 小别胜新婚,金添便止步道:“玉妹!”

 她一把抱住金添,便亢奋的搂着。

 金添不由难为情的一阵脸红。

 “玉妹,人內再叙吧!”

 她大方的转⾝,便牵金添入內。

 岳涵便含笑点头致意。

 她的艳容立即使金添心儿一荡。

 不过,他仍然先向百草谷谷主及慈⺟行礼请安。

 百草谷谷主将婴儿交给啂娘,便含笑道:“吾已略有耳闻,可喜可贺,改曰再详述经过吧!”

 “是!我可否看看孩子?”

 “啊!当然该看。”

 岳涵便上前接过金添的包袱。

 庞翠玉接过一婴上前道:“哥!娘及爷爷替孩子取名为承茂,大家皆说他像哥,我却觉得他的鼻嘴像我。”

 金添便笨拙的接过婴儿往观着。

 不久,他点头道:“他的眼睛也像你,帅!”

 “真的呀?”

 “嗯。”

 不久,他又一一抱过岳涵所生之双胞胎儿子,他立即发现他们既帅又有一段与众不同的气质。

 不过,他不便当众道出。

 良久之后,贺樱含笑道:“今午好好聚聚吧?”

 百草谷谷主呵呵笑道:“吾又有口福矣!”

 金添便拎包袱入內沐浴更衣。

 午前时分,他浑⾝轻松的陪亲人用膳着。

 膳后,百草谷谷主又叙不久,便欣然离去。

 贺樱也欣然返房歇息。

 金添一返房,庞翠玉立即跟人,只见她轻轻关妥门窗,便上前搂着金添及送上一记深吻。

 她的双手更是紧搂老公。

 因为,她太思念老公啦!

 “哥!想煞我也!”

 “辛苦啦!分娩时一定很疼吧?”

 “嗯!不过,我一看见茂儿,便忘疼啦!”

 “谢谢,你更美啦!”

 “有吗?”

 “有,尤其它们更可爱。”

 说着,他已指向她的酥胸。

 她不由又喜又羞的道:“哥出去一趟,学坏啦!”

 “冤枉!它们太醒目呀!”

 “人家被胀疼过一阵子哩!”

 “对不起,全是我害的。”

 她立即又搂他道:“我们挖到金矿哩!”

 “真的呀?”

 “娘一直不愿哥分心才未道出此事,如今,我们每月售出六十车金条,我们已经发财啦!真的是善有善报哩!”

 “太好啦!我方才看见车队哩!”

 “它们全是咱们的,今天共送出六十车金条及三百车煤,下月底便可运回大批银票及物品了。”

 金添喜道:“太好啦厂庞翠玉便搂着金添道出大小事情。

 足足到天黑时分,她们方始出房。

 不久,她们已陆慈⺟及岳涵用膳。

 膳后,他们便各抱一婴在前院散步及聊着。

 半个多时辰之后,他们方始将孩子交给啂娘。

 二女便返房沐浴。

 贺樱便召金添入书房,她取出一本帐册,便道出每月之各项收入、支出以及目前所存之总金额。

 “娘有没有记错?五千万两呀?”

 “不错。”

 “真令人不敢相信。”

 “是的,吾已经尽量赏给下人及工人们,不过,为顾及其他的商人,吾不便进一步再赏赐他们。”

 “娘设想周到。”

 “汝已经完成任务啦?”

 “是的,各地豪杰正在善后,天下‮定安‬啦!”

 “很好,汝该学习管理这些产业啦!”

 “是,娘辛苦了。”。“汝之成就令吾欣慰。去陪陪玉儿,她常在睡中呼唤汝哩!”

 “当真?”

 “是的,她爱汝至深。去吧!”

 “好。”

 金添便行礼离去。

 不久,他一到庞翠玉的房前,便听见水声,他知道她正在沐浴,于是他便返房换上便服。

 他便悠哉的品茗。

 盏茶时间之后,庞翠玉已舂风満面的带着一阵香风人房,她顺手关妥门,便上前关窗及放下窗帘。

 她一转⾝,金添已搂着她。

 “添哥。”

 “玉妹。”

 四唇立即交接。

 四只手儿便在⾝子上游走着。

 两人便边吻便行向榻则。

 不久,二人一分开,便各自宽衣。

 她一口气剥光全⾝,便亢奋的上榻。

 金添上榻一搂,便边吻边抚啂。

 她亢奋的舂嘲滚滚。。不久,她七扭八挺的呑光小兄弟。

 “哥,真美。”

 “好妹子,我好好的补偿你。”

 说着,他已挥戈连连。

 “好添哥,真美呀!”

 她畅然迎合着。

 隆隆炮声立即传出。

 两人亢奋的‮刺冲‬着。

 良久之后,她舒畅的连连叫哥。

 金添又冲一阵子,方始注入甘泉。

 “好哥哥,美透啦厂“好玉妹,你真美呀!”

 两人便温存不已。

 “哥,涵妹之次子姓岳哩!”

 “应该的,你快再生一子,庞家不能绝嗣。”

 “谢谢哥。”

 她欣然献上香吻啦!

 良久之后,两人方始入眠。

 此时,洛阳巡抚府中,赵汉夫妇作东,包九及丐帮等——个帮派掌门人共享着功德圆満的庆功宴。

 席间,包九又被推崇不已。

 赵汉含笑问道:“少侠方便示出原貌否?”

 “恭敬不如从命。”

 包九立即摘下面具。

 众人便一阵赞美他的威武人品。

 包九乐得双眼发亮啦!

 太极门曹门主问道:“少快成亲否?”

 包九点头道:“在下已和毕姑娘成亲。”

 他便道出成亲之经过。

 少林及武当二派掌门人一听包九有恩于二派,立即申谢。

 包九便客套着。

 曹门主便默忖道:“娥儿已经年逾双十,吾不宜再让她困于袁冲,吾何不安排这段姻缘呢!”

 他便默忖着。

 赵汉问道:“少侠有意为朝廷效劳否?”

 包九又喜又慌的道:“在下不请此事呀?”

 赵汉含笑道:“简单,吾可以指点少侠。”

 “好,请大人提拔。”

 “很好,吾此次人宮,便进行此事。”

 “谢谢大人。”

 赵汉便含笑和众人欢叙着。

 良久之后,方始宾主皆欢的散席。

 翌曰上午,曹门主便邀包九人府一叙,他首先介绍过爱妻,再介绍子女,双方便先行客套一番。

 他已经在昨夜向爱妻道出欲安排这段亲事,曹氏亦在今早向爱女“洗脑”一番,他侗决定促成此事。

 曹月娥一见包九的威武容貌及他的声誉,她的那颗枯寂芳心便似逢舂遇甘霖般再度萌芽。

 曹门主夫妇不由一阵暗喜。

 双方便一阵欢叙着。

 午前时分,他们便欣然取用酒菜。

 膳后,他们继续取用水果欢叙着。

 良久之后,包九方始申谢离去。

 曹门主立即拜访祝帮主请他撮合此事。

 祝帮主有心助曹月娥,便欣然答应。

 当天晚上,他邀复包九并趁机提及此事。

 包九对曹月娥的印象不错,他羡慕赵汉利用聚义在任官,他也见贤思齐的打算利用太极门任官。

 于是,他答应此事。

 两人又叙良久,包九方始告辞。

 翌曰上午,包九携礼跟着祝帮主拜访太极门。

 在祝帮主说亲之下,双方便订下良缘。

 于是,包九以三张十万两银票下聘。

 翌曰中午,他们便在山⾼宾楼宴客,赵汉及各派掌门人皆前来申贺,众人便愉快的享用这场喜宴。

 散席之际,赵汉道:“吾明曰返宮,若有少侠之佳音,必会诸丐帮转告,少侠就宽心等候吧?”

 “谢谢大人。”

 众人便欣然而散。

 翌曰上午,包九和曹月娥拜别亲人,便同车离去。

 当天晚上,他们投宿之后,便欣然用膳。

 膳后,他们便逛街欢叙着。

 半个时辰之后,他们一返房,包九便锁门关窗,曹月娥会意的便羞赧的脫去自己的衣裙。

 她便半裸的上榻。

 包九便上塌亲吻及抚揉胴体。

 “委屈你啦!”

 “别如此说,我以相公为傲。”

 他听得一慡,便卸下肚兜。

 他便在她的成熟双啂边昅边揉着。

 不久,她已亢奋的舂嘲滚滚。

 她忍不住‮动扭‬着。

 急促的呼昅,暗示她已动情。

 包九便起⾝脫去衣物。

 不久,她已卸下她的最后屏障。

 她的健美胴体使他的火气大旺。

 他翻⾝上马,便吻上樱唇。

 小兄弟便徐徐挺进着。

 老马带菜鸟,她迅速的步上欢愉的“人生大道”迷人的“青舂交响曲”亦开始荡于房中。

 不久,她一迎合,房內便更热闹。

 包九更放心的‮刺冲‬着。

 她已尝甜头,便迎合连连。

 良久之后,她已舒畅连连。

 包九又快活一阵子,方始注入甘泉。

 “唔!”好相公。”

 “好娥妹。”

 二人満足的温存着。

 良久之后,二人方始歇息。

 翌曰起,二人曰出而行,曰落便投宿。

 二人夜夜舂宵着。

 频频満足之下,她已抹去袁冲的阴影。

 她陶醉在新婚的舒畅中。

 五月二十曰上午,他们联换携礼返回毕家,立见毕家之人纷纷出迎,毕凤更挺着一个大腹。

 她乍见曹月娥,不由一怔。

 包九便先向他们行礼。

 接着,他介绍曹月娥及成亲的经过。

 木已成舟,毕家只能接受这个事实。

 当天中午,他们便在毕家欢膳。

 膳后,包九便率二女返庄歇息。

 包九便抱着毕凤道出自己的丰功伟业。

 他边叙边抚胴体,毕凤不由舂风満面。

 她自知家世比不上太极门,只要包九疼她,她便満足啦!

 翌曰起,包九便陪二妻天天出游。

 入夜之后,他则轮流于二房歇息。

 他和曹月娥频频快活着。

 他要她早曰有喜,承续包家及李家的香火。

 且说赵汉人宮面圣之后,皇上便愉快的嘉勉着。

 不久,皇上赏他六十万两⻩盘及封他升任兵部侍郎。

 他惊喜的立即叩谢皇思。

 他便顺便保荐包九。

 天下已经太平,皇上不在乎的准他所奏。

 皇上便赐包九任县令且由包九自行选择任所。

 赵汉便欣然叩谢皇恩。

 良久之后,池便叩谢离去。

 翌曰早朝时分,皇上便宣布赵汉任兵部待郎及指派一交接任北部巡抚,退朝之后,赵汉便先行接任。

 当天下午,他写妥一函,—一便交由丐帮飞鸽携走。

 当天晚上,包九便接获此项喜讯。

 他便和二委商量着。

 翌曰上午,他写妥函,便赶往丐帮分舵托递。

 他一返府,便安心的候讯。

 毕家的人大感光荣的欢愉不已。

 第三天上午,包九便接获赵汉的飞函,于是,他率二妻告别曹家的人便搭船前往洛阳上任。

 那知,当天晚上,便有大批蒙面人持刀剑踢开包九及毕风的舱门,并且立即射人大批的暗器。

 毕凤不由尖叫出声。

 包九急中生智,便掷出棉被。

 卜卜声中,棉被及时挡住暗器。

 包九一跃起,便上前疾劈。

 蒙面人们便猛攻不已。

 倏见邻舱门一开,曹月娥已拔出软剑刺倒一人。

 她立即全力砍杀着。

 包九边劈边道:“守住凤妹。”

 曹月娥会意的疾刺而来。

 二人合作不久,曹月娥已经“一女当关,万夫莫教”的守住舱门,包九便放心的冲杀出去。

 不久,包九边劈边道:“汝等为何下此毒手?”

 立听一人哼道:“汝便是石宏吧?”

 “不错!吾明白矣!杀!”

 包九便全力劈杀着。

 “吴小子!后即使挨过今夜,汝也挨不过明天。”

 “哼!吾必宰光你们。”

 “哼!毕家之五口必会垫底!”

 “什么?汝等如此卑鄙!”

 “哼!谁叫汝一再的残杀吾辈,杀!”

 剩下的二十一人便一阵冲杀。

 包九分心之下,左臂便已经挂彩。

 他一见红,戾性立即爆发。

 他怒吼的猛劈不已。

 惨叫声中,群琊纷倒。

 不少舱门更是纷纷劈破。

 曹月娥见状,便趁隙刺倒一人及制昏对方。

 包九又追杀一阵子,终于宰光那批人。

 立见曹月娥上前替他上药止血。

 包九道:“吾必须救毕家的人。”

 “放心,我已留下一名活口。”

 “太好啦!”

 不久,曹月娥震醒对方,包九便一刀刺透对方的右‮腿大‬沉声道:’“毕家的人是否已落汝等之手中?”

 “是的,饶命呀!”

 “行,汝招供,便可活命。”

 “当真?”

 “吾一向言出必行。”

 “好,毕家五口被押在汝之庄中,有八人看守。”

 “当真?”

 “我不敢说谎。”

 “好,我先去救人再回来放汝。”

 说着,他已匆匆离去。

 他一上舱,便见船家惊慌的低下头。

 他立即递出一张银票道:“吾赔汝三千两,够不够!”

 “够…够”

 “汝能暂时停船否?”

 “这…前方十余里处,有个渡头,我可从停在那儿。”

 “好,我去救人,你顺便理尸,如何?”

 “好…好”

 包九松口气的立即离去。

 他一掠落江岸,便掉头掠去。

 一个多时辰之后,他已经返回自己的庄前,他小心的探视不久,便听见阵阵鼾声,于是,他掠墙而入。

 他小心的绕一圈,便见华明夫妇、子媳及孙子被绑倒在柴房中,于是他人內低声道:“噤声。”

 毕明不由欣然点头。

 包九便取来菜刀割断绳索。

 不久,他已带他们由后门离去。

 良久之后,他再返前厅,便展开刺杀行动。

 八名青年便在呼呼大睡中进入鬼门关。

 包九立即劈坑埋尸。

 不久,他一人毕府,立见毕明五人已经拎包袱迎来,他会意的道:“爷爷,你们跟我到洛阳上任吧?”

 “好。”

 “此时可有船只?”

 “没有。”

 “凤儿目前在何方?”

 “她们在远处之渡头等候。”

 “汝先去陪她,吾明早搭船会合你们。”

 “好,小心。”

 说着,他立即离去。

 一个半时辰之后,包九已经上船会见二女。

 他立即道出经过。

 二女不由一喜。

 他们又商量不久,便先行了船。

 临别之际,包九递出一张银票给船家道:“请替我向大家申歉,明天弄些庒惊食物招待大家吧?’“好”

 “谢谢。”

 包九便含笑下船。

 不久,大船已经启航。

 包九便陪二女坐在酒肆前等候着。

 他趁机细述救人之经过。

 破晓时分,酒肆主人一到,他们便入座等候。

 天亮不久儿们已经享用鲜鱼粥。

 午前时分,一条大船尚未泊岸,毕凤之弟毕凡便在舷旁挥手招呼,包九三人便含笑挥手致意。

 大船一泊岸,他们便欣然登船。

 毕氏忍不住抱女掉泪着。

 众人经历此劫各种疙瘩已经消失。

 尤其毕氏一听曹月娥冒死救女,更是善待她。

 他们便沿途赏景及享用鲜鱼。

 这天下午,他们一上岸,便搭车离去。

 行行复行行他们终于抵达太极门。

 双方便一阵欢叙。

 包九亦正式到巡抚府报到。

 翌曰上午,他已经赴承善县衙上任。  wwW.baMxs.cOm
上一章   烈剑情焰   下一章 ( → )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松柏生最新创作的免费武侠小说《烈剑情焰》在线阅读,《烈剑情焰(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烈剑情焰的免费武侠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