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夫小娘子》第二章及《追夫小娘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追夫小娘子  作者:钟羚 书号:8335  时间:2017/1/29  字数:9105 
上一章   第二章    下一章 ( → )
  当晚,青龙阁和朱雀阁各聚集了男女院生——男院生住青龙阁;女院生则住朱雀阁。

  每个院生皆提着大包小包,在寝室名单中找寻自己的名字后,便纷纷前去内院报到。

  “晴睛,我找到了我的厢房了,我先进去喽!”李暄对云晴晴说完这句话后,就飞也似地进朱雀阁里了。

  云晴晴眼看院生们一个个进去了,最后,竟只剩她一个人奋斗!

  奇怪,为何每个院生都已分到了厢房,却唯独她没有呢?云晴晴想着,这太不公平了吧!

  就在她找得焦头烂额时,忽地一旁传来了女子的嗓音。“别找了,你是找不到的。”

  “找不到?你怎么知道?”云晴晴惊诧地抬头望向她,定睛一看,没想到站在一旁一副悠闲状的女子,就是入学考试当天在石阶上绊倒的大美人。

  “是你”云晴晴指着她惊呼。“你怎么知道没有我的名字?”

  那女子嫣然一笑,随即双手环抱,正地看着她,道:“当然,因为你是我爹为了赎罪,而特意安排进书院的人。不过,院生厢房的位本来就不够,而你又是经由我爹安排才入得了书院的,所以更不可能有你的位,也不会有你的名字。”

  “你爹爹?没有我的名字?”云晴晴惊呼,张大一双美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女子含深意的笑,道:“来,我带你去个地方!”

  说完。不等云晴晴反应,已拉着她疾奔向书院后山的一处红梅林。

  “姑娘,你要带我去哪儿?”云晴晴惑地问道。

  女子没有理会她,没多久便停在一间位于红梅林里的庄园外。

  哇!好美啊!望着眼前被红梅林包围的庄园,不由得教云晴晴看傻了眼。

  庄园门上的匾额上写着:

  搅翠斋

  “这里就是揽翠斋,以后你就和我住这儿吧!”女子回头望向发愣的云晴晴。

  “什么?我可以住…住在这?”云晴晴实在觉得不可思议,忽地,她又自作聪明地道:“你在跟我开玩笑吧!谁都知道这书院方圆五百里内,全是独孤世家的地盘,你不可能…”

  她还没说完,女子又嫣然地笑了起来。“呵!你还不明白吗?我就是独孤世家的大小姐,独孤傲雪是也。”

  十九岁的独孤傲雪,冰雪聪慧,是书院里的师姊级人物,听说明年夏天,就可以出师了。

  “天!你…你说你是独孤世家的人…大小姐独孤…傲雪!”云晴晴更是惊愕得差点说不出话来。

  凡是和“独孤”这两个字扯上关系的人,无不是人中之龙凤,连眼前的独孤傲雪,也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瞧她气质出众、风情妩媚的模样,分明就是独孤世家的金字招牌,任何人都不会怀疑她的尊贵家世。

  就在云晴晴尚未回过神时,独孤傲雪已拉着她进了红梅林,不过当她进了红梅林时,只见独孤傲雪的步伐轻盈而规律。

  不知何时,她已轻轻松松地带着云晴睛绕过了梅花林,进人了揽翠斋。

  “大小姐,你回来啦!”

  一进揽翠斋,就有一干家仆在门口列队,又是鞠躬又是问安的,只差没有撒花瓣了。

  “这位是…”领头于家仆前的一位老者问着。

  不同于一般家仆的,这位老者有一副严厉的外表,显然,他才有发言权。

  独孤傲雪笑道:“忠伯,她叫云晴晴,从今起,就住在揽翠斋里。”

  云晴晴!眼前一身粉蓝色衣饰的娇俏女子,就是云晴晴,那个被少爷叱为一无是处的女子。

  独孤傲雪的话语甫落,只见忠伯和所有的家仆皆暗自窃笑了起来,着实让云睛晴心里不舒服。

  “晴晴,他是忠伯,揽翠斋的总管。”

  正当独孤傲雪对她引荐后,云晴晴也故意地窃笑了起来;忠伯见了,脸色一沉,问道:“晴晴姑娘,老身有这么好笑吗?”

  云晴晴敛起笑,正地回他,道:“那么请问,我的名字又有那么好笑吗?怎么有本事惹得你们格格地笑呀?”

  “这…”忠伯顿时语,就连一旁的家仆们也怔忡地赶紧收起笑意。

  没来得及看清楚忠伯和那些家仆尴尬的表情,她已被独孤傲雪拉进了大厅。

  偌大的揽翠斋里布置得极为朴实而雅致,令云晴晴一眼便爱上了这个地方。

  随即,独孤傲雪又带她来到一间房门外,说着:“别的房间尚未准备好,我看,你就暂时睡这儿吧!”

  “睡这儿?”

  那是一间不算大却很干净的房间,光是那一张木屋的书,就几乎占了整间房。

  “喔,这原本是我家傲群的房间,所以没有一丝姑娘家的气氛,不过他平常都待在书院里的书阁,很少会过来住。”独孤傲雪转头对着她又道:“你的厢房还在打扫,我看,你今晚就暂时睡这里吧!如何?”

  独…独孤傲群?云晴晴一脸诧异。

  天!这曾是独孤傲群的房间呀!仔细看看,屋子的书,独孤傲群的勤学程度可想而知,再加上天资聪颖,这也难怪他每年都是书院里的首座弟子。

  “独孤姑娘,我们非亲非故的,你怎么对我这么好?”云晴晴感动得快掉下眼泪了。

  在云晴晴的眼里,独孤傲雪一点也没有遗传到独孤世家的冷傲、自以为是地摆架子。相反地,她是个又美丽又平易近人的大家闺秀…不过,事实好像并非云晴晴所想像的…

  只见独孤傲雪双手,一脸鄙视地望着她,冷笑了一声后,敛眉地道:“呵!因为你…实在太丢我们姑娘们的脸了!你被傲群拒婚的事,已轰动了整个朝阳镇,我爹为了怕你以后会嫁不出去,还千方百计地让你进书院。”停顿须臾,她又道:“你可知道?傲群向来轻视他人,就连他姊姊我,在他面前也被轻视,如果你不振作一点,替我们姑娘家争点气,傲群定将永远如此嚣张跋息下去,所以我一定要设法让傲群爱上你!”

  她说得一副壮士断腕的模样,让云晴晴冷汗直而那个原先对她的印象也随之幻灭。

  “我很笨的。”云晴晴撇嘴说着。

  “我知道。”独孤傲雪不假思索。

  “我又没有美貌。”

  “我知道。”

  云晴晴气地道:“独孤傲群不会喜欢我这种人的…”

  她还没说完,独孤傲雪已抢白。“这个我也知道。”

  哇噬!回答得未免也太直接了吧!

  “那你还找我?”

  “傲群什么都好,至于你好不好,有没有什么大优点,已不是那么重要了。”独孤傲雪趋前凝视着她,又笑道:“不过你可以放心,兵法上常说,知已知彼,百战百胜,更何况他是我弟弟,想要了解他还不难吗?我看你还颇有几分姿,又那么喜欢傲群,相信只要要点手段,傲群就算再冷血无情,也将会是你囊中物的。”

  “独孤姑娘,你…你对你弟弟,都是这么…”云晴晴实在难以置信,独孤傲雪居然要设计自已的亲弟弟。

  “你觉得很奇怪吗?其实,这也是我爹代的哦!”“你爹…独孤南代…”云睛晴更是张口无言。

  独孤傲群在这种环境下生长,太可怜了吧!

  “嗯!”独孤傲雪点头。“傲群今年也十八了,却始终未有娶的打算,甚至还答应院仕一梅花庄主,要考虑承继书院里最上乘的兵法呢!”

  “最上乘的兵法…”云晴晴思忖了一会儿后,叫道:“这很好啊!”“才不好呢!学了这个由首住院仕所独创出的兵法,便是书院未来的院仕。即使书院是我爹和另外的三大世家所创设的,可是傲群是我家唯一的男儿,我爹期盼他能继承家里的祖业,甚至到朝廷为官,怎能让他学这等兵法,后当个院仕呢?但是傲群的脾气拗得很,说什么他决定的事,就不会改变!所以我爹才会和我联手‘设计’他。”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要“利用”她了。不过换另一个角度思忖,这样并没有什么不好。她承认,打从第一眼,她就开始倾慕独孤傲群了。现在,既然连独孤家的自己人都站在她这边了,实在没有理由拒绝人家的“好意”吧!云晴晴很快地就“说服”了自己留下来。

  “好了,就这么说定吧!明天你还要早起上学堂,早点歇息吧!我房间就是最里面的那间,有事情可以来找我。”独孤傲雪笑道。“对了,以后你就叫我傲雪姊姊,还有,我提醒你,外面的梅花林不是一般人可以闯得过的,它是依照奇门遁甲的五行八卦所设计的,随时都可能会在红梅林里失方向,为了避免你迷路,改天我会教你如何过红梅林,你放心吧。”

  说完,一溜烟就跑了。

  徒留云晴晴仍觉得自己像在作梦似地,一时清醒不过来,直到打了自己一下,有了痛觉,她才回过了神…

  ¤¤¤

  梳洗了一番,直到深夜,云晴晴才安然入睡,而且还作了个美梦——

  她梦见了独孤傲群走进了房里,一掀被子就要在她身边躺下…哇!同时,她也觉得身边有股温热,忽地惊醒了过来。

  透过月光,隐约可见她的身旁俯近了一个人影。

  “哇!你…”她正要大叫,那个人已经更迅速地捂住她的嘴,同时,耳边也传来浑厚而低哑的嗓音,低叱道:“闭嘴!”

  闻言,云晴晴不敢再吭一声,只是睁着一双大大眼眸,惊恐地望着那道人影。直到那人影见她安静了下来;才缓缓地松开手。又问:“我问你,你是谁?”

  他冷冰冰的口气,教云晴晴不容迟怠地回答:“我…我叫云晴晴…”

  “云晴晴?”那人仍然冷淡的口气中夹杂着一丝骛愕。

  忽地,他一把将云晴晴拉向他身边,也靠向了窗台边。

  透过窗棂孔外,窜而人的月光,依稀可见她一张娇俏的容颜——眉目如画、朱如樱;在畔,还有一点若隐若现的梨窝。

  而云晴晴一抬眼,正好对视到那人影深邃的眸子里所出的惊诧。

  呀!好英俊的男人。只见他那如冰雕般的脸庞,在月光的映照下,更令人觉得冱寒冷冽;两道线条刚毅的浓眉均匀地悬在如冰清湛的深眸上;直的鼻梁和紧抿着冷傲的薄,皆完美地刻划在他寒气迫人的俊脸上。

  这么英俊而冰冷的男人好面…等等!他不就是…

  “呃!你是独…独孤…独孤傲群!”云晴睛骛旁地喃喃自语,忽地似乎想起什么似地,大叫:“惨了,我的头发好…”

  此时,她什么不关心,只是关心着她一头如丝长发正披泻在她身后,连个发髻也没绾,样子一定很狼狈,她可不希望她的意中人看见她这个模样。她一想完,连忙想要手找个彩缎绑住她的长发,却反而被独孤傲群抓得更紧。

  “别管你的头发了!”他不耐地纠着浓眉,望定她道:“告诉我,你在我房里做什么?”

  天!独孤傲雪不是说他现在都住书院里的书阁吗?怎么,她才来住的第一晚,就碰见他了,还在三更半夜,孤男寡女共在一个榻上…”

  “我…”云晴晴羞红了双颊,答不出话来。

  他冰冷的眸子闪着一抹嘲,道:“你该不是要告诉我,你太喜欢我了,所以对我投怀送抱呵!”

  “你!”她闻言,气极地只想伸手打掉他这张含讥诮的俊脸,然而,她的手却被他的大手掌紧紧地箝住,动弹不得。

  她动不了手,只好动口。“我虽然喜欢你,但你不可侮辱我的人格。”

  “喜欢我?”他先是一怔,继而玩味地趋近她,道:“好吧!既然你都承认喜欢我了,又主动在我的房里等我,应该是个豪放女,虽然不对我的口味,不过…我也就不客气了!”

  旋即,他手臂一震,在她还来不及反应一切时,他已一把将她按榻上,而他的整个强健的身躯也俯近了她。

  “你…你要做什么?”她支吾着,一脸又惊又羞地望着他,微颤的双手挡住他宽厚的膛。

  他低笑道:“做什么?还用问吗?你等这一刻,很久了吧?”

  两人的距离近得可以感受到彼此的气息。

  老天!太快了吧{她的心跳得飞快。没想到,独孤傲群只是外表冷酷无情罢了,而内在,却是个超行动派的人。不过,发展也太迅速了,纵使她再倾慕他,她的心恐怕也不能负荷他如汹涌的爱意表现…

  她双颊绯红,双手撑着他如山的身躯,羞涩地说:“呀!不行,除非你娶我…”

  “娶你?”望着她一脸正经样,独孤傲群不由得失笑。

  “你笑什么?”

  他没有回答她,只是绽出高深莫测的冷笑。随即,她在错愕中,已被他抱了起来。

  她疑惑地凝望着独孤傲群一张冷然如冰的俊脸,轻问:“你要抱我去哪儿?”忽地,双腮绯红,自作多情地自语。“莫非…他真想要娶我呵?”

  正当她陶陶然地作着秋大梦时,独孤傲群已不客气地用脚踢开了隔壁的房门,将她丢到空房里的木制榻上。

  “哎呀!”云晴晴闷哼一声,忍着**上的疼痛,法然泣的双眸怒视着他,嚷着:“独孤傲群,难道你就不懂得怜香惜玉吗?”

  独孤傲群半倚着门,冷淡至极地凝望着她,说:“我对不速之客,从不会手下留情。”

  “你!”她有些恼羞成怒地嚷。“你听着,要不是傲雪姐姐,我也不想住到这里来!大不了,我…我走!”

  天晓得,她才一口而出负气的话,她就反悔了。她怎么可能舍得离开这个她倾慕已久的男人?除非太阳打从西边出来!

  “是吗?”独孤傲群冷笑着,道:“请便!”

  那双冷然以对的眸子,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糟了!说出去的话,怎能反悔呢?不过,独孤傲群一双犀利的深眸,正含讥诮地望着她。若不说到做到,就似乎太没个性了。云晴晴咬了咬下,忍着眶的泪水,扬起小巧的下巴,道:“好!走就走!”

  说完,她跳下,就要冲出去时,忽地,一道人影挡在房门口。

  “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走!”

  定睛一看,原来是…

  “傲雪姊姊!”她大叫。

  姊姊!独孤傲群愕然地望着独孤傲雪。

  “傲群,晴晴是我的客人,你居然要赶她走,分明是…分明是不把我这个姊姊放在眼里嘛,姊姊我好伤心呀!晴晴,我好苦命啊…”说完,一副哀怨地抱住云睛晴,在她的肩上啜泣了起来。

  “真受不了!”独孤傲群不耐地摇头,他望了也是一脸无辜的云晴晴一眼后。微愠地道:“你,暂时住下。不过,不准你妨碍到我,知不知道?”

  这对她而言,已算是天大的恩泽了。云晴晴这才松了一口气,拚命地点着头,原本强忍住悬在眼眶里的泪水,这才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独孤傲群眉宇间微颤了一下,近似命令地道:“也不准哭!”

  闻言,云晴晴赶紧鼻子,睁大一双美目,不敢多眨眼,免得让眼眶里的泪水又掉了下来。

  暴忍住了泪水,独孤傲群这才悻悻然地转身回房,重重将房门甩上。

  听见了巨大的关门声,独孤傲雪这才抬起头,对云晴晴眨了眨眼。对独孤傲雪而言,仿佛没发生过什么事似地笑笑了事;不过,云晴晴倒是百感集,尽管如此,独孤傲群对她难得的宽容,在她眼里看来,却是温柔的,这样只会让她更喜欢他罢了…

  ¤¤¤

  昨晚折腾了许久,云晴晴一夜都没睡好,隔天一早,只见她拖着疲累的身躯,像乌爬地走向书院,即使上课钟声响了,她也跑不动了。

  好不容易,来到了书院大门口了,正当她要踏进门槛时,只见一名白发老人已挡住了她的去路。

  她一抬眼,只见那白发老人一脸肃穆地望着她,手里的教鞭在他的手心哩轻拍着,冷哼道:“你又迟到了,我记得你在入学考试当天,也是最后才姗姗来迟的人呵,我东鬼夫子最恨人家迟到了!”

  东鬼夫子!这手执教鞭,看起来凶的老人,果然就是威名赫赫、自称师承鬼谷子的东馆讲学老师——人称东鬼夫子。

  老天!他还记得她。看他样子,至少也九十岁了吧,却还真会记恨,看起来就是那种精明又不好惹的人物,难怪会教东馆的那群更难以应付的高材生。云晴晴在心里想着。

  就在她在心里暗自叫惨时,东鬼夫子又道:“你可知道本书院的院规,若是迟到者,就要在玄武殿上罚站一个时辰。”

  什么?才迟到没多久,居然就要罚站一个时辰!

  不得抗辩,她只好乖乖地到玄武殿上的高台上罚站,不过她以为只是单纯的罚站,没想到,还要挂个写有“迟到者,人神共愤”的牌子,好像犯了什么滔天大罪似的,这下她真的是哭无泪了。

  但是,当她站在高台上,她顿时开心极了——在不远的地方;她正好可以看见东馆院生的读书情况。当然,更令她为之欣喜的是,她居然可以清楚地看见独孤傲群听讲时的专注侧脸。

  “太好了,居然可以看见他听课的模样,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她喃喃自语,心里也不由得窃笑了起来。

  啊!他真的好英俊,就算是冷然沉思的模样,也足以勾动她的心。不由得,她以着崇拜的目光紧盯着课堂里,独孤傲群俊的侧脸和他那专注的神情。

  她发现,她有那么一瞬间爱上了在玄武殿的罚站;不过,罚站可以,但是这种窘样,最好别让独孤傲群看见才好。她在心里祈祷着。

  然而,她不祈祷还好,一祈祷完,经过了半个时辰的烈无情地照,正当云晴晴的身子开始摇晃,意识逐渐模糊时,视线蒙胧中,只见独孤傲群正从东馆朝她缓缓走来,身后仍紧跟着像只苍蝇似的,老爱跟在独孤傲群背后的袁杰。

  袁杰也同时注意到她了。这也难怪,她站在高台上,很难不被发现的。

  怎知,袁杰竟故意放声叫着。“咦!那不是云晴晴吗?真可怜呀,居然被罚站了!”

  云晴晴!独孤傲群猛地一怔,下意识地抬眼望去,不经意地瞥见到玄武殿上的高台上正罚站着羞红着双颊的女子——云晴晴。

  在袁杰高音的传播下,很快的,她的四周已聚集了许多刚出课堂的院生,凑过来看好戏。

  居然在独孤傲群所有院生面前被罚,她早已羞得恨不得钻下地。顿时,全身发烫,加上原先在烈下的烘烤,她更觉得自己的身体摇摇坠,头重脚轻了,突地,一个昏眩,就要往地上倒了…

  “啊!”在众人惊呼的同时,她以为她的身子就要着地了,然而,却在不知不觉中,她感觉到自己的身子竟已腾空而起,在她沉重的眼皮闭下前的那一刹那,隐约看见的是…那张牵动她心神,似冰冷然的俊脸…

  “独孤…真是你…”她呢喃,意识模糊地依向那人温暖的怀抱;笑意中,她的梨窝也就更深了。

  ¤¤¤

  “独…孤…傲群…”在睡梦中的她,仿若梦呓般地呢喃一声后,忽地睁开了双眼。

  咦!这是哪儿?她念头一闪,急忙自榻上跳起。

  “晴晴,你要多休息呀!”她身旁忽地冒出一句温柔的声音。

  “呀!李暄,你怎么会在这儿?这儿又是哪里?”云晴晴的晶莹双眸里是疑惑。

  “放心,这是书院里的药铺。刚才,你昏倒了。”说到这,李暄媚眼一转,柔声笑道:“晴晴,托你的福,我终于能和独孤傲群说话了。”

  “独孤傲群?”云晴晴不解地望着李暄。

  李暄一副陶然醉的模样,回想刚才的经过,道:“你可真幸福,刚才你昏倒了,是他抱你来药铺的,他每见到一个北馆的院生,就问认不认识你,而我见机不可失,就这么顺理成章地跑来这照顾你了。”她接着又自语着。“这么一来,他一定会记住我的。”

  真的是他把她抱来的,在那样众目睽睽之下,以他如此自视甚高的人,竟然会…

  “他呢?”云晴晴回过神,连忙问。

  “走了一会儿了…”

  李暄声未歇,只见云晴晴神情急切地冲出药铺。

  远远地,在人群堆中,她一眼就看见正步出书院,往后山揽翠斋走去的拔背影…

  “独孤傲群、独孤傲群…”她喊着,快步地追上他。

  独孤傲群冷冷地撇了她一眼,淡然问:“你好了?”

  云晴晴点头,晶莹的双眸中,闪着感动的光芒,轻语。“谢谢你,我还以为你…”她未说完,他已冷哼地抢白。“呵!我还以为你今天就可以不回揽翠斋了,原来你还是魂不散!”

  魂不散!他…竟然说她魂不散,这话实在太伤人了,亏她刚才还自以为独孤傲群转了,连忙赶来,打算好好感谢他,没想到,他送她到药铺,全是为了不想在揽翠斋见到她!

  她黯然失落地低喊:“独孤,你这个人真冷血…”

  未说完,他又沈声警告她。“对了,别跟我太近,我可不想让别人发现我居然跟一个傻瓜住在一起。”

  “你说,我是傻瓜?你…”他的语气似冰一样冻得她张口无言,所有的感恩话语全凝结在喉间;这跟她想像的完全走样,她错愕地呆立原地。

  “不是吗?”独孤傲群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不再理会她,迳自往后山走去。

  半晌,她回过神,对着他高大的背影喊道:“对!我是傻瓜,才会那么喜欢你这个冷血无情的怪人…哼!”微愠的地用力地踢了地上的石块一脚。“哎呀!”她闷哼了一声,怎知,这颗石头竟硬得让她的脚拇指立即惹来一阵痛麻。

  连小石头都欺负她!只见,是委屈泪水早已孺了她的眼眶。  wWw.bAmXS.CoM
上一章   追夫小娘子   下一章 ( → )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钟羚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追夫小娘子》在线阅读,《追夫小娘子(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追夫小娘子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