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夫小娘子》第三章及《追夫小娘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追夫小娘子  作者:钟羚 书号:8335  时间:2017/1/29  字数:10703 
上一章   第三章    下一章 ( → )
  眼看书院里一年一度的考试,即将展开。这次的考试项目,不仅有诗文,还包括了兵法和奇门遁甲术的口诀。通过考试的院生方可在寒冬的季节里,能有为期二十天的返乡之。这对云晴晴而言,简直就像是惨无人道的折磨。

  然而,独孤傲雪却为了当个称职的红娘,故意借着为促使东西南北四馆的院生们的才识增长,提议将四馆的院生分组,一组两人,由东配北、西配南的连座法,让院生们在互锡下,得以教学相长。

  这么一来,晴晴不就有了光明正大接近傲群的机会呵!独孤傲雪心里打着如意算盘。当然,东馆的院生可能会被北馆的院生拖累。以东馆院生的能力而言,定能轻易地考过,但是,难保北馆学生不会失误。这种“连座法”对东馆院生而言,实在是不公平。不过以独孤傲雪在书院里的地位,院仕自然不会反对,也就因此,独孤傲雪的计谋就可以顺理成章地施行。

  而,独孤傲群似乎也没有反对的机会了…

  “什么?”独孤傲群霍地自席上站起,怒吼着。“究竟是谁的鬼主意?”

  他恨不得将那出主意的人抓起来,痛打一顿。

  瞧这向来冰冷的独孤傲群终于按捺不住子地发起火来,袁杰不由得惊慌,道:“独孤,难道你不知道吗?对院仕施的人就是…”

  “就是我!”只见独孤傲雪一副气定神闲地面走来。

  独孤傲群一怔,怒不可遏地道:“可恶!你究竟有何企图?”

  “没什么啊!教学相长嘛,而且你那么行,一定可以教会晴晴那个傻瓜的。”

  闻言,独孤傲群只差没有跳起来,掐住她的脖子。

  “你是说那个叫什么晴的傻瓜?要我…教她?”

  天晓得!他从不屑将精力放在那些傻得可以的人的身上,他深觉这只是在浪费时间和体力罢了。

  “别那么生气嘛!不过,你生气起来的样子真是好俊哦,难怪可以死那么多的人…”

  答非所问,她分明是在耐赖。而他可没什么耐,他一把就抓到独孤傲雪的手,叱道:“姐,我在问你话!快说!”

  没想到,他也有火爆的时刻,看来他也并非一座终年凛冽的冰山嘛!独孤傲雪见他愈气,她就愈乐。

  “姐姐我暗示得这不够明白吗?”她笑道。“我特意安排的,让你和晴晴同一组呵!”

  “你!”独孤傲群纠结着浓眉,思忖片刻后,脸色悄然一转,冷然地对着愣望着他瞬间变化的傲雪道:“等着看吧!是你让她落入我手里的。”

  说完,他的角冷冷地一勾,勾起一道高深莫测的笑意后,随即转身,带着一股怨恨的笑离去。

  望着他的背影离去,独孤傲雪松了口气。但是,她不了解独孤傲群别有深意的冷笑,她的心里不由得替云晴晴担心了起来…

  ¤¤¤

  哇!东馆的独孤傲群居然会到北馆这种地方来,实在是奇闻!

  独孤傲群的出现,造成了北馆的一阵动。

  “哇!那个东馆的首座弟子居然会到北馆来。”

  “你瞧,他又俊又聪明,难怪会是书院里的骄傲!”

  “不过,他来做什么?”

  一群北馆的院生们七嘴八舌的,全挤在回廊上争相目睹和北馆八杆子打不着的东馆院生。

  天晓得,打从他在书院里求学开始,从不会走到北馆这种地方,而今他居然破例了!若不是为了和独孤傲雪赌那口气,他才不会来到北馆这种笨学生群聚之处!

  独孤傲群冷冷地掠过了人群,冲进了北馆的学堂里。

  “你,跟我走!”他面罩寒霜地低吼。不顾众人惊愕的目光,他已一手抓住了正和同窗们说笑的云晴晴,另一手迅速地抄起她桌上的书,直往学堂外走。

  “独孤…你…”在众人惊叹声中,她被他拉着跑,直至回到了揽翠斋——这可是她第一次光明正大地和他回到了揽翠斋…呵,她在心里暗自欣喜,丝毫不知道自己要大难临头了。

  一迈进揽翠斋,独孤傲群立即吩咐下人,道:“全部下去!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接近这里!?”说完,他拉着她纤细的手腕,不客气地将她拉进了她房里,并把房门用力地甩上。

  不一会儿,云晴晴已被推到桌案前的席子上。

  “独孤傲群,你做什么?”这时,她才有开口的机会。

  他冷冷地瞥了她一眼,道:“你这个傻瓜,难道你不知道?我被你害死了!”

  “我?”

  她开始细思着过去的所作所为,除了每天故意迟到,在玄武殿罚站时偷看他、上下学堂都偷偷地跟在他身后之外,她并没有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呀!

  “再三天就考试了,这次考试如果你过不了,这个节,我也得陪你在书院度过,你知不知道?”他抑怒地道。

  和独孤傲群一同在书院是里度过节…

  “能和独孤一起度过这个节…呀!好啊!”她连忙叫好,一想起可以和他共度节,共上书院,她就深觉幸福了。

  “好?”他趋前凝睇着她,深邃若海的双眸像是要吃人一般地愤怒,口气却似冰一样的冷冽道:“如果你这次没考过,我绝不会怜香惜玉!”

  他坚决的眸光和不容置疑的语气,着实令她倒了一口寒气。

  忽地,他已将一叠书堆到她面前,沉着脸道:“今晚先看完这些,明晚,我会约略地教你奇门遁甲里的口诀。依我看,北馆的学生会这些就够了!”

  云晴晴盯着书堆,求饶似地道:“就算只有这些,我还是看不完。”

  “我知道,”他毫不迟疑地道,随即翻开一本书,摊在她面前,有些傲慢地挑着眉说道:“所以,我已经替你以朱砂笔画好重点了,你只要看画有红线的内容即可。”

  果然,摆在她面前的书本上,已清清楚楚地画了红线。

  看着他,原本一脸无奈的她,眼眸里忽地绽着坚决而信心十足的眸光,道:“好!我不会害你陪我受罪的,你放心,就看我的了。”

  他闻言,眉峰轻皱了一下,没好气地道:“教你,我就是在受罪了;对你,我也不会期望太大。”

  呵!他和独孤傲雪一样,说话一点也不婉转。果真是一家人!云晴晴想着。

  就这样,孤傲群对云晴晴展开了连续两天两夜的魔鬼训练…

  ¤¤¤

  第二天晚上,在他的权威下,她不得不乖乖地坐在书桌前看书。

  “在孙膑兵法中,我…”他教着她。

  没想到,他连教书的样子也那么好看。云晴晴以手支撑着头,眼神离地望着独孤傲群那沉稳而肃穆的教书姿态。在她眼里,只容得下独孤傲群的身影和回在耳边的浑厚嗓音…独孤,你知不知道我好喜欢你?她在心里问着。

  不知不觉中,她开始昏昏睡、眼星斗,连书里的一个字,她也还没记牢,就要被瞌睡虫打败了,只觉眼皮沉沉地直往下掉…

  “云晴晴!”当她快要去梦周公时,独孤傲群厉声一吼。心里一慌,手肘一震“咚”的一声,只见她的额头顺势便朝桌上用力地撞了下去。

  “呀!好痛!”她闷哼着。

  “活该!”他冷冷地扯开角,面罩寒霜地凝望着她,道:“再一天就考试,你这个傻瓜居然还有心情睡觉呵?”

  着额头,云晴晴自知理亏地垂下头,低声道:“对…对不起,我保证我不会再…”

  不等她忏悔完,他已淡然地道:“反正你是个傻瓜,对你,我本来就不抱任何希望。”说着,他不客气地将手上的书丢在她面前,又道:“你,好自为之!”

  她竟然让独孤傲群失望至极了…不!她不能让他对她失望,她一定要振作,这也是当初她上书院的动机之一呀!念头-闪,云晴晴瞪大睡意朦胧的大眼,迅速地摊开书,深呼吸后坚决地回视他鄙视的眼神,道:“你看着,我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独孤傲群闻言,含讥诮的深眸睨了她一眼,一副事不关己地道:“随你!”

  尽管被他的话刺伤了好几次,她仍信心坚定地取来镜台前的一水盆,道:“如果我又睡着的话,你就泼我水,如何?”

  说完,她还自以为聪明地笑了起来,绽边深深的梨窝。

  “无聊!”他冰冷地合起书,淡淡地扫了她一眼。“要玩,你自己玩,恕不奉陪!”

  他站起身来,就要步出了她的房间…

  不,这么难得的相处机会,她希望他能留下来陪她读书,即使他只是坐在旁边也好。这个想法一闪进脑海田,她连忙挡住他的去路,就在房门前。

  “别走!独孤,我希望你能…留…”她的声音愈来愈小声,最后小到连自己都听不见了——这完全是因为独孤傲群笔直而下的目光,正含着玩味的深意。

  “你可知道?你现在正在留我呵。”他带着的冷笑,语气揶揄。“说吧!你想怎么做呢?”

  他故意将手抵在她身后门板上,俯身向她,将她的头上的一方天地包围了住,两人的距离近得让她的呼吸紊乱,芳心跳得飞快。

  呃!谁都知道他话里别有深意!她心虚地想着,她的心意仿若被他那犀利的眼眸看穿似的,绯红的双颊在他的凝视下无所遁形。

  不过,她若失去每一个和他相处的难得机会,她恐怕会遗憾一辈子。

  她深了一口气,仰起了脸,勇敢地向他那双好看的眸子,道:“别忘了,你是东馆的首座弟子,而我只是北馆的笨学生。如果你没教会我,我是无所谓啦,不过你可能就有失颜面了,况且要是我没考过的话,你…你就得在书院里过完大年初一、大年初二、大年初三,甚至一直到了…”

  她愈说,他愈是恼怒。

  “闭嘴!”他低吼,试图打断她的话。

  哈!一定是说中了他的痛处了。是呀,谁会那么笨,大过年的,还留在书院里独守空“院”呢?何况是他这个首座弟子呢!她见他恼怒,更是得意地笑了。

  她并不知道,她那充挑衅的甜笑和那一开一合间吐出妩媚的瓣,在他近距离的凝睇下是如此地惑人;他虽外表冷酷无情,十足的“冰山俊男”但天的侵略却和正常的男人一样,体内汹涌的炙热,恍若是座“火山”般,爆发前的死寂只是为等待岩浆溢出山口的时刻。

  停顿须臾,她无视于他悄然深沉的双眸,仍不知死活,一脸威胁地趋近他,放低了声,道:“一直到了二十天后,你都得留在…呃——”

  然而,她的声音在一股炙热突如其来地袭上瓣上时隐没…天!他冰冷的竟然没有预警地轻啄在她如玫瑰花瓣的软上!

  时间好似静止了…

  片刻,他冷冷地抬起头,凝视着她烫红的双颊,角微扬起一抹笑,道:“听话点,我独孤傲群从不让任何人威胁。”

  不等她回过神,他已推开她,步出了她的房门。

  独孤他竟然…吻了…她!虽然只是轻啄了她的软,但是对她而言,却比什么都来的甜蜜呵。错愕的云晴晴伸手轻抚着微烫的双,那股温热的气息仍余留在她的瓣上。

  呀!她的心跳得飞快,就好像要跳出她的口般,连呼吸也了,一时之间,口窒闷,血直冲上了脑门,她如醉一般,陶陶然地昏眩了过去…

  ¤¤¤

  之后的两天,云晴晴独自一人挑灯夜战,就在她的精力即将耗尽时,考试当天也终于来到了。

  虽然已经累到眼睛周围出现了黑眼圈,但为了避免迟到,云晴晴还是一大早就起梳洗完毕。

  她精神抖擞地奔出大厅,习惯性地对着饭桌前的独孤傲雪大喊:“傲雪姐姐早…呃1独…独孤…”忽地,她瞥见了饭桌旁那头也不抬,迳白吃着饭的独孤傲群,顿时令她又想起前晚的那个吻,不由得脸红心跳了起来。

  “晴晴,快来吃饭啊!”独孤傲雪亲切地喊着。

  闻声,她回过神,走近了独孤傲群旁的座位,忍不住臂察着他的一举一动。

  天晓得,她还奢望着他在夺走她的吻后,能劈开这座冰山。没想到,他不但一副不曾发生过什么事的悠闲状,甚至连正眼也不看她一眼,难道,那个她珍贵的初吻,对他而言,根本不算什么?还是他根本只是为了…以吻作为对她威胁他的一种惩戒?

  天!她的初吻白白断送在这个冷血无情的男人。

  对于眼前近在咫尺,却摸不出底细的独孤傲群,她的心也了。

  他的心恍若是一座巍立冰湖上的冰山,任谁也劈不开,想尝试的人只会被那冰寒之气冻得遍体鳞伤、体无完肤罢了,更遑论她这个在他眼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呢!.别再奢求他吻了她后,会对她有任何友善的转变。想到这,她黯然地低下头。

  “晴晴,怎么了?为什么愁眉苦脸的?是不是我们家傲群欺负你了?”傲雪关心地问。

  傲群!云晴晴一怔,偷偷地瞄了独孤傲群一眼,只见独孤傲群放下手上的品香杯,霍地起身,面无表情地道:“我先走了!”

  见他抓起桌上的书卷就要离去了,云晴晴连忙喊道:“哇!独孤,等我!”随即抓了个热包子,就追上前去了。

  望着两人一前一后的出去,独孤傲雪先是一脸错愕,继而笑开了,叫道:“哈!晴晴,快把那座冰山劈开吧!”

  云晴晴快步地追上前,虽然他腿长得只要迈一步就等于是她的两小步了,但是,她就是故意要紧跟在他的身后,她就不信,他会忽略掉她的存在。

  然而,独孤傲群真沉得住气。他走他的,似乎把她当作透明人似的,看也不看一眼。

  她终于忍受不了了,她快步跑向他,抬头望着他那冷傲的俊脸,率先开口。“独孤,别走那么快,我…只是想说声,谢谢你这几天来的…”

  “我不是叫你别跟我太近吗?”他根本不想听她说,近似质问的语气依旧冰冷,没有一点感情的起伏。

  “我只是…”她想要解释。

  忽地,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将她推靠向她身后的梅树,双眸里出一道气的冰寒,直向她;紧抿的线也划起一道感的弧度,凑近她前不到一指的距离,哑然低问:“莫非…你想再被我强吻一次吗?”他的气息轻拂过她微颤的瓣,眼眸里似是非真的神情令云晴晴为之怔仲。

  呃!她…她承认,她真的期待着再次感受他那一瞬间的温柔气息。蓦然,一抹醉人的酡红,在她的双颊上染起,就连瓣上也红得跟梅花林的红梅花瓣一样好看极了。

  “我…”她看不出他那双冰眸里的深意,她只知道自己已经紧张得说不出话来了。

  怎知,独孤傲群那家伙,竟然在她是羞涩时,忍俊不住地角勾起了深深的笑纹——一道是讥诮的笑纹。

  “呵!”他神情冷然地笑道:“你放心,我不会那么没选择的。”

  “没选择?”她先是一怔,继而会意地怒道:“你说没选择是什么意思?”

  “果然是傻瓜。”他冷笑一声后,脸色悄然一沉,道:“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说过的话可不想再重复!”他淡淡地望了她一眼,见她一脸疑惑,便扬起深含觑意的笑声就要离去,临走前还不忘丢下一句:“还不快走,小心你的笨脑袋待会儿又不灵光了。”

  笨脑袋?他竟然说她笨脑袋!一团团紧接涌上的怒意瞬即占据了她原为紧张的情绪。

  “哼!”她对着他远去的背影扮了个俏皮的鬼脸。

  她明明知道他就是这么的冷酷,想要穿透他的心一窥究竟,比登天还难。然而,她却还是为她刚才差点信以为真的话,感到有丝丝椎心的失落…那天他还吻了她,而今天却又恢复了昔日的冷言冷语,无声地将她的心冻碎了,这比被狠狠地撞碎,还要来得令人心痛。

  但是,她明白,尽管如此,她爱他的心却仍深植不移。

  ¤¤¤

  自从独孤傲群闯入北馆后,云晴晴便成为了书院里众所议论的对象,女院生们更是纷纷投以疑惑和羡慕的目光。正当她前脚才一踏进北馆时,立即被许多争相挖掘独孤傲群的底细的女学生扪包围,她们七嘴八舌地问:“晴晴,听说你和独孤傲群一同读书,是不是?感觉怎么样?”

  “晴晴,我们都好羡慕你,能和本书院的首座弟子独孤傲群同一组。”

  “快告诉我们,他教你时,有没有…”

  问题实在太多,应付不来。云晴晴把双臂摊开,大喊着:“各位!听我慢慢道来,独孤他…嘿…”环顾四周拉长耳朵、一副要口水的同窗们,她不由得得意地笑了起来。

  “晴晴,你别故玄虚了,快点说嘛!”人群里的一名其貌不扬的女子——宋可琦连忙催促。

  “我们——”只见她对她们嘿嘿地笑了一阵后,一副陶醉地道:“我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然后…”

  说完,她痴地望向远方的东馆,恨不得现在就飞到那去,即使是呆呆地看着他考试,她也心甘情愿。

  “哇!”一旁听得羡慕不已的同窗们不由得一阵哗然。

  人群里的宋可琦心急地大叫:“晴晴,然后呢?”

  “然后…”她又窃笑了起来,出了浅浅的梨窝,环顾了四周后,正地细声道:“秘密。”

  当然,独孤吻她的事,她可不想轻易漏。即使,这个吻就只是今生唯一的一次,也会是她和他两个共同的秘密。

  “秘密…去!”周围顿时响起众人的嘘声,大伙一哄而散。

  “喂,你们怎么——”云晴晴对众人瞬间转变的态度颇为不解。

  宋可琦趴向她的桌案上,一张脸趋近封她的面前,道:“晴晴,别难过。我们早就知道,东馆的学生绝不可能会和北馆的学生有任何火花的,正所谓物以类聚,这是自古以来不变的道理,更何况是独孤傲群这个冷傲的首座弟子呢!反正我们都预料到了,你也不需要用‘秘密’这两个字,意图隐瞒你被他拒于千里之外的可怜下场。”

  “可琦,你在说什么啊?”晴晴实在听不懂。

  宋可琦感叹地道:“唉!反正被独孤傲群拒绝的女孩子不只你一个人,何况你又不够聪明,长得也不够国天香,他对你没反应是必然的。”她望了晴晴一眼,摇头叹道:“想哭就哭吧!”

  呀!她不够聪明?长得不够国天香?虽是事实,但宋可琦也没必要说得那么直接吧!她的安慰,顿时成为二度伤害。

  看来,大伙儿全以为她是为了顾及面子,而蓄意隐瞒这三天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惨况。

  “喂——”

  云晴晴正想要再解释什么时,学堂外已传来夫子老沉的声音。“各位,端正坐好,考试开始!”

  闻声须臾,己见北怪夫子拿着一叠试卷走进了学堂里。

  她赶紧摇摇头,试图让脑子杂乱的情绪得以清除,抱着必胜的决心战。她告诉自己,一定要拿出实力,绝不能让独孤傲群这二十天的年节毁在她的手里。

  “独孤,你看着,我云晴晴绝不会让你失望的!”她握紧双拳,一副视死如归地自语。

  当试卷一发下来,她闭了闭眼,舒展了双手后,开始埋首其中。

  她不断地在心里告诉自己,她一定要让独孤傲群对她另眼相看,她要以通过考试来报答他这一、两天来,倾囊相授的恩情;当然,也有一点是为了让他对她另眼相看。

  她真的不希望,她在他的心里就只是个小角色。她真的不希望…

  看着她手里的笔在纸上迅速地飞舞,相信她在这三天来的勤奋苦读,果真让她发挥毕生以来最大的潜力了。至于有没有效果,恐怕就得看七天后的榜单了…

  ¤¤¤

  “哇!我通过了!”

  七天后,看了榜单,云晴晴恨不得跳起来欢呼。在榜单上,清楚地看见她的名字下写着“通过”的字眼。这对北馆的学生而言,实在是件值得大肆庆贺的事,因为云晴晴是北馆学生中,少数可以放假的其中之一;当然这件事也造成了不小的轰动。

  “晴晴,恭喜你!终于替我们北馆争光了。”宋可琦和一干北馆的同窗书友,抓着她的手又叫又跳的,一副比她还高兴的样子。

  她们围成一圈,开始你一言我一语了起来。

  “独孤傲群他这次又是榜首了,晴晴没有理由不及格的。”

  “晴晴,这都是拜独孤之赐,你可要好好谢谢他哦!”说完,众人挤眉眼地窃笑了起来,笑意中含深意。

  云晴晴笑道:“没错,这次我能通过,全是独孤的功劳,我也想找机会好好谢谢他。”

  “晴晴,不用找了,这次放假不就是很好的机会吗?”宋可琦说完,贼贼地笑了起来。

  “机会?”云晴晴一脸惑。

  “是呀!晴晴,你就约他正月十五的元宵节一起去赏花灯,搞不好在那样的夜晚下,他会情不自地…”宋可琦猜想着。

  不等地说完,云晴睛已兀自想像当天的旎情境——

  就在此时,宋可琦和同窗们扯动她的衣袖,眼睛则紧盯着自东云出的英身姿。

  “喂!晴晴,他出来了,你的机会来了。”

  “哇!他?”云晴晴连忙在眼前的人群中搜寻,直到看见了人群中最醒目的焦点。

  “你快去呀!”

  宋可琦用力地把她一推,正好把她推到独孤傲群和袁杰的面前。

  “独孤,我…”

  她抬头正好看见独孤傲群一张冰封般的俊脸和一道冷傲的视线,顿时不知如何开口是好。

  袁杰走向独孤傲群的身旁,道:“独孤,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们东馆的学生最好别跟北馆的走得太近,免得贬低我们的身分。”

  “你说什么?”宋可琦冲了过来,怒指着袁杰。

  袁杰得意地笑道:“果真听不懂,要我讲白一点吗?”

  “袁杰,我们走!”’独孤傲群淡淡地催促。

  他面无表情地掠过了她们,连双眸里也不见一丝情绪的波纹。

  眼看他就要走了,心头一怔,云晴晴连忙叫住他。“独孤,我…”深了一口气,她鼓起勇气,道:“明天开始,我们就可以回家过年了,我希望下山后,能和你…”说到这,她紧张地停顿了下来。

  “晴晴,快说啊!”她沉了半晌,才在宋可琦的催促下,又道:“我希望元宵节时,能和你一起去…”

  她的话,在他回头冷睨着她时顿

  “我,不去!”他说得直截了当,语气毫无感情可言。

  天晓得,他独孤傲群从不接受任何人的好意,尤其是人情,他深信人的情感单薄到不值得信任,更没必要有所牵扯。呵!虽然这个想法有点令人觉得不识抬举,无法认同,但是,这就是独孤傲群——一个冷得像冰的男人。

  如此冰冷的态度,不仅教云晴晴为之震撼,也令一旁的人倒了一口气。霎时,周围弥漫着冷凝的空气。

  独孤,你好冷漠…她的心似乎被他践踏碎了。

  不知不觉,一串串的泪滴自她的眼眶中,悄然滑落。她颤着,道:“为了谢谢你,我真的好想…”

  他闭了闭眼,不等她说完,已不耐地背对着她,并对着袁杰道:“走,别理她!”说完,头也不回地往前继续走去。

  “独孤…”云晴晴依依不舍地望着他离去的背影。

  正要跟着离去的袁杰,似乎想超什么似地回头,含观意地笑道:“呵,瞧瞧,你们这些北馆的学生,真是不自量力。”他摇摇头,对着云晴晴道:“告诉你们吧!其实,已经有个才貌双全的殷家千金小姐——殷若舫在独孤家里等着他了。这次,独孤会甘愿教你,不仅是为了和独孤傲雪赌一口气外,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这二十天,说什么都得回去招待那位富家千金,我劝你还是死心算了!”说完,他匆匆地快步追赶已渐行渐远的独孤傲群。

  天!原来,独孤傲群会教她,全是因为…那个才貌双全的富家千金殷若舫,而她还自作多情地感动至极,差点还要对他朝拜,感谢他的恩泽,甚至还想约地去赏花灯。她该怎么说呢?她真的是天下第一号大傻瓜!

  “晴晴,别理他!反正又不是一辈子没机会了,大不了,这二十天就让给那个殷若舫好了。”宋可琦安慰道。

  什么?把她心爱的独孤傲群拱手让给那个富家女!扁是想起他这二十天陪的都是那什么富家千金,她眼里的火焰就跳跃了起来,妒意也同时涌上了她的心头。刚才的难过,顿时被女人的嫉妒所淹没。

  “不!还不到最后,我不能就此放弃。”云晴晴握紧双拳,一副有成竹的模样。

  说不定,独孤最后会被她的真情所感动,接受了她也说不定。

  “晴晴,你还真有斗志,被泼了那么多次的冷水,还那么有自信。你别忘了,殷家是朝阳镇上的四大世家之一,你是敌不过这种有钱有势的大家闺秀的!”宋可琦又是赞叹又是无奈。

  “你不知道吗?我爹常说,我什么优点都没有,就是有那么多于常人一点的斗志。”云晴晴正地道。

  “就冲着我爱他的心,我要‘覆’败‘覆’战!”

  “是‘屡’败‘屡’战!”宋可琦和一旁的北馆同窗齐声喊道。

  被人纠正是常有的事,但是被北馆的学生们同声纠正却是头一次。

  覆败覆战?屡败屡战?唉呀!避他的,总之就是要…加油!不到最后,绝不气馁!

  她迳自奔向前,虽已看不见他的身影,不过她仍以着坚决的口吻,自语着:“独孤,无论如何,我是不会轻易放弃你的,谁教我真的好喜欢你…”  wWW.bAmXs.cOm
上一章   追夫小娘子   下一章 ( → )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钟羚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追夫小娘子》在线阅读,《追夫小娘子(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追夫小娘子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