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夫小娘子》第四章及《追夫小娘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追夫小娘子  作者:钟羚 书号:8335  时间:2017/1/29  字数:9329 
上一章   第四章    下一章 ( → )
  元宵节。

  已经放了十多天的假了,原以为大年初一至初五那几天,可以趁着云来客栈休息时,冲着和独孤傲雪有几分情,到独孤家去逛逛,怎知,家里的亲戚来访,把所有的小孩子丢给她照料;一时之间,她竟成了孩子王,每天只能和他们放放鞭炮、逛逛街。最令她痛苦的是,身边还跟着一个大跟班——阿政表哥。

  几天不见独孤傲群,真的好想他。说不定他正和那叫什么殷若肪的富家女打得火热呢,真是太令人嫉妒了。如果,她就因为得当这群孩子的临时娘,而断送了她的姻缘的话,她一定会痛打他们一顿。她想着。不由得对着眼前跑来跑去的六、七个孩童长叹一声。

  “唉!我什么时候才可以见见独孤?看来,我的幸福,就要断送在这群小表和那个阿政表哥的身上了!”

  阿政表哥远远地就见晴晴一脸的哀伤,赶紧跑向她身边,充关怀地问:“晴晴表妹,你怎么了?”

  云晴晴心虚地道:“没…没什么。”

  她一抬眼,正好看见阿政表哥,更是无奈,不过,她仍表现得很镇定地齿一笑,那珍珠似的贝齿教阿政表哥看得更是入

  阿政表哥从小和他的晴晴表妹便是青梅竹马,这次晴晴能回家过年,除了云大富之外,最开心的就是他了。虽然,云晴晴的心里根本没有他这个人的存在,但他仍夜企盼着她能早回家和他团聚,说不定哪天,云晴晴该嫁人时,他就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娶她过门呢。

  因此,只要她稍微愁眉不展,他就会一副感同身受地问东问西,有时候,倒使云晴晴心情更是跌落了谷底。

  “晴晴姐姐,我们再来放鞭炮嘛,好不好?”其中一名孩童拿着鞭炮和香,来到她面前。

  “放鞭炮?放什么鞭炮!小孩子应该好好读书才对,干什么那么不长进,放什么鞭炮嘛!”云晴晴双手,又气又哀怨地道。

  阿政表哥看了晴晴一眼,看她一副提不起劲的样子,连忙替她挡驾,叱道:“对呀!快走,别吵你晴晴姐姐了。”

  孩童们先是一怔,随即叫喊着:“那么凶,难怪晴晴姐姐会被独孤家的少爷拒婚!”

  “你们这些小表,从哪儿听来的?”她没好气地道。

  对晴晴不敬,就是对他不敬!阿政表哥脸色一垮,双拳一握,便对着那些孩童们威胁似地叱道:“你们不可以胡说!”

  “现在朝阳镇上,没有一个人不知道晴晴姐姐因为又笨又不够漂亮,所以被独孤世家的少爷拒婚的事!”

  天!这真的是会跟着她一辈子的噩梦!云晴晴在心理惊呼。“这…”阿政表哥连忙替晴晴解危。“那个姓独孤的家伙没眼光!晴晴若是嫁给他,才是一枝鲜花在粪上呢!是不是?晴晴!”他转头,望向云晴晴。

  她连忙点头,故作愤怒地道:“喂!你们这些小表,好的不学,尽学一些坏的。”她眯着眼,斜睨着他们,以着半威胁的口气,又道:“不准再说我不漂亮了,知不知道?”

  “除非,你替我们放烟花,我们就不说。”

  哼!这群趁火打劫的小孩,真不可爱!算了!还不就是点个火罢了!云晴晴想着。

  “好,成。”她气鼓着腮帮子,抢过孩童手上的香和鞭炮。

  原以为点鞭炮是一件简单的事,但是当她将鞭炮放在地上,想要燃起火时,双手却不由自主地颤着抖。

  “晴晴表妹…”阿政表哥在一旁,看着她直发颤的手,心里涌起了不好的预感。

  “晴晴姐姐,你行不行?”孩童们远远地喊着。

  她狠狠地回头,冷然笑道:“我那么聪明,当然行了!”

  好不容易,将鞭炮的炮点着了,然而,却才一眨眼的工夫;已见冲天炮就在云晴晴还来不及跑时,往她身上飞窜上去…

  “呀!”

  她吓得花容失,一个脚跟不稳,她踉跄地往后退了几步,眼看就要摔得四脚朝天了…

  “晴晴表妹!”

  “晴晴姐姐!”

  一旁的阿政表哥和孩童们也为之一震,同时齐口惊呼。忽地,一双大手及时搂住她的肩头,揽住了她往后倾的纤;同时,她也赶紧伸出玉脂双臂,盘勾住那人的颈肩,免去了跌得头疱的下场。

  躺在那强而有力的臂弯里,她惊愕地睁眼,正好和一张冷酷的俊脸对视…吓!独孤…独孤傲群!

  云晴晴和众人突地一愣,一时之间,现场静默,直到了独孤傲群微蹙眉峰,似冰的眸光里含着一丝怒意,道:“你这傻瓜,真会惹麻烦!”

  “我…”她视着他苛责的深眸,错愕得说不出话来,此时,她只觉心口怦怦地跳着,双颊也悄然染超了一抹酡红。

  “傲群,你可以放开她了!”始终立于一旁的大美人——殷若舫,连忙上前提醒独孤傲群。

  独孤傲群神情冷然地望着臂弯里的云晴晴,道:“你好重。可以起来了吧?”

  云晴晴她定睛一看,赫然注意到独孤傲群身旁的大美人,看来,她就是袁杰所说的殷若舫。

  果然是个大美人!没想到,殷若舫比她想像得好看了几百倍。瞧她狐媚的大眼、樱红的丰,再加上那玲拢有致的身材,哇噻!真的会让女人嫉妒、男人鼻血;反观她自己,…唉,真想死了算了。

  不过,当地想起了眼前这俊得要命的独孤傲群,她又燃起了斗志,顿时只觉心有不甘,实在不愿放手。

  她反而更勾紧了他的颈肩,猛力地摇头,咬着下,低语。“我不要!”

  她真的不想放手,她害怕她一放手,独孤傲群又会从她的指间溜走,而他身旁的那个大美人就有机会着他。

  独孤傲群凝视着她,心里却不知不觉地涌入了一丝不舍…呃!难道他也有几许的私心,教他不舍放开她吗?他的眸光转为了深沉。

  正当殷若舫气极败坏地正要对云晴晴发飙时,阿政表哥已回过神,远远地冲过来,吼着:“独孤傲群,放开她!”

  他说着,一颗拳头也跟着就要挥了过来,殷若舫见状,赶紧冲向前,想以身子替独孤傲群挡住这一记拳。

  独孤傲群眼明手快,连忙将云晴晴放开,俐落地拉着殷若舫侧过身。

  冲得过猛,眼看着独孤傲群和殷若舫闪过了身,阿政表哥来不及收手,已被独孤傲群一把抓住了他击而来的拳头,接着往前使力一拉,只见阿政表哥重心不稳下,往正要落地的云晴晴身上扑了去。

  一时之间,只见两人双双跌在地上哀叫。

  “啊!好痛!”

  托阿政表哥的福,云晴晴这是躲不了**着地的下场。

  “晴晴,你没事吧!”阿政表哥回过了神,连忙问着被他在地上的云晴晴。

  云晴晴忍着痛,摇头道:“我…没事。”其实,她已痛得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了。

  殷若舫抬头望着独孤傲群,柔声道:“傲群,谢谢你救了我。”

  说完,她篁忌洋洋地低头,望着正也抬头,一脸忿懑而无辜的云晴晴,若舫的眼眸里全是胜战的得意。

  看了殷若舫那骄傲的样子,就一肚子气。云晴晴又气又委屈地撇转开头,正好对视向独孤傲群始终深沉的双眸,而那双深眸正也注视着她…

  就在这一瞬间,云晴晴似乎看见他眼里的关怀…呀!懊不会又是她自作多情或是眼花了吧?

  正当她想要看清那双深眸里的含意时,独孤傲群已抬起脸,眸光冷扫向远方,道:“若舫,你不是要看花灯吗?”

  “是呀!”殷若舫连忙点头,接着又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你…不是不去吗?”对于他突然改变的决定,她深感意外而惊喜。

  任谁也猜不透他冷峻的眼眸里的心思。他淡然道:“你是独孤家的贵客,我没有理由拒绝。走吧!”

  说完,他转身就要离去。殷若舫从幸福的欣喜中回过神后,连忙紧跟在他身旁、寸步不离。

  哼,独孤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和殷若舫这个大美人去看花灯。看来,那一瞬间疾闪而过的关怀眸光,果然是她自作多情,看走了眼,怎么看独孤傲群都不可能会对她施舍一点关怀!云晴晴想着,忍不住心里的阵阵痛。

  眼看两人转身就离去时,云晴晴心痛地望着他们的背影,故意放声喊:“阿政表哥,你不是要带我去看花灯吗?”

  “我?”阿政表哥惊呼,直到晴晴用手肘推推他的肚子时,他才回过神,连忙也笑道:“对对对,走!我们也去看花灯!”

  殷若舫嗤笑一声,摇头道:“哼!他们这两个傻瓜真爱学人!傲群,你说是不是?”

  云晴晴一定会跟着去,这完全在独孤傲群的预料和掌控中,他一点也不会觉得惊讶。

  殷若舫只见独孤傲群沉默不语的模样,却丝毫没发现,云晴晴开口时,他的侧脸,正隐忍着个抹深浓的笑意…

  ¤¤¤

  大街小巷里,张结了各式花灯,一时之间,整个朝阳镇隐没入了灯海中,将元宵夜点缀得有如白昼。

  穿梭在花灯里,云晴晴和阿政表哥尾随在独孤傲群和殷若舫的身后,然而两人所注意的地方却大不相同。

  当然,云晴晴醉翁之意不在酒。她以高挂街头的花灯为掩护,拼命紧跟在后,监视着独孤傲群和殷若舫的一举一动;阿政表哥则忍不住被缤纷炫丽的花灯灯海所吸引,看得目不暇给,啧啧称奇。

  “哇!晴晴表妹,你看,好漂亮的花灯啊!”阿政表哥提着花灯,自我陶醉了起来。“真没想到,我可以和你一起看花灯,这是我梦寐以求的心愿,终于实现了…晴晴…”

  怎知,他才一转头,云晴晴已紧跟独孤傲群身后追去了,他来不及难过,赶紧也跟上前。

  独孤傲群和殷若舫是一对天造地设的俊男美女,所到之处无一不引起动。

  云晴晴亦步亦趋地愈走愈近。最后,根本已经近到离独孤傲群身后不到一步的距离。然而,走得愈近,她愈清楚地看见殷若舫正挽着独孤傲群的手臂…哇!太可恶了,居然如此的光明正大,无视于她的存在。

  云晴晴跟踪得太不高明了,轻易地让殷若舫发现身后那道鬼祟的身影。

  一定要摆这个人的程咬金。一想完,殷若舫便故意放声道:“傲群,我好累喔!你扶着我走,好不好?”

  独孤傲群也早就料到云晴晴会跟着他们,起先并不以为意,不过她跟踪的技巧太不高明了。在赏灯时,不难发现花灯灯海里隐约跳动的人头,想要忽视也难。

  或许是为了让她知难而退,也或许是故意试验这精力充沛的云晴晴接下来的反应,他竟也就很配合地勾起了人的笑容,佯装乐意地点头道:“荣幸之至!”

  哇!眼看独孤傲群的手就要揽住了殷若舫的纤…不行!一定要设法分开他们。念头一闪,正好阿政表哥走到她身旁来,二话不说,她一把抢过表哥手上的花灯,并拉着表哥的衣袖,故意往前嚷着:“哇!表哥,你看,前面的花灯好美呀!前面的,请让让,请让让。”

  她一边说,一边提着花灯,拉着阿政表哥的衣袖,故意将花灯往前一抵,同时也将错愕的独孤傲群和殷若舫隔开。

  “你!”一路跟着这个程咬金,已经够大煞风景了,现在这个程咬金居然破坏她的好事,更是不可原谅。殷若舫怒视着她,隐忍住腔的怒火。

  不理会殷若舫责难的眼光,云晴晴和阿政表哥已大刺刺地从两人之间的隙钻了过去。

  “呀——”

  就在她从独孤傲群身边掠过时,她的手腕竟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手箝箍了住,同时阿政表哥的衣袖,也从她的手心里滑开。

  她惊愕地望着凝睁着正抓住她的手的独孤傲群。

  “独孤…”

  他不悦地道:“你这跟踪人的伎俩,既不高明又不光明正大。若不想惹人厌的话,就趁早回家睡觉去。”

  天!从他冷若冰河的双眸里看来,他真的不高兴了。难道,他的不悦全是因为她破坏了他和殷若舫的美好气氛吧?云晴晴兀自猜想着。

  然而,她却完全料想不到,独孤傲群的不悦,来自于见到她竟在他面前,拉着阿政表哥的衣袖…这一点,恐怕连他自己也说不上理由的吧!

  “我…只是…”她支吾了半晌,闭紧双眼,提起须的勇气,一股作气地嚷道:“我只是想跟你一起看花灯嘛!再过几天就得回书院上课了,我希望这二十天的日子里,能有段难忘的回忆,难道你就真的那么小器吗?”

  他小器?小器的话,他就不会当着她的面前,答应殷若舫的邀约。她真是个傻瓜,若不是为了要成全她,省得她老是可怜兮兮的,他才不会把时间浪费在看花灯上。而今,她竟误解了他的好意。独孤傲群心里的不悦更深了。

  “你还真烦人!看来,不陪你看花灯,你还真不死心。”他低声说着,随即转过身,对一脸心痛的阿政表哥,道:“借你表妹一下,我们有点私事要处理,麻烦你替我送殷姑娘回独孤家。”

  说完,不等殷若舫和阿政表哥有所抗议,他已一把抓着错愕的云晴晴往花灯灯海里走去。

  “傲群,你怎么可以把我丢给这种人——”

  “喂!你这小子,居然把我表妹带走——”

  回过神,殷若舫和阿政表哥同声喊去时,已不见独孤傲群和云晴晴消失在灯海里的身影。两人又是气愤又是委屈地对视一眼后,轻哼了一声,各自转身离去。

  摆了两人,云晴晴终于一偿所愿,能和独孤傲群一起走在花灯下,仿佛这个世界就只剩他们两人了…

  苍天啊!我是不是在作梦?若不是,请让时光就这么停止吧!云晴晴诚心祈求着。

  忍不住抬头望着那冷然远眺前方的侧脸,一切是如此的真实,她真的觉得好甜蜜,即时只是默默地跟在他身旁,也是一种喜悦。

  走着走着,在路旁有个猜灯谜的摊子。摊子的老板指着摊子前的一名长得很像书凯子的书生,对着人群喊着:“快来猜灯谜呀!这是我们龙峡镇的才子贾聪明,几年来,打遍天下无敌手,荣获我们龙峡镇的‘灯谜王子’的称号。其聪明的程度、才学的造诣,恐怕连贵镇镇上的烟波钓叟书院里的榜首也比不上呵!想要跟才子贾聪明对抗的人,就请付一两银子,上擂台来较劲。”

  说着,老板自以为是地和那名叫贾聪明的书凯子,好笑了起来。

  云晴晴义愤填膺地怒道:“独孤,他不仅在侮辱朝阳镇,更是在贬低你,我们去拆他的招牌!”

  云晴晴提议完,就拉着独孤傲群往摊子前挤。

  她对着老板,喊着:“老板,你真会说大话!我们要折了你的招牌!”

  “喂!丫头,你在胡说什么?有种就上来比试比试!”停顿须臾,他冷笑着又道:“只是,怕你输不起呵!”

  她瞪大了晶莹的双眸,问:“输不起?你这是什么意思?”

  老板的眼睛贼贼地眯成了一条线,道:“若是你赢的话,我马上奉送你一百两银子;若是你输了,嘿…你就得付我一百两银子,这恐怕是你一辈子都还不起的呀!”

  “这…”被地说中了,她果然开始犹豫了。

  正当她举棋不定时,独孤傲群已冷冷地道:“好,成!不过…”停顿须臾,他的角勾起一抹令人不寒而栗的冷笑,才又道:“一百两银子大小意思了,一点也不刺,不如…来赌大的。”

  老板惊愕地望着眼前这冷做的男人,不由得颤声问:“你…你想赌什么?”

  独孤傲群清晰有力地道:“我看,就赌一百两黄金!”

  哇!大手笔!云晴晴、老板和他的同夥贾聪明无不发出惊叹声。此时,围观的群众已经愈挤愈多,似乎将整个赏灯的人全都吸引了过来。

  “这…”老板和卖聪明对视了一下,又一脸诈地笑了起来。“好!若大爷有此雅兴,我们就这么说定丁。”

  随即,在众人屏息下,独孤傲群和云晴晴已坐在擂台上的桌椅前,准备和贾聪明展开一场猜谜大战。

  老板在花灯下取下了一张张写有谜题的红纸,开始问着:

  “各位听好了。‘四个不字颠倒巅,四个八字紧相连,四个人字不相见,一个十字站中间。一字。’”

  正当云晴晴愣吓一旁时,贾聪明已接收到老板的眼神暗示,不假思索地摇动手里的摇铃,道:“是米字。”

  “答对了!”老板大叫。

  哇!真厉害。云晴晴不由得在心里惊叹。她担忧地望向独孤傲群,只见他仍一派悠闲地坐在一旁,一副事不关之的模样。

  老板得意地又问:“商虞有,尧舜无;商周有,汤武无;古文有,今…”

  “当——”的一声,老板未说完,云晴晴已紧张地摇动手里摇铃。

  “请回答!”老板故意不继续说完,着她回答。

  天晓得,她根本不知道答案,何况老板还没将问题问完,要猜恐怕也猜不出来。

  “我…”她心里一阵忐忑,正当她要开口胡谄个答案时,独孤傲群已按住她的手腕,替她答道:“是口字。”

  “你!”这样也能被这小子猜中!老板一惊。须臾,才撇嘴道:“你答对了!”说不定是被这小子蒙中的。

  他不信地又问:“好,再来一题。听好了!‘三人同去看花,百友相逢共一家,禾火二人相对坐,夕阳桥下一对瓜。请打四字。”

  正当贾聪明和老板互施眼色时,云晴晴已迅速摇铃,但开口回答的必然还是独孤傲群。只见他毫不犹豫地答道:“是、夏、秋、冬。”

  哇!才一贬眼的工夫,他已回答了出来,又快又好,不由得令老板和贾聪明冷汗直,看来,他们是遇到了强手了。

  就这样一来一往地,经过一番战,双方形成了拉锯战。

  “好了,接下来是最后一题了…”老板紧张兮兮地念着,仍不忘对着贾聪明挤眉眼的。

  紧接的最后一道灯谜,也是定夺胜负的关键题。虽然方才几道灯谜下来,贾聪明虽略失了优势,不过,只要他答对了,仍可让他咸鱼翻身,后来居上。

  这一百两黄金,绝不能让他溜掉。贾聪明额上冒着冷汗,绷紧了神经,紧握着手上的摇铃,一副蓄势待发的认真模样。

  老板着气,道:“听好了,请问…”顿了顿,老板才又问:“下楼来,金钱卜落,问苍天,人在何方?恨王孙,一直去了;詈冤家,言去难留;海当初,吾错失口;有上,无下;皂白何须问,分开不用刀,从今不把仇人靠,千里相思一撇清。请打十字。”

  话语甫落,云晴晴已经紧张地摇动着她手上的摇铃,怎知这个摇铃之前已被老板动过了手脚…只见摇铃被她大力地一摇,铃钟里的铁丸立即飞了出去,不偏不移地打在老板的头上。

  或许是报应吧!遭铁丸一击的老板顿时觉得一阵晕眩“砰”的一声,便呈大字型地昏倒在擂台上。

  “呼!既然老板昏倒了,就当作是我们赢吧!”云晴晴兴奋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不…不行!你们既然摇铃,就该回答。若答错了,就算我赢!”贾聪明没有老板暗示他答案,他根本不知答案为何,所以只好耍赖。

  “算你赢?有没有搞错啊?”云晴晴指着他,怒骂:“我们的分数嬴你一大截,于情于理,当然都算是我们赢,各位乡亲父老,你们说是不是?”

  “对呀!对呀!”围观的人群顿时一阵哗然。

  “你!”贾聪明也不甘示弱地跳起来,气极败坏地指着她,说不出话来。

  “别吵了!”独孤傲群大喝一声,全场顿时鸦雀无声。见众人静默了下来,他才缓缓道:“哼!其实,谜底很简单。”

  “意?那你说啊?”贾聪明垂死挣扎着。“若你猜对了,就真算你嬴!我也输得心服口服。”他就不相信,这么一大串的灯谜,也有人猜得到;若真答对了,他也无话可说了。

  “独狐,加油!”云晴晴紧张地望着气定神闲的独孤傲群。

  就大众人屏息时,独孤傲群冷笑了一声后,随即抬眼怒视着贾聪明,缓缓地道:“听好了,谜底就是——一至十。”

  “呃?一至十?”贾聪明一怔,连忙走向老板身边,将他手心里的红纸一掀,果然,意纸清楚地为着:

  谜底:-、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贾聪明垂头丧气地道:“你…赢了!”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将装了黄金的木箱搬到了独孤傲群面前。

  顿时,四周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和叫好声。

  “哇!独孤,你好喔!”云晴晴欣喜若狂地叫着。

  独孤?

  贾聪明骛愕地望着眼前高大英俊的男人,不由得问:“呃…你就是独孤世家的…”能看见仰慕已久的偶像,他差点高兴得说不出话来。

  独孤傲群不理会他,只是沉声地道:“这些黄金,你留着吧!下次,不准你们再来朝阳镇骗钱了,明白吗?”

  独孤傲群近似命令的口吻,是不容违抗的。

  “是是是,我们不会再来的。谢谢独孤公子、谢谢…”贾聪明感激至极,趴在那装黄金的木箱上,忍不住落下了感动的泪水。

  云晴晴连忙补充道:“还有,不准再贬低独…呀!独孤,等我啊——”

  还没说完,独孤傲群已转身离开,她只好赶紧追上去。

  离开了繁华的花灯市集,两人一前一后走向回家的路上。

  月光将两人的影子拉得好长,而她就跟在他的影子后,慢慢地走着,心里却不免一阵感伤。深觉他的背影此时看来,是如此的遥远。她实在不愿永远只是像个影子一样跟在他身后;虽然存在,却永远也没有和他的身体、心灵会的时候…唉!这份寂寞,他可知否?

  想着想着,她的脚步愈放愈慢,愈放愈慢…

  独孤傲群停下脚步,微愠地回头望着她的慢动作,忍不住问:“难道你就不能走快一点?”

  她低着头,猛力地摇头,低语:“不,再走过去就是路的尽头了,难得可以和你正在一起,我不想那么快就把这条路走完。”

  独孤傲群无奈地仰天叹了一声后,低下头凝视着她。“真受不了你!”虽一脸不悦,却还是将步伐缩短了,好让她能一偿所愿。

  新月如钩,星点灿烂,在这样的夜空下,虽然两人始终沈默,但是云晴晴却心有悸动。她难得可以和她身旁这个冷傲的男人并肩而走,呼吸着围绕在两人之间的空气…  WwW.baMxs.cOm
上一章   追夫小娘子   下一章 ( → )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钟羚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追夫小娘子》在线阅读,《追夫小娘子(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追夫小娘子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