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夫小娘子》第六章及《追夫小娘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追夫小娘子  作者:钟羚 书号:8335  时间:2017/1/29  字数:10628 
上一章   第六章    下一章 ( → )
  没几天,独孤傲群住进白虎阁,准备承袭书院上乘兵法的消息已传遍了整个书院。每个人都一致认为,这兵法的传人非独孤傲群莫属,唯独云晴晴坚持反对,当然,她不否认,这完全是出于她自己的私心。

  云晴晴无心聆听夫子讲课,一脸失魂落魄地紧盯着她温润的掌心,动也没动。

  “晴晴、晴晴。”

  发愣了好半天,在宋可琦的叫唤下,她才有了知觉。“呃,什么事?”

  “你又在想独孤了?”宋可琦没好气地道。“我看,你和他是不可能有结果了。我劝你,还是早点死了这条心算了。”

  “真的没救了吗?”云晴晴黯然地低下头。

  “等等!我还有最后一个方法,你要不要试一试?”宋可琦忽地想起什么似的,贼贼地道。

  “快告诉我,是什么方法?”云晴晴连忙问。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她就不会放弃。

  宋可琦一副神秘兮兮地张望了四周后,从带里掏出一条红线递给了云晴晴,然后抑声道:“喏!就是这个。”

  “就是这条红线?”云晴晴接过红线,不明所以地问。

  “你别小看这条红线,这可是我去年到月老庙求的姻缘线。”

  云晴晴惊呼。“这是你到月老庙求的姻缘线!”

  “嘘!”宋可琦连忙将食指竖在边。“小声点啦!”她环顾四周后,才又道:“再过几天就是七夕节,你到月老庙去求个姻缘线,到了七夕当天,在月下,将这姻缘线的两端分别系在你和他的小指上,就有希望共结连理了。”

  “真的?”仿佛重燃了希望,云晴晴难掩欣喜地低喊了声。

  “嗯!不过每年抢求姻缘线的姑娘们可多了,我们要趁早去求才好。”

  “好,我迫不及待想去了,不如就明早吧!”云晴晴提议。

  宋可琦点头。“好!就这么办了!”

  笑颜逐开的云睛晴紧握着手心里的红线,期盼着这最后的一线希望了…

  ¤¤¤

  隔天一早,两人便万分兴奋地下山,来到了镇上的月老庙。

  再过几天就是七夕节了。镇上许多未婚的姑娘们一早,便将月老庙挤得水不通,想要求得姻缘线,果然如宋可琦所说的困难至极。

  这是云晴晴十七年来,第一次上月老庙。只见月老庙里香客如云、烟火袅袅,一条条的红线就系挂在神龛上。

  就在她看得眼花时,忽地,眼前面走来一个大美人,她惊诧地喊道:

  “呀!殷若舫!”

  “云晴晴!”

  云晴晴和殷若舫同时惊愕地张大了眼,喊出了对方的名字。

  “你怎么也来了?”云晴晴喊着。

  “只有你能来吗?”殷若舫狐媚的大眼睨着她。

  云晴晴瞥见到她手里的红线,惊呼:“你…你求到了?”

  殷若舫冷冷地一笑,道:“当然,我这条姻缘线是靠我们殷家的关系,想求条姻缘线还不简单吗?倒是你…”她停顿了一会儿,故作同情着,叹道:“唉!就可怜了,能不能求到还是个问题,不过据刚才这里的庙祝对我透,看来你们这些慢一步的人,得再等一年喽!”

  “你胡说,我才不相信。”云晴晴怒视着她。看到殷若舫那股骄傲的神态,她就一肚子气。不过话说回来,她真的好担心求不到姻缘线,这么一来,她连最后的一丝希望也然无存了。

  殷若舫嗤笑道:“不信?那你就慢慢排喽!反正你也不会是我的对手,七夕当天,我会用这条姻缘线,将傲群牢牢地绑住呵。”

  “你——”云晴晴气极了,随即,她脑筋一转,故意提高八度音,放声大喊:“什么?你说,只剩你这一条了…”

  她的话一出口立即引来众人的注意力。

  殷若舫环顾四周,赫然发现众人正虎视耽耽地望着她手中的红线,连忙紧张抑声道:“喂!云晴晴,你在胡说什么?”

  怎知,云晴晴等她一问完,便大声地又喊:“哇!你太大方了吧!你居然说,你要把这最后一条姻缘线送出去,谁抢到了就是谁的!”

  话语甫落,围观的众人开始蠢蠢动,一步一步地靠近殷若舫…

  “各位,别…别过来…我可没这个意思啊…”望着缓缓围向她的人群,殷若舫开始冒冷汗了。

  不过此时,谁还顾得了她说什么了?望着“最后一条的姻缘线”众人立即一涌而上,在没入人群前的那刹那儿,殷若舫哀叫一声。“哇!云晴晴,你给我记住…”随即,连声音也隐没在人群里了。

  云晴晴和宋可琦同时对她扮了个鬼脸,笑道:“活该!”

  解决了骄傲如孔雀的殷若舫,云晴晴总算得以松了口气,继续排队,等待着求上一条姻缘线的喜。

  她紧闭双眸,双手合十,虔心诚意地祈求着。“月下老人,小女子云晴晴真的很喜欢独孤傲群,看来这辈子是改变不了了,若您也看好这段姻缘,就请将姻缘线赐给小女子吧!”

  ¤¤¤

  终于,等到了七夕节了。

  或许是云晴晴的真诚感动了月老吧!在冒着夜风,排了一天一夜的队,终于抢先在隔天一大早,月老庙的大门开启的那一刻,求得了姻缘线,不过却使前阵子才稍有起的风寒又加重了。

  躺在病榻上,她的双手里仍紧捏着整整排了一天一夜才求到的姻缘线,忍着身体的不适,喃喃说着:“今天是七夕了,我要…把姻缘线…给独孤…”

  这条代表她心意的姻缘线,她一定要亲手交给他。

  独孤傲雪从忠伯手上接过巾,轻轻覆在她额上,隐住眼眶里的泪水,没好气地道:“你真傻,都病成这样了,还挂念着那个没良心的家伙。”

  她虚弱地道:“不能怪他,是我…是我自己一厢情愿的。”

  “虽然我也很希望那无情的家伙,能稍微喜欢你一点,不过,都到这个时候了,我也不得不死心了,我看,你不如将姻缘线给其他值得你爱的人吧!”傲雪心灰意冷地劝她。

  晴晴的确是好女孩,原本只想利用她爱独孤傲群的心和热情,来融化冰山的…独孤傲雪也不得不对她另眼看待。

  让这么一个对爱情执着的小姑娘受折磨,是不公平的,而独孤傲群那个冷若冰霜的家伙,竟然以如此冰冷的态度对待她,就算她再对爱有着不可思议的热情,也不起一再地碰钉子,如此下去,只会渐渐浇熄她体内的热度,到时恐怕会两败俱伤。

  云晴晴失落地笑道:“如果真能死了心…就好了。”

  她也想改,免得自己到处碰壁,碰得连心也渐渐碎了,不再坚强,但是感情的事是如何说放就能放,毕竟她不是那种对感情那么想得开的人。明知道,独孤傲群是座拒绝融化的冰山,再碰下去,她的心一定会被冻得遍体鳞伤。然而,当她惊觉一切时,她的双足已被冰封在冰山上,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

  “晴晴,像你这么好的女孩子,只能怪我们家的那家伙太笨了,连这么好的姑娘在他面前,他也无动于衷。”独孤傲雪实在不知要如何劝她,看来,她真的太爱那无情的家伙了。她感慨道:“真是落花有意,水无情,忠伯,你说是不是?”

  总管忠伯在一旁道:“小姐,你也不能全怪少爷呀!少爷条件那么好,选择自然就多了,依我看,少爷是宁缺毋滥啊!值得嘉许才是。”

  宁缺毋滥!云晴晴听了,差点没跌下

  或许是受了少爷先前的“拒婚事件”影响,忠伯打从第一次和云晴晴见面时的对立后,对她的评语就没有客气过,这一点,云晴晴也明白。

  “是呀!”云晴晴黯然地自语。“独孤他的条件那么好,我的确配不上他。”

  看她对爱情这么沮丧,倒最头一回。

  独孤傲雪和忠伯互视了一眼,道:“忠伯,你给她的打击太大了。”

  忠伯笑道:“孺子可教也。她终于顿悟了。”

  “她可能病太重,神智不清了,咱们就让她好好休息吧。”独孤傲雪替云晴晴着好了棉被道:“晴晴,你好好休息,晚一点,我再来看你。”

  云晴晴点点头,直到他们出了房间,关上了房门,正当她决定好好休息时,忽然惊觉到她手里仍紧捏着的姻缘线,心头不由得涌起一丝依恋。

  姻缘线!她费了千辛万苦求到了姻缘线,不就是为了等到七夕节这天,能在月下和独孤傲群共系此线吗?况且,这是她最后一丝希望,她不想试也不试就放弃,若真在此时就放弃了,她一定会恨自己一辈子。云晴晴想着。随即奋力地撑起疲累的身子下

  “我一定要将这条姻缘线交给他,即使他真的不接受,我也要他亲口告诉我,我才能死了这条心!”她自语着。

  望着窗外渐落的夕阳,怀的爱意化为坚决的勇气,她决定去书院的白虎阁找独孤傲群…

  ¤¤¤

  或许,今天是她最后一次的机会了,云晴晴担心不已。索,在脸上略施了些脂粉,额间还沾了朵红梅花瓣,是当下时兴的“梅花妆”并特别换上了一袭粉红色的纱质的衣衫,和在裙摆间描金绣花的同罗裙,衣衫下若隐若现的雪白色脯上,是一件桃红色的襟帷,衬托出她红润娇俏的脸蛋和婀娜的身段。

  她强忍着身体的不适,来到了白虎阁,才发现独孤傲群竟然不在,只好站在回廊上等他。

  虽然独孤傲群不在,不过从他门窗上挂的姻缘线,不难发现,她的情敌多得数不清。闲来无事,仔细算算光是门栓上就系了四十二条的姻缘线,何况是加上窗户上的呢!想想,书院里的女学生包括她也才七十多人,而这里却已系了超过一半的姻缘线,霎时,她的心里涌起了一丝丝的妒意。

  原本打算将所有的姻缘线扯下,然后偷偷丢掉。不过,这是君子之争,若真丢了它们,恐怕就大小人了。费尽了多少理智,-她才忍下了那股冲动。

  为了不使自己的姻缘线和别人的搞混了,她索将自己头发上的彩缎解了下来,绑在姻缘线上。她很满意地想着,这么一来,自己诚心求来的姻缘线,就不会和别人的混在一起,当她将红线系在独孤傲群的手上时,才不至于把月老搞糊涂了!

  望着书院里成双成对,在月光下的情侣,心里是如此的感慨啊!再加上今天又是七夕,这种气氛,就更觉得感伤了。

  她望着回廊外模糊不清的夜景,喃喃道:“独孤,你到哪里去了?哈——啾!”看来,风寒愈来愈严重了呢!

  时光轻轻地流逝,月亮也高挂土树梢了;云晴晴也从栏杆上倚向了门上,再从门上移向石阶上,最后,索坐到了门口。

  等了这么久,该不会独孤他真的去找那个殷若舫了!念头一闪,云晴晴先是一怔,随后,甩甩头,告诉自己,不!不会的,他不可能去找殷若舫…可是殷若舫这个大美人,任哪个男人都拒绝不了她的…

  呀!我的心好痛!云晴晴深觉自己的心口像被刀子划过般的疼痛。

  她仰头望着天上那在乌云间忽隐忽现的月亮,一串串伤心的泪水不由自主的滑下。她问向天边。“月老,告诉我,我是不是该放弃他?请告诉我…”她低下眼睑,紧握着手里的红线,喃喃自语:“唉!独孤,看来,今晚我没办法在月下,将这条线在你手上了!”

  忽地,一道身影自回廊的另一端闪了过来,她欣喜地大叫:“独孤!”

  怎知,那人影一靠近她,这才发现在面前的居然是李暄。

  “是你!”

  两人同时惊呼。李暄错愕地看着她。“你怎么还在这?”她看了看两人手中的红线,不由得笑道:“莫非,你和我一样!”

  云晴晴黯然地点头。“嗯!”“我是看开了,所以我只要默默地在他门外上红线,我就心满意足了,可是你怎么还不死心啊?”

  “哈啾!”云晴晴又打了个嚏后,才鼻子,若有所失地道:“如果,今晚没办法将姻缘线系在他手上,我就会死了这条心了。”

  “那,我看你最好死心喽!”李暄感慨地摇头。

  云晴晴一脸无辜地看着她,没好气地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你还不知道?殷若舫老早就将独孤傲群拉走了!”她没发现云晴晴一副愣住的表情,继续又道:“既然那么久没回来,恐怕独孤傲群早就接受了她的姻缘线,两个人月下漫步去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吧!别再等了!”

  难道,独孤真的接受了殷若舫的姻缘线了!她真该就此死心吗?李喧的话像巨一样袭上了云晴晴的心里,更如海水般泛滥了她的眼眶。

  不!在七夕节尚未结束以前,她不愿将自己的爱情绝断。

  她望着手里紧捏着的红线,坚决地抬眼,清晰有力地道:“这是我最后一丝希望了,不管结果是好是坏,都让我等下去吧!”

  李暄望着她坚决的双眸,心口为之一震,是同情地叹道:“唉!你用情之深,连我也不由得佩服。既然你执意等下去,那就好好加油吧!我先走了。”

  说完,李暄便转身离开,留下云晴晴默默地继续等待着奇迹…

  只是愈到了深夜,也愈觉得寒冷。

  云晴晴缩在地上,身子直发颤,嚏声也一个接着一个。“哈啾!炳啾!’如此寒冷的天气,再加上微弱的身躯,很快地,她便倚在门板上,昏沉沉地睡了去…

  或许是生病的缘故,她昏睡到连她左等右盼的独孤傲群终于回来了,也毫无知觉,只觉得夜风中的寒气,让她的身子拼命发颤。

  才一进回廊,独孤傲群便赫然发现这个昏睡在门口的云晴晴。

  呃!这么晚了,她竟然还在这里等他!手里还紧捏着一条红线不放!不自觉地一股暖溜进了他的心里。

  并没有吵醒她的打算,独孤傲群悄然地蹲下身,凝神注视着眼前这张呼吸急促的睡容。不难发现,她精致的五官上略施了些脂粉,让她原本就娇俏的脸蛋更显红润美丽,仿佛一朵红梅。

  他不由自主地伸手轻抚过她细的脸颊,忽地一惊,只觉她的脸颊在夜风的吹拂下,已冰冷至极。可想而知,她在这里已经待上了数个时辰了!是什么力量让她不畏寒冷地等着他?天!他早已知道她对他用情至深,却不知她这小小的身躯里竟蕴藏着足以感动天地的力量!这个发现,又带给了他更大的震撼。

  这傻丫头顶着寒风,就只是为了等他,将姻缘线交给他。真是傻瓜!虽然在他心里是责难,却在同时,油然生起一丝心疼。天晓得,从小到大,他第一次有了如此深刻地对一个女子产生了如此微妙的悸动。

  难掩欣慰,他的角微扬起一抹笑意,忍不住低声喃喃:“没想到,你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傻瓜!”

  语毕,他情不自地将她拥进了怀里。当夜,他决定将他的理智全抛诸脑后,将自己的温热传送给他怀里冷得发颤的小傻瓜…

  ¤¤¤

  不知昏睡了多久,半梦半醒间,云晴晴隐约感觉到,自己那发颤的身子已被紧紧地包裹在温热膛上,接着,她紧捏的姻缘线被走了,并感觉到她的小指上正被系了一条线。

  “独孤,姻缘线…”她下意识地低唤一声,语未歇,她的上他那如海般席卷而来的吻…

  他轻易地挑开她的瓣,攫住她的舌尖,一股温热气息立时窜在她的齿之间,她不由得回以热切的深吻。在不知不觉中,她已陶醉在这股深情意的舌纠间…

  啊!这是梦吗?为何又是那么的真实?若真是个美梦,她还真舍不得睁开眼睛。云晴晴在睡梦里告诉自己,边不由得绽起了一丝甜甜的微笑。

  她并不知道她昏睡时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当隔天的晨曦洒在她的脸上时,她才惊觉到自己已躺在揽翠斋里了,不过,更令她惊诧得差点昏倒的是,那仍被紧捏在手里的红线!

  更可悲的是,红线仍在,可是,原本系在红线上的彩缎却反而不翼而飞了。真是陪了夫人又折兵!

  从那一刻起,云晴晴便像是一缕幽魂似的,无打采地漫游到了书院。

  望着石阶上,一对对同上书院,有说有笑的情侣,看来,昨天刚过的七夕节,的确造就了不少对的佳偶。想到这,云晴晴的心里显得更加沉重了。

  独孤,看来我真该死心了…她凝望着手里没能送给他的红线,难过的泪水盈了她的眼眶。

  李暄和宋可琦远远地便看见愁眉不展的云晴晴,立即冲向她,紧张地问:“晴晴,怎么样?等到他了没?姻缘线交给他了吗?”

  “是呀!你快说嘛!到底你们在月下系上姻缘线了吗?”

  云晴晴缓缓抬起一双盈泪水的眼眸,同时也无打彩地将手里的红线提高,在她们的面前晃了晃后,才暗哑着声道:“可以说是等到了…不过,我却没机会拿给他…都怪我…”说到这,她不低泣了起来。

  “既然等到了,为何没机会拿给他?难道他拒绝你了?”李暄连忙又问。

  等到了?是的,应该算是等到了吧!

  想到昨晚,她真的懊恼不已,原本还强忍着睡意,等独孤傲群回来,没想到竟然等着等着,就在白虎阁的门外睡着了;睡着了还不打紧,没想到自己还作了个美梦,舍不得醒来,甚至还因为梦里的吻,让她陶陶然,也就睡得更沉了。最后,就连独孤傲群送她回揽翠斋,她也一点知觉也没有,还睡得跟猪一样。要不是今天一早,独孤傲雪一脸欣喜地跟她提起,她才知道昨晚是他送她回去,免去她在夜风下冻死的可能——这也是她唯一可以欣慰的事。

  只是,该送的没送成,如今看来,连她最后的一丝希望也没了,她真的得死了这条心了。云晴晴想着,顿时觉得心仿佛要被撕碎了一般。

  她失落地道:“我是等到他了,不过我很不争气,我…我竟然睡着了,而且还梦见了他…”想起了昨晚的美梦,她竟仍感觉瓣上的温热是如此的真实。她羞怯地想着。顿一顿,才轻声道:“我梦见他吻了我,所以…”

  宋可琦惊愕地抢白。“所以,因为你作了个梦,害你白等了一晚,甚至还错失良机!我真服了你!”她拍拍额头,一副快晕倒的样子,又道:“我看你们真的是无缘了!算了!不要为了一棵树而放弃整座森林,你还是另寻目标吧!”

  无缘!另寻目标!扁是这几句话就有致命的杀伤力了。云晴晴更是难过地垂下头。

  望着云晴晴手里的姻缘线,李暄也感慨道:“晴晴,可琦说得对,我看你还是放弃他吧!独孤傲群虽然又英俊又聪明,全身上下没有一处缺点,只能用完美来形容,由此看来,优点多多的他和缺点多多的你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你们别说了,我——”云晴晴低下眼睑,望着手里的红线,苦笑道:“我会…我会放…呀——独孤!”

  她正想挣扎着痛下决定时,竟然看见独孤傲群就从她们的面前走来了,而且身后还紧跟着人的殷若舫。

  “哈啾——”独孤傲群一路上不停地打着嚏。

  殷若舫连忙一脸关心地柔声问:“怎么了?才一晚不见,怎么受风寒了?是不是被人传染了?”

  “被人传染?”他先是一怔,忽然想起了昨晚的那个小傻瓜后,才点头苦笑道:“呵!或许吧!”

  或许是报应!在昨晚无人的月光下,除了他自己,谁也料想不到他竟趁着她睡时,做了什么坏事。向来以冷峻自居的独孤傲群,对自己的失常的冲动,也颇感意外。

  向来冷傲而自负的他,可不希望自己的情绪,史无前例地操控在那傻瓜的手里。呵!看来,他偷吻她的秘密,将永远成为他深埋心里的记忆,他绝不会向任何人提起,包括那个仍不知情的小傻瓜!否则,难保哪一天,他会栽在她的手上!独孤傲群在心里告诉自己。然而,当他想起昨晚的那一吻时,眼眸里不经意地疾闪过一丝连他自己也未能察觉的温柔笑意。

  听见两人的对话,李暄忽感惊愕地喃喃:“呀!独孤傲群怎么也得风寒了?难道,他真的整晚都和殷若舫在月下漫步?可是,他有送晴晴回去呀!是因为昨夜太冷了吗?”

  难道,他真的和殷若舫漫步了一夜,才会受了风寒!听了李暄的话,又加上自己的穿凿附会,顿时,云晴晴更是心如绞痛。

  忽然,她的双手已同时被李暄和宋可琦拉了住,并半强迫地将她拉向独孤傲群的面前。

  “独孤傲群,等等!”

  “又来了!真烦人!”殷若舫冷睨了她们一眼。

  见这三个小妮子竟然莫名其妙地挡住了他的路,独孤傲群没好气地双手环,冷扫了她们一眼后,将视线停驻在云睛晴的脸上。然而,视向她的依旧是冰冷的目光,足以令她的心纠结了起来。

  “有何指教?”他的角微扬起一丝人的狂傲气势。

  “你…你…”看着他眼里散发出魄人的自负,宋可琦的大脑开始紧张地不受控制,支吾了好半晌,竟说不出话来。她连忙推推李暄,道:“李暄,你先…你先说。”

  “我…我…”李暄望着冰雕似的俊脸,心意已经开始摇晃了。

  独孤傲群有些不耐了,他低吼:“快说!”

  他的语气吓得李暄和宋可琦连忙退后一步,同时伸手推了推愣立一旁的云晴晴,嗫嚅道:“我…我们看…还是让晴晴自己告诉你吧!”说完,就把云晴晴推向前。

  始终没有抬头的云晴晴,实在不敢视那令她心碎的冰眸。半晌,她才缓缓地低语:“我…”

  独孤傲群凝望着她失落的神情,眸光悄然转为了深沉。

  殷若舫在一旁冷然地说:“真可怜,瞧你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是不是又想让傲群施舍你一点同情呢?”说着,走到独孤傲群的身边又道:“傲群,别理她,我们走吧!”

  “没你的事,你先走!”他冷睨地对着殷若舫沉声低吼。看来这次,他果然恼怒了。殷若舫连忙闭嘴。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恼怒?他只知道,自己冰封已久的心,竟随着这傻瓜的泪水和言又止牵引着每一神经。难不成,这是偷吻她后的代价?

  他不愿多想,旋即凝望向云晴晴,沉声道:“你,有话就快说!”他微愠地纠起眉峰,吓得李暄和宋可琦连忙躲到一旁,静观其变。

  他竟然还是那般的冷漠无情!难道他一点也不顾念,这可是自他搬离揽翠斋之后,两人第一次面对面的相遇吗?好吧!她认了!他果然对她仍是无动于衷,既然如此,她只能忍痛割爱,让自己别再错爱下去了。云晴晴闭了闭眼,几滴心痛的泪水又不可抑止地滑落了下来。

  深了一口气,她终于仰起了是泪水的俏脸,闪着绝决眸光的泪眼衔接上他惊愕的黑眸,苦笑道:

  “独孤,我承认,我真的很喜欢你。可是,我也知道,自始至终都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当然,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我并不奢求你付出什么。我…”她顿一顿,隐忍住伤痛,噙着泪道:“我保证,以后,我再也不会对你造成任何困扰,从现在开始,我…我对你彻底死心了!”

  说完,她将手里的姻缘线往空中抛去。“啊!晴晴——”在宋可琦和李暄的歉叹下,只见姻缘线恍若断线的风筝,随风漫飞进天空里…

  望着飞远的姻缘线,他心里莫名地沉了下来,不由得低声咒骂:“你真是个傻瓜!”

  任谁也意料不到,当他看见泪眼婆娑时的云晴晴,心底深处莫名地升起一丝心疼;在她告诉他,她决定对他死心时,他心里仿佛被撕裂了一般的痛。他的眸光瞬间由冷峻转为深沉,没有人知道他深邃若海的眼眸里,究竟有何情绪波动。

  宋可琦连忙道:“独孤傲群,你若还有点感情,就表示点意见啊!难道你真的那么没感情。”

  瞬即,一道怔仲的眸光疾闪过他的眼眸,不过在他巧妙的隐藏下,任谁也没察觉。

  他冷冷地望了静立不动的云晴晴一眼。半晌,才漠然地道:“随她!”

  呃!随…随她!这…好冷的口气呀!云晴晴顿时像被打入了地狱一般。

  “我就说嘛!你云晴晴这种小角色,怎么赢得了我这个大美人呢!”此时,最乐的莫过于一旁看戏的殷若舫。

  她明知道云晴晴并非国天香,又非才女,这种小妮子,以她这种才貌兼备的殷若舫是不需要放在眼底的。但却又不知为何,或许说是女人的直觉吧!她总觉得独孤傲群看这小妮子时的神情不大一样,也因此,每每让她在不知不觉中,对这小妮子产生特别的妒意。

  不过,现在从独孤傲群如此冷酷的态度看来,或许她以前太多心了。殷若舫想着,暗自松了口气。

  正当独孤傲群要离去时,他忽地转身,并俯下头,在云晴晴的耳畔低语:“别哭了,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哭起来的样子真难看!”在她未来得及抗议时,他又道:“还有,我倒想看看,你这傻瓜真能对我死心吗?”这其实是一个赌注,不是吗?

  说完,他牵一笑,畔勾勒起一道冷傲而又自负的笑纹。

  你这傻瓜真能对我死心吗?哇!他的话又狠又准地说到她的痛处!被他这么一问,她真的不由得怀疑,自己是否真的能忘却他?

  “你——”云晴晴鼓起了腮帮子,正要抗议些什么时,才发现他已转身,继续朝石阶上方走去了。

  “傲群,等我!”殷若舫连忙追上前去。

  见独孤傲群渐渐走远,李暄和宋可琦连忙凑向前,问:“晴晴,怎么样?独孤傲群跟你说了什么?”

  哼!说什么她哭起来难看…不过,仔细想想,虽然他刚才说的话毫不留情,但是他的语气却是温柔的…这是错觉吗?不!他才不是那么有感情的动物,她不再往自己设下的网里跳了。云晴晴想着,怅然若失地遥望着独孤傲群渐行渐远的背影…  Www.BaMxS.CoM
上一章   追夫小娘子   下一章 ( → )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钟羚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追夫小娘子》在线阅读,《追夫小娘子(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追夫小娘子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