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夫小娘子》第七章及《追夫小娘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追夫小娘子  作者:钟羚 书号:8335  时间:2017/1/29  字数:8316 
上一章   第七章    下一章 ( → )
  梅花树下,漫飞着红色的梅花瓣,恍若是一片片的红雪纷飞。

  原本打算到膳房享用美食的李暄和宋可琦,被云晴晴硬是拖到梅树下,就是为了替她解决…饭盒!

  “饭盒?”李暄和宋可琦望着云晴晴手里捧着,以绢布包裹住的木盒,同时惊呼。云晴晴嘟着嘴,一副无辜地点点头。“嗯!我做的饭盒。”她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地将饭盒打开来。

  “哇!这是什么啊?”

  “看起来不怎么美味!”

  李暄和宋可琦看着饭盒里的焦黑的饭菜,不由得皱着眉,细声地咕哝了起来。

  “你们太老实了吧!这可是我呕心沥血之作,花了我整整一个晚上才做好的,你们到底吃不吃?”她一脸失落地说。

  “我们吃?这不是你特地做给独孤傲群的饭盒吗?”宋可琦对这个饭盒,打算避而远之。

  “一时之间,很难习惯的。”云晴晴低下头,沮丧地道:“我也是做完饭盒,才想到我已经对他死心的事。”

  “做完饭盒才想到?”李暄又惊呼了一声。

  宋可琦没好气地道:“云晴晴,你居然忘记你已经对他死心的事?我真服了你,我看你还真不死心哟!”

  忽地,云晴晴很认真地注视着李暄和宋可琦,道:“我话都已经说出口,不能收回了,也不得不死心了。”

  “别这么认真嘛!”李暄挥挥手,笑道:“我们早就看准了,你对独孤傲群是永远不会死心的。”

  宋可琦接口道:“是呀!你什么都做不好,对独孤傲群死心的事,就一定更做不来了。”

  “不!不行!我要改变自己,所以,我已经下定决心要试着去忘掉独孤了。”云晴晴从带间掏出一封信,一副坚决的模样,道:“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信?”宋可琦惊愕地望着云晴晴手里的信,问:“这是谁的信?”

  “这是阿政表哥写给我的信。”云晴晴黯然地笑道。“他约我出去玩,我已经…答应他了。我想给彼此一个机会,说不定…我能因此忘掉独孤…”

  “晴晴,你这个傻瓜!”李暄大叫。“感情的事情怎能说忘就忘呢?而且,你是那么地喜欢独孤傲群,你不可能忘记他的,如果你接受了阿政表哥,对他也不会公平!”

  “晴晴,别拿自己的感情开玩笑!”宋可琦连忙也道。

  “我没有开玩笑!”云晴晴认真地苦笑道:“我…我想试着接受阿政表哥。我们从小就玩在一块了,他的真心我很明白。他是那样地付出他的真情真意,若是我不接受他,是不是就像独孤一样无情?我了解那种被人拒于千里之外的痛苦,我不希望阿政表哥也跟我一样。”

  “可是爱并非施舍,你若勉强自己,到头来受伤害最大的,还是你和阿政表哥啊!”“可琦、李暄,你们就让我试试吧!或许我…真的能喜欢上阿政表哥也说不定?”她怅然若失地道。

  是的,感情可以培养。或许有一天,她会意外地发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是阿政表哥呢!云晴晴在心里说服着自己。

  “晴晴…”李暄和宋可琦顿时语。看来,晴晴这次是认真的了。

  ¤¤¤

  一大早,书院的玄武殿上的廊柱前,拥聚了不少学生们的观望。

  “傲群、袁杰,你们快来看!”殷若舫将独孤傲群拉进了人群里,身后的袁杰连忙跟上前。她指着贴在廊柱上的告示道:“你们看!”

  独孤傲群冰冷地抬跟,循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告示上赫然写了几个斗大的字:

  本书院将于十后,于玄武殿上,奉办希夷兵法之传人甄选考试大会。会中将甄选出女弟子一名,参加之女弟子,请于即起运向北怪夫子报名。

  将此公告

  院仕梅花庄主

  “就只是甄选大会的告示…有什么特别?”他显得漠不关心。事实上,没有太多事可以让他感到特别关切,除了…算了!他才不想把心思放在那个傻瓜的身上。

  “傲群,我决定报名甄选大会,你说好不好?”殷若舫问着。

  独孤傲群淡淡地道:“这是你的事,不需要问我。”

  “只要你不反对就行了。”她巧笑道。“若能入选,我也可以沾你的光了,这次我是势在必得了。”

  独孤傲群没有说话,而那双深邃的眼眸里,却又似乎隐藏着重重心事。

  忽地,袁杰似乎想起什么似地笑道:“哈!真不知道那个北馆的云晴晴,这次会不会不自量力地报各参加甄选大会?”

  闻言,独孤傲群的跟里疾闪过一丝怔仲。

  “咦!说到她…”袁杰环顾了四周后,着下颚道:“最近倒是很少见到了她,连午膳时,也没看见她再送饭盒来了。莫非…她真的对傲群死心了。”

  “算她识相。”殷若舫冷笑道。“这么一来,傲群也不必担心她老是魂不散了,是不是?”

  说到这,她兴奋地望向独孤傲群。然而,他仍是静默不语,让人摸不透他的心思。

  袁杰也跟着笑了一会儿后,忽地叹道:“不过,也奇怪了,她没有再出现了,倒是让我觉得日子还无趣的。”

  或许是已习惯她那老是跟着独孤傲群的身影,这下突然像消失了一样不见踪影,就连她的笑声也仿佛随风散去了,这样一来,倒让人觉得好像身边失去什么似的,不习惯的。袁杰纳闷地想着。

  “无趣?”殷若舫嗤笑道。“被她吵久了,难得有了清闲的日子,不是很好吗?”接着,她又对着独孤傲群道:“傲群,她终于对你死心了,这么一来,我就放心了。”

  独孤傲群的眉宇间纠结着,目光缥缈地凝睇着廊柱上的告示,心思却也在同时飘向了远方。

  她真的对他死心了吗?天晓得,他只觉得口窒闷,一点没有欣喜的感觉,反而…是一股强烈的失落感…

  “独孤、独孤…”袁杰小心翼翼地喊着,直到他回过了神,他才不敢置信地惊呼。“独孤,你刚才…在发愣呀!”

  “发愣?”他冷笑着问道。“这很奇怪吗?”

  “别人就不足为奇,但是…这是我认识你以来,第一次发现你想一件事情,想得这么入神。”这真是史无前例的重大发现!袁杰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

  “哦?是吗?”独孤傲群虽表面上不以为意地应了声,心里却是暗汹涌。

  她真对他死心了?该死!他原以为那傻瓜只是说说罢了,没想到她居然能说到做到!莫非,这场赌局是他输了?

  袁杰一眼望去,远远地便看到那个老爱和他斗嘴的宋可琦,和老爱凑热闹的李暄。他低喊:“宋可琦和李暄!”

  “独孤傲群!独孤傲群!”宋可琦和李暄喊着。

  独孤傲群和殷若舫循声望去,便见两人正朝他们快步走来。

  “看来,想摆她们,还真难呀!”殷若舫不悦地道。

  “独孤傲群!”宋可琦和李暄气吁吁。

  “怎么?;云腈晴还不死心吗?找你们两人来当说客?”殷若舫冷然问道。

  宋可琦不理会她,迳自对撇转开头,不愿正视她们的独孤傲群道:“别怪我们没有…没有告诉你,晴晴她…”说到这,又气不休。

  晴晴!独孤傲群这时才直视向两人,低问:“她怎么了?”

  李暄接口道:“她…她没来书院。”

  “没来书院?”独孤傲群先是一怔,继而又恢复一派冷淡地道:“她没来书院,跟我有什么关系?”

  哇!果然是个冷漠的家伙!宋可琦在心里惊呼。“是呀!这跟傲群有什么关系?”殷若舫对她们扮了个鬼脸后,柔声地对独孤傲群道:“傲群,我们走,别理她们。”

  他点头,转身就要离去,背后却传来宋可琦扯开喉咙的声音。“晴晴和阿政表哥下山去了!你再不去找她,说不定她就会被阿政表哥抢走了!”

  瞬即,他的心里深处,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击了一下,脚步随之沉重地停滞不前,漠然的眼眸也霎时转为深沉…

  “傲群——”见他那双深眸里不寻常的神情,顿时令殷若舫的心揪了起来,

  正当宋可琦和李暄为了独孤傲群,终于有了些许的回应,而感到欣喜时,却发现他紧抿着冷傲的角扯开了一抹冷笑,那双足以冰封人心的眼眸,冷瞟了她们一眼,淡然道:“这跟我就更没关系了!”

  说完,他迳自往东馆走去,殷若舫对她们出得意的微笑后,和袁杰跟了上去,只留下被方才那道冰冷眸光,所震慑住的宋可琦和李暄。

  ¤¤¤

  穿梭在热闹的市集里,阿政表哥百般殷勤地带着云晴晴逛遍了大街小巷。

  “晴晴表妹,你能答应陪我出来逛逛,我…我实在好…好高兴喔!”阿政表哥一脸感动万分的模样。

  云晴晴强颜欢笑地道:“我能跟表哥你出来,我也很高兴呀!”

  天晓得,她虽然勉强自己去试着喜欢阿政表哥,好让自己看起来欣喜一点,不过显然她失败了。这一整天下来,虽然阿政表哥会带着她到处闲逛、买胭脂水粉给她,甚至说笑话逗她开心,然而,开心归开心,她的口却总是窒闷难当,似乎空虚地少了点什么,脑子里,更不断地浮现独孤傲群的那张冷酷的俊脸,如风般吹了她的心湖。

  天!难道,她就真的摆不了那座牵系她心弦的“冰山”了吗?不!他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的冷酷,总是将她的心伤得这么深,她不能再让自己泥足深陷了——但是…感情的事,真能说忘就忘的吗?

  云晴晴,你真没用!她捏着手指,着自己别再想那个冷酷至极的男人了。对!她要对他死心!她在心里呼喊着。

  “晴晴!”倏忽,阿政表哥抓起她的双手,将她的手紧握在自己的手心里,提足了足够的勇气,诚恳至极地望定她,道:“我…”

  云晴晴惊愕地望着阿政表哥,想也知道阿政表哥要说什么,不过,她万万也料想不到,他竟然这么早就采取行动了!顿时,她怔仲地说不出话,心跳得飞快。

  顿一顿,阿政表哥咽了咽口水,因紧张而用力地道:“晴…晴晴表妹,别再读下去了,你早点下山来,我…我想娶你!请你下山,嫁…嫁…嫁给我!”

  什么?嫁…嫁给他!云晴晴的心陡地一震。

  “我…”她将手轻轻地回,神色为难地低下头,不知如何开口。

  老天!明明眼前的是阿政表哥,她竟然脑子都是那张冰封似的俊脸。唉!看来,她的心是容不下第二人了,不过…阿政表哥虽然貌不惊人,但是却待她温和体贴,而且,从家世背景看来,小小的云来客栈,实在赚不了什么钱,虽穷不到哪里去,却也算不上富有,比起独孤家的万贯家产,实在是相隔了十万八千里。所以,这样的身世,和阿政表哥结为姻亲,才算得上是门当户对吧!

  “晴晴,怎么样?”见她愁眉不展,阿政表哥急忙问。“若你答应了,我立刻就跟你爹爹提亲。我发誓,我会好好照顾你一辈子的。”

  云晴晴低着眼帘,紧蹙双眉,一句话也没说。

  见她犹豫不决,他一脸黯然地又道:“算了算了,就当我没问好了…”

  我倒想看看,你这俊毕真能对我死心吗?忽地,独孤傲群的话语又再次地涌进她的心里。

  咬了咬下,她猛地捂眼望着阿政表哥,低语:“阿政表哥,这实在太突然了…我…会慎重考虑的,请你给我一点时间。”

  “真的?你要考虑?”又重燃了希望,阿政表哥难掩欣喜地大叫。“好好好,你考虑几天,过几天,你决定了再回答我,好不好?”

  望着欣喜若狂的阿政表哥,云晴晴点点头,苦涩的笑意挂在微颤的边,心里却窒闷得快不过气了…

  是的,给她一点时间,让她学会爱上待她以诚的阿政表哥,也让她有多一点的时间,好将她深植在心底的人遗忘…

  ¤¤¤

  “少爷,难得你会回揽翠斋来!”忠伯惊喜不已。似乎有好久未见的少爷,竟不期然地出现在揽翠斋里。

  “忠伯,我记得我七夕节当夜才回来过,不是吗?”独孤傲群笑道。

  忠伯思忖了一会儿,恍然想起。“对对对,那天少爷为了送睡得跟猪一样的晴晴姑娘嘛!”

  想起当夜云睛晴竟拖着病体去找少爷,甚至因此而在外头昏睡得不省人事,忠伯便不要为她捏了一把冷汗。所幸,被少爷及时抱回揽翠斋,才化解了那小妮子病死外头的危机。

  “她呢?还没回来?”独孤傲群看似淡然地问着。

  “一大早就有个年轻的小伙子接她下山了。”

  年轻的小伙子?难不成,真的是她的阿政表哥?独孤傲群想着,浓眉不由得拢聚了起来。

  忠伯似乎想起什么似地叫道:“说到她啊,真教我纳闷。”

  “怎么了?”独孤傲群的神情里冷凝着一丝紧张。

  “自从七夕过后,她老是闷闷的,好像受到什么打击似的。最近这几天更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一回来,什么也没说,就进房里了。”忠伯感慨地道。“奇怪了,她似乎受了很深的伤害。我记得,以前她一回来一定马上赶着做饭盒,怎么现在都不了呢?”

  “做饭盒?”独孤傲群心里一怔,难道那傻瓜回的第一件事就是——替他做饭盒!

  “是呀!还边做边唱歌呢,真有精神。”忠伯想到云晴晴仿饭的情形,不莞尔。随即,他像想起什么似地噗吭地笑道:“不过,那饭盒看起来就是很难吃的样子,我看是没人敢吃了,否则可能得看大夫喽!”

  “饭盒…很难吃?”虽然他始终没有尝过,不过听忠伯这么形容,也不失笑,摇头-叹道:“那傻瓜果然什么事都做不好。”

  “哈哈哈!她总是糊里糊涂的。”忠伯想起了云晴晴,也不由得笑了起来。须臾,他敛住了笑,又紧接着想起什么似地叹了口气,道:“不过,有一次倒是让我听见她对大小姐说,她想下山的事。”

  “下山?”微扬边的笑意霎时凝结了起来,独孤傲群的眉头轻颤了一下。

  “是呀!她好像坚决的哟!看来她是知难而退了。”忠伯点头,接着笑道:“也好,少爷未来的子一定是个才貌双全的名门闺秀,她早点死了心也好,省得大小姐老是替她出一些怪点子,来为难少爷。”

  “我知道了。”独孤傲群点头,目光放向窗外不知名的远方。

  “对了,少爷,你回来就是为了问这些事吗?”忠伯有些疑惑。

  “不是。”独孤傲群思忖片刻后,冷然道:“我回来拿我还留在这儿的书籍,拿了就走,你快去替我准备。”在他那自负而冷傲的外表下,要他吐出真话,实非易事。

  “是,少爷。”忠伯应了一声后,又突然想到似地说:“对了,少爷,你不等大小姐和晴晴姑娘回来吗?”

  须臾,独孤傲群才缓缓地道:“不了!”

  虽然他说的是否定的答案,但是他自己心里明白,答案其实是肯定的。天晓得!他会踏进揽翠斋来,全是因为那个牵引着他而来的云晴晴;尽管他说不用了,然而他还是等到了夜深…

  ¤¤¤

  在阿政表哥的护送下,云晴晴已经到了揽翠斋外了。她转头对阿政表哥道:“阿政表哥,送到这就行了。”

  “晴晴表妹,希望我问你的事,你能好好考虑。”阿政表哥依依不舍地看着她,道:“那么,早点休息,我先走了。”

  “嗯!我会的。”

  云晴晴目送走了阿政表哥后,有如卸下了沉重的负担般,吐了一口气。

  独孤,我该怎么做,才能忘记你?她仰头望向繁星点点的天际,在心里呼喊着,口顿时一阵痛。每当想起那个冰冷的男人时,总会令她的心有如刀割般疼痛,然而,却又无法止自己不去想他。

  “老天!她该怎么做?是不是只有忘了他,她的心就不会再有万蚁钻心般的煎熬?云晴晴在心里问着。

  正当身心俱疲的她,拖着沉重的步伐转身,往前跨了一步时,忽地,竟撞到了一幢高大的人墙…

  “哎呀!”她低呼,伸手抚住额头。

  “你,终于回来了!”寂静的夜里,他浑厚的嗓音更为清晰,夹杂着一丝不悦的气息。

  独孤!

  云晴晴心头一震,连忙仰起头,仔细凝睇眼前高大的身影。透过月光,可以约略看见独孤傲群英的轮廓,和傲然视物的双眸。她不由得绽起一朵笑意,畔的梨窝更加深了她心里的若狂欣喜…等等!她不是说好对他死心了吗?他一定是来试探她的意志力,或是来取笑她的。想到这,云晴晴连忙敛起笑,忍着心痛,道:“我回不回来,都不用你管!”

  独孤傲群眼里灼烧着冰焰,冷凝的角紧抿着一丝不悦。“只要你还住在揽翠斋的一天,我就有权管你!”

  “大…大不了我搬走!这样,你就可以离我远远的!”她仰起小巧的下巴,故作坚强地道。怎知,才一口,她就后悔了。

  她连忙捂住了口,思维混乱地想着,天!她在说什么?

  可恶!她这傻瓜又在说什么了?她可知道,她的字字句句都在对他的容忍度挑战!

  “搬走?说得容易。”他双手环,闭起双眸,强抑住怒意地道。“你要搬到哪儿去?朱雀阁根本不会收留你!”

  “反正,我也不想继续求学了,我…我可以下山回云来客栈!”她嚷着。其实她的心里是万般不愿,然而却不住逞强地口而出。霎时,隐忍眼眶里的泪水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你在胡说什么?”他蹙起眉峰,冷峻地咆哮。“求学可不是儿戏,不要因为你什么都学不好,就什么都放弃!”

  她什么都学不好?他…他居然进么说她,他果然是来取笑她的!

  她噙着泪,低声说:“对!我什么都学不好,什么都放弃,我连喜欢你的勇气都要放弃了,还有什么不能放弃…呀——”

  霎时的惊愕,将她的低呼隐没在他的舌之间。他一把抓住了她的双臂,将她移向怀里,带着她不能理解的怒意…

  和上次他轻啄她的瓣那次比起,这个吻似乎多了一丝温柔、多了一股炙热,轻轻去她心里的痛楚,更将她原本就薄弱的意志力给软化了。

  这般舌的纠,似乎是那样的熟悉,恍若是梦境里曾经有过的悸动…

  须臾,他将她的身子移开离自己一臂远的距离,一双冷傲的深眸凝睇着她那张醉意微醺的俏脸,漠然的黑瞳里出一道温柔,低吼:“傻瓜,感情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想对我死心?你…可以吗?”

  她可以吗?答案似乎已写在她回视他那张俊脸时的离目光,她原以为自己还能试着对他死心,然而薄弱的意志力,已在他吻住她时,彻底瓦解了…

  不等她回答,他已微扬起一抹笑意。漠然地道:“看来,是我赢了。”

  说完,转身便要离去,云晴晴望着他的背影,半晌才回过神来,她连忙问:“独孤,我…是不是还有希望?”

  他先是一愣,须臾,才冷冷地低叱:“傻瓜!”

  这还用问吗?他为何回揽翠斋,甚至吻了她…难道这傻瓜还想不透他是为了什么吗?呵!真是个大傻瓜。

  云晴晴小跑步上前,站在他身后,急切地道:“我承认我是傻瓜,我曾试着对你死心,但是我什么都做不好,就连想忘记你都难,所以我想收回对你死心的决定,可以吗?我可以吗?”她抬起眼,望着他背影,屏息等待着他的答案。

  静默片刻,独孤傲群才不置可否地应道:“随你!”淡淡的笑意将他冷峻的脸孔显得柔和了许多。随即,他头也不回地离去。

  他的回答虽没有表示赞同,却也没有表示反对,这对云晴晴而言,已是天大的恩泽了!她的心里也就豁然开朗了。

  “独孤,谢谢你…”她低喊着。他恍若将她的心从万丈谷底捞了回去,得以有了希望、有了动力。唉!爱情的力量实在不能小觑。  wWW.bA mXs.cOm
上一章   追夫小娘子   下一章 ( → )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钟羚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追夫小娘子》在线阅读,《追夫小娘子(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追夫小娘子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