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夫小娘子》第八章及《追夫小娘子》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八毛小说网
八毛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架空小说
小说排行榜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乡村小说 短篇文学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重返洪荒 官道无疆 全本小说
九星天辰诀 雄霸蛮荒 苍穹龙骑 主宰之王 女人如烟 帝御山河 一世之尊 罪恶之城 孽乱村医 绝世武神 我欲封天 小姨多春 完美世界 神武八荒 官路红颜
八毛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追夫小娘子  作者:钟羚 书号:8335  时间:2017/1/29  字数:8716 
上一章   第八章    下一章 ( → )
  虽还未开始接受报名,不过北怪夫子的石桌前,早已围报名甄试大会的女子,并将玄武殿挤得水不通。

  “我要报名!”云晴晴一副坚决的模样,快步走进人群里。

  “晴晴,你可不要冲动啊!”宋可琦惊愕地叫着。

  “我并不是冲动,我是深思虑过了,我就是要报名。”云晴晴又开始有精神了。

  宋可琦没好气地道:“不是我泼你冷水,只是我得告诉你,你可千万别小看这次的甄试大会,这次不仅会考兵法和口诀,就连星象和占卜,甚至是舞也是这次比试的范围,你是不可能人选的。”

  “说什么我都得试试。”云晴晴坚定地道。

  忽地,宋可琦好奇地盯着她看,不明所以地问:“你怎么了?一夜之间,居然能让你有了这么大的改变,莫非是你真的…”她支吾了半晌,才勉强地继续道:“真的爱上了阿政表哥?”

  云晴晴卖关子似地傻笑一阵后,才神秘兮兮地说:“佛曰,不可说。”

  听她的回答,宋可琦差点没跌倒。这是什么烂答案嘛!

  “总之,”云晴晴笑意盈然地又道:“我想通了,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轻言放弃独孤呵!当然,也不能轻言放弃参加甄试大会的机会。”

  “独孤?”她居然又提起了独孤,莫非——”她又决定重燃自信了,宋可琦臆测着。

  倏忽,云晴晴抓起她的手。“可琦,你可要支持我哦!”宋可琦瞪大眼,惊愕地望着云晴晴,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忽地,自人群里传来了一阵娇笑声。“呵呵呵!真是个天真的傻子。”

  “殷若舫!”云晴晴循声望去,只见一个殷若舫就在人群里,以着充觑意的目光望着她。

  “你来,该不会是要报名甄选大会吧?”殷若舫的口气隐含着讥诮。

  云晴晴哈哈一笑后,旋即敛眉道:“没错!我报定了!”

  轻哼了一声,殷若舫不屑地道:“真是不自量力,你没发现吗?要报名的人全是东、西和南馆的学生,北馆的学生没有一个人敢来。我劝你别逞强了,还是早早回去睡觉的好,北馆的学生没希望的。”

  “为了独孤,就算没希望,我还是会尽力。”

  “说得倒好听,就算你入选了又怎么样?”殷若舫冷笑道。“希夷兵法是高深的破阵兵法,你一定学不来,到时候不仅你白忙一场,就连傲群恐怕也会被你牵连了,你不如现在就别多此一举了。”

  不悦地蹙起双眉,云晴晴正想反驳时,北怪夫子已放声喊道:“参加甄选大会,即刻开始报名!”

  怎知,才一宣布完,人群立即一涌而上,纷纷对着北怪夫子喊着:“哇!我要报名!我要报名!”蜂拥的人群,差点把北怪夫子的讲桌给掀了。

  眼看情况危急,云晴晴和殷若舫连忙往人群里挤。一时之间,只见两人在人海里奋战,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

  “我要报名!”两人同声喊去。

  在人海里浮沉一阵后,经过了推挤和拉扯,终于让两人先后报了名,待两人从人群里得意地颖而出时,已是灰头土脸,狼狈至极。

  着气,云晴晴拨了拨散在额前的发丝,对着一旁久候的宋可琦开心地笑道:

  “可琦,我终于报到名了!”

  “恭喜你,晴晴。”

  两人高兴地拥抱着在原地上跳呀跳的,丝毫没察觉殷若舫正在远处恨恨地望着她们,咬牙切齿地自语着:“云晴晴,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我就不相信以我殷家的势力,还不能对付你!既然软的不行,我只好来硬的了。”她不由得窃笑了起来。

  ¤¤¤

  一报完名,云晴晴立即到东馆找独孤傲群,告诉他这个消息。

  “独孤,我报到名了。”她激动地对独孤傲群说着,似乎光是报了名就算是多么可喜可贺的事一样。

  然而,独孤傲群却只是平淡地应道:“是吗?”

  云晴晴盯着他专注看书的侧脸,猛力地点头。

  一旁的袁杰失笑道:“报到了名,就算是那么值得恭贺的事吗?”

  袁杰以为他说了这句话,云晴晴会对他怒气相向,然而她却笑得灿烂,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道曰:“这你就不懂了,在我心里,就算只是报名而已,却更坚定了我对独孤死灰复燃的心意,也表示着,我更接近他了。”

  死灰复燃的心意?原来,云晴晴她还是对独孤不死心,真是像极了韧坚强的杂草。袁杰心理想着。他摇头叹了口气,对独孤傲群道:“独孤,看来她对你又有了希望喽!”

  始终专注于书本中的独孤傲群,这才侧过头,以乎抵着额头,目光穿过指间凝视向她,面无表情地问:“你来东馆,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

  云晴晴回视他从指里探出来的深邃而慑人的眸光,点头应了声:“嗯!”“那,我知道了。没什么事的话,你可以走了。”他下了逐客令。

  “难道,就这样?”他居然连声鼓励的话,都舍不得施予她。想到这,她不感到有些失落。

  他注视着她那若有所失的表情,紧抿的角微扬起意味深远的冷笑。“否则…你想要什么?”

  她想要什么?昨夜的吻还记忆犹新,竟不经意地钻进她小小的脑袋瓜里,顿时让她的心跳得飞快,双腮也泛起了两抹晕红,教一旁的袁杰看得一头雾水,完全不懂她为何脸通红。

  她试图掩去她脑袋里的想法,连忙摇头,苦笑道:“没…没事了、没事了…”她一边说着,一边朝东馆学堂的大门倒退了出去。

  就当她退到了门口,一转头就想溜时,竟没看路地就撞上了前方的廊柱。“哎呀——”她哀叫了一声,抚住额头上的红印。

  独孤傲群见状,立即从座位上霍然起身,快步走向她。直到看见她没有什么大碍,才蹙着浓眉,低问:“傻瓜,你没事吧!”

  她仰着疼痛,自嘲地苦笑道:“呵!这会儿真的有事了。”

  见她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独孤傲群这才漠然地对她说:“既然报名了,就别输得大难看!”

  这是在鼓励她吗?虽然口气仍是冷淡至极,不过还是令云晴晴的精神不由得振奋了起来,也忘却额上的疼痛,绽起一抹欣慰的笑容道:“独孤,相信我,我不会输的。”

  闻言,独孤傲群始终紧抿的线,不自觉地划起一道缓和的弧度,微微点头道:“嗯,我相信你。”

  什么?独孤竟然说他…他相信她!独孤会去相信一个人,这实在是太难得了。云晴晴差点下感动的泪水,此时,她只觉得心窝好暖好暖喔!

  好!就为了独孤这句话,她绝不会轻言认输…是的,为了独孤…

  ¤¤¤

  秉持不认输的信念,云晴晴接下来的几天,强迫着自己背下兵法和口诀,而且每天不但勤摇标壳练习占卜,为了观星象到三更半夜才睡觉。不过这些都不打紧,最要命的是居然还得舞,常常一个练习后,自己早巳被子打得鼻青脸肿了。

  就这样,持续了将近十,终于明白就要展开甄选大会了。

  “晴晴,怎么样?你明天的运势是吉还是凶?”宋可琦问着一脸倦容、正摇动着壳的云晴晴。

  只见她将壳里的铜钱摇出后,叹了口气,道:“唉!是个凶卦。”她将壳扔开,又道:“真是少小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抱佛脚,也是这么困难的一件事。”

  “你现在知道已经太迟了。”

  “可琦,你说怎么办?我还对独孤说什么我不会输,如果再这样下去,我恐怕输定了,到时,我该怎么对独孤代?”云晴晴眨了眨一双有着黑眼圈的双眸,托着腮帮子道。

  “你不用想太多了。独孤傲群他只要练就这上乘的兵法,就笃定能成为书院将来的继承人。他现在关心的只有和他同修兵法的女子,是否能助他一臂之力罢了,不可能关心到你头上来。何况,独孤那么聪明,他一定早就料到你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宋可琦笑道。

  什么?居然说她是扶不起的阿斗!云晴晴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继续陷入了低…不,她绝不能让独孤失望。

  忽地,她想什么似地叨道:“啊!有了!”她一把拉住可琦。“既然独孤这么厉害,不如我去问他。”

  对!这就去找他。念头一闪过,她立即就要去东馆时,学堂外已站着两名男子,指名要找她。

  “请找云晴晴同学。”

  “你们找我?望着眼前这两个一胖一瘦的陌生男子,云晴晴有些惊愕。

  他们同声道:“是的,我们是受独孤同学之托,将这封信转交给你。”说完,他们将手里的纸条递给了她。

  她接过了信,有些疑惑地道:“这是给我的?”一会儿,她又问:“怎么,我没见过两位?”

  “我们…”他们支吾了片刻,才干笑道:“呵呵呵,我们是东馆的学生,你当然很少见过我们喽!那…我们先走一步了。”说完,两人匆忙地离开了北馆。

  是呀!东馆和北馆的学生,除了她对独孤傲群的穷追不舍以外,否则绝不会打交道。有时,就算是同一个书院里,也鲜少见面,不认识他们是应该的。云晴晴想着。

  “晴晴,快看看里面写什么?”

  待他们离去后,云晴晴不疑有他地拆开信封,只见信里为着几个字:

  若想入选,请独自一人达到书院外的红梅林里一会。

  独孤

  看完了信,云晴晴不由得叫道:“哇!好啊!我们真是心有灵犀,独孤一定是想私下传授我一些绝窍。”

  宋可琦也点头笑道:“晴晴,你有希望了!”

  “嗯,我这就去红梅林找他。”她将信一搁,便匆忙地跑向书院外的红梅林去了。

  到了红梅林里,透过蒙的白雾,远远地便看见林子里正伫立着一道人影。

  “独孤!”云晴晴怀欣喜地奔向前。怎知,一来到了人影前,她才诧异地发现眼前的人竟是方才送信的其中-名较瘦的男子。

  她愕然问道:“咦!怎么是你?独孤呢?”

  “你问独孤吗?”他冷笑道。“不就在你背后了吗?”

  背后?云晴晴疑惑地一回头,另一双的大手已将沾了药的绢布,朝她的口鼻上迅速地掩了住。

  “呀——”她惊呼一声后,便失去了知觉。

  较胖的男子立即将她软软的身子架住,笑道:“哈哈哈!真好摆平。是笨了点,不过长得还标致的,不如…”

  “喂!你又起歹念,殷大小姐只不过命令我们将她丢到石窟里,看好她,别让她参加明儿个的甄选大会,可没有让我们对她有什么不轨的举动哦!”“我们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小混混,干什么还顾虑这么多?”

  瘦子想了想,道:“说得也是。不过四大世家的势力这么大,殷家是其中之一,我怕我们惹不起呀!否则到时又像这个叫云什么的小姑娘一样,就只因为得罪了殷大小姐,就落得这般田地,换作我们可能连朝阳镇里也别想混了。”

  “好好好,别说这么多了。”胖子一把扛起云晴晴,道:“我们先把她藏进石窟里,等明白甄选大会过了再说吧!到时候,还怕我们兄弟俩分不到好处吗?”

  瘦子点头,也贼笑道:“对对对,就先把她藏起来,说不定到时,我们又有银两又有姑娘呵!”

  说完,两人连忙将毫无知觉的云晴晴扛到石窟里去了…

  ¤¤¤

  翌,玄武殿上热闹非常。每个参与此次大会的女弟子们,个个磨拳擦掌,跃跃试。

  悬挂在两棵树间,写有“希夷兵法传人之甄选比试大会”几个大字的红布,正随着微风摆动。

  在红布下便是一张石桌,石桌前端坐于中间首位的白衣老者,便是院仕梅花庄主,左右依序分别为东、西馆的讲学夫子和南、北馆的讲学夫子,而立于长桌旁的高大男子便是独孤傲群。

  在众人屏息间,东鬼夫子即道:“甄选比试大会开始。首先是应考者必须答对夫子们所发问的五道试题;请各位应考者在叫到名字后,上前来应试。”他清清喉又道:“第一位,西馆的朱小媚同学。”

  人群里立即有名女子应道:“学生在此。”

  “朱同学,请上前应试。”

  “是。”朱小媚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后,对着石桌前的夫子们行礼后;仍不忘对独孤傲群抛了个媚眼。

  独孤傲群冷冷地将脸撇转开,却不经意地瞥见人群里,一副自信的殷若舫。忽地,他仿佛想起什么似地扫了人群一眼。然而,尽嘉目光如何搜寻,就是没看见云晴晴的身影。

  该不会这傻瓜又临阵退缩了?霎时,他的心纠结了起来。

  一旁的比试大会虽仍持续进行着,然而他的思维却无法集中,似乎被那傻瓜的身影占了。

  就在他试图调整自己的思维时,远远地便见宋可琦在人群里,不断地对他又是比手划脚、又是挤眉眼的,独孤傲群不由得一怔。

  “云、晴、晴、呢?”

  在她一遍又一遍的夸张嘴型下,他才顿悟出她的语,是问他:云晴晴呢?、

  什么!云晴晴那傻瓜居然不见了!就连宋可琦也不知道她人在哪儿,以至于她找到他头上来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环顾了四周,独孤傲群以手示意,将她叫到了一旁,低声地问:“你想说什么?”

  “我要问你,晴晴呢?”宋可琦紧张地问。

  “你是说那傻瓜不见了?”他惊愕地问道。

  “怎么?你不是昨天就找她出去了吗?”她不明所以。

  “我并没有找她,莫非…”他不安地停顿,随即沈声催促。“你快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她先是一怔,随即回过神来,微颤着手掏出一封信。“你看!”

  他一把抓过信来,迅速地将它打开。只见信封上的字迹虽不是他的,却是以他的名义,独孤傲群的心陡地一震,脸色悄然一沈,不由得低声咒骂道:“可恶!”

  “不是你找她出去?那…会是谁?”宋可琦微颤着双

  “不管是谁,皆无善意,那傻瓜随时都有危险!”他思忖了一会儿后,神情凝重地道:“她有可能回来,你就在这等着。我去找她!

  说完,他就要离去。宋可琦有所顾虑地道:“可是比试大会——”

  不等宋可琦说完,他已以着他坚决的冰冷眸光,将她呼之出的话语,冻结在边了。

  旋即,想也不多想地,便转身朝信里提及的红梅林里奔去,徒留愣立原地的宋可琦,仍想不透方才她竟在独孤傲群的眼里,瞥见了他眼底深处的焦灼…向来高傲冷漠的他怎么可能…难不成,是她眼花了?

  ¤¤¤

  云晴晴缓缓地睁开了眼,这才发现自己竟躺在石窟里,而且手脚也被五花大绑了起来,完全不能动弹。

  “呃?”她惊愕地喃喃自问着。“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儿?”

  “小姑娘,你终于醒了。你已经昏了一天一夜了。”自外走进两名男子,一个胖子、一个瘦子。

  “是你们!”她这才恍然想起,自己被引到梅林后,便在见了他们后,失去了知觉。

  一天一夜!难道,她已昏了多时了?等等,这两个小混混该不会…她连忙审视了自己一眼,发现衣衫仍完整,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当她望见外的一方明亮的天色时。她想她还没去参加甄选大会呢!

  “惨了!再不去考试,就来不及了!”云晴晴叫了一声。接着抬起一双充恨意的美目,怒视两人,叱道:“你们两个把我抓来这里做什么?还不快放开我!”

  “做什么?”两人对望了一眼,贼贼地笑了起来。“嘿嘿!小姑娘,我们也只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罢了。”

  “受人之托?”她不明所以地问:“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其中那名胖子嘻笑着重复。“你还不懂吗?有人要我们兄弟俩好好地看着你,不准你参加甄试大会。”

  太可恶了!究竟是谁这么没良心,居然命这两个小混混绑着她?吓!莫非是…殷若舫!云晴晴的脑海中,突然闪进殷若舫的身影。

  不行,眼看就快过了巳时,再不赶紧困,赶回书院里去参加甄选大会,希夷兵法的传人人选恐怕就是那个才智兼备的殷若舫了!她无论如何都得回书院,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摆这两个小混混。念头一闪,她立即故作痛苦地抱着肚子,哀叫着:“哇!好痛喔,我想我一定是吃坏肚子了。”

  “吃坏肚子?不会吧!”胖子笑道。“你根本没吃东西,连水都没喝,怎么可能吃坏肚子。你别想骗我们了。”

  “是真的啦…哎呀!”云晴晴继续抱着肚子叫着。

  见她双眉频蹙,咬着下的忍痛模样,瘦子的心意开始动摇了。“就让她回去吧!我看甄试大会也结束了吧!”

  “我就不相信这小姑娘会闹肚子痛,不如…”顿了顿,胖子冷笑着又道:“我来帮看看你肚子痛的怎么样啦!”说完,他便伸出一双魔爪往云晴晴的际上揽抱。

  “喂!你做什么?快放开你的脏手!”云晴晴不由得大叫,费尽力气跳了起来、因为双手双脚都被绑住了,她只能跳着走。“我肚子不痛了,你别碰我。”

  “胖子,我想想还是不要动她好了。万一让殷姑娘知道了,她一定会生气的。我们有了银子,还不怕没有姑娘吗?”瘦子有所顾虑,拉住胖子道。

  “你老是殷姑娘长、殷姑娘短的,我早猜到你看中她了。不过,你也别忘了,我才是你老大呵!”

  说完,他不管瘦子的反对,一把抓住只能跳着行进的云晴晴;云晴晴想挣开双手挡住他突如其来的攻击,然而,却动弹不得,只能不停地扭动着身躯。这却引来胖子心里更想征服的望。他yin笑着道:“说不定我一口吃了你之后,反而正合殷大小姐的心意呵!”

  “快来救我啊!”云晴晴惊慌至极地大叫,此时,闪进她脑海里的仍是那个冷峻的男人。“独孤——”

  “别叫了,就算你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正当他环抱住她的纤,打算上下其手时,外忽地出现了一道高大的人影。低声怒叱:“放开她!”

  如此低沈而浑厚的嗓音,莫非是…

  即使人影背光,不过那张冷凝的俊脸却是云晴晴再清楚也不过的了。她惊呼一声:“独孤!”

  独孤傲群一个箭步,在胖子还来不及反应,抱着云晴晴的手已被他一把扭起,痛得胖子哀嚎着:“啊!快…快放…放开我!”

  瘦子眼看不妙,就挥过拳来;独孤傲群手臂一振,将胖子整个人翻跌在地,随即回身,以着大大的手掌将瘦子的拳头一把握住后,另一只手随即挥来一个结实的拳头,落在瘦子的眼睛上。

  “哎呀——”瘦子哀叫一声,踉跄地跌退了好几步。捂着眼睛,嚷着:“胖子,咱们走!”

  胖子奋力爬起,模样狼狈地和瘦子逃出石窟…

  穷寇莫追。独孤傲群明白这一点,况且,他身旁还有一个被五花大绑;惊魂未定的傻瓜,他必须得先处置好她才行。

  独孤傲群回过身,走向还发着颤的云晴晴,冷凝的神情控夹杂着一丝担忧,问:“你没事吧?”一边问着,他一边小心翼翼地替她解开锢她手足的缰绳。

  她并没有回答他,反而问他:“你怎么来了?”她既惊又喜,在她最需要他的时候,他不但出现了,而且还救她于虎口下。她发现她的心为他的出现而更加震动了。

  是呀,他怎么会不顾一切地来找她?这也是他想问自己的。

  他只知道,当宋可琦告诉他,这傻瓜失踪的事,他体内便涌起一股难以形容的焦急。难道他真的要承认自己的心,已沦落在这傻瓜的手上了吗?天!他从不曾这般矛盾,为何在她一步一步接近他时,那样的矛盾挣扎总在他的心底翻扰着、一遍又一遍…

  终于,他勉强自己开了口,可是口气依旧平淡。

  “宋可琦告诉我,你失踪了,所以我料定你这傻瓜可能又出事了。”

  独孤傲群始终没有抬眼正视她,以至于他并没发觉她欣慰的泪水,已滴摘答答地滚落在她的畔。当他意识到而抬眼时,她整个身子扑向了他,双手一把圈住了他的颈肩。

  她突来的举止令他为之一怔;仿若电击般贯穿全身。在他未及回神时,她已埋首在他的颈肩里低泣,急切地问:“独孤,我就知道,其实你是关心我的,是不是?你决告诉我,是不是?”

  是不是?他的心怦然一震。

  这个始终也困扰着他自己的问题,虽然在此时,他已有了答案,然而他却没有开口告诉她的打算;虽然不自主地想伸出双臂,好将她牢牢地搂进怀里,然而,在经过百般思忖下,他的理智还是抑制了他的情感,也压抑住想拥住她的冲动。

  默默地,他将高举起的双手放了下来。  WwW.BaMxs.cOm
上一章   追夫小娘子   下一章 ( → )
八毛小说网为您提供由钟羚最新创作的免费言情小说《追夫小娘子》在线阅读,《追夫小娘子(完结)》在线免费全文阅读,更多好看类似追夫小娘子的免费言情小说,请关注八毛小说网(www.bamxs.com)